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隆平愿意带头试吃转基因主粮,删伪科学一个响亮的耳光

del37 收藏 29 2475
导读:最近,在是否应该推广种植转基因主粮的争论中,有人提到著名杂交水稻之父袁隆平对待转基因的态度。我没有找到袁隆平这方面的最新言论,但略知一些几年前他对转基因的看法。   关于转基因的评价,袁隆平总的原则是“就事论事”( ***社区 */袁隆平进军转基因稻 研究中心正式挂牌成立 ),“不一概而论”( 《袁隆平:“转基因”不可一概而论 “超级稻”尚有巨大潜力 访中国工程院院士、美国科学院外籍院士袁隆平 》, 2006-08-23 , 来源:中国评论新闻网, 作者:王平) 。袁隆平肯定转“基因是一个发展方向”,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最近,在是否应该推广种植转基因主粮的争论中,有人提到著名杂交水稻之父袁隆平对待转基因的态度。我没有找到袁隆平这方面的最新言论,但略知一些几年前他对转基因的看法。


关于转基因的评价,袁隆平总的原则是“就事论事”( ***社区 */袁隆平进军转基因稻 研究中心正式挂牌成立 ),“不一概而论”( 《袁隆平:“转基因”不可一概而论 “超级稻”尚有巨大潜力 访中国工程院院士、美国科学院外籍院士袁隆平 》, 2006-08-23 , 来源:中国评论新闻网, 作者:王平) 。袁隆平肯定转“基因是一个发展方向”,并坦言:“我们的‘常规武器’全身解数已经使得差不多了,第三期超级杂交稻的研发必须依靠转基因手段。”他同时表示:“我们研发出来的第三期超级稻对人类绝对是安全的!等研发成功之后,就可以立即通过国家相关部门的审批,进入商业化经营。”在谈到别人的转基因水稻时,他却说:有些转基因植物特别是抗虫的,含有一种物质叫做BT毒蛋白,这个东西大家很关注,因为虫可以被毒死,因此它对人是否有害很难说。


在转基因的安全性问题上,袁隆平为什么“王婆卖瓜”、“厚此薄彼”?是不是袁隆平的转基因与别人的转基因有什么不同?


根据我掌握的不多的资料和有限的专业知识判断,我认为袁隆平的“转基因”与别人的转基因至少有三个方面的不同:


一是所转基因的数量不同。转抗虫或抗除草剂基因只需要转一个基因,而袁隆平要改良的是产量这个数量性状,因此要转的基因可能很多。


二是所转基因来源不同,Bt基因来自苏云金芽孢杆菌,亲缘关系跨界,且在受体生物中能直接产生毒蛋白。根据袁隆平自己的介绍,他培育第三期超级稻要转的基因来自玉米、野生稻、稗草等,这些基因供体植物跟水稻为同科异属或异种植物,亲缘关系相对较近,且本身能吃、无毒。从目前掌握的材料看,课题组在野生稻里发现了两个增产基因,同时准备把稗草的抗病虫、抗逆基因转入恢复系。


三是转基因的方法不同。Bt基因或抗除草剂基因的碱基序列清楚、功能明确,属单基因转移,通常会以农杆菌质粒为载体进行转化;而玉米、野生稻中究竟有哪些基因对水稻产量影响大,目前并不完全清楚,如果大规模转移这些基因可能采取的方法一是整个抽提玉米或野生稻的DNA,然后用基因枪将其导入水稻,使其尽可能地与水稻基因组整合,然后再让其分离重组,在分离后代中选择高产基因型;二是有一种更简单的方法,即用玉米、野生稻的花粉直接给水稻授粉。从供、受体植物的亲缘关系来看,这两种方法实际上均可以看成是植物远缘杂交的一种新尝试。事实上,在多年以前人们已经用玉米花粉给水稻授粉获得成功,其培育出来的水稻品种被称为玉米稻。这种用玉米花粉直接给水稻授粉的方法是否有玉米基因掺入水稻基因组尚不确定,但从“杂交”后代表现来看,确实获得了一些类似玉米的性状,不过到目前为止对这一现象尚无有说服力的实验检测证据和理论解释。


