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军5大王牌

种子军”——第18军

第18军之所以叫做“种子军”,是因为该军建制最早且多变,许多师、旅进出该军。

该军是陈诚一手栽培起来的。1930年中原大战后,陈诚因作战有功升为第18军军长。但当时,第18军实际上只有第11师。到1931年,第18军才初具规模,辖第11师和第14师。后陈减以种种借口不断收编杂牌军,故第18军规模最大时曾辖有8个师。陈诚之后,继任军长先后有罗卓英、黄维、彭善、方天、罗广文、胡琏、杨伯涛。

由于陈诚深得蒋介石的宠爱,第18军也就备受青睐,其装备在当时国民党军队中是最先进的。 这支军队训练有素,以能征善战著称。全面抗战爆发前,第18军驻守广州。1937年8月,军长罗卓英率部由广州开赴上海参加淞沪会战。为不辱使命,陈诚严令部队,只要完成任务,第18军打光打尽也在所不惜。会战初期,第18军曾四次血战罗店,双方伤亡惨重,罗店也因此战而闻名天下。 第18军最著名的战绩是石牌保卫战。1943年4月下旬,日军调集7个精锐师团10万兵力、上百架飞机,发动鄂西会战,意在打通长江上游航线,抢夺洞庭湖畔之粮食,并击破陪都重庆的门户。会战中,第18军第11师坚守“曾被重庆统帅部比作中国的斯大林格勒”的石牌要塞。在战斗紧张进行之际,陈诚电话询问师长胡琏有无把握守住阵地,胡琏回答:“成功虽无把握,成仁确有决心。”第11师官兵英勇作战,死守要塞,为鄂西大捷立下了汗马功劳。 除淞沪会战鄂西会战外,第18军还参加了武汉会战、南昌会战枣宜会战常德会战、雪峰山会战等许多重大战役,战功显赫。

重创“钢军”——第5军


第5军是国民党最早的机械化兵团,其前身为陆军装甲兵团。1936年3月,蒋介石接受徐庭瑶考察欧美军队现代化装备后所提出的建议,在南京成立陆军交辎学校。1937年,在交辎学校基础上又扩编建成第一个陆军装甲兵团,杜聿明任团长。全面抗战爆发后,杜聿明率装甲兵团的两个连参加淞沪会战。1938年,装甲兵团撤至湖南湘潭整训,后扩编为第200师。同年冬该师又扩编为新编第11军。1939年1月,番号改为第5军,杜聿明任军长,辖第200师,荣誉1师和新22师,至此第5军正式成军。在杜聿明统率下,该军注重训练,士气旺盛,号称新军,一时蜚声全国。

该军最出色的战绩是昆仑关大捷。1939年11月,为打通西南的交通线,第5军向驻守在昆仑关的日军发动攻击,战斗中全军将士奋勇搏杀,重创号称“钢军”的日军坂垣征四郎所部的第5师团第12旅团,歼敌4千余人,取得重大胜利,是抗战中一次影响极大的战役,也是该军最耀眼、最辉煌的战绩。战后荣誉1师师长郑洞国调升并带走该师。后来,第5军由广西移驻云南,调第96师归其建制。

1942年3月,根据“中英共同防御滇缅路协定”及英方请求,国民政府令第5军、第6军、第66军组成中国远征军第一路军,开赴缅甸对日作战。3月上旬,第200师到达同古,接着便在此与日军发生第一次恶战,歼敌5000余人,在中国远征军史上写下光辉的一页。由于孤军深入,日军凶悍,第200师被迫撤退。新22师继而在斯瓦战役中重创日军第55师团。4月中下旬,第96师又在平满纳抗击日军两个师团的猛烈攻击,虽伤亡甚重,但阵地始终未被敌人突破。

尽管远征军作战英勇,但因中美英三方在战略上的矛盾及指挥上的混乱,导致中国远征军第一次人缅作战失利,于4月底开始撤退,并招致惨重的损失。第5军的第200师、第96师历尽磨难撤回国内;第5军军部、新22师及第66军的新38师则撤退至印度。这次撤退损失惨重:第200师师长戴安澜在指挥部队撤退中不幸中弹,壮烈殉国;第5军在出国作战前共有42000人,战斗中死伤7300人,而在撤退中死伤竟达14700人,其中绝大多数又是在穿越缅北野人山中丢掉性命的,当时情景惨不忍睹。

第5军的第200师和第96师撤回国后进行了大休整,并补充了大批兵源。1943年初,第5军扩编成第5集团军,邱清泉接任军长,辖第45师、第96师、第200师,驻防昆明城郊。同年10月,该军开始接受美式装备。1944年5月,为打通滇缅公路,邱清泉奉命率第200师赴滇西作 战,并于次年元月配合友军攻克畹町城,打通了滇缅公路。

“抗日铁军”——第74军


第74军是1937年9月1日在浙江组建的,由第51师和第58师合编而成,俞济时任军长(继任者有王耀武、施中城、张灵甫)。该军在抗战中几乎参加了所有正面战场的重大战役,并取得许多重大胜利,战绩极佳。其中最突出的是德安战役(又称万家岭战役)、上高战役、常德战役。

