备战 第二篇 第九章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191.html


初秋,下午黄昏时分,西安居民的下班高峰,大街小巷到处都是赶着回家或聚会的行人,钟楼作为城市交通的中心更是人山人海。

有许多燕子在钟楼四周盘旋捕食,周围有不少的游客在观看、拍照,好一番和谐景象。一只在高空快速飞动的燕子却突然掉了下来,直直的摔在钟楼上一位游客的脚下,当这位游客正诧异这个燕子怎么掉下来时,钟楼旁有人发现燕子开始接二连三的掉下来,凡是起飞拔高的、高空飞行就都撞墙一样掉下去。一摄影发烧友更是发现——更高处的天空中,有两三只傻乎乎的鸽子在行走——是的,没有看错。清晰的长焦镜下,鸽子的确在行走,不过它们好像也在纳闷的扭动着脑袋看下面,考虑着怎么落不到那个钟楼上了呢?

*

郭立正在全隐形的运输船里大发雷霆。“你这个死脑袋!在这里我怎么下去?这么多人不都知道我是外星人了?!这里也没空地让你降落飞船!西安这么大,怎么不找个没人的地方?!偏偏跑到这里来?”

“钟楼是西安的中心……”中央电脑不紧不慢的准备开始解释。

“停!”郭立不想和电脑辩解,它也是完全按照自己的指令,只能怪自己没有考虑好。 “快找一个大些的空地让我下去!”

他可不想落在市中心的钟楼上,不论中央电脑能说出多少解决办法,在这里都不是他理想的降落地点。

在那摄影发烧者的镜头里,这两三只悬停站立的鸽子开始坐电梯一样的拔高,很快就消失在天空里。“妈的!不是我疯了就是外星人来了!”他一边嘟囔一边翻看自己的拍摄的照片,可惜!天空的背景下只有几只站立的鸽子,这是没有意义的照片,别人会说这是电脑合成的,只有自己留着看了。

*

解放路旁,城市拆迁改造的工地围墙里,破烂的砖头、瓦砾等建筑残骸一堆堆拥挤在黑暗里,劳累一天的拆迁工人和捡便宜的人们都在围墙的大门外休息聊天,盘点着今天的收成。一辆在工地里开动的轿车引起了大家的注意,只看见明亮的车灯左右闪动,敏捷的绕开瓦砾堆,利索的跨过一个个障碍,却仍难免的上下颠簸的驶来,这可出乎大家的想象。这里没有平坦的地方,照明设施还未来得及安装,就连皮实强劲的拖拉机在黑夜里都无法单独进入。太牛逼了!一个数十年驾龄的工程车司机由衷的赞叹道。

大家都在大门口等待这车的到了,有人摸出了香烟,想和这位牛逼的司机谝两句。老资格的老陕司机站在前头,他更是想和司机说说话,劝劝这年轻人别再冒失。陕西人的豪放和好客体现的淋漓尽致,以至于没人去想这车是怎么进去的。

车来了,面对被人们阻挡的大门,响了两声喇叭后无奈的停下了。人们才看清这是一辆老款的红旗,不过保养的非常好,漆面还是闪亮闪亮的。老陕更是激动,这在当时可是国人的骄傲。快步走到司机门旁,敲敲玻璃,手掌向下挥动,示意司机将玻璃放下来,老陕更想结交这位牛逼人士。

*

郭立正喋喋不休的批评中央电脑再次选择的着陆地,在他看来这不是个好地方,只是自己也迫不及待的想下来,于是只好和车辆、保镖一起先行了,其余的仍留在悬停在自己上空的登陆船里。突然车停了,又看见保镖兼司机的仿生机器人摸出激光枪时,立马厉声问道:“你这干什么!”

“为保护船长的安全而进行准备。”中央电脑的声音通过司机的嘴传出,只是换了个合适的男声。

“你怎么知道对方是恶意的?!不要动不动拔枪!除非万不得已,否者任何防卫或攻击的话我会通过脑电波联系。”郭立对这中央电脑是爱恨交加了,眼前又是一闪。“该死!你是不是又启动我的个人防护了?!”

