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事聚焦]冰岛国民借公投表愤怒 负债25亿欧元觉得被欺负

冰岛人借公投表达愤怒


比亚图尔是冰岛著名小说《独立的人们》中的主人公。他经历过一次又一次的灾难,带着对幸福的憧憬,在一片被诅咒的土地上顽强地生存下来。他宁愿自己的儿子挨饿,宁愿自己的妻子离去,宁愿丢掉羊群,也不愿意对任何人有所亏欠。“比亚图尔的精神已经深深镶嵌在冰岛人的性格深处,比亚图尔代表的就是冰岛人的精神。”冰岛政治学者奥马斯多蒂尔如此评价冰岛人。


然而,3月6日,冰岛的全民公决,却对一项庞大的外债偿还议案说不。冰岛人怎么了?


3月6日,尽管天气严寒,30万冰岛民众还是纷纷走上街头,参与一项至关重要的全民投票。这次投票将决定冰岛民众是否要向英国荷兰两国偿还该国银行欠下的巨额债款。令国际社会大跌眼镜的是,93%的冰岛民众反对赔款。是赖账还是合理表达?冰岛民众由此被推上了国际舆论的风口浪尖。


英国荷兰替国民背债


3月7日晚间,投票结果便已出炉。官方结果显示,冰岛民众以93%反对,2%赞成的结果否决了赔偿英国荷兰储户损失的议案。


欠债还钱似乎是天经地义的事情,那么,冰岛民众为什么不愿意还债?又为什么如此一边倒地表示反对呢?


从一些冰岛民众的言辞便可见端倪。一位冰岛选民在投票结束后接受采访时表示,“关于这个债务,我觉得全世界的民众都想这样告诉他们的政府———‘我们不想为一个不运作的系统背黑锅’。”


这笔债务源自于金融危机。08年金融危机袭来时,冰岛多家银行破产。政府于08年10月接管该国第二大银行冰岛国民银行。该银行有英国荷兰储户的39亿欧元存款。为避免本国储户遭到损失,英国和荷兰预先自掏腰包,向他们的储户赔偿了这笔款项。由此,两国政府成了冰岛政府的“债主”。39亿欧元,相当于冰岛半年的国内生产总值。


冰岛国民负债25亿欧元


冰岛民间组织“捍卫冰岛”(Indefence)的负责人,42岁的伊莱亚森算了这样一笔账,如果分毫不少地赔偿这笔债务,将给冰岛民众带来沉重的负担。除去那些可变卖资产,冰岛民众依然要赔偿25亿欧元。按冰岛7.5万个家庭均分,每个家庭大约欠了3.35万欧元。由于这笔债务将在2018年之前还清,按照英国和荷兰开出的5.55%的利息计算,整整8年间,每个家庭每月要支付347欧元。


这并不是一笔小数目。而此刻冰岛的局势,也并不容乐观。现在的冰岛,伴随金融行业的全线坍塌,全国经济几乎陷于瘫痪———曾以超低失业率闻名的冰岛,如今失业率高达6.7%,GDP更是在去年前所未见地下降了6.5%。


2008年10月,金融危机高潮时期,因为冰岛银行业的破产,英国动用《反恐法》冻结冰岛银行在英国的资产,民间组织“捍卫冰岛”应运而生。该组织发起的第一项行动就是名为“冰岛人不是恐怖分子”的在线请愿活动,以抗议英国政府动用反恐法冻结冰岛政府的财产。活动中,“捍卫冰岛”组织征集到了8300人的签名,并于2009年3月17日将这份请愿书送往英国议会。


“捍卫冰岛”组织的网站写着这样一句话:“我们的目标在于为冰岛债务危机的解决收集信息,提供分析,并努力促成各方在一个平等的环境中商讨解决之道。我们的终极目标在于在国内和国际社会捍卫冰岛的国家利益。”


冰岛人感觉被“欺负”