74军组建后不久就参加了凇沪战役。第51师在罗店,第58师在蕴藻滨(这两处都是战线的关键之所在),浴血奋战,尤其是第51师无论在阵地防御还是在撤退中,均表现出色,首战便名震凇沪。

在1938年7月的德安战役中,第74军在兄弟部队的配合下,几乎全歼日军106师团17000余人,战果辉煌。战斗中,第58U币付出了巨大代价,全师经过两天激战,仅存500余人。最让人感佩的是,万家岭战役既无平型关八路军奇袭之利,又无昆仑关火力之优,全靠将士奋勇拼杀。

1940年,俞济时升职,王耀武接任军长。王耀武感谢蒋介石的提拔,立誓要将第74军训练成纪律严明、战斗力强、服从指挥的军队。1941年5月,王耀武指挥第74军作为“决战兵团”参加江西上高会战,恶战25天,击毙日军第34师团岩永少将指挥官,重创日军第33师团,使第34师团及第20混成旅团伤亡高达70%以上,共毙伤日军15000人,并击落敌机一架,取得抗战以来空前大捷,被誉为“开战以来最精彩之作战”。国民政府特颁第74军以军中最高奖旗——飞虎旗一面,以彰其功。第74军从此获得“抗日铁军”美誉。

在1943年11月12日的常德会战中,该军表现也极为英勇。当时,第57师固守常德,与日军3个主力师团二万人血战16昼夜。日军先后使用飞机、大炮、毒气轮番进攻,第57师官兵伤亡殆尽,最后该师所有勤杂政工人员全部上阵,师长余程万亲率卫队参战。战至弹尽后,官兵只好肉搏,但仍誓死拼杀,战况惨烈空前。此役仅第57师就毙伤日军万人以上,但自己也伤亡惨重,全师八千多人只有师长率180人突围生还,再次打出了“抗日铁军”的声威。

扬威海外——新1军和新6军


这两支军队是在异国他乡建立起来的,并在海外奋勇杀敌,名震中外。

中国远征军第一次人缅作战失利后,一部分部队辗转撤至印度。1942年6月,蒋介石批准史迪威关于在印度训练10万中国军队、在滇西装备训练30个师及反攻缅甸的计划。新38师和第22师奉命于6月底和8月开赴兰姆伽军营,改换美式装备,实施美式训练,于是兰姆伽军营成了新1军的摇篮。1942年10月,蒋介石下令在印度部队改编为中国驻印军。1943年初,中国驻印军改编为新1军,郑洞国任新1军军长,辖新38师和新22师。

1943年3月,新38师开出兰姆伽军营,重返前线。是年秋,该师被调往中印缅边境的列多地区驻防,并于12月打通了入缅的门户。驻印军为迅速打通中印公路,随即向缅北推进,新38、新22师分别担任左右冀,进军胡康河谷(在当地被称为死亡地带)。1944年3月,我驻印军占领孟关,消灭日本最精锐的第18师团主力,继而两师又乘胜进军,一鼓作气,攻占缅北重镇孟拱,再次告捷。此前,由国内于1944年春先后空运至印度接受美式装备和训练的新30师(归新1军建制)、第14师、第50师,先后转运至缅甸密支那,随即对其发动进攻。第38师在孟拱战役结束后,也进军密支那。经过一个多月的激烈战斗,8月初密支那终于被攻克。自从我驻印军开出兰姆伽后,连续作战,屡创强敌,战斗力较之以前大为提高,这是日军做梦也想不到的。他们弄不清楚这支两年前曾败在自己手下的中国军队何以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便成了一支攻无不克、战无不胜的威猛之师。

1944年8月,入缅作战的中国军队休整扩编,成立两个军:新1军(军长孙立人、潘裕昆继任)——辖第38师、新30师和新6军(军长廖耀湘、李涛继任)——辖新22师、14师、第50师。至此国民党五大主力前身全部诞生。

蜜支那攻克后,中国军队休整了约两个月,随后新1军、新6军分左右两路向八莫的日寇发动最后攻击,势如猛虎下山,一路所向披靡、锐不可当。

1944年11月,日军进犯独山,贵阳告急,蒋介石匆忙把新6军军部及新22师、第14师空运至云南沾益,以保卫重庆(后新6军空运至湖南芷江,参加雪峰山战役)。剩下的第50师仍与新1军配合作战。新1军先后攻克八莫、南坎,并在畹町附近的芒友与云南西进的远征军会师。驻印军和远征军会师后,在畹町城举行了中印公路通车典礼。

不久,为配合英军攻占曼德勒,新1军又先后拿下了新维、腊戌,第50师攻占了缅甸。此时日军因在菲律宾失败,收缩战线,全部撤出缅甸。至此,缅甸战事全部结束。1945年春,新1军在腊戌附近准备回国,第50师正式编人新1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