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风气果然开放:后宫最淫/秽的一幕

反恐特警 收藏 8 13463

韦皇后武则天的儿媳妇)是唐中宗李显的妻子。她生性淫荡、贪婪,处处想要以她的婆婆为榜样;韦后的女儿安乐公主韦皇后还是武则天亲手提拔的,很受武则天重用。李显是武则天的第三个儿子,武则天做皇后时,先是废除了非己所出的太子李忠,改立她的亲生儿子李弘为太子;不久又废掉李弘改立次子李贤;最后又对李贤不满,把三子李显推上太子宝座。唐高宗李治驾崩后,太子李显继位为中宗,太子妃韦氏因夫而贵,被封为皇后。当然,武则天立唐中宗是因为他无能,好控制。反过来说,如果中宗有能耐,也会很快被废掉。唐中宗的软弱无主见,差点也成了皇后韦氏弄权的梯子。在韦皇后的无理要求下,唐中宗提拔了韦后的父亲韦玄贞为豫州刺史。而此时的武则天虽然成了皇太后,却把实政大权牢牢攥在自己手中,可谓风雨不透,滴水不漏,使得韦后无法通过中宗为所欲为。不到一年时间,唐中宗仅因一点小事得罪了母亲武则天,武则天就出面将中宗贬为庐陵王,发配到边远的房州,另立四儿子李旦为帝即睿宗,自己依然总揽朝纲。





武则天对中宗和韦后戒心重重。中宗携韦后先是在荒僻的房州住了一年,不久又按武则天的旨意迁往均州,在均州过了两年,又被勒令搬回房州。武则天之所以这样让他们反复搬迁,乃是为了防止他们长居一地,聚集发展起自己的势力来对抗朝廷。经过几年的折腾,武则天觉得他们的锐气已经消磨得差不多了,也就允许他们长居房州了。






在房州,中宗和韦后并没有对复辟彻底绝望。有一天中宗与韦后闲来无事,到住处附近的感德寺探望慧范大师,途中,中宗兴致忽来,拾起一枚石子,朝天祈祷说:“我如果不受到伤害,还能重得帝位,这枚石子就不要落地。”说完用力将石子抛向空中。这本是他闲极无聊,又对前途毫无把握时做的一种无奈之戏,谁知偏有凑巧,这枚抛起的石子被路旁一棵大树茂密的枝叶挡住,居然没落到地上。中宗没看到石子落地,心中大喜,韦后也笑逐颜开,以为这是苍天赐给他们的吉兆。慧范大师也圆就其说,说什么中宗复位只是早晚的事。这让他们俩人兴奋了好一阵子。





中宗确实是非常软弱。在患难中,每当中宗陷入绝望之中时,都是较为坚强的韦后给他以力量和信心;每次武则天派人来访,都由韦后出面周旋打点,韦后的伶牙俐齿,使他们渡过了不少难关,因而中宗对韦后十分感激。这次抛石问天,给中宗已濒绝望的心又带来一线希望,他握住韦后的手十分诚恳地立誓道:“异时若复得见天日,唯汝所欲,不相禁止。”他此时说这种话却是发自内心的承诺,不料日后韦后竟然用这句话来牵制他,使得他复位后,竟对猖狂淫乱的韦后无言以对。





这时,武则天几度废立太子和皇帝,大权独揽却仍觉得不够过瘾,索性在天授元年又废掉唐睿宗,自立为神圣皇帝,由后台走到前台,名正言顺执政。为了巩固自己的地位,消除异己,她大肆捕杀李姓皇室子孙和对李姓忠心耿耿的大臣。消息传到房州,吓得中宗与韦后脑门子冒凉气,心惊胆战,夜不安眠,每次听说朝廷使节前来,中宗就吓得面无人色,生怕是皇帝母亲派人来下诏赐死。





流放的艰苦还算不了什么,最悲惨的是日日等死。其实人世间最可怕的并不是死亡,而是日日生活在死亡阴影的笼罩中,死亡却又不马上来,但它随时又都可能到来,这种恐惧绝不是一般人所能想像出来的。懦弱的中宗失去了生存的勇气,他曾几次撞墙自杀,韦后劝解他道:“福祸无常,活着就有希望,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何必自己送上死路!”中宗也想通了,反正是一死,只要没有逼到最后关头,那就赖活着,权当等待时机降临,何必急急忙忙自寻死路呢!这样一想,他又稍微安定下来,与韦后共同支撑着艰难痛苦的岁月。





这时,房州外面的世界正在发生变化。武则天执政后,很多人对她的做法不满,甚至深恶痛绝,各路英豪纷纷起兵声讨,战事频繁。在扬州就有徐敬业等揭竿而起。徐敬业为了使自己的行动出师有名,名正言顺,竟打出了“匡复中宗”的旗号。武则天心中有些惊慌,她一面派30万大军前往平叛,一面又派宠侄武三思前往房州察看中宗的动静,以便见机行事。韦后使出浑身解数,传说她甚至用自己贿赂武三思,求他在武则天面前说好话,武三思没有失言。直到圣历元年(公元698年),在宰相狄仁杰的力劝下,武则天才派人把中宗和韦后从房州接回洛阳,复立中宗为皇太子。这时中宗被流放已达15年之久。





