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日新篇—山西崛起 抵御日寇 定鼎平津(七)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036.html


一九三八年八月三十一日,北平光复。

整个抗战大后方,又一次的陷入了极度的疯狂之中。

由于武汉中日两军正在激战,战斗呈白热化的胶着状态,整个城区弹落如雨,所以此时的国民政府已经迁到重庆,而北平光复第二天的陪都重庆,则十足的成了一片欢乐的海洋,人们又一次走上街头,高举着横幅,甚至还有阎锡山的巨幅画像,穿梭在山城的各条大街小巷上面。口号声山呼海啸一般响彻全城。

而此时,缓缓行驶在重庆街头的一辆奔驰新款流线型轿车上面。

“畏垒,我看,这北平光复也只是一时的胜利啊,他阎百川估计到时候还是守不住滴。雨农那边可是得到了消息,日本大本营新近组建的110到115五个临时师团,已经准备近期在大沽登陆,反扑北平啊。”此时的蒋中正,仍然是忧心忡忡。武汉会战已经好几个月了,数十万国军精锐在武汉外围和三十多万日军打起了消耗战,这半年以来已经经历了数次战局危急的情况,而前线指挥作战的第六战区司令长官白崇禧,此时也是筋疲力竭。虽然他指挥若定,战术招招致命,但是可怜各路国军装备实在是良莠不齐,战斗力也与日军远远不能相比。所以预定的战术目标总是不能达到。就拿已经两进两出的稻叶四郎第六师团来说,十余万国军两次包围第六师团却依然不能将其歼灭。这不,昨天晋绥军光复北平的同时,稻叶四郎第六师团,又一次在重炮以及飞机火力掩护下突破了卫立煌部的阻击战线,武汉战局又一次急转直下。

而此时在蒋中正心中,还有一个隐隐的不祥预感,那就是壮大到此等程度的阎锡山晋绥军势力,恐怕已经是他蒋中正的中央军无法抗衡的了。要是这阎锡山靠晋绥二省之力打败了日本人,蒋中正这个国府主席,还怎么做下去呢,而他的中央系部队,又怎么和阎锡山抗衡呢?

“我看阎将军这一年以来的各种大义行动,实在是没有私心的,我文宣系统也组织力量在百川的晋绥日报上进行研判,最终获得一些线索,阎百川愿意在北方日军基本肃清之后派部队来协助我方在武汉抗击日寇,直到收复京、沪。”与蒋中正同乘一辆车的陈布雷,就在蒋中正沉思的时候,直言不讳的说出了心中的真话。

蒋中正沉默了,看着街边学生手中的阎锡山画像,心中是五味杂陈,一股莫名的气愤也随之涌上心头......

......

而在接到北平光复的捷报之后,亲自坐镇大同的阎锡山赶忙命令用于慰问参战部队,和用于北平城市恢复、重建的各项物资即刻从大同起运。

阎锡山命令一下,平绥铁路立刻成了整个大后方最繁忙的一条铁路。大同车站那些停满的已经换过宽轨车轮,满载着军火、药品、面粉甚至是水泥等各项物资的专列,便拉着汽笛,一列接着一列驶出大同,带着欢快的气氛奔向北平。而在大同通往北平公路上,晋绥汽车制造厂生产出来的大量“太行”牌卡车,也装载着各项物资和晋绥两省人民对他们子弟兵的慰问品,奔向北平。

而与山西向北平大量运送物资形成照应的,则是全国各地支援、慰问山西的物资也源源不断的运送到了太原。可以说,这几天以来,整个山西的各项大事小事,都围绕着车轮子运转着。

已经在重庆的蒋中正,也顺应大势,给阎锡山发来了嘉奖电文,不痛不痒的却又稍有刁钻的对阎锡山和晋绥军“表彰”了一番。阎锡山早就知道这位委员长的秉性,所以听到副官说是蒋委员长的电报之后,也就草草的看了一眼,便顺手扔到一旁去了。

值得一提的是,延安方面倒是此时发来了一封十分热烈的祝贺电文,这封由毛泽东亲笔起草的电文对阎锡山在抗战之中的表现给予了很高的评价,同时也诚恳的表示愿意和阎锡山的晋绥军继续加强抗日联合阵线的团结,并表示愿与晋绥军一道收复国土,打击穷凶极恶的日本侵略者......

这些事情对于曾经仅仅是小小的晋绥两省长官的阎锡山来说应该件件都是天大的好事。不过,对于北平光复以来的一系列事情,最令阎锡山满意的则是德国观察员们对晋绥军的评价。而对晋绥军攻坚战和城市战十分满意的中线部队那些德军观察员们,也纷纷以私人身份向晋绥日报的随军记者透露了或多或少的报告内容。于是,晋绥日报上出现了《外国友人盛赞我军战力》、《省军顽强意志让外军折服》之类的报道。

