喋血缅北 正文二 第十六章 (2)

信周 收藏 0 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3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34.html[/size][/URL] 凌峻峰知道东方焜会答应自己,因为他了解东方焜的为人处事,凌峻峰笑吟吟地说:“我当然不会让你做为难的事情。先前我们约定好,等控制城堡后,汉森掠夺的全部文物一半归我。” “没问题,这件事我已经答应过你了,绝对不会反悔。” 凌峻峰摆摆手,“我要说的不是这件事,我的附加条件是你必须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34.html


凌峻峰知道东方焜会答应自己,因为他了解东方焜的为人处事,凌峻峰笑吟吟地说:“我当然不会让你做为难的事情。先前我们约定好,等控制城堡后,汉森掠夺的全部文物一半归我。”

“没问题,这件事我已经答应过你了,绝对不会反悔。”

凌峻峰摆摆手,“我要说的不是这件事,我的附加条件是你必须帮我把分得的文物运送到曼谷去,这一点对你来说应该不算什么。”

阿强一听这话顿时火冒三丈,生气地说:“妈的,你小子这是得寸进尺,我们哪有时间陪你玩。”

东方焜似乎没有阿强这么生气,他沉思了一下,然后笑着说:“可以,不过我要收百分之十的运费。”

“百分之十!你也太黑了吧?”凌峻峰怒声道。

“如果没有我们的帮助你带着这么多财宝根本就出不了缅甸,而且还很可能因此送命,我说的百分之十不多,实话说我还有点后悔提少了,要是换成别人最少跟你要三十。”

凌峻峰惊讶地说:“百分之三十?强盗打劫吧!好吧,百分之十就百分之十,东方焜,你什么时候也这么会算计了?”

“运费必须要提前支付。”东方焜又补充说。

“我哪里来那么多钱提前支付?必须等我把东西卖了后才有钱。”凌峻峰生气地说。

东方焜的心情似乎变得越来越好,他微笑着说:“这个好办,等到分财宝的时候,提前把百分之十的运费扣出来不就行了吗?”

凌峻峰仿佛心脏被割了一刀,心疼的大骂起来,“东方焜,你这个假仁假义的家伙,你不是说寻找宝藏不是为了钱吗?干嘛跟我这么斤斤计较!”

阿强和霍雄飞也感觉很纳闷,少爷怎么一反常态,忽然变得贪得无厌起来。

东方焜并不理睬凌峻峰的怒骂,他回头看着霍雄飞说:“霍大哥,你们平时不是干这个业务吗?这趟活就交个你们了,干完这躺活给兄弟们多分点钱,改善一下生活。”

阿强和霍雄飞这时才明白了东方焜的心思,霍雄飞马上笑着回答,“没问题,这件事就交给我了,保证安全把东西送到曼谷。”

东方焜又转身对凌峻峰说:“这件事就这么定下了,霍大哥负责把你的东西安全送到曼谷。现在就说说你的行动计划吧。”

凌峻峰用怀疑的眼神上下打量着霍雄飞,用担心的口吻问:“他们都是些什么人?能行吗?”

凌峻峰的话让东方焜很不高兴,表情突然变得很严肃起来,用手指着霍雄飞大声说:“如果他们不行,世界上就没有人能做到了。他们曾经都是中国远征军的战士,面对日本人的枪林弹雨都不皱一下眉头,你说还有什么事情他们做不到?实话告诉你,如果不是为了救人,给再多的钱他们也不会帮你这种人做事。”

凌峻峰被东方焜说的面红耳赤,他也知道自己跟这些远征军战士无法相比,他们可以为了国家和民族抛弃一切,甚至是生命,自己绝对做不到这一点。

“我把行动的时间定在上午十一点半,这个点正是城堡开始吃午饭的时候,除了正在固定哨位执勤的警卫外,其他人都会集中在餐厅内……”说到这里凌峻峰指着草图对东方焜说:“你们看,餐厅在城堡的一楼这个位置,你们从水路进来后从地下通道上来,不到三十米就能到达餐厅。”

“靠,三四十人聚集在一起吃饭,就我们几个要收拾这么多人也很困难。”阿强轻声说。

凌峻峰摇摇头说:“不用都去,只要一个人去餐厅就可以,其他人还有任务。”

“什么!一个人去对付三四十个人!你不是在开玩笑吧?”阿强惊讶地反问道。

东方焜猜到凌峻峰一定有办法,他看了阿强一眼说:“别插嘴,听他把话说完。”

凌峻峰看着东方焜问:“你们有几个人能参加行动?”