“是的!为保护船长的安全而进行的准备。这是太空防护罩的简化,仅用于阻挡快速物体的侵害。”机器司机不紧不慢的解释道。

郭立咬咬牙,瞪了一眼司机。没办法,对于探索者飞船而言,对船长的保护永远是第一位的。都说陕西人好客,但也有不少小偷、混混、冒泡的负面信息,还是小心为妙。定定心神后,说道:“放下车窗,我问问到底是怎么回事。”

*

老陕纳闷这厮怎么没反应,正欲和身后的几位老哥商量一下时,司机后面的车窗落下来了,副驾驶也下来一个年轻人,关门后快速绕过来站在窗户旁。一位20左右的年轻小伙笑着向窗外说道:“大家好,天都黑了还不休息?真是辛苦呀。不知有什么事情?”

老陕忙走过去,想凑近点说话,却被车旁站着的年轻人伸手挡住,仔细一看这小伙和电影里的保镖一个架势,老陕明白这不是个寻常人家的车,这太平年里带保镖的还没几个,有些后悔出头了。

却听那车里的年轻小伙厉声对保镖说道:“你有完没完?!”然后就和保镖对视着不说话了。

其实,郭立在用脑电波更改中央电脑的针对船长的防卫系统,不改不行了,自己根本没有办法和其他人接触。……除非我来不及反应或没有发现、意识到的确定危险……,否则就完全听从我的命令。

老陕见保镖让开了,只得凑前:“兄弟!你这黑灯瞎火的开……坐车,太冒失了!”。

老陕边说边打量这位年轻人,看得出来这年轻人本身就不简单。——那是肯定的,两万年详尽的历史不是让郭立白补充的,久远的生命和见识也为郭立润色不少。

“开车的这位兄弟也忒厉害了,这技术真棒!”说着就往里瞅瞅,但朦朦胧胧的看不清什么。又见郭立眨着眼睛不说话,想起还没有回答郭立的问题,忙说道:“没啥意思,就是没见过这样厉害的,想谝谝,认识一下。兄弟咋称呼?”

郭立笑了,看得出老陕是实诚,也没假话,第一次接触的紧张和防备也立马消失了。打开车门,站在老陕面前伸出右手:“我姓郭,郭立,叫我小郭就行了。老哥怎么称呼?”

“巧了,我也姓郭,郭明。”老郭赶快握着郭立的手。虽然不知对方到底是干什么的,但肯定不是一般人。既然对自己这么客气,自己也不能不识抬举呀。“吃了没有?”一句经典的问候张口就来了。

“没有吃。”郭立也毫不客气,的确没吃,自己光激动着回地球了,没顾上吃饭。但看看四周,围了不少人,场面乱糟糟的,环境也不好,连个干净的坐的地方都没有,习惯清静的自己一时不适应,于是对老郭说道:“我也想和郭师傅聊聊,但这里不方便。这样吧,你上车,咱一起到前面的凯悦酒店去,一边吃一边聊。”

“这怎么使得?!”老郭有些激动,刚才对方说没吃时自己还不知该请人家吃什么,人家反倒请自己了。凯悦酒店虽说是有些年头也落伍了,但仍是个豪华地方,自己也就和哥们们吹牛时说去吃过、住过。只是自己刚开了一天的车,这衣服有些……。

“走吧,走吧。”郭立边说边把老郭推上车,老郭也半推半就的上花轿一样的进去了。郭立本想多找几个人聊聊,但看看车上也没有位置了,只得站在车旁,对众人一抱拳说道:“兄弟今天太仓促,先请郭师傅去前面聊聊,改天再请大家了。”说罢一扭屁股就进去了。

“散了,散了。”老郭从车窗里探出脑袋大声喊着让人让开,红旗车慢慢开动,临出门时,老郭看见一人赶紧又喊:“老刘,把我的车就停这院里,我回头来取。”说罢将车钥匙扔了过去,看那人捡起钥匙大声答应后,老郭关上窗户满意的靠在座椅上,开始细细打量起来。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新闻阅读排行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