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武大郎开店

yyjzysj 收藏 1 3196

长期以来,武大郎夫妇二人省吃俭用,,终于攒钱开了一个不大也不小的“武大郎烧饼店”店内装饰也较为体面,可几天下来,买烧饼的人却屈指可数,夫妻二人百思不得其解,一天,钱瑭县衙门捕头的到来终于使他们弄清楚了其所在的根本原因。

话说这天,钱瑭县衙门刘捕头带领一群衙役来到武大郎烧饼店,一进门,从公文包中掏出纸和毛笔,无视周围一切,直接坐了下来:“经人举报,武大郎烧饼店雇佣未成年人,根据大宋条例第三本第五十九页的第三行第五个字到第三本第五十九页的第十一行第二个字的有关规定,特对武大郎烧饼店做出停业整顿萨那个月的惩罚,武大郎,你有权保持沉默,但你所说的没一句话都将成为呈堂证供。”“冤枉啊刘捕头......”

“谁在说话?”刘捕头环视四周,并没发现一个人,正当害怕的时间却发现腿前站有一人,从个头上来看顶多有十二、三岁,这下,刘捕头高兴坏了,他误认为武大郎便是那未成年人,便将他掂到桌子上:“还敢叫冤枉?人证物证俱在,你还有什么好说的?本捕头的座右铭便是:宁可错杀一千,不可放过一个。”刘捕头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急忙纠正:“不对不对,宁可我负天下,不可天下负我......”刘捕头一想还不对,便问手下:“今天早上县太爷的那句话怎么说的?”手下人回答:“我们不冤枉一个好人,也不放过一个坏人。”“对,我们不放过一个好人,也不冤枉一个坏人。”(如此捕头,不要也罢!)

这下,武大郎可着急了,欲哭无泪啊!关键时刻还要看潘金莲,只见她一摇一摆的走到刘捕头面前:“刘捕头,您误会我们了,他正是奴婢的官人武大郎啊!”刘捕头一听傻了眼,揉揉双眼仔细一看,那厮满脸胡腮,心中顿生疑惑。这时,武大郎又开口了:“是啊,刘捕头,想我夫妻二人开此小店,每日收益当够当日花消,何处来钱雇佣伙计?更何况是未成年人,定是有人栽赃陷害,望刘捕头明察秋毫啊!”“结案!”刘捕头这一喊不要紧,把武大郎吓的从桌子上摔了下来。“经本捕头明察秋毫,武大郎烧饼店雇佣未成年人一案纯属误会。我们走!”说着刘捕头带着衙役离开了武大郎烧饼店,“刘捕头慢走!。”武大郎揪起的心终于放了下来。刘捕头走到门口时,仰天长叹:“武大郎真他妈的有福气,个子还没老子的刀长呢,还张的那副熊样,却娶了这么漂亮一老婆,老子我现在连女朋友还没有呢,天理何在,天理何在啊!”

却说这刘捕头走了之后潘金莲与武大郎商量;“官人,你个子太低,总是被别人误会咱雇佣未成年人,也难怪咱们生意不景气,不如咱们就花钱雇一伙计,兴许这样咱们的生意会好些。”武大郎别无他法,只得满口应允了。

这天,潘金莲找到对面开茶馆的阿婆,想起阿婆帮忙找一个能干的伙计。阿婆一听,满心欢喜,满口答应了下来。钱瑭县县官的侄子西门庆暗恋潘金莲已久,每天都要到阿婆这里喝茶,一边喝一边欣赏着对面潘金莲那阿娜多姿的身材,这不正是一好机会么?待潘金莲走后,阿婆立即只身前往西门府。西门庆听了阿婆的来由,高兴极了,赏了阿婆一锭元宝,便去了武大郎烧饼店.......

转眼间,半月已逝,西门庆每日与潘金莲眉来眼去,心中难免蠢蠢欲动,机会来了,这天,武大郎外出取债,他前脚刚迈出家门,西门庆立即翻墙而入,潘金莲对西门庆也是爱慕已久,两人相拥相抱,展开了肉麻的一幕,正值兴奋之时,门响了,这一响不要紧,倒是把西门庆吓的魂都快飞了,忙问:“谁?”

“西门大官人,您倒是在里面过足了瘾,老身可杂办呢?”

