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荡杀 第三十八卷 第十一章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40.html







吉科赤从衣服里面抽出了一样东西,这样东西是用油皮纸给层层给包住的,梁中国看了,疑惑道:“吉科赤,这是什么?”

吉科赤把这个东西递给梁中国,道:“梁中国,你自己看看。”

梁中国害怕吉科赤有诈,他是犹豫了一下,最后梁中国还是决定接过这样东西,等到梁中国接过这样东西的时候,吉科赤是向后退了好几步以表示自己的友好诚意。

梁中国在心中是疑云大起,他接着灯光和火光的照耀之下把外层的油皮纸给剥开了,只见第一个映入梁中国眼帘的是三个字——“五轮书”。

还有,就是一张画像,这张画像是画着一个男子,他的双手各握着一根竹竿,腰间佩带双刀,接着,梁中国又在这张画像的右边看见四个字——“宫本武藏”。

梁中国殊不知道这张画像乃是日本画家歌川国芳所画的,歌川国芳,号一勇斎,日本江户时代人,是浮世绘歌川派晚期的大师之一。

十八世纪的日本文政时期,歌川国芳根据中国古典文学作品《水浒传》中一百零八个梁山好汉的人物性格,生动地描绘出富有个性的典型人物肖像。威武繁复,细腻浓烈,丝丝入扣,格外受人欢迎。留下大量鬼怪画,风格繁复,形象生动。

他出身丝绸染坊家庭,本名井草孙三郎,幼名芳三郎。在帮助父亲料理生意的同时对艺术产生兴趣。先从师歌川国直,后来为版画大师歌川丰国所看中,于一八一一年被收为弟子,一八一四年出师并取艺名歌川国芳。

和歌川派其他画家一样,他开始是创作戯画,但生意不佳,几年后不得不以修理榻榻米为生。后来偶遇歌川国贞,觉得自己的才能其实高过对方,于是刻苦努力,画出的一些武者三联画得到好评。一八二七年开始创作著名的水浒传豪杰百八人系列。三十年代早期工于山水、四十年代创作了大量的美人绘和武者絵。

歌川国芳还因为画猫而著名,经常在画面角落里带上猫。据弟子说他爱猫到作坊里到处养猫的地步。

一八四二年幕府包括禁止演员、艺妓绘的道德整肃中,歌川国芳被捕而且交了罚款。五十年代后,他的作品质量开始下降,晚年受疾病和忧郁的困扰。一八六一年死于江户。

梁中国看见这些,他有点不明白的看着吉科赤道:“吉科赤,你这是什么意思?”

吉科赤笑道:“梁中国,你来猜猜看,我看你能不能猜得准。”

梁中国他开始想,他想了想隐隐想出了一丝的头绪,但是他不敢说出来,害怕自己说错了,招来不应该有的麻烦,或者说是聪明反被聪明误。

梁中国不敢说话,可是杜汉星敢说话,后者朗声道:“吉科赤,我知道你在想些什么。”

吉科赤望了杜汉星一样,道:“你是谁?”

于是,杜汉星就把自己的名字和职业给说了,吉科赤知道杜汉星为什么要把自己的职业给说了,他知道这是杜汉星在骂自己是有神经病,是精神病人!

精神病指严重的心理障碍,患者的认识、情感、意志、动作行为等心理活动均可出现持久的明显的异常;不能正常的学习、工作、生活;动作行为难以被一般人理解,显得古怪、与众不同;在病态心理的支配下,有自杀或攻击、伤害他人的动作行为;有程度不等的自制力缺陷,患者往往对自己的精神症状丧失判断力,认为自己的心理与行为是正常的,拒绝治疗。

吉科赤为人可是心狠手辣,他最恨别人讽刺自己,他听见杜汉星是这么骂自己,在吉科赤的心中已经是起了杀机,只要他有机会就要把杜汉星给置诸死地。

吉科赤冷冷道:“杜汉星,那你倒要说说看,到底为什么我要把这本五轮书送给梁中国?”

杜汉星冷哼道:“原因很简单,你既这是在害梁中国,又是在帮梁中国,最大的原因就是为了自己。”

吉科赤眉头一耸,道:“杜汉星,那你倒要仔细的说说,我好好听听听你到底说的对不对。”

杜汉星解释道:“很简单,我先来说说你怎么害梁中国,据我所知修炼二天一流第一条也就是最重要的就是‘邪恶之心不可有’,今天你把这本书送给梁中国,梁中国要是怀疑你居心叵测的话,那么必然修炼武功会走火入魔而亡。再来说说你怎么帮梁中国,那就是你今晚看见梁中国用了这招简单的计策就火烧死你将近一个旅团的士兵,你收了想收梁中国为徒弟的想法,你这是爱材的表现,最后说说你怎么为了自己,那就是你打算把这本《五轮书》送给梁中国以后,就派重兵追杀他,不管梁中国死还是不死,你都决定往好的哪一方面去想了,对不对?”

吉科赤点头道:“小子,你不愧是一个医生,分析倒是很不错呀!”

杜汉星冷冷的哼了一声,道:“小子,那是你的神经病得的太严重才会这样的!”

吉科赤不置可否,他没有心情和杜汉星吵架,梁中国沉吟道:“吉科赤,我不妨实话告诉你,这本《五轮书》我的确是很想要,但是我告诉你,你要是哪这本书来威胁我或者是拿来和做什么交换条件,我绝对不答应,我立即把这本书还给你。”

吉科赤淡然道:“梁中国,你放心,我把这本书送给你肯定没有别的什么要求。”

梁中国听见这里是彻底的放心了,他把这本书塞进了自己的怀里,打算自己有了时间好好的看个够。

吉科赤把脸对准姜玉贞旅长,道:“姜玉贞旅长,等会儿我和梁中国比武,不论我是赢是输,如果你把我放了,那么我答应你,我让你把这原平的老百姓全部给放了,怎么样?”

姜玉贞旅长暗骂吉科赤是老奸巨猾,后者表面上是吃了亏,但是要知道现在是原平保卫战时期,中方的人手本来就紧缺,这原平城里面的老百姓可以做军需之用,现在好了,要是听吉科赤的让老百姓全部都走了,那么必然对战事有所不利,要是不听吉科赤的话,不让老百姓走,那么肯定出事情。

姜玉贞旅长和于广云两位旅长商量了好一会儿,他们最后一致决定答应了吉科赤的要求,无论吉科赤和梁中国比武结果是怎么样,吉科赤都能大摇大摆的全身而退!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