备战 第二篇 第四十一章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191.html


第二天天刚亮,数架大型运输直升机就将徐龙需要的设备运来,随同前来的是李平中将的指挥部。这李平中将一夜未能睡好,满脑子都想着这将改变中国军力的大事件,起床后就决定把指挥部搬到这里,要亲身体验这历史性的事件。

那30名队员及徐龙、林德二位指挥官更是兴奋,又不用担心生命危险,又能经历这样的考验是多难得的机会!一见装备到齐,赶忙上手熟悉,好在都是特种官兵,样样装备都使得很顺。

按照预案这次出动一辆装甲推土机、一辆装甲车,分别有王队长、周队长担任车长,很快车辆及乘坐人员就准备好,单等出发命令。

原先徐龙中校的指挥所已经扩大,这里的人也同样忙碌着。少顷,徐龙中校向李中将报告:“报告,装备检查完毕,部队可以开始行动。”

“开始!”李平中将声音微微颤抖,激动得说道。

*

最先前行的是无人侦察机,不是1个,而是5个,前后相隔一定距离以防同时击落。指挥所里的电脑屏幕上清晰的显示着地形及无人机的路径,象征对方警戒线的红圈分外醒目。

为了这次任务,李中将拿出了刚刚研制出的各种新装备,这里的电脑等所有电子设备都是由秦风公司计算机的核心技术打造,性能卓越,但还需实践经验。

打头的无人机刚一越过对方警戒线就丢失了信号,屏幕上大大的断线提示不断闪烁,监控员无奈的汇报无人机失踪。前方刚刚起步的先头部队也紧跟着汇报上来,说目视到无人机空中解体、散落,着重强调了像天女散花的散落。

徐龙中校暗暗吸气、静心,心想:幸亏孙少将反对空降,否则后果难以想象。

不过这种损失也有考虑,制定了预案,无人机侦察队继续发射无人机,保持5架的数量,继续从不同方向,不同高度进行试探、侦查。

*

走在队伍最前列的是装甲推土机,王队长作为车长探身观察地形,这里的谷底还算平坦,暂时不用推土平路,不过马上就要到达警戒线了。

后面的装甲车由周队长指挥,刚才那无人机散落的报告是由他发回,周队长起先对无人机很关注,满希望能空降,可看到无人机在空中被干脆的解体后不由得出了一身冷汗。现在后续的无人机有的在转圈,有的在拔高,可还没有能成功突破警戒线。

“第三架了。”周队长看着高空解体的无人机喃喃自语:“空降是不可能的。”说着钻进车厢。

周队长刚刚坐定,就听步话机传来王队长的声音:“2号,1号受到攻击!受到攻击!”于是赶忙透过观察镜查看,看前方的推土机还在前进中,没有异常的情景,也没有听到特别的声音。正要问话,突然看到推土机的履带断了,忙对着步话机喊道:“1号、你的履带断了!快停车!”

周队长喊得晚了,那装甲推土机已经跑了履带动弹不得,步话机里王队长气愤的喊了声“该死!”

周队长的装甲车也停了下来,车里的队员连同周队长紧张的用各类仪器、自己的眼睛观察周围。可惜整个山林都安静的很,除了自己这两台车,什么都没有发现。

“1号,我这里没有发现异常,你那里有什么发现?”周队长用步话机问王队长。

王队长吼叫的答道:“没有发现。真是见鬼了!刚才噗噗声一响,我的履带就断了。这会什么都没有!必须要出去查看车辆。”

王队长话音刚落,周队长就看到前车的后门打开,车上的5个人快速出来。周队长也下令出车,自己领头和队员们出了装甲车。

王队长走到车后边缘,小心的试探出去,虽然明知对方不会要了他的性命,但所有的人,包括指挥所里的人,还是很紧张。

什么情况都没有发生,王队长车头车尾走了一遍后,通过步话机报告:“推土铲被击穿,履带断裂,车辆需要修理。”说着就下了命令,几个人开始忙碌。

已经知道对手非地球科技,现在的情况让王队长和指挥所的人都不觉得奇怪。

周队长看前面的几个人大大方方的忙碌却没有被袭击,也放松下来,让自己的队员做好警戒就来到王队长这里。此时王队长正对着换下来的履带仔细研究,见周队长过来,一边指点着断裂的地方让他看,一边说道:“周队长,要不是知道对手那样,我一定以为是有人再开玩笑。”

