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的前途在“觉悟”

jfish 收藏 4 286
导读:这篇文章的标题说是讲中国的前途,事实上是说人类的前途。 在我看来,进入二十一世纪,中国的前途就是全人类的前途。为什么要这么说呢? 。。。。。。。。。。。

摘自:blog.sina.com.cn/s/blog_4c7de7550100h1dl.html#comment2

这篇文章的标题说是讲中国的前途,事实上是说人类的前途。在我看来,进入二十一世纪,中国的前途就是全人类的前途。为什么要这么说呢?

在上一篇评阿诺德·汤因比的文章中,我们明确告诉人们,我们的“心学史经纬”,就是要通过对人类思想史的搜寻,找出人类生命运动的“矢量”。

这个“矢量”在中国文化的三大家那里是非常明确的。

儒家:通过“明明德”到达“止于至善”。

道家:“归根复命”到达“知常曰明”。

佛家,自觉觉他,觉性圆满,佛光普照,普度众生。

提法不一样,但终究的本质是完全一样的。那么,人类社会的生命实践是不是沿着这个指引前进的呢?

当然是。

这对于古代的中国人来讲,应该是再明确不过的事了。

综看中国的古老的传统文化,上述三家的精英文化是高悬在精英们头脑中的,不是中国文化的全部,只是其精华。整个中国古代社会的底层文化则可以如此概括:“农耕文明——通天教主文化”。详细分析这个文化在中国的历史成因,及其历史的合理性,将是后面的文章必须详尽解说的。在这里只是要告诉人们,不管生长在这块土地上的三大家文化如何伟大,迷于“家庭村社——通天教主”文化的中国人,如果没有一个脱胎换骨的改造,是很难担当引导全人类大觉悟的大任的。这便有了中国社会后半期的“千年大滑坡”。自宋以来越来越来保守,到有清一代几乎是到愚昧麻木至极。

想真正了解这个“千年大滑坡”所熏陶出的人心是什么样子?一定要详读鲁迅先生的作品,尤其是他的小说《阿Q正传》及《孔乙己》、《故乡》、《祝福》、《伤逝》这些伟大的作品。这些作品可以说是活画了滑坡路上中国人的魂。

这个“千年大滑坡”可不是历史的一笔闲笔,寓意是非常深刻的。

其实,正是这一笔,就为中国今天的大崛起打下了强有力的基础。

中国人的愚昧中的麻木,是被日本人打醒的。

二次世界大战中的日本人,实在是人性史上最残暴、最野蛮、最疯狂的一群。恰恰只有这些野蛮人,才可以使得全体中国人不得不奋起抗争。

这场战争终于让这个麻木的民族振奋起来了。从此而建立起的中华民族自己的国家,又经过了将近二十七、八年的努力。通天教主文化断了根,农耕文明中的小农的温馨文化也摇摇欲坠了。

中国历史再也不用重演自己的循环史了。动乱到治理,治理到动乱,以通天教主文化为主轴,周而复始的中国历史怪圈被彻底绝了根。再不是如过去那样,一段动乱结束,农民又会回到自己的村社家庭文化的温馨怀抱中,麻木的享受家庭、家族的“安乐”。

尤其是改革开放,对土地失去了兴趣,也没有了主导权的,数亿农民走出自己的家园,蜂涌奔赴现代文明工业化的战场。这不仅在中国史上是一个奇迹,在人类史上也是一个奇迹。

在三十年改革开放中国大崛起的过程中,面对今日中国的兴旺发达,又有什么人还会想起“千年大滑坡”的巨大作用呢?

中国的路完全可以不这么走。如果依“逻辑思维”的理论,中国早在明中叶,就可以率先进入今日所谓的资本主义。如果是那样,今天的世界格局就不会是现在这个样子了。

但是不行,如果是那样,人类的进步就可能成为一锅“夹生饭”。中国如果那么早就完成了所谓的资本主义革命,肯定建立不了如美国这样的经典样式的“人本文明”。中国文化自身的挂碍太多。绝对不会如冲进美洲新大陆的海盗们那样潇洒,那样肆无忌惮。如果历史在十四世纪选择的是中国人,中国文化甚至可能成为人类进入下一个文明的最大障碍。

这是因为,如果中国在十四世纪,即上轮世界文明的大变革中,走在了人类的最前沿,中国人就不会再去反思自己文化的劣根性,甚至会美化“家族文化”,神化“通天教主文化”。那样,中华民族文化就会成为人类进步的最顽固的障碍。

