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万富翁被当成精神病送医 医生护士不听解释

华夏猎鹰 收藏 2 359
导读: [img]http://pic.itiexue.net/pics/2010_3_11_1962_10801962.jpg[/img] 尽管拿着不是精神病的鉴定书,胡正利仍整日担心被前妻强行送进精神病院。 [face=宋体][/face][size=16][/size]“求求你们,帮我联系一下媒体,我想告诉大家,我不是精神病。”几天前,大渡口区锦愉社区党支部书记王云霞,接到晋愉绿岛小区一位业主打来的求助电话。 这位名叫胡正利的男子,声称自己不仅是个健全的正常人,而且事业发展良好,身家数百


百万富翁被当成精神病送医 医生护士不听解释

尽管拿着不是精神病的鉴定书,胡正利仍整日担心被前妻强行送进精神病院。



“求求你们,帮我联系一下媒体,我想告诉大家,我不是精神病。”几天前,大渡口区锦愉社区党支部书记王云霞,接到晋愉绿岛小区一位业主打来的求助电话。


这位名叫胡正利的男子,声称自己不仅是个健全的正常人,而且事业发展良好,身家数百万,前妻肖静(化名)却认定他有精神病,几次三番想强行捆绑送他进精神病医院。


他感到很郁闷


两次遭遇前妻捆绑,还被送精神病院治疗了40多天。


他起初很纳闷


司法鉴定自己没病,她为啥屡次要把自己送进精神病院?


他后来很憋闷


若证明自己有病,财产将归与前妻一起生活的儿子所有。


出门办事


突然遭绑进医院


今年45岁的胡正利,目前居住在晋愉绿岛小区18栋2-1-2。


前日,前妻肖静突然找来,和他发生激烈争吵,闻讯而来的邻居立即拨打110,后经大渡口区春晖路派出所协调,两人达成“彼此不再打扰对方生活”等内容的协议。


昨日一早,胡正利又接到肖静打来的电话,对方声称还要继续闹。他将这段话用手机录了音。


胡正利说,最严重的是,肖静说他有精神病,先后两次将他捆绑,准备强行送往精神病院。胡正利手中一直拿着一个提包,里面装的是他没有精神病的证据。


事情得从6年前说起。


2004年4月19日,胡正利与肖静离婚。当年7月,胡正利开车到大渡口区国土局拿到一份数额较大补偿款合同,在国土局门前,他被肖静和儿子拦住。对方称他有精神病,并让喊来的324医院歇台子分院精神科医生将胡正利送入精神病院。


胡正利极力理论,肖静根本不听。与胡正利一起的朋友喊他快走,胡正利于是跑到停车场,欲开车离开。肖静和医生赶来,将他绑上车。


胡正利说,一上车,他就被打了一针,醒来时发现自己躺在精神病院病床上,手脚被绑在床沿,成了一个“大”字。


“就这样,我被当成精神病人治疗。”胡正利说,那段日子简直不堪回首,他天天对医生和护士说自己不是精神病,希望他们放他回家,但没人理会。每天在监视下被逼着吃药、打针……直到40多天后,肖静才将他接走,肖静的理由是希望与他复婚。


为躲前妻


两年搬了10多次家


胡正利告诉记者,出院之后,肖静要求他继续吃药,“我的神志受到影响,在药物作用影响下,2004年10月25号,我和她复了婚。”2005年9月26日,胡和肖静再次离婚。胡坦言,第一、二次离婚的原因很多,最主要的原因是他怀疑儿子非他亲生。


胡正利说,2006年6月,肖静给他的驾驶员罗某打电话,让驾驶员把他接到医院治疗。罗某随即给他打电话,说精神病院的车马上到,喊他快跑。胡正利急忙开车到成都躲避。


“第2次遭遇捆绑是在2009年11月20日。”胡正利回忆,当天,肖静和儿子又喊上4个不认识的人,突然来到他家,再次将他捆绑,欲送精神病医院。


胡正利隔壁的刘姓邻居证实,当天,肖静和儿子把胡正利按倒在地,用胶绳将他双手捆绑,准备带走。


胡正利说,当时,很多邻居都指责肖静不对,让她放人,还打了110。见证此事的另一位王姓老人称,当时来了30多位邻居,看见胡正利被捆绑。民警来后,肖静才将他放了。


胡正利说,因害怕肖静捆他到精神病医院,2006年至2008年期间,他先后在成都、我市巴南区、渝北区等地辗转流浪,搬家10多次,甚至曾在车上住了一个月。2009年4月,随着年龄增长,胡正利不想再过漂泊的生活,于是将父母接来晋愉绿岛小区一起生活。