此前,冰岛政府以国家破产为由,在与英荷两国的协商中拒绝支付这笔赔款,这也导致冰岛的信用被调为垃圾级。为了恢复国家信用,冰岛议会在2009年底通过议案决定偿还这笔巨款。


冰岛民众对此项议案颇有异议,首先,英国要求冰岛全额赔偿储户的损失,而不是银行业通行的最低赔偿额度。此外,英国和荷兰的要债方式,也令冰岛民众反感。英国曾用《反恐法》冻结冰岛银行在英国的资产,债务发生后,英国和荷兰在未曾与冰岛政府达成共识的情况下,就自动偿还民众,把银行间的债务变成了国家债务。而当冰岛拒绝还债后,两国还以拖延IMF的援助以及否决冰岛加入欧盟的申请相威胁。这无疑让冰岛人产生了被“欺负”的感觉。


此外,偿还债务的方式也令冰岛民众大为不快。所谓“冤有头,债有主”,银行家欠下的债务却要全体纳税人来偿还,这种方式令冰岛民众觉得不公平,也不合理。政府完全可以通过一般性税收,或者公共开支来偿还这笔债务,而不是把债务分担给民众。


“我们一直在努力成为一个文明的国家,但我们面对的却是强迫与要挟。冰岛民众是独立的人们,我们并不会因为被外界隔绝而感到沮丧。冰岛国内大部分的人们并没有想过要加入欧盟。这个事件更加深了人们的疑惑。每一个人都在说,我们需要通过做这样那样的事情来融入国际社会。但是,如果国际社会都像英国和荷兰那样行事的话,我们宁愿不加入。”伊莱亚森如此表示。


愤怒与不满写进选票


“捍卫冰岛”再次发起在线请愿活动。这项请愿活动的核心,就是要求总统格里姆松拒绝签署议会的偿债议案。请愿活动从去年11月底开始,按规定,冰岛民众必须用身份证和真名在网站注册,才能参与请愿签字。每个签名限用一人。截至今年1月1日,仅一个月的时间,这份请愿书就收集了5万多个签名,占冰岛总人数的23%。这是冰岛迄今为止最大规模的请愿活动。1月2日,冰岛数千民众聚集在总统府前,穿着红色喇叭裤,跟捍卫冰岛组织的成员一起,向总统递交了这份请愿书。


如民众所愿,冰岛总统格里姆松最终拒绝签署此项法案。按照该国法律,这项“还债议案”的命运将由公投来决定。

终于,3月6日,冰岛 民众将自己的愤怒与不满写进了选票。


“这是冰岛人说出的一个大大的‘不’字,”indefence组织的经济学家玛格努斯·斯库拉森表示。“冰岛民众相信,我们是一个主权国家,也应该被当作一个主权国家来对待———而不是被英国和荷兰肆意威胁。”


“捍卫冰岛”组织主席奥拉夫·伊莱亚森坚决表示,“这个先例不能开。如果冰岛同意这样偿还英国和荷兰的债务,那么其他的债主也会用同样的方式要求我们,到时候我们该如何面对?”


将与英荷商讨新协议


社科院欧洲所研究员田德文表示,许多人对冰岛民众的做法理解为冰岛全民公投赖账,这种理解并不正确。令冰岛民众不满的并不是债务本身。


公投后,冰岛财政部长西格富松出面承诺,希望就储户赔偿问题尽快与英国、荷兰达成新的协议。

“显然,冰岛自身应该对目前的困境负主要责任。我们并没有试图把责任强加于别人,但这里确实还是存在连带责任的,英国和荷兰应该对此进行监管,或者至少欧盟要对此承担连带责任,因为这样的结果毕竟是欧盟的一些规则没有起到应有的效果而造成的。”西格富松表示。


观察人士称,也许这次投票将为冰岛政府赢得与英国、荷兰进一步磋商解决债务危机的时间,并获取更好的解决方案。


本文内容于 2010-3-11 16:58:08 被computerlwh编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