一听是阿婆,西门庆长嘘了一口气:“妈的,等武大郎回来了你找他。”

阿婆只得悻悻的走开了,西门庆与潘金莲又展开了那肉麻的一幕,可是不一会,门又响了,这下西门庆着急了:“奶奶的,老子正在忙,敲什么敲?”

“西门庆啊?还在忙啊?辛苦你了,我去南村取债,可债条忘带了,快给我开开门。”一听是武大郎,西门庆和潘金莲着急了。他们赶紧穿衣服。

武大郎一听里面没了动静。感觉不对,一脚将门踢开。看到衣冠不整、正在穿鞋子的西门庆,武大郎气的眼睛瞪的又大又圆,他怒视着西门庆,霎时间,抄起旁边的一个棍子:“我跟你拼了。”西门庆也不是等闲只之辈,一脚将武大郎踢到几十米开外。使得武大郎当场身亡。这时,听到动静的阿婆也跑了进来,一看事情不好,忙责怪说:“哎哟,我的西门大官人,您怎么把武大郎杀了?这可怎么是好.......这可怎么是好呢?”潘金莲连忙跑了过来说:“官人,咱们逃跑吧。”谁知西门庆却笑了:“跑什么跑?我的地盘听我的,看谁敢动我?”

“我敢......”这一声叫把西门庆吓了一大跳。他们往门口一看,原来是武松,两人怒目而视,围着一个圆转了又转,许久,两人将拳抱紧,“啊”的一声向对方冲去,潘金莲和阿婆吓的用双手捂住了眼睛,却听:“两只小蜜蜂啊,飞在花丛中啊........”

潘金莲睁开双眼,急了:“你们倒是打啊。”

“无耻狂徒”说着,武松从腰间掏出一个东西,指向西门庆,“啪”的一声,西门庆倒在了地上,武松朝那东西上吹了一口气:“想不到洋人送给林冲的林家枪还真他妈的管用。”

“门庆......”潘金莲跑去抱住了西门庆。

“阿莲......”西门庆拉着潘金莲的双手。

“你杂没死啊?”潘金莲一松手把西门庆扔到了地上。

“阿莲,今生无缘再相见,来世再续未了情.......”潘金莲激动的要哭出来了。

武松又一次拿出林家枪,“啪”的一声,

西门庆又一次躺到了地上. "阿庆......"

"阿莲......"

"你杂又没死?"

"阿莲,曾经有一片真挚的爱情放在我的面前,我却没有珍惜,想你我两人从小青梅竹马,两小无猜,有一句话我一直想对你说,但我却一直没敢说出口,如果上天给我一次机会重来的话,我一定要对你说'我爱你',如果非要在上面加上一个期限的话,我希望是一万年!"

"阿庆哥,我也是相当的爱你,早想以身相许,可是阿庆嫂她......呜......"那哭声使得武松一身寒蝉!

"啪"的一声,武松又一次向西门庆开了枪.

"阿庆哥......"

"阿莲......."

"你杂还没死?"潘金莲,武松,阿婆三人异口同声.

"阿莲,我再和你说最后一句话,说完之后我就走."

"你说吧"

"阿莲I love you!"

"你看你别说的那么直接嘛!"潘金莲害羞了.

"阿莲,我走了."

"阿庆哥,您慢走!"

"阿莲,保重!"

"阿庆哥,保重!"

"保重!"

"保重!"

"啪......"林家枪又响了:"**!真他妈的罗嗦,耽误老子时间!"

"阿庆哥......."

武松吓的赶**出林家枪,不过这次西门庆确实没再起来,武大郎倒是起来说话了.

"阿莲......"武松吓的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潘金莲走到武大郎面前:"谁稀罕你啊?一看就知道是个卖烧饼的,张的跟武大郎似的!?"(他本来就是武大郎嘛!!!!)然后一脚向武大郎踢去,武大郎一气,马上坐了起来,把潘金莲吓了一跳.但马上又躺下了.

"大哥......."武松跪在了武大郎的面前.

"杀人啦!!!!报官啊!!!!"阿婆大叫起来.

"啪"武松将林家枪对准了阿婆"真她妈的神经病一个!"

"松哥......."

"莲妹......."

(真肉麻!!!!!!!!!!!!!)

"今天你要嫁给我!"武松与潘金莲异口同声.

随即,两人共同唱起<你是我的玫瑰花>,边唱边跳.正值高兴之时,西门庆和武大郎站了起来:"敢占我的马子?"

武松,潘金莲:"啊.........!?"

々&¥%#@#$%&*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8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