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大校长:小学应缩至5年高中2年 本科可延1年

枪倒扛 收藏 0 191
导读:“女博士读完书已经30岁了,到55岁退休只工作25年,而之前小学一年级是在重复幼儿园的内容,高三基本上都是在应付考试。”昨日,全国政协委员、重庆大学校长李晓红在接受采访时建议,小学恢复五年制,高中恢复两年制,本科适当延长一年用于实践实习。 今年两会上,著名的“钱学森之问”——为什么我们的学校总是培养不出杰出人才,成为代表委员热议的话题。要解答“钱学森之问”,李晓红认为必须拿教育改革开刀。 李晓红说,数学大师丘成桐谈过,一般来讲,一个科学家主要的成绩是在40岁以前出来的,很多是30岁以前就看出来了

“女博士读完书已经30岁了,到55岁退休只工作25年,而之前小学一年级是在重复幼儿园的内容,高三基本上都是在应付考试。”昨日,全国政协委员、重庆大学校长李晓红在接受采访时建议,小学恢复五年制,高中恢复两年制,本科适当延长一年用于实践实习。


今年两会上,著名的“钱学森之问”——为什么我们的学校总是培养不出杰出人才,成为代表委员热议的话题。要解答“钱学森之问”,李晓红认为必须拿教育改革开刀。


李晓红说,数学大师丘成桐谈过,一般来讲,一个科学家主要的成绩是在40岁以前出来的,很多是30岁以前就看出来了。而现在的学制,一个本科生要到22~23岁才能毕业,一个博士生要到30岁左右才能拿到学位。“如果是女博士,工作25年比读书的时间还短,为社会作贡献的时间就短了。”李晓红建议,缩短大学前学制,由现在的12年缩短到10年或11年。小学只读五年,高中只读两年。


“高中读两年”的说法在本次两会上得到了全国政协委员朱清时的赞同。这位中国科技大学前校长、现南方科技大学校长认为,南科大最好在高二学生中招优秀学生。


在做“减法”的同时还应做“加法”。李晓红建议,延长与科技有关的大学专业学习时间,由4年延长到5年,其中半年或1年在企业或科研单位实习。希望政府出台相关鼓励政策,如对企业接受学生实习给予补贴或减免税收等。


特派记者 李伟


链接》》


宁波试点恢复五年制小学


1970年初,本着“教育要革命,学制要缩短”的理念,开始将小学六年制改为五年制。1979年,又将五年制改回到六年制。


21世纪初,一些地区又进行试验,实行小学五年制教育。如宁波地区2006年在部分学校试行小学五年、初中四年的“五四学制”试点。


赞成派


念完书担心成“剩女”


市电信公司的陈女士:现在的基础教育学习时间太长了,特别是在大学教育逐渐普及之后,大家读个硕士研究生也是件稀松平常的事情,这样一来,每个人的在校学习时间会更长。女儿读完硕士已经超过25岁,按现在都市择偶标准,也进入“剩女”行列。


西南政法大学法学博士王剑虹:我31岁拿到博士学位时,确实感觉年龄大了点。高中的课程其实两年就上完了,高三都是在复习准备高考,这些时间都是可以省下来的。减少的时间可以让大家更早参与社会实践,对成才更为有利。


反对派


缩短学制治标不治本


市教科院副院长王纬虹:基础教育时间的长短有一定科学规律。因为一个人的生理、心理和智慧的发育成熟是需要时间的积累,不是随便能提速的,所以世界各国的基础教育年限都大致相当。大部分人不是都要去读硕士、读博士,片面缩短基础教育的年限,可能会让不少学生在心智尚不够成熟的时候就提前进入社会。


重庆工商职业学院吴坤埔老师:这种缩短学制的办法是治标不治本,有点像是拔苗助长,让学生的学习负担更重了。其实,最好的解决办法是让那些高学历的人都可以晚退休,做到人尽其才。记者 汤寒锋


链接


赞成“高校去行政化”


科研院所也应脱去官帽


记者:在自主招生的基础上,有高校推出“校长实名推荐”制度。高校如何为偏才和怪才上大学开辟一条通道?


李晓红:自主招生的目的是将特长突出、有创新潜质的人才选拔到大学里来。但是目前高校自主招生的权力并不大。去年一位获得专利的学生因为考试分不够而未被录取。今年又有一位拥有专利的学生自主招生时分数不够无法录取。建议应该进一步扩大高校,特别是高水平大学的招生自主权,使高水平大学在参考统考分数的基础上,结合办学实际,可自主从高中甚至社会,通过某种方式选拔特长突出、有创新潜质的人才。


记者:提高办学质量,教师队伍非常重要,如今在高校人事方面面临哪些问题?


李晓红:其他很多单位人事制度都改革了,但高校依然是铁饭碗,还是计划经济那一套。对于一名教师,不聘是不得行的,在聘为副教授或是教授后,对其中不能胜任工作但没有犯错误的却无权解聘。应给予高校在人事方面更大的自主权。


记者:本次两会上,高校去行政化成为热议话题。你如何看待这一问题?


李晓红:高校行政化主要体现在两个方面:一是高校主管部门以行政管理方式管理高校,干预高校。二是高校内部也是以行政化方式管理的。我赞成高校去行政化,但是其他事业单位科研院所等也应一并去行政化。比如我们下边一些学院院长是学术带头人,按道理可与省市长、厅局长对话,但由于是正处级,外出对方也多是派个处级领导来对接。

5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