乞丐美学

功勋100 收藏 0 43

乞丐美学-犀利哥现象 “犀利哥”“犀利哥”为我们提供了“乞丐美学”的最新范例。一开始,他只是摄影爱好者测试新镜头用的人肉背景。原始帖子的标题十分乏味,叫《70-400G人像抓拍》,内容无非是各种技术数据。完成美学书写的是天涯网帖《秒杀宇内究极华丽第一极品路人帅哥!帅到刺瞎你的狗眼!求亲人们人肉详细资料》。它将繁琐的专业摄影数据,转换成了网络语法(华丽丽的天涯体)。那个最初作为“人肉背景”的乞丐也第一次有了名字。作为一种强调气质的美学命名,“犀利哥”与“春哥”、“凤姐”的简单结构拉开了距离。网友将“因陋就简”上升到时尚的高度,并痛心疾首地对日常审美做出了自我检讨。在网络文本中,这种将乞丐与观看者相互参照的“比较审美”留下了明确的痕迹。诸如“帅到刺瞎你的狗眼!”、“乞丐都比你帅”等等。其中“狗眼”一说,固然是网络文化的一种夸张表现(比如“雪夜裸体跪求”),更是旁观者们极度的自我鄙薄。“晒太阳的乞丐”迸发出的自由精神之光,到了“犀利哥”这儿,便外化为“型男之光”,令庸碌的旁观者自惭形秽。


犀利哥并不是第一个“被时尚”的乞丐。去年,曼哈顿乞丐克里斯就被捧成纽约最有时尚品位的乞丐。与“犀利哥”的街头抓拍照片相比,克里斯的照片是人为操作的结果,“冗余信息”更少,更接近寓言。


此外,电影《十月围城》中黎明的乞丐造型,也曾被网友发掘出“山本耀司”秋装的影子。而“犀利哥”之后,“深邃哥”之类的潮人乞丐照更是层出不穷。


值得注意的是,“犀利哥”式的乞丐美学存在一个循环论证:它用明星和名牌作为参照物说明一个乞丐有多时尚,而时尚恰恰在不遗余力地“抄袭”街头。不是“犀利哥”太潮太时尚了,而是时尚潮流早就“犀利哥”了。


乞丐美学-心理作用 “犀利哥”在有关乞丐的隐喻中,“自由”是头一条。犬儒学派创始人第欧根尼与亚历山大大帝的故事,可以看作最著名的一则乞丐寓言:第欧根尼像乞丐一样躺在木桶里晒太阳,亚历山大大帝走过来,允诺给他人世间的任何东西。第欧根尼却说:走开,别挡着我的阳光!这则寓言暗示,不要小看乞丐(特别是哲学家扮演的乞丐),因为生活粗鄙的人也拥有高贵的灵魂。寓言也证实,人们面对乞丐时的胆怯和天然的道德劣势由来已久。一厢情愿的帮助有居高临下、贬低对方之嫌,还容易把自己的愚蠢暴露无遗。


人们倾向于把“自由精神”的隐喻投射到“不乞讨的乞丐”(或流浪汉)身上。他们慵懒、寡言、随性,与外部世界的信息交换量很少,显示出对欲望的不屑和超然的态度。他们没有什么过于明显的表情和言语,形成了大块“意义的留白”,为阐释之笔的大肆涂抹提供了可能。


有关乞丐(或流浪汉)的隐喻在嬉皮士运动中达到顶峰。他们将底层诗意化,从吉卜赛人那里提炼出具有审美价值的部分:除了自由,还包括原始、狂野、神秘,甚至还有一点被主流“迫害”而产生的叛逆快感。


“犀利哥”大概是近几十年来中国最著名的一个乞丐了,如果不是在网络时代,几乎无法想象。有人把这个现象,看作是娱乐时代的怪相,甚至是低俗文化的象征。恰恰错了,“犀利哥”其实正是无名的大众为自己创造的代言人。当人们无法直接讲述时代与人性的困境时,只有通过这种貌似荒诞的行为,来表达自己的心声。这里有对时尚的嘲讽,有对名人文化的不屑,也有对自己逼仄生存空间的控诉——那些蜗居的蚁族,在看到照片的那一刻怎会没有心灵共鸣?


