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代枪王 第三卷:我就是一个猎人 第三十九章:我是猎人不杀人

金蝉 收藏 8 46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093.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093.html[/size][/URL] 葫芦把枪一下丢在地上。葫芦说:“我是猎人,我从来没杀过人,我不杀人。” 黑田笑了,黑田说:“你看错了,那都是猎物,是你的猎物,你就放心大胆地打,没有人会与你过不去。” 这不是睁眼说瞎话吗?葫芦说:“有与我过不去的。我的良心,我的良心就与我过不去,我不想蒙着良心做伤天害理的事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093.html


葫芦把枪一下丢在地上。葫芦说:“我是猎人,我从来没杀过人,我不杀人。”

黑田笑了,黑田说:“你看错了,那都是猎物,是你的猎物,你就放心大胆地打,没有人会与你过不去。”

这不是睁眼说瞎话吗?葫芦说:“有与我过不去的。我的良心,我的良心就与我过不去,我不想蒙着良心做伤天害理的事,他们都是我的众邻乡亲,你杀了我吧,杀了我,我也不能杀她们。”

黑田冷冷地说:“真的么?”

葫芦说:“对的。”

黑田勃然大怒,一把揪过葫芦的衣领,用一双疯牛一样的眼睛紧紧盯着葫芦的眼睛逼问:“你杀不杀?不杀我就先杀了你!“

葫芦说:“杀了我,我也不能杀她们。”

黑田说:“你不杀我杀,我杀了还是你杀的!”

黑田一挥手,鬼子迅速地架起了机枪。

对面的女人孩子都哭叫了起来,哭声震天,她们说:葫芦哥,葫芦大叔,葫芦爷爷,救救我们吧,或救救孩子吧!

黑田说:“别敬酒不吃吃罚酒,预备!”

鬼子的机枪射手扭动起来,枪口瞄准了所有的女人和孩子。

张富贵这会说话了,张富贵走到葫芦的面前,张富贵说:“多可怜啊,一个村的乡亲,你不救她们谁救她们,她们是死定了。”

葫芦恨死了张富贵,张富贵假惺惺的样子虽说十分讨厌,恨不得一口咬他两截,可他的话不是一点道理都没有,葫芦急忙喊:“等等!”

黑田放下了举起来的手,对葫芦笑了,说:“识时务者为俊杰,我想你也不会见死不救。”

葫芦问:“你想让我怎么着?”

黑田说:“很简单,跪下!”

男人膝下有黄金,上跪天地,下跪父母。男人是不能随便就下跪的,葫芦犹豫着,女人们哭声,孩子们的叫声,只要能救众邻乡亲,葫芦牙一咬, “噗通”一声就跪了下来。

黑田并不算完,黑田说:“把枪给他!”

有鬼子又把枪送到了葫芦的手上,葫芦说:“你们还想怎样?杀人不过头点地,你们到底想让这些人怎样?”

黑田说:“简单,非常地简单。你只要打死她们其中的一个人,就一个人,我就把所有的人统统地放了。”

想让葫芦当汉奸,打死葫芦都不会干的。张富贵病猫都清楚地知道这一点,这个办法好,让葫芦自己亲手打死他自己村的人,断了他的后路,没道可走,到了这个地步,葫芦不汉奸也得汉奸了。

这缺德带冒烟的法子,除了汉奸张富贵谁能想得出来?

张富贵洋洋得意。

三八枪在葫芦的手里似有千斤重,葫芦拿都拿不起,他怎么能拿起去打乡亲们呢?用枪对着乡亲们都是天大的罪过。

黑田问:“你打不打?”

葫芦犹豫着。

鬼子的机枪响了,有七八个女人连同孩子死在鬼子的机枪里。

黑天又问:“你到底打不打?不大统统地死了死了的!”

鬼子的机枪射手又扭动起来,瞄准了剩下的所有女人和孩子们。

葫芦喊:“慢着,我打还不行么?”

黑田亲眼看着葫芦抬起了三八枪,把枪口对准了他的众邻乡亲,葫芦的手在颤抖着,浑身都在颤抖着。

黑田笑了。葫芦哭了,哭得没有一点声音,眼泪哗哗像水一样在脸上溢流。葫芦把枪口还是对准了他的众邻乡亲。

葫芦瞄准了还站着的第一个女人。她是二牛家的,女人算不上漂亮,但眉眼长得正是地方,脸不白不黑,眼不大不小,个子不高不矮,身体不胖不瘦,是一个怎么看都挺受看的女人,三十岁不到,家里还有一个吃奶的孩子,就这样把她打死了多可惜!

第二个是个孩子,孩子压根就不再考虑之列,葫芦跳过孩子,枪口瞄在第二个女人身上,她是老门家的,一个苦命的女人,上有老的下有小的,老门常年有病,老门家就过得这个苦命女人,这个女人死了,他们家的日子可怎么过啊!

葫芦的枪又开始往下移动……

葫芦的枪瞄来瞄去,始终不见枪响。

黑田等不及了,黑田手一挥,鬼子的机枪又“嘎嘎嘎”地叫了起来,剩下的所有女人孩子眨眼的功夫,就眨眼的功夫,全都倒在了地上了,无声无息。

葫芦跪了下来,头狠狠地撞在地上。

黑田哈哈大笑,黑田说:“大名鼎鼎的枪王,居然不会放枪,教教他!”

张富贵又揪住了斗鸡眼二鬼子,说:“去,你去教他!”

斗鸡眼二鬼子吓得直往后萎,葫芦的枪法他不是没看见,与葫芦对射哪有他的好果子吃,斗鸡眼二鬼子吓得嘴都不好使了,他说:“我不行,找找别人吧!”

张富贵骂 了:“他娘的,和我讨价还价,活腻歪了!”

张富贵抽出皮带就打,黑田一下拔出了战刀。斗鸡眼一下就乖乖地听话了。

斗鸡眼二鬼子抖抖索索地走到葫芦跟前,对葫芦说:“求求枪王,手下留情,兄弟家里上有八十多岁的老母要我赡养,下有吃奶的孩子在奶头上吊着,你打死了我,就是断了他们的活路。”

三十步开外,葫芦和斗鸡眼二鬼子面对面站着,葫芦手拿着枪没对着任何人,二鬼子斗鸡眼的枪却紧紧地瞄着葫芦一动不动。

葫芦丢了枪,葫芦说:“我是猎人,我不杀人,我就不杀人!”

枪声响了,二鬼子斗鸡眼的枪口上冒出了一缕青烟,葫芦的身体摇晃了一下,浑身抽搐,瞪大了眼睛望上了天空。

又是一声枪响,葫芦的身体再次摇晃了一下,仰面朝天向后跌倒,至死都瞪着大大的眼睛……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