虽然也会有科学技术的发展,但绝对不会像今天这样,海盗出身的欧美人真是肆无忌惮!如果没有高科技的肆无忌惮、为所欲为的发展,要使人类通过自然科学、高科技置疑现有的肉体的人类眼、耳、鼻、舌、身、意的基本功能,打破这个牢笼。那会是难上加难的事。

也就是说人类必经一个动物性大张扬的“唯物主义”时代;不然不会最后巩固粉碎巫术鬼神文化的成果,肆无忌惮地开创下一个文明。

如果人们不相信,就请去台湾、香港看看。直至目前,巫术图腾时代的残渣余孽泛滥到了何等程度。

在大陆的中国,这些污七八糟的东西,休想泛滥。即便想有所作为,也会披上一件科学的合法外衣。

到了今天,中国大陆的问题就简单多了。整个文化处于上升期阶段,不管存在多少问题,整个民心是高场的。很像美国人最初闯进新大陆时的心态。人人想发财,人人想奋斗。我奉劝大家不要陷在人们常挂在口边的金融危机、环保危机之类的危言耸听之中。

这两大危机都将是进一步促成中国崛起的大好机会。

美国文化已经走上一个温馨的迷途。这个迷途就是他的所谓民主政体和美元的霸权地位。这将是埋葬美国文化的两个威力巨大的定时炸弹,再加上他的巨大的核武库。

这个国家的人并没有意识到这三者的可怕,一旦真的觉察到了也就晚了。有一个很著名的美国人叫弗里德,大概是《纽约时报》的名记者,早年就曾预言美国中东政策的严重失误,事实证明他是正确的。现在又预言美国的民主政体,将成为美国发展的严重障碍。

这个美国人同时还认为中国经济很快会成为“绿霸”经济,这是非常有远见的。绿色工业下一步将大大刺激中国经济的持续发展。最少应该看到,中国的西部的“风能”就是取之不竭的。谁能否认可可西里一带的无人区,不是中国未来的能源巨库呢?

至于说到信息科学、基因科学,中国于欧美并不十分落后,因为大家起步的时间差不太多。也许在大飞机之类的工业上,中国一下子追不上欧美,但在这些方面,在较短时间趋于同步,应该不是大问题。

中国真正的问题在自己身上,比如现在最严重的,却也最难解决的问题是,全社会的“分配不公”。

中国目前还有人大声呼唤“民主”,根子就在“分配不公”上;中国人对西方“民主”并没有切实的概念。在许多人心目中,“民主”就是公平分银子。

中国目前呼唤“法制”,根子在“分配不公”;“法制”是古罗马遗存,温馨的村社文化用不着。今天中国人呼唤法制,也是想让法制促成公平的分配。

中国目前经济基础不稳,根子也在“分配不公”上;权利阶层过分肆无忌惮了。

中国目前的“内需”拉不动,根子正在“分配不公”;如果十三亿人,每年每人有一万美金的消费,中国绝对是世界第一强国。一切国家的资本都会趋之若骛。谁也不孤立不了,也不会孤立中国。

中国目前的社会群起事件迭起,根子也在“分配不公”。

中国目前的环保问题,根子还是在“分配不公”。

但是,我们坚信这个问题在中国不难解决。目前中国农村人口生活的改善就是一个明证。

真正的问题关键是:中国的文化精英的“觉悟”!

回忆一下,自前清以来,中国的革命人,不管是那党、那派,这些精英人物,无不是以“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为自己的最高人生理想的。

我可以大胆的说,中国能在不足一百年的时间,飞速崛起,真正的根子在于,我们这个民族一直在吃中国心学的“红利”。从孙中山毛泽东邓小平,以至现在的领袖人物,其骨子的深层无一不具有中国知识分子的这点骨头。

“替天行道”,这是除中国知识分子之外,任何民族的文化精英也不具备的精神底蕴。这些中华民族的精英人物的人格理想,正是“觉悟”的产物,是民族文化的“至宝”。

但是,从上世纪二十年代开始。中国人片面模仿西方人的科学教育体制,把经典物理学范围内的全部西方人文文化精神当成唯一的至宝。这种西方人文文化彻底霸占了整个教育领地。中国传统的三大文化也就彻底退出了教育舞台。尤其是解放后,整个教育严重一边倒。五十年代以后出生的孩子,对自己祖宗的文化几乎是一无所知。

到了今天,进入二十一世纪,中国“心学文化”的“红利”也就快消耗殆尽了。

今年的政府官员,企业高管,甚至包括教育、医疗、文化艺术工作者中的广大知识分子,更坚信的是:

“我是动物,我是高级动物!”

