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权衡中国在东南亚的崛起



上月,美中经济与安全评估委员会就中国在东南亚的活动及其对美国在这一战略地区利益的影响举行了冗长的听证会, 5位美国国会议员、2名政府高官和10个专家发言。这次听证会是在美国承诺在外交方面重新重视东南亚之际举行的。



该委员会主席伍尔泽(拉里·沃策尔)强调了中国在该地区日益上升的经济影响,提到众多由中国出资的资源开采工程正在迸行,“其目的是为中国持续的经济发展提供动力”。他指出,北京也提供低息贷款以资助基础设施工程,特别是在缅甸、老挝和柬埔寨。



尽管中国在该地区的经济示好活动被详尽记录在案,但伍尔泽指出,中国近来扩大了与东南亚的安全互动,包括通过武器销售和联合军事演习。他说:“中国与东南亚间的高层军事访问一直在升级,中国海军舰艇也频频停靠东南亚港口。”



听证会举行之前,美中经济与安全评估委员会的成员在去年12月访问了台湾和越南,就中国在该地区日益增强的势力举行了讨论。尽管安全联系正在扩大,但委员会在越南期间不时得到提醒,河内对于中国在南中国海的日益张狂越来越感到焦虑。该地区的一些国家对南中国海有着互相冲突的主权诉求。



伍尔泽说:“随着中国海军提升其军力,在不远的将来可能拥有航空母舰,该地区的力量制衡将严重地倾向对中国有利。”



美国众议员达纳·罗拉巴克尔对北京上升的地区影响力的批评更为直率,他把中国称为“寻求成为极权帝国,并在整个地区、尤其是东南亚扩散影响和统治的极权国家”。



美国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访问研究员埃伦·弗罗斯特说,东南亚国家正警惕地关注中国不断增强的军事力量。她说,尽管中国最近的举止让它们大大安了心,但一些国家政府仍然摸不透中国的最终目标。



她说:“它们认为用一大堆协议和委员会缠住中国能鼓励和平与合作的行为,支持地区稳定。但是为了安全,许多东盟国家政府正在重申或加强与美国的军事联系。”



弗罗斯特强调,东盟领导人正寻求在地区及更广阔的世界最大限度发出他们的集体声音。她说:“他们认为,让中国在地区组织中扮演领导角色,其它大国就更有可能对这一地区给予更多关注,并以更加诱人的条件与东盟展开接触。”



通常被称作“软实力”的中国外交也强调文化联系。例如,目前在中国的泰国留学生人数(大约1万人)要多于在美国的人数。希尔指出,中国2004年开设了在亚洲的第一所孔子学院,而目前亚洲各地已有70所,全球则有282所。希尔说:“单是泰国就有12所,中国最近还在柬埔寨开办了第一所孔子学院。”



美国助理国务卿帮办戴维·希尔说,“奥巴马政府解决这一问题的讯息十分简单:我们回来了,准备好了积极参与。”希尔提到,华盛顿打算很快任命一位常驻雅加达的东盟大使,并开始磋商美国如何在一年一度的东亚峰会上发挥作用。



华盛顿传统基金会亚洲研究中心主任沃尔特·洛曼指出,美国和中国对该地区的外交手法存在重大差异。他说:“你无法用学校里学到的方式来理解东盟的决策程序,国家在战略上寻求最大利益,而无需考虑领导人的国内、有时是个人的要求。中国的经济外交做法考虑了这种因素,而我们的不是这样。”



美国海军分析研究中心的专家布朗森·珀西瓦尔说:“我们不知道北京是否在南中国海启动了‘零敲碎打的帝国主义’进程,但是防止中国主宰这一海域,维持美国武装力量和能源供应的自由通行,对于美国在东北亚的联盟,当然还有对于维护美国在东亚的总体处境,都是至关重要的。”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