峰回路转,中宗回宫5年以后,武则天卧病之际,张柬之、桓彦范、敬晖、袁恕己、崔玄晖等五位大臣,率军逼迫武则天让位给太子李显。就这样,中宗在失位20年后,又被推上了皇帝宝座,韦后自然也恢复了皇后的身份。


中宗在房州过的是非人的囚禁生活,回来重做皇太子后,也是小心敬畏,再度为帝后却如出了笼的鸟一般,开始近乎疯狂地享受奢侈的帝王生活,对朝政却是“撂荒”。造成了许多“荒政”行为和许多“秽德”。韦后是极有野心、权力欲极强的女人,中宗复位后每次上朝,韦后都坐在他身后的帷幔中,如同当年高宗李治和武则天一样。大臣桓彦范上书劝谏,李显不予采纳,韦后便开始大肆干预朝政。唐中宗名为天子,不但政权掌握不了,就连自己的女人也没法把握。一次,安乐公主新宅落成,乔迁之喜,中宗和韦后亲临祝贺。席间,公主8岁的儿子跑过来拜见帝后,韦后见了很是喜欢,便把孩子抱在膝上,并下手诏,封他为太常卿,镐国公,食邑五百户。在场的中宗见韦后无视自己的存在,擅自做主,心中十分不悦,当即便拦住说:“且慢下诏!待朕回宫去,再作计较。”韦后听了,不屑一顾,冷冷地说:“什么计较不计较?陛下在房州时候,不是说将来不禁止妾身所为吗?为何如今又要来干涉妾身呢?简直是出言无信!这样,怎么让天下人心服口服。”中宗见韦后拿那话来压他,心中愈觉气恼,他一句话也不说,传旨摆驾回宫。韦后早已不把他放在眼里,见他负气离去,也毫不惊慌,根本不当一回事,继续在公主府中饮酒作乐,直闹到半夜时分。





古时帝王很少有被人戴绿帽子的,倒是经常给别人绿帽子戴,而乐于戴绿帽子的恐怕也只有中宗一人了。武则天的侄子武三思原来和上官婉儿私通,韦后回宫后又和韦后私通。更让人无法理解的是,中宗竟然亲自安排韦后和武三思幽会,他当面侍候。一个春日困人的日子,午后无事,韦后心中思念武三思,便恹恹地打不起精神。中宗十分了解她的心思,便命太监去宣召武三思进宫。韦后见了武三思,顿时笑逐颜开,精神振作,和武三思玩起赌双陆的游戏来。中宗则在一边手握筹码,替他俩计算输赢。韦后撒娇弄痴,和武三思传情,把中宗可怜巴巴地撇在一边。中宗到底还有一点廉耻之心,借着内侍进来奏称有事,像一条泥鳅一样溜走了。





韦后淫荡成性,除武三思外在韦后宫中还养着三个美男子。一个是杨均,原是一个厨子,韦后见他少年英俊,便把他调入宫中,侍候自己;另一个是马秦客,是御医,一次偶然进宫替韦后治疗感冒,只因他眉目长得清秀,从此以后,韦后有病没病常把他传进宫来伺侍;再一个是叶静,原是马贩子出身,善玩马技,一年元宵节他在灯会上表演马技,被韦后看中。这三个人都做了韦后的幕宾,追随着韦后,不离左右,忠心耿耿。中宗对这一切装作不见,别人知道也不要紧,只是不能说出来,否则便会立遭杀身之祸。





武三思早有推翻中宗的心思,时时怂恿韦后效仿武后,自立为女皇。还有一个上官婉儿,14岁起跟随武则天,久参国政,官居丞相,势力很大,韦后在谋权上紧紧把她拉在自己身边。她们互相利用,在中宗身边,渐渐结成了一个以韦后、安乐公主上官婉儿为核心的弄权集团,整个军国大权也就几乎落到了她们手中。这个集团首先暗杀了起兵拥立中宗的张柬之、桓彦范等五位大臣。中宗复位后,立儿子李重俊为太子。韦后因为重俊不是自己所生,对他很不满意。安乐公主又多次向中宗请求废掉太子重俊,立自己为皇太女。太子重俊不堪韦后的排斥和打击,更不愿坐待废黜,便铤而走险,带领羽林军三百骑,把武三思杀死在家中,羽林军知道接奉的是假圣旨,转过头来杀了重俊。这以后,韦后更加变本加厉地揽权作乱,外有她哥哥韦温及宗楚客分掌大权,宫内有安乐公主、上官婉儿外,还有韦后的妹妹邺国夫人及上官婉儿的母亲沛国夫人等人,共同勾结成为一个营私受贿、买官卖官、独行乱政、为非作歹的腐朽势力集团。不久,韦后和安乐公主合谋毒死中宗,她们想立中宗的儿子李重茂做太子,由韦后主持朝政,像原来的武则天一样逐渐向女皇过渡。





还没等她们的计划实施,睿宗李旦的儿子李隆基(李世明的孙)和太平公主(武则天的女)就抢先发动了兵变,除掉了韦后和安乐公主等人。让李旦作了皇帝。

1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