猪的尊严

房价是"两会"的重要议题,这事儿大概算是屁股决定脑袋,位置决定思维角度,最好的例证之一。各路其他行业的委员们纷纷质疑房价虚高,房地产方面的委员与代表们则出尽各种方式抵挡,政府官员们则纷纷推卸责任,一派太极推手遭遇截拳道的景象。当然,不能说房地产的委员、代表们只是处于防守状态,偶有出击,也显得相当凌厉。


最凌厉的一击我个人认为是全国工商联主席黄孟复所说的这句:"什么是有尊严的生活?给他一个适度的房子,而不是一买就要求90或100平米。四十几平方就没尊严了?我觉得四十几平方就挺有尊严的。"作为一个媒体人,单独拿出这话来其实算是断章取义,黄主席前面还有一段:"舆论感觉房价出了大问题,实际上把保障性住房解决好就成了。""公共租屋在每一个城市都要有一定比例,使大学毕业生能够租一个房子,体验尊严的生活。"这两段话相加就可以看出来,其实黄主席的话在某个层次上说,并不算过于荒唐。他的意思是说,刚出校门的大学生不要着急买房,先租房住,等到条件许可了再买不是挺好的?难道住个四十多平方米有什么问题么?根本没有问题嘛,而且挺有尊严的。



最近"尊严"这个词儿挺流行的,大概是因为温总理在新年团拜会的讲话中、以及与网友交流的时候都提到了这个词,并且借着与网友交流的机会还做了一次"详解"。就我看到的版本来说,温总理的尊严是落实公民的《宪法》权利、建设法制国家,然后在保证发展权的基础上体现出公民的尊严。黄主席这个尊严大概与温总理说的不是一个意思,而是可以让人理解为是一种猪的尊严。



四十几平米有尊严吗?其实说起来的话,哪怕只有十平米的栖身之处都是有可能有尊严的。只要是他生活的这个空间里,他可以不遭受歧视、不遭受破门而入抓黄片、不会因为查暂住证而面对各类机构,那他就是有尊严的。这种尊严与居住多大平米数其实没啥关系,而是关系到一个人基本的权利。



反过来说,一个如我这样的人,住在比这四十多平米大上个一两倍的房子里,但时刻担心着有可能从天而降的拆迁团队、写点时事评论或者发表点儿看法有可能被跨省抓捕,那些多出来的平米数并未给我带来任何多出来的尊严,只能是觉得那个空旷的房子里有着更多的不确定,以及被剥夺后更多的痛心。



或许我们还应该问问这位黄主席,温总理说了,合理的发展也是尊严的一部分。四十多平米当然也可以栖身,要是会点室内装饰的技巧,说不定还能过得很温馨呢。但这些大学生需要多长时间才能有尊严的拥有自己的房子?他们的发展是否能够跟上高昂的房价?如果勉强跟上了,是不是要用一生来偿还银行贷款、以至于不敢追求自己的梦想?这样的生活叫做尊严么?



所以,这确实不是人的尊严,这是猪的尊严,而且是被别人当成猪以后,对猪们解说什么叫做尊严。正是在这种尊严观念之下,我们的生活变成了这种样貌,而现在还有人在用藐视的语气强调,你们应该知足,这就是你们应得的东西。



那我们的回答应该是什么?我个人给他一个语气助词:呸!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