记者看到,胡正利目前居住的这套房子很特别:门上密密麻麻刻着“求助、支援”等文字,房内没有装修,墙壁都没有粉刷。客厅的摆设很简单,仅有一台电视机、一张桌子和几个凳子。他说,这些年,害怕肖静强行捆绑,根本无处安身,所以房子都没有装修。


司法鉴定


他没有精神病


胡正利说,5年来他一直没过上正常人的生活,肖静的行为让他很害怕。他曾于2006年4月委托重庆合纵律师事务所韩龙涛律师,对他进行是否有精神病的司法鉴定。


2006年5月12日,重庆市法医学会司法鉴定所出具了鉴定结果:胡正利为偏执人格,有完全民事行为能力。这就是说,胡正利没有精神病。


凭着这份鉴定结果,当年,胡正利委托律师在媒体上登载声明:“胡正利无精神病,在签合同等对外交往活动中与正常人完全一样,具有法律规定的完全民事行为能力……若有人再散布谣言,诽谤胡正利有精神病,本律师将通过法律程序,追究侵权人的法律责任。”


胡正利说,尽管有了司法鉴定,前妻依然在2006年6月想捆绑他,并于2009年11月20日对他进行捆绑。


胡正利认为,前妻这样做都是为了钱:自己做生意多年,目前拥有400多平方米的商场,还有门面和住房等,身家数百万元,这些年门面和商场还增值上百万元。和前妻离婚协议上写得清楚,只要证实儿子是自己亲生,儿子就有权分得财产。如果自己被证明是精神病人,财产自然就归跟着前妻的儿子所有。


对于胡正利的指责,他的前妻肖静有何说法?邻居们又是如何看待这事的呢?请读者接着看下一版。


记者 张一叶 汪云剑 摄影报道


百万富翁胡正利指责前妻肖静两次捆绑他,要送精神病院,他认为肖静这样做的目的是贪图他的钱财。


对此,肖静有啥说法?昨日,记者与她有过一次对话。她解释,捆绑胡正利去精神病医院是为他好。


她感到很气愤


说她贪图前夫财产,这完全是打胡乱说。


她态度很坚决


他的鉴定书是用钱买来的,他肯定有病。


她表示很委屈


送他去医院,只是想早点把他的病治好。


昨上午,胡正利请来重庆师范大学心理学副教授周小燕,想在心理专家帮助下与肖静坐下谈一谈,以结束这些年坐立不安的日子。


遗憾的是,周小燕和胡正利在肖静家门口守候了半小时,肖静和儿子拒绝开门。


随后,记者通过大渡口区锦愉社区,联系上肖静。


肖静表示,她不太愿意提这事,要征求儿子意见再说。记者反复做工作后,上午11时30分左右,肖静同意下午1时到社区与记者面谈。记者等到下午1时30分,也未见肖静,再次拨打电话,她称有事不能来,在电话里与记者有了如下交谈:


记者:胡正利说你绑他强行送到医院,是为了分割他的财产。


肖静:完全是打胡乱说!他的财产是他一个人的吗?按离婚协议,娃儿也有份。我用得着这样?


记者:你跟他已经离婚了,为什么去年还要带人绑他送医院?


肖静:这完全是为他好,他生病也不是自己愿意的事情,我送他去医院只是想早点把他病治好。


记者:胡正利说自己根本没有精神病,而且有法医学会司法鉴定书证明,为何还要送医院?


肖静:他说没病就没病?百分之九十九的精神病人都说自己没病。他那个鉴定书,完全是用钱买来的!他百分之百有病。人得了病,是要医好才行噻,我才送他到医院的。


肖静称,胡正利有精神病不是自己一个人说的,20岁的儿子小胡也清楚。


一个声称没病被强送医,一个说是对方生病自己好心帮忙,究竟谁是谁非?记者想听听小胡的说法,但肖静称,“娃儿不想参与这些事,反正他(胡正利)有病。”随后挂断了电话。


司法鉴定所认定鉴定书真实


胡正利手上的司法鉴定书究竟是否真实?


