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此困扰:央企“找不到名目发钱”

从心所御 收藏 3 410
导读:[B]钱江晚报:发钱愁名目,都是权力自肥惹的[/B] 付瑞生   两会上,富人很烦恼,因为收入分配问题成为头号靶子。3月10日,《每日经济新闻》报道,某电力央企抱怨,不是没钱发,而是愁找不到名目。我们单位员工每月都有报销任务,即1500元的超市购物和1000元的汽车油票,完成任务就等于报销了2500元。   央企员工为刺激内需做了无可替代的贡献,你们辛苦了!政协委员刘明华怒斥,“同为职工,垄断企业职工一年收入可以是普通企业职工10年的收入。”而石油、电力、电信、烟草等行业的员工人数不到
近期热点 换一换

钱江晚报:发钱愁名目,都是权力自肥惹的


付瑞生



两会上,富人很烦恼,因为收入分配问题成为头号靶子。3月10日,《每日经济新闻》报道,某电力央企抱怨,不是没钱发,而是愁找不到名目。我们单位员工每月都有报销任务,即1500元的超市购物和1000元的汽车油票,完成任务就等于报销了2500元。


央企员工为刺激内需做了无可替代的贡献,你们辛苦了!政协委员刘明华怒斥,“同为职工,垄断企业职工一年收入可以是普通企业职工10年的收入。”而石油、电力、电信、烟草等行业的员工人数不到全国职工人数的8%,但其收入相当于全国职工工资总额的60%左右。


白花花的银子拿到手发烫,因此要巧立名目把钱花出去变成了“挑战自我”。例如,不久前,南航为6000空姐统一换新装就花费了将近6000万元,而南航刚发布的半年报中显示亏损额达8.35亿元。一套行头一万块,美丽不打折,让买了3折机票就飞一圈的旅客大呼够本。挑战自我也娱乐了旅客。


旅客养眼,纳税人埋单,这是在挑战纳税人的底线。因此这届两会,收入分配改革不仅第一次写入政府工作报告,发改委也表示,国民收入分配格局调整箭在弦上。张世平委员直言,央企高薪,普通劳动者收入过低是当前最大的不公。


“找不到名目发钱”其实困扰了央企上下很多年。为什么说名目和名分是难言之隐呢?央企负责人的薪酬制度是在2002年由国资委制定,本来意在用基薪+绩效年薪的方式,把奖金和绩效考核挂钩制约。但是规定成空文,出资人或其代表的薪酬安排权“大权旁落”,变成了央企“我的地盘我做主”。


央企是共和国长子,高管是国民的打工仔。现实却是打工仔褫夺了老板的图章,给自己猛开支票,少则几十万多则上千万。更有甚者,还多了一本灰色收入“账外账”。陕西高速原董事长陈双全受贿1700万元,其经验是“受贿优先考虑国有企业,因为国企比较安全”,原因是“国企普遍爱好做假账,并且精通这方面的业务——‘有办法做’”。


“有办法做”无非就是巧立名目,谁让儿子比老子横呢?名目问题说到底还是名分问题。亦官亦商自然游刃有余,比管理,独享垄断权力,谈薪酬,就是市场经济与国际接轨,既算政府官员还拿着华尔街的高薪,自我定位的不清晰,很容易就会陷入权力自肥的怪圈。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