而这些对晋绥军的评价,也都第一时间被这些德国军事观察员们传回了国内,呈到了元首希特勒的面前。

不过,此时的阎锡山,却在大喜之余收到了一份秘密的情报。

其实,自组建以来,晋绥经查局派出的各路谍报人员一直在全国的各个地方搜集者各种情报。而近期开展反攻作战以来,诸如北平守军有多少之类的情报,也都是经查局排出的谍报人员传回来的消息。这些谍报人员的存在使得前方的战役部署和实施有了切实的方向和依据。而这,也是晋绥军连战连捷的秘诀之一。

此时,潜伏在大沽口码头货场的北太行21号,向晋绥经查局发挥了最新的情报。情报说日军这两天加强了码头的保卫工作,进入码头的民工也都会被详细搜身、盘查。而且日本天津特务机关部也派人混入了码头之中,每天都有军犬在码头之中逡巡。

而另一位在天津德国洋行工作、潜伏的北太行88号,也传回了日军已经向经营航线的各国洋行要求在九月七日到八日期间禁止各国货船在大沽码头停泊的通知。这些情报很显然的表明,日军在经历了近期的败退之后,一定并不甘心,而此时的日本大本营,已经在计划着反扑北平了,而日军在大沽口的这些举动,只能是表明一个问题,那就是日军会从海路派遣步兵部队从大沽口登陆。而时间,就是九月的七日和八日。

当然,这个情报也就第一时间传到了孙楚的耳朵里面。孙楚看过情报之后,脑中起了微微的犯起了难。杨爱源的南路军已经在占领石家庄之后 ,与前来反扑的西尾寿造北支第二军已经激战了半个多月了,虽然杨爱源在兵力、火力上与日军基本对等,而在指挥的大局上也稍稍占有上风,还不时的发动反击收复一两个县城。但是毕竟这样打下去,兵力的损失实在是太大了。

而日军即将在大沽登陆的五个临时师团,虽然都是建制不全,且战斗力不强的乙等师团,重炮、等压制武器不多,坦克等快速机动力量几乎没有,兵员加在一起也只有八万来人。但是孙楚自己手中的兵力也已经为了防范南北两路的日军而派出去了接近一半,剩下的十万大军要是在北平一线和日军打防御战,防住肯定是没为题,但是这兵员上的损失也实在是不能接受的,并且杨爱源南线的部队也必然是会打得筋疲力竭,要是到那时候日军再增兵,那么这些筋疲力竭,损失重大的部队肯定是不足以收回华北的全部国土了。

所以,孙楚决定了一个比较疯狂的计划。

那就是在五天之内乘胜攻占天津,而后由五万左右的部队,凭借天津城防御日军的进攻,就是巷战也要拖住日军二十天。毕竟北平已经不能再打仗了,前面由于打了日伪军一个空挡,所以除了炸毁了城墙之外,还算比较完好的攻下了北平,而这回注定惨烈的多的阻击战,主战场一定不能选在北平了。要是把这个国际著名的千年古都打烂了,这个历史责任他孙楚可承担不起。

而等攻下天津之后,他孙楚将亲提十万部队南下,汇合周玳的五万部队,从两个方向同时夹击西尾寿造的北支第二军。击溃甚至争取全歼这股敌军。在解决了西尾寿造的北支第二军之后,再数十万大军合兵一处围歼登陆而来的日军五个临时师团。

而这样的战术意图要是能够达到,那么华北抗战大局可定。

其实也只能这样了。掣肘太多,所以打仗也只能步步小心了。毕竟军事还是要为政治服务的,而政治,就太复杂了。

在孙楚发布向天津进攻的作战命令的同时,其实,在犬牙交错的各条战线上,中日两军各个部队早已经打成了一锅粥了。南线周玳的五万部队和日军的矶谷廉介第10师团已经打到了一起,由于矶谷廉介第10师团本来就是装备精良且战斗力强劲常设甲等师团,而且在“转战”北平之时,西尾寿造还专门给第十师团加强了一个战车联队和一个野战重炮兵联队,所以在实力上已经与周玳基本对等。而此时双方的交战正面,坦克互相冲杀,重炮,机枪也纷纷响作一团,日军的重炮反复的打击周玳的阵地,步兵也反复地冲击周玳部队据守的高地,周玳的炮兵则马上还击,阻止日军的冲锋。再房山到燕山一线,双方是你来我往,几天以来杀得十分惨烈。

北线增援而来的伪满正规军洮辽警备区两个师,则是在潮白河遭遇了徐永昌的顽强阻击,战斗决心不强的伪满正规军再碰了钉子之后,索性不强渡潮白河了,二十直接河对岸安营扎寨,隔着河用九二式步兵炮和75mm山炮打起了小规模炮战伪军每天的战报,也就是遭遇阻击,消耗多少弹药而已。

徐永昌这边,由于进攻之中也只携带了九二式步兵炮,而在前面的战斗之中同样仅仅缴获了一些75mm山炮。所以用惯了大口径重炮的徐永昌,也就不得不耐着性子,用这些小炮和对岸的伪满正规军打起了对等实力的炮战。毕竟对于徐永昌来说,能拖时间就好,而对于伪满正规军来说,能保命就好。这样两方都满意,岂不痛哉?

而此时,中线的孙楚,又带着他的十万多大军,向着天津直扑而去了。天津攻坚战就即刻打响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