“就我们四个人。”

站在旁边一直没有讲话的苏冲忽然说:“如果能先把天虎哥他们几个人救出来,我们不就变成十个人了?”

东方焜点点头说:“不错,关押人质的牢房在什么位置?我们可以先把他们救出来,让他们一起参加行动。”

在凌峻峰的思维中想的是如何控制整个城堡,夺取里面的宝藏,所以根本就没有考虑到营救人质的事情。而苏冲首先想到的则是如何先把天虎他们几个人救出来。

听俩人这么说,凌峻峰略一沉思,然后说:“好吧,现在你们听我把整个行动大致讲一遍,人员分配由东方来安排。你们进入到城堡的时间定在十一点二十,接下来的十分钟你们营救人质。五个人都被关押在地下室里,从人工河进来后很容易找到他们。有一点请你们注意,地下室原来是没有固定岗哨的,关押了他们五个人后,有没有警卫我就不清楚了。你们要特别小心,一旦这个时候被发现,我们的整盘计划就会落空……”

东方焜他们都知道,凌峻峰心里想着的都是如何夺取城堡里的宝藏,其它事情他根本不会顾及。阿强忍不住回敬了他一句,“你是怕宝藏到不了手吧?”

凌峻峰指着草图继续说:“救出人质后,必须先安排两个人到三楼的这个位置,这里有间通讯室,里面有电台与驻密支那和印度的英军保持着联系,千万不能让他们发出求救信号,否则即便是控制了城堡,里的文物也运不走了……”

听凌峻峰说到这里,阿强和霍雄飞不约而同地相互对视了一眼,俩人会意地笑了一下,阿强心想这个凌峻峰比自己还财迷,总是忘不了城堡里的财宝。

“我之所以把行动定在午饭的时间,是为了在饭菜里下毒,让这四十多个人中毒后咱们的行动就成功了一大半,剩下的十几个警卫就好对付了,哈哈……”

凌峻峰的话让几个人都感到不寒而栗,东方焜和阿强都不由自主地想起了方家被害的十多口人,还有在路上中毒死的士兵,很可能都是这个凌峻峰搞得鬼。

“刚才我提到一个人去餐厅就可以了,这个人去餐厅主要是防止有漏网之鱼,其他人分别去对付执勤的警卫,固定岗哨的位置我在草图上都标记出来了,东方负责安排你的人行动就可以,有什么疑问现在可以提出来。”

凌峻峰说完后,东方焜考虑了一下问:“护卫队的武器装备是什么情况?”

“他们的武器很精良,护卫队每人一支斯登冲锋枪,固定哨位都有一挺布伦式轻机枪。执勤的警卫都是携带双枪,一长一短。另外在城堡顶上分别有两挺高射机枪,城门口还有重机枪。我虽然不太懂,但是能看出城堡的火力配备很强大。”

霍雄飞忽然问:“城堡平常外出主要靠什么运输工具?”

“城堡内有十多辆车,另外还有两艘快艇,他们来密支那采购补给主要靠快艇。”

“太好了,把车和船弄到手对以后开展业务很有力。”霍雄飞兴奋地说。

东方焜摇摇头说:“不行,这些东西你们都不能使用,会给你们留下祸根。”

随后东方焜对凌峻峰说:“就这么定了,明天上午十一点我们准时行动。”

“好吧,你们把我送到赌场去,有车在那里等我。”说着话凌峻峰把草图交给东方焜。

把凌峻峰送到赌场后,四个人马上赶回住处进行准备。

东方焜让阿强跟随霍雄飞去购买行动所需的武器装备,他自己则回到那间简陋的办公室。有件事情还缠绕在东方焜的心头,让他心绪难安,就是那封匿名信。

东方焜坐在藤椅上,从口袋里掏出凌峻峰交给他的那封信,慢慢地将折叠起来的信纸打开,熟悉的字迹展现在眼前,东方焜感觉自己的手情不自禁地颤抖了一下。

果然不出所料,这封的笔迹与自己收到的那封信完全一致,可以断定这封匿名信也是出自慈梦薇之手。东方焜想不出梦薇为什么要把这么重要的信息透露给英国人?她这样做的目的是什么?

