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逆天下 正文 第150章 无懒

寒光在此 收藏 11 196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051.html


12月22日。张家口。


今天天气不错,挺风和日丽的,阳光明媚,万里无云。


正是中午一点,驻扎于张家口市的新第十七军军部门前,迎来了浩浩荡荡的八百余名国府慰问团。


好家伙,这慰问团也太庞大了吧?负责接待工作的王慧敏一听,整个人都石化了。嘴里反复只说着一句话:“怎么会……怎么会这样……?”


任铁正立于她身旁,见她发蒙,乜了她一眼,嘴角露出一丝邪气的笑容,说:“师长,他们不就是才来了八百人么,我军五万铁军屯在这儿,还怕他们翻了天不成?”


王慧敏吸了吸鼻子,脸色臭臭的:“可他们总要吃饭的吧!我这一招呼下来得花多少粮食啊?谁知道他们会待多久才走?”


任铁翻翻白眼,说道:“这有啥,现都过大中午了,咱们也甭管他们有没有过了午,他们一到就直接谈公事,不是省了么!”


王慧敏脸上肌肉有点僵硬,干笑道:“这样……太过了吧?


任铁打个哈欠。懒洋洋地道:“不过,一点也不过。这年头,粮食金贵的很呐……他们这么多人跑来蹲白食,谁欠他们来着?”


王慧敏终于笑出声来,大声道:“好,那咱们就这样办,也好省一笔开销……嘿嘿。”


两人相视奸笑。


商量好,两人便笑吟吟地迎着慰问团的八百来人走去,军政部总务厅厅长吴锡祺、参事俞典书已经在卫兵的带领下走来,一见二人似个正主儿般的迎来,忙快走了两步,停步微笑颔首:“鄙人吴锡祺,奉蒋委员长令喻前来,末知二位是……”


任铁瞥了王慧敏一眼,见王慧敏对自己瞪起了眼,连忙转回头挂上一脸热诚笑:“吴将军,久仰,久仰!兄弟姓任,这位是我军王慧敏王师长。”


“王师长?!可是仅以二团之力就一鼓全歼日军第四师团又一混成旅团的王师长么……久仰,久仰……吴某人今日得见真颜,实是三生有幸啊,呵呵……”


那个叫吴锡祺的慰问团正使一听眼前这位女上校就是王慧敏,顿时耸然动容,忙双手抱拳,客气地恭维道。


他这话倒是不假,如今新第十七军仅以一军之力,连创大捷,是时的国内外报纸都有连篇追踪报道,一时间,国际内外皆引起莫大轰动。国人皆争夸娘子军,而王慧敏作为个中翘楚,更是被广为传颂,几至家喻户晓的地步,这个吴锡祺自然也是常听人谈论的。


王慧敏一直笑眯眯地站在一旁看着,好象完全置身事外,这时见别人夸自家,才呵呵笑道:“吴将军客气了,想必吴将军一路也挺劳苦的……来,请屋里坐。”


说毕,她单手虚引。吴锡祺呵呵一笑,连道不敢,四人客气着进了屋。


落了坐,王慧敏双手搁在膝上,规规矩矩,笑不露齿,扮小淑女。副接待使任铁见了,端起茶杯示意,笑道:“吴将军,请恕任某冒味,不知将军此来,除了送来我军晌外,可还另有公事?”


吴锡祺怔了一下,心下里苦笑,那有这么不讲盘面地一上来就敲砖钉脚的,难道我堂堂一个军政部中将厅长都亲自来了,还会缺你军的军晌么,他表面上不动声色,极显谦和地微笑:“不错,任兄弟所言正着。吴某此行除带来了贵军军晌外,确实是另附有三件公事。”


任铁神色一动,目光变得复杂起来:“哦,不知是哪三件事,任某愿闻其详。”


吴锡祺捕捉着任铁的神色变化,却展颜笑向王慧敏道:“王师长,这第一件事,说来还是关于贵军太过战绩辉煌,吸引了太多热血青年要求参加贵军所致……呵呵,这些热血青年啊,他们聚集在武汉主大道上游行请愿,以至堵塞交通,而本着他们一片爱国热诚,我治安士兵自然也不会难为他们……不过这样一来,武汉交通也就过于混乱了,所以,”


吴锡祺面色一正,朗声道:“所以吴某人这次来时,本着与人为善,也有把他们带了些过来,还请王师长允许他们参加贵军。”


“哦,报名参军,这没问题,我收了,有多少个?”王慧敏浅浅一笑,大包大揽地就作了主。


吴锡祺长长地吁了口气,淡淡地道:“多谢王师长,吴某人代表三千热血青年先行谢过王师长了……同时,这也算是第一件事。”