这是“唯物主义”世界观的基础啊!这是现代社会最根本的东西呀!

面对这样的几乎是根深蒂固的观念,想让我们的官员、干部、教师、医生、文化工作者树立“为人民服务”的思想,简直是“缘木求鱼”。

人们完全不知道,中国古代知识分子的“替天行道”、“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的诸多意识,并不完全只是生命外在的道德规范,而是深深扎根中国文化对生命、对人的认识;也即是说,中国人有着和西方的唯物主义完全不同的“生命观”。

不要说释迦、孔孟、老庄,就是屈原、司马迁的著作中都充满了这种中国式的“天之历数在尔躬”的“生命观”。

“畜牲!”这是中国人骂人最狠毒的一句。但是现在一切人都要甘心情愿了承认:自己首先是畜牲。因为这是“科学”。

在《离骚》中的屈原,俨然认为自己就是“神”,就是“天”。

史记》中对帝王的批评和揭露,绝对不是什么“民主意识”,完全是由于司马迁是站在“天”的立场,俯看一切帝王将相的。

“天之历数在尔躬”是中国文化关于“人”的基本定义。

“学而时习之,不亦悦乎?”从而“明明德”,是中国文化令人类体认“人”的价值的基本操作。

至于说到佛家的“自觉觉他,觉性圆满”,不仅是和儒、道两家一气相通,更有着大的升华。

这一切都被当成封建糟粕否定了,都不能进入学校的校园了。

能进入校园的全是“动物文明”!

我们的崇尚迷信西方文化的人士完全不知,我们校园中的现在这样一套教育机制,是连西方人也不敢干的。

我们在宏场“动物文明”方面比西方人彻底得多。

请注意,西方除了上述的学校教育之外,还有从婴儿时期便开始了的宗教教育。在整个西方,宗教教育是伴其终生的。

这样,西方教育就是两个轮子前进的,到了中国,教育成了独轮车了。

这样的教育的后果,已经严重影响到了中国社会的方方面面,今天中国社会严重的“分配不公”的总根子,正在于它是 “动物文明”的必然延伸。

腐败与“灰色收入”遍布全国,是中国社会“分配不公”的根本原因。多数社会精锐都在利用自己的特权、特长大搞“灰色收入”。没有特长、特权的人,就没有这个方便。表面上看来相差不太严重的社会工资比差,在各种灰色收入的影响下,贫富差距越拉越大。分配混乱正在酝酿巨大的灾难。这是为什么?中国现有文化没有宗教文化的羁绊,彻底滑向了“动物文化”。“弱肉强食”已经成了社会准则。这是什么样的思想教育、道德教育也扭转不过来的。也不是政府一两个的政策可以扭转的。人,总是为自己的“本质”活着的。

“我的本质就是动物!高级动物也是动物!”

我们当然不能在中国广泛开展《圣经》文化教育,难道也不能开展基本的“心学”教育吗?

“心学”教育的核心便是:

“人不是动物!”

为什么?认定了这一点之后,人又该怎么办?怎么才知自己不是动物?

中国心学有自己的完整体系。

突破这一点,也就动摇了现有的西方文化的全部基础。中国人也才算是真正的中国人。我们就不会如现在这样,在西方文化面前,完全丧失话语权。更进一步说,这也就是为人类的新文明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不信可以试一试。

我一再说二十一世纪开始的人类新文明的曙光,应当从中国升起,正是因为中国有超越人的动物性的“心学”。

如果我们能坚持一段时间中国的“心学”基本教育,我们的社会风气会大大改观。只有在大家都有了一定的生命“觉悟”之后,再来说进一步的改革,改革才能顺利进行。当人的觉悟没有达到以前,任何政治、经济、文化的机制改革都会大打折扣,甚至可能成为动物掠夺的新机会。我们的整个改革开放,不都是为了人民的利益的吗?结果如何?在大崛起大兴盛的同时,动物的残忍也暴露无遗。我们和欧美社会完全不一样。既没宗教规范人心。在物质上又没有全世界为我们“埋单”,我们无法实现欧美式的“公平分配”。在现实的中国如果没有全民的觉悟,尤其是主导社会的精英的大觉悟,弱肉强食几乎不可避免。

只要我们坚持一段中国文化的“心学”教育,“替天行道”,“天之历数在尔躬”,“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就会又一次深入人心。但是,我们的社会精锐能有这样的“觉悟”吗?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