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海网2月25日讯 (导报记者 房舒 实习生 王忆芸 通讯员 陈拥军 吴海泳)23日凌晨5时,几声隐约的“救命”声从中山路山仔顶巷一带传出,听到呼救声的群众思考再三,始终放心不下打了报警电话……几小时后,经过民警“地毯式”搜索后,终于在一出租房中找到了尸陈现场的“站街女”阿桂(化名)。直至昨日中午1点,警方找到凶嫌后一切真相大白……

凌晨小巷传呼救声

市民阿强(化名)是做水产批发生意的,所以凌晨四五点起床对他来说是家常便饭,但2月23日早上却发生了一些异常的事情。当起床后的阿强像往常一样洗漱时,隐约听到外面传来女人的叫喊声,竖起耳朵听一下,阿强听清了是“救命”声。“发生什么事,还是哪家夫妻吵架了?”阿强心里掠过一丝疑问。

但由于声音太轻,阿强不敢肯定是否要报警于是就投入到紧张的工作中了。然而这叫声一直盘旋在他心头:“不行,还是要报警!”热心的阿强当即打电话给朋友,让朋友帮忙报了警。接警后警方高度重视,属地派出所和巡逻民警一共20多名警力展开搜索。由于报警人无法确定准确位置,警方对可疑的片区展开了“地毯式”搜索。当警方推开山仔顶巷某出租房的房门时,一中年女子满身鲜血已横尸现场。

女子被割颈身亡

公安局刑侦支队与思明分局刑侦大队领导和民警立即赶赴现场。经勘察,致该女子死亡的致命伤在脖子,是被人用类似匕首的尖锐工具割开了颈部,除了刀伤外,女子脖子上还有明显的淤痕,生前受袭时有拼命地挣扎。此外,警方发现这间出租房里有明显被翻过的痕迹,女子的手机已经不见。

“这是一个“站街女”,广西人,别人都叫她阿桂。”民警介绍说,年届40但没有正当职业的阿桂专做“皮肉生意”,在这里租住已有一段时间了,周围认识她的人不少。很快,民警找到了阿桂的 “密友”,“密友”向民警提供了一条有价值的线索,当日阿桂接触的“客人”有一名姓吴的年轻男子,而这男子来找阿桂已不止一次了,还与阿桂发生过纠纷。“据了解,吴姓男子之前找过阿桂嫖宿,但因囊中羞涩没钱结嫖资不得不留下了一部手机”,“密友”听阿桂说过当时两人闹得还挺不愉快,阿桂还是想拿现金而吴某则觉得留手机他亏了。

吴某,28岁,身材高大,瘦削,这一有重大嫌疑的凶嫌迅速浮出水面。

昨日中午1点多,当警方在文灶帝豪大厦四楼某公共娱乐场所找到吴某时,吴某相当平静,“是,人是我杀的。”吴某话不多却直言不讳。当他23日凌晨4点多踏进阿桂的出租房前,还没有劫杀之心。

没钱付嫖资起杀意

吴某说,22日当晚他在文灶附近一家赌场里输掉了1000多块钱。走出赌场时,他闲晃到大中路看到“站街女”时忍不住动了色心,可是手头已经没几块钱了。和阿桂“交易”完后,吴某起身就想走,阿桂当然不同意,一个箭步上前反锁了房门,一副“不给钱不能走”的架势。面对纠缠,吴某与阿桂厮打起来。“救命啊!”阿桂开口喊叫,吴某伸手大力掐住阿桂的脖子。阿桂害怕极了拿出手机要打电话求救,吴某情急之下掏出了随身携带的水果刀,朝阿桂脖子割去。慢慢地阿桂停止了挣扎,吴某开始在屋里翻找。“见鬼,连现金都没多少!”吴某一边嘟囔着,一边拿起了阿桂的手机扬长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