昨日,记者联系上出具鉴定报告的重庆市法医学会司法鉴定所。工作人员调出2006年胡正利的鉴定档案,上面显示,胡正利手上的鉴定书确实是该所出的,证明胡正利为偏执人格,但有完全民事行为能力,没有精神病。


工作人员称,胡的鉴定书与档案完全一致,真实有效,绝非花钱买的。


收治精神病人有哪些程序?


医院说,主要凭经验


精神病人的收治究竟有没有规范的流程?如何判断是否应该收治?记者走访多家精神病医院发现,在精神病人收治方面,基本上没有明确规定,主要靠医生的经验判断。


因时间太久,当年收治胡正利入院的医院精神科已经找不到当年的主治医生,当时的收治情况也无从得知。


医院工作人员称,亲属送来病人,如果医院不收治,发生其他后果家人可以追究医院的责任。所以,医院一般都会收下,但并不是说收下就证明是病人,一般来说收下之后会观察,如果有病再住院治疗,如果没病,就通知监护人领回,一般来说弄错的情况很少。


南岸区精神卫生中心在收治精神病人方面也没有明确规定。工作人员称,收治病人一般有3种情况:在其他医院住过院的病人都有病历资料证明,一般不会有错;社区、民警等送来的盲流精神病人也是表现很明显的,基本不会出错;从没住过院的初诊病人,家人送来后,基本靠医生的经验判断是否有病。


市精神卫生中心医务人员证实了上述两家医院的说法。


市卫生局医政处工作人员称,目前国家在这方面确实没有明确规定,家属如果送去了,医院不接受是不行的,只能收下后再观察判断。


全军精神病专业委员会委员、重庆市司法鉴定组成员、某三甲医院精神科负责人称,《精神卫生法》草案已经修改了20多次,接近完善,按国家相关部门说法,今年之内有望正式出台,届时,精神病人收治就有法可依。


旁人眼中的胡正利


邻居


家住晋愉绿岛小区18栋的刘姓邻居说,胡正利挺可怜的。他前妻肖静多次来家中闹,很多邻居都晓得这事,大家都同情胡正利。肖静还打过胡正利的父母,又将水泼到胡正利的床上。


她直言,胡正利完全是正常人,没有精神病。


社区


锦愉社区胡姓干部称,胡正利多次找社区反映情况,和他们交流时逻辑非常清晰,跟常人无异。


胡正利不仅与人交流思维清晰,还有驾照,经常自己开车出门办事,还与人谈合同、到银行办贷款,这些来还在投资,大多盈利,这不是一个精神病人能做到的。


律师说法


遭遇恶意送医 可以要求赔偿


当年为胡正利代理做鉴定委托的合纵律师事务所律师韩龙涛,至今记得当年的情形,他说,胡正利申请做这个鉴定也是无奈之举。


当时,胡正利从精神病院出院后,其前妻又带人试图绑他到医院,关于他有精神病的传言越来越多,甚至影响到了生意。无奈之下,胡正利找到他帮忙。他受理之后,向法医学会司法鉴定所提出申请,经过系列鉴定后,报告显示胡正利没有精神病。


韩律师称,按相关法规,如果没有精神病却被强行送到精神病院,人身权利受到侵害,受害者有权向强行送医者主张人身损害赔偿。


西南政法大学副教授、法学专家韦锋认为,正常人遭遇别人恶意送进精神病院治疗,可根据受伤害程度索赔。另有专家认为,《精神卫生法》出台后,这类恶意送医现象有望减少。


新闻链接


家庭发生纠纷 被送精神病院


因和家人发生经济纠纷,27岁的深圳女子邹宜均被母亲和哥哥先后强制送进两家精神病院,“禁锢”3个月。获得自由后,邹宜均出家为尼。去年1月,她一纸诉状将广州白云心理医院及母亲、哥哥告上法院。她认为,母亲、哥哥及白云医院的行为侵犯了她的人身自由权利和名誉权,请求法院判决3被告支付精神损害赔偿1万元,并赔礼道歉。


无独有偶,因官民矛盾,山东新泰农民孙法武在2008年被精神病院“勉强收治”。


盘点媒体公开报道,此类事件不下20起。


本版稿件由记者 汪云剑 张一叶 摄影报道


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