人人都知道,处在那种生存处境的人太多了,但人人都佯装不知。他们只是默默地围上来,心酸而寂寞地围观着。看似在围观一个帅气的乞丐,其实在围观自己悲凉的内心。人们愿意献身,愿意为一个乞丐唱出自己的赞美之歌。


人们多把网络看作是一锅乱炖,其实错了。它是一个巨大的山谷,人人在其中都能找到自己的回声,一个跟帖就是一种回声。当真实的回声被禁止,当有价值的表达屡遭限制,网民只有对这样一个浪迹天涯的乞丐发出自己的声音,这声音至少是真实的。这是一种貌似荒诞的抗议,却直指社会的真实。不要低估了网民对社会真相的认知,更不要低估了他们对社会公平的尊重,那看似戏谑的文字中,隐藏了最深的无奈与绝望。所以它一点也不无聊,更不平庸,而显示了网民极高的智慧。这就像一种奇特的仪式,大家围绕着一个乞丐大唱赞歌,这样总允许了吧?


乞丐美学-社会影响 “犀利哥”因几张乞丐范儿照片火爆网络,“犀利哥”名扬天下。这名是好名还是恶名丑名最终会带来什么效果不得而知。但目前他的处境极度受到关注,这是真的。 “犀利哥”照片被PS;被恶搞;视频被转载;或配歌、配诗;或配词、配曲总之内容铺天盖地。一般人这么“被折腾”也或许求之不得能一夜成名;也许更加当惊受怕,毕竟改变了生活原态让人防不胜防。“犀利哥”就归在当惊受怕之列,他其实并不犀利,他委实就是个弱者,是中国千千万万普普通通的流浪汉中的一个,他甚至还有一些精神障碍,他的精神障碍与他乞丐生活的“随意”性吻合,让他精神状态、现实生活和衣着打扮都属于随便凑合。这种“随便”凑合其实是生活中“无奈”却被人描绘成是“自然”“自由”和“无拘无束”“浑然天成”“限量版”。正是他处在这种社会最底层的“被动”状态,因而“被”人娱乐起来毫无顾忌,至少没人会因此而状告谁谁谁侵犯肖像权。


什么湖人帮帮主,什么史上最帅乞丐,前卫出格的名字想安上就随便就给安上了。一句话,网络潮流有一呼百应之功效着意炒作谁,几番折腾准行。不行也行。其实非要说“犀利哥”帅,时人未必在心里赞同,否则不久他这身脏乱装束和凌乱发型必将成为流行时尚。不过这几乎是不可能的。媳妇姑娘也未必喜欢自己的老公或男朋友这般打扮出现在街头。衣冠不整脏乱差怎么就跟“帅”挂了勾?只能解释为“审美疲劳”。大众的“审美疲劳”完全是被服饰设计界的时尚前卫专家们带坏的。即使是法国国际时装大赛,那坦胸露背、那凌乱装束不正是在剌激我们的视觉神经么?“随意”的超现实服饰搭配设计,以无拘无束的“乱”为前提。乱到极致乱到离谱乱到,反而给人耳目一新。但时装就只能是时装,不会成为大家服饰。


乞丐因穷困僚倒,没太多选择。他们的服饰也因乱搭配而怪到离谱。你非说这是浑然天成,也未偿不可。最硬性划归到“帅”的审美范畴。这就得因人而异了。至少上年纪的中老年朋友并不认为脏乱差就是帅。年轻的时尚朋友非要认为“犀利哥”很帅,我也没办法。偿若“犀利哥”神智清楚他自己也未必认同,那披风那叼烟的自己镜头有什么可以炫耀的。反倒觉得怪异的装束与现代背景格格不入。偏偏网络就有这煽风作浪的能力。把弱者免费轻松地娱乐一把后,还能将现代时尚服装设计理念用“犀利哥”现身说法展露出来。奇怪不?不奇怪。


乞丐美学-曲终人散 现在,潮人乞丐“犀利哥”跟妈妈回家吃饭去了。在救助机构、医疗机构、亲人的介入下,我们眼看着“犀利哥”炫目的“型男之光”烟消云散。他的美学意义风化、降解,最终回到了庸常然而必要的生活逻辑之内。离开宁波的时候,他换上了高领毛衣和夹克衫。他的头发明显修剪过,帽子上的logo太大,一点都不潮。但这不妨碍这个场景成为一个温暖的结局。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连女白领都喜欢玩的军事游戏,进入试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