东方焜隐约感觉慈梦薇似乎就是那个隐藏在背后,暗中操纵着这场寻宝行动的人,她不但操纵自己,还操纵着英国人,现在看来保密局的人也有可能受到她的操纵。想到这里东方焜感到不寒而栗,如果真是如此,那么这个女孩子实在是太厉害了,能将这么多人玩于掌股之间,心计该有多深!

还有一个问题困扰着东方焜,就是这封信的时间比自己收到的那封信早一年,也就是说慈梦薇很早就开始在暗中准备这场寻宝活动。难道仅仅是如老兵说的那样,是为了到野人山寻找她失踪的父亲?

一个被情所困的男人,东方焜不知道自己已经在不知不知中陷入了情网中,虽然在理智上不肯承认,但是他的心却已经挂在了梦薇的身上,再聪明的人被情感困扰的时候,也会变得思维呆滞起来。

就在东方焜陷入困惑、迷茫,甚至是痛苦之中时,慈梦薇走了进来,她径直坐到东方焜的对面,然后直视着他。东方焜不敢正视梦薇的眼睛,极力避免与她进行目光的交汇。

慈梦薇很强烈地感觉到了东方焜在躲避自己,她不解地问:“东方大哥,我怎么感觉这两天你好像有什么事情瞒着我?是不是我有做的得不对的地方?”

“没……没有,没有什么不对的地方。”东方焜说起话来竟然有些吞吞吐吐。

忽然间东方焜又感觉不对劲,自己又没做什么对不起她的事情,干嘛不敢正视她。

“东方大哥,你在我心目中是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怎么突然间变得像一个女人畏畏缩缩,有话直接说出来,干嘛藏着掖着?”

东方焜听梦薇把话说到这里了,于是把手里的信朝她扬了扬,“给,你自己看吧。”

慈梦薇怔了一下,然后起身过来从东方焜手里接过书信,只看了一眼梦薇脸上的表情就凝结住了,愣了几秒钟后她紧盯着东方焜问:“你是从哪里得到的这封信?”

“别问我从什么地方得到的,就说是不是你写的吧!”东方焜面无表情地说。

梦薇向后退了两步,然后缓缓地坐下来,她明白东方焜为什么在躲避自己了,很快梦薇又恢复了平静,她轻声说:“不错,这封信是我写的。我一共写了两封内容相同的信件,都是匿名,一封寄给密支那的英总督府,还有一封寄给了南京国防部。写这两封信的时候,还不知道东方大哥的事情,当我从报纸上了解大哥的事迹后,又给大哥写了相同内容的一封信……”

“你为什么要把宝藏的事情告诉外国人?你应该知道这样做对不起国家,对不起民族……”

没等东方焜说完,梦薇就冷冷地打断了他,“我没有你那么高尚,我就是一个弱女子,考虑不到什么国家啊,民族的利益。”

东方焜忽的一下站起来,大声吼叫起来,“那你也不应该当一个汉奸,卖国贼,你有什么权力出卖自己的民族……”

梦薇被东方焜骂得一下子愣住了,好像被人打了一闷棍,眼泪无声地流下了下来,只见她紧紧地咬住嘴唇,看得出她在竭力控制自己的情绪。

从梦薇起伏的胸膛,东方焜能感觉到她内心情绪的波动,梦薇眼泪哗哗地往下淌,但是却一声不吭。

东方焜一时竟然慌了手脚,后悔自己骂的太重,不过他不认为自己做错了,只好用缓和的口吻说:“我希望你解释自己的行为,你为什么要这样做?”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