周队长一看就明白了,这履带断口像邮票一样,只是更密,整齐的像刻意加工过。不由惊讶的说道:“不提穿甲能力,单这准头、射速就吓人。”

*

指挥所里的李平中将、孙少将、徐龙中校、林德少校早已坐不住了,看这前锋们忙碌片刻也未受攻击,忙坐着吉普赶来,就在装甲车后面端详残破的履带。

徐龙中校看过履带裂口,心中暗自惊讶道:“不知对方还有什么手段?单这一项就可打遍天下。”说着离开装甲车前行到装甲推土机那里,在推土铲后一看,可不,推土铲上也是这样一排弹孔,弯腰探头进去,顺着弹孔正看到目标所在地的中心山头。

“徐中校。”

徐龙认得是孙少将的声音,赶忙收身出来,应声道:“在!”

孙少将低头看了眼那弹孔就对徐龙中校道:“让装甲车绕过推土机继续前行试探。”

“是!”徐龙大声应道,对方不伤及性命这样的试探就不妨多些。转身就去下令。

中将、少将等人站到推土机后,目送装甲车从身旁前行。装甲车刚探出推土机就受到同样的攻击,等停下了也就比推土机前行了多半个车身的长度。装甲车上的队员在周队长的带领下,无奈的下车准备修理,不过队员的心态比起第一次受到攻击时倒轻松多了。

趁着队员们拆卸工具、备件,周队长走向装甲车头准备观察车辆损伤,刚一转出车头却像面团一样到了!车旁一正拆卸备件的战士看到,忙大吼一声“周队长”就跳下车跑过去。

孙少将、徐龙等人也刚走到车后,看此情景忙吼住准备上前救助的战士,可已经晚了。那战士刚到周队长身边,还未有动作也是一软就没了动静。众人见此竟都是条件反射的匍匐在地,紧张的观察四周。

徐龙看见几名战士匍匐向前,还想去解救周队长,忙大声喊道:“不要动!没有我的命令谁都不能动!”说完扭头看着四周,却发现李中将从推土机后走了出来,忙起身跳到中将身前说道:“中将这里危险。”

“怕什么!?”李平中将虎着脸说道:“你们难道都没明白?”看徐龙仍是迷糊的样子就指着软瘫的周队长说道:“越过对方警戒线的才会受攻击!看你们这狼狈的样子。”

孙少将同徐龙一同起身,只是身形慢了一拍,听中将这样一说,忙思量着说道:“这么说来,对手的警戒线后移了。刚才是在装甲推土机的车头,现在是在装甲车的车头,看来我们要是不计代价也能到那山头。”

李平中将摇摇头说道:“那样也就失去了相互检验的意义,还是要想想其他的办法。”看孙少将低头思索不语,又命令道:“调装甲指挥车来,我们现场指挥。”

孙少将领命乘坐来时的吉普离开,不一会,就调来两辆装甲指挥车,随行的还有上尉军医的医疗车及一辆战地修理车。——这些前线战士虽说能修理车辆,但毕竟不如专业修理车干得好。

徐龙见林德少校指挥队员把用钩抢拖回周队长及其队员,送到医疗车上休息,推土机也已经修理完毕,心中想到一点子:这里地势还算平坦,干嘛不用推土机推着装甲车前行?在装甲车里装上沙袋之类增加防御。想着就忙走到指挥车前向李中将请示。中将一听这主意不错,赶快让孙少将、徐龙去准备。

孙少将与徐龙中校仔细考虑一番,调来一辆轮式装甲车,车里带的都是沙袋、钢板等。原来履带式的车辆一旦失去履带,车辆很难长距离推动,轮式的就不同。内部填充好沙袋、钢板,摆好位置固定了方向盘,抽空油箱一切就绪就等推土机送它上路。为防意外,推土机内就留一名驾驶员,王队长亲自上手操作,其余的人都躲在装甲车后。

原先那装甲车头的位置已经插上红旗,被推土机推着的轮式装甲车刚一越过红旗,就听一阵脆响车头装甲竟变成碎片四散。旁观的人惊讶的面面相觑,指挥车里的徐龙、林德不知该怎么办,呆呆的看着李平中将。

李平中将咬咬牙,命令道:“继续前进。”

王队长开着推土机刚把装甲车顶过红旗就明显感到不同,前进的阻力顿时加大,装甲撕裂的声音更是刺耳,正犹豫是否前行就听到中将的直接命令,一狠心将油门踩到底,暗想罢了罢了、自己的小命怕是难保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