“多少?!”王慧敏的语气紧张了起来。


“三千整。怎么,王师长可是很为难?”吴锡祺故作轻松地笑。


“可你们不是才来了八百多人么?哪里来的三千人?”王慧敏惊容未褪,已是满脸敌意。


“非也,非也……”吴老狐狸摇着头,叹道,“王师长,我这支慰问团是坐车直到的,那些个热血青年却是随后步行而来,按照路程,他们最迟后日便可到了……至时,还望王师长早作接收准备。”


“好吧。三千人就三千人。那第二件事是什么?你说。”王慧敏鼻子都快气歪了,她掰着手指头恨恨地盯着吴锡祺,突然哎哟一声叫出来,指着他道:“你,你……”


“怎么?王师长!”吴锡祺一脸的关心。


“没什么!我也不忙要你说第二件事了,先说说你这次带来了多少军晌吧。快说清楚!”王慧敏忿忿地道。


就在她瞪眼吴老狐狸时,她突然有反应了过来,这老货三拐两绕地让自己同意了接收那三千名‘热血青年’,只怕,还不知里面夹杂了多少军统特务呢?


王慧敏人不笨,只是年青些还不善于交际,却不代表她反应不过来。于是脸上带上了恚怒。


“现大洋五十万枚,王师长,可还满意?”吴锡祺慢悠悠地说着,目光里有了一丝笑意。他面对王慧敏这个年轻得不象话的谈话对手,觉得已经胜卷在握。


“哦,还行……那你说第二件事吧……”


王慧敏嘴角的笑容有点苦涩,她低下头,轻轻地吹着杯中地茶叶,凑到嘴边喝了一口,好苦,好苦……


老奸巨滑的吴老狐狸把她的神情看在眼里,眼珠一转,很随意地说:“王师长想必知道,现有很多外国记者驻扎于武汉?”


王慧敏紧张地舔舔嘴唇:“废话,这是当然。怎么?”


吴老狐狸咳嗽一声,摸摸鼻子说:“王师长或许不知……这些外国记者天天围聚于我国政府部门,向我国政府请愿采防日本救国军,而为国际观瞻计,军政部已于昨日答应了这些记者……吴某的第二件事,就负有此等使命……王师长,您看……”


“啊!你想带走日本救国军啊?”王慧敏重重摇头,干脆地道:“这不行,绝不行!”


吴老狐狸脸色微变,干笑道:“这个……却是为何?”


王慧敏自知理屈,嘟囔道:“哎!不成就是不成,那有什么为何的呀!”


吴老狐狸见她说话不着边,微微一笑,话里有话地道:“日本救国军的成立,这是一项划时代的政治事件,影响深远,非凡被最高当局誉为此次会战最大之成果,也被广大国际媒体视为日本穷兵黩武、军心离散、民怨沸腾的重要证据。这一事件,正被受国际国内广泛关注……王师长,请以党国利益为重!”


王慧敏深深吸了口气。小脸胀红,却沉默不语。


吴老狐狸长长叹了口气。极显语重心长地道:“吴某人来时,曾有友人相告,言贵军常以……转手军械……这个物质之事,吴某本持不信,现在……还请王师长有以教我?”


王慧敏换上一副笑脸,岔开话题道:“对了,你们慰问团来时,有没有把那五十万现大洋一起带来?”


吴老狐狸一怔,随正色道:“当然。吴某人有整一加强营相送,自然会有连军晌一起带过来。”


王慧敏吸了吸鼻子,站起来,露出一个轻松的笑脸:“ 那就成了。好了,我不跟你谈了,谈多了我会不好意思,拜拜!”


“什么?!你说什么?”吴老狐狸大愕。


王慧敏扮个鬼脸,皱皱鼻子道:“我说,我没和你谈了,你的第二、第三我都没爱听了,你等下把钱留下,这就回去呗……嗳,任铁,我们走。”


她眨眨眼,有点狡黠而得意地招手任铁一起走。任铁呼呼地喘了两口大气,震惊的臭样遍而脸上,他看看王慧敏,又看看吴老狐狸

吴老狐狸则象一位老年痴呆患者,神情呆滞,目光茫然,过了好半天,他才回过神来,用一种怒不可竭的抓狂说道:“王师长,你这是何意?”


王慧敏得意地翘了翘鼻子,说:“没什么,我说不过你就没跟你说了罢,这不是很简单嘛……任小子,我先走了。”


说着,王慧敏赶紧一溜烟地闪人……


身后,是吴老狐狸气急败坏的竭嘶底里,他气的嘴歪眼斜,嘴唇哆嗦着说:“站住,你给我站住!王师长,你,你怎么能这样?你怎么能这样?没有这么办事的,做人不能这么无耻……


王慧敏当然不理他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