当然,也可能用第三种方法,即先把野生稻、稗草、玉米中已经确定的有用基因克隆出来,再用质粒或花粉管介导方法转化水稻。


从以上区别来看,袁隆平的“转基因”与别人的转基因的确有很大的不同。但可以肯定的最大的不同是目的基因及其供体植物的来源和性质不同。


另外,有网友质疑袁隆平说的话前后矛盾,出入很大。并列举了袁隆平的两段话作为证据。一是“从技术上讲,从业务上讲我认为这个水稻的这个产量的潜力还大得很,还可以大幅度提高水稻的产量。”二是“但是实际的研发中,由于自然环境的限制,特别是温度等因素影响,如果按常规方法,要实现大面积亩产900公斤目标已不太可能。”“我们的‘常规武器’全身解数已经使得差不多了,第三期超级杂交稻的研发必须依靠转基因手段。”针对这位网友的疑问,我试做解释如下:


袁隆平说的话前后并不矛盾。所谓“水稻的这个产量的潜力还大得很,还可以大幅度提高水稻的产量”,是根据太阳能利用达5%这个假设推论出来的,但是,“由于自然环境的限制,特别是温度等因素影响”,按常规方法育种不可能提高光合效率,也就是说对太阳能的利用率达不到5%,因此,袁隆平想到了用玉米这个碳四植物的基因来改造水稻这个碳三植物,以使水稻由碳三植物变成碳四植物,从而提高水稻的光合效率,最终实现增产目标。


那么,怎么样才能让水稻吸收利用玉米的有用基因来实现大幅增产的目标呢?由于玉米与水稻在分类上同科不同属,天然存在生殖隔离障碍,用直接授粉杂交的方法通常不能实现基因交流或转移,因此,袁隆平想到了“转基因”。由于袁隆平对玉米基因有着强烈需要,因此,袁隆平便自然地有了“第三期超级杂交稻的研发必须依靠转基因手段”的说法。


从上面的分析来看,虽然同样是把转基因作为“未来育种的方向”,但袁隆平的转基因与别人的转基因是有本质上的不同的。因此,在对待转基因的安全性问题上,我们的确应该象袁隆平所说的那样,要“就事论事”,“不可一概而论”。更不能把袁隆平的话简单理解为支持转基因的证据。


尽管袁隆平声称自己的转基因“绝对安全”,但如果用农杆菌质粒为载体进行转化,理论上还是存在一定的想象空间。况且,毕竟增加了新基因、新信息,扩大了基因组,打破了原来的基因平衡。


………………………………………………………………………………………………………………………………………………………………………………………………………………………………

转基因主粮是否安全可靠,目前仍无定论。


先有百人上书反对,后有政协委员联署提案,转基因主粮在中国的商业推广是否安全可行,成为今年两会的一大焦点,激烈的论战至此还未停息。细分析,基于种种立场,这场论战已超越了科学概念之争,地缘政治角力与民族主义情绪在这场论战的背后隐现。转基因主粮的商业推广是否可行,迷雾愈发浓重。


“有人在故意混淆概念”,两会前向全国人大上书反对转基因作物作为中国主粮进行商业推广的100多名人士之一、中央民族大学教授、着名经济学家张宏良激动地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我们并不反对转基因技术,我们甚至比那些支持这项国家政策的人更加支持转基因技术,由于中国人口众多,所以更需要转基因技术来改造我们的粮食产业。我们反对的是在没有经过大规模实验证明其无害的情况下,贸然将主粮作为转基因实验场。一旦实验错误,就无法回头,中华民族将不战而亡。”


对于同一个话题,美国密歇根州立大学生物化学博士方舟子却描述了一个美好的未来:“转基因作物绝对是未来农业发展的趋势,哪个国家先种植推广,哪个国家就会掌握农业的先机。传统的育种方式已经走到尽头了,未来必然是转基因作物的时代。”


转基因论战又起。


两会前百人上书


2009年,我国农业部依法批准发放了几个转基因玉米、转基因抗虫水稻的生产应用安全证书。2010年,中央一号文件中表示将继续实施转基因生物新品种培育科技重大专项,抓紧开发具有重要应用价值和自主知识产权的功能基因和生物新品种,在科学评估、依法管理的基础上,推进转基因新品种产业化。


一时之间,转基因作物将成为中国人主粮的说法在社会上引起激烈争议,并引发民众担忧。


2010年全国两会召开前夕,由国史学会原副秘书长苏铁山、中央民族大学教授张宏良、三农学者李昌平等各界人士起草,并由100多人联署的一封反对转基因主粮的公开信寄到全国人大。这封信明确表示:


“在国际上生物能源产业化和农产品(000061)武器化的大趋势下,2009年11月农业部有关部门批准了转基因水稻和玉米的商业化生产经营。中国将成为世界上第一个种植转基因主粮的国家(其他国家转基因品种仅限于非主粮)。我们认为,将安全性仍然存在广泛、激烈争议的转基因食物主粮化,有可能危及民族与国家安全。”


这封信一经媒体披露,即引发全国范围的大讨论。随后,人民网邀请了十位两院院士进行访谈,均对转基因作物种植推广表示了支持。


就在民间的争论甚嚣尘上时,全国政协委员、中国权威粮食专家袁隆平的一席话将有关转基因的话题带入了更大的风浪中。


“要想证明抗病抗虫的转基因食品对人类到底有没有问题,目前唯一的办法是用人来做实验。我是第一个报名的志愿者!”袁隆平表示,“如果两代人没有问题的话,就证明这种转基因食品可以大胆地吃。”


袁隆平表态后,由数十位全国政协委员联署的两份提案也于3月7日递交全国政协。两份提案的发起人均为开国元勋的后人。一份由董必武之女董良翚发起,一份由任弼时之女任远征发起。3月9日晚,受这些政协委员委托,百人上书的签署人之一苏铁山向本报记者通报了这个消息。


苏铁山表示,这两份委员的提案核心内容就是:转基因技术中国必须要搞,而且要集中精力大搞,不能分散去搞,必须走在世界前列,关于这一点,我们的支持是明确的。我们反对的是在未经确保安全实验的前提下,就将主粮进行商业化推广。

转基因主粮无害?


百人公开信披露后,着名反伪科学人士方舟子连续发文反对。但看似热闹的争论实际上并不是在讨论同一个问题。百人上书的签署人反对的是主粮转基因化,而反对他们的“方舟子们”却认为他们是在反对转基因技术。


“就是一种药,也要经过很长时间的大规模临床实验才能确定有无副作用,或者有什么副作用。……转基因有没有毒,谁敢打保票?”百人上书成员之一、中国社科院经济学家左大培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


而方舟子则认为:在美国,三大主粮的转基因品种早就批了,早在十几年前,美国就开始种植转基因玉米,现在80%的玉米都是转基因的;2001年美国就批准了转基因小麦;到去年为止,美国也批准了6个转基因水稻品种。欧盟国家总体上也是支持转基因作物的,只有法国反对。


左大培激烈反对方舟子这一论据,他认为,方舟子仅仅是说美国是转基因种植大户,但并没有告诉大家,美国是不是以转基因作物为主粮!


且据华盛顿智囊团Pew研究中心一份44国民意调查显示,西欧和日本分别有81%和76%的人都因为健康和环境理由反对转基因食品,美国也有55%的人认为转基因食品是不良的。


欧洲人并不认为转基因作物通常是很有帮助的,这种观点渗透于他们资助的研究政策。”内布拉斯加州大学农学院的教授Kenneth Cassman在《纽约时报》2月份的一篇报道中也有如此表述。


“欧洲的民意目前还是反对转基因农作物,但意见在漫漫淡化。欧盟委员会最近甚至批准了种植转基因土豆。这是十年来,第一个此类批准。” 英国洛桑研究中心植物科学研究所所长奈杰尔·哈尔福德也告诉本报记者。


不过苏铁山指出,欧盟批准的转基因土豆仅用于工业生产,不用于食品。


跨国公司有阴谋?


对中国自身关于转基因技术的研究和应用,中国人民大学农学院副教授周立表达了另一层担忧。


据他介绍,2008年7月,国务院批准实施的总额240亿元的转基因重大专项研究,撒胡椒面似的分散在不同的高校与科研院所。而以获取研究经费和发表论文为目的的高校与科研院所的转基因研究,并没有动力与国家安全和国家战略保持一致。


更有甚者,他认为“诸多跨国粮商和跨国种子公司,已经在不少重点高校与科研院所,以资助研究、资助办学、发放奖学金、举办会议、合作研究之名,俘获了各大科研院所与科研人员,他们成为了一个个为了研究经费、成果发表、生物试验以及商业推广而主动为其效力的‘731’部队。”


转基因主粮商业化,是否会造成跨国公司对中国种子乃至农产品的垄断?推广转基因技术的跨国公司是否带有某种不可告人的阴谋?


对跨国公司在转基因技术推广过程中的行为和目的表示质疑的,并不仅仅是周立。

着名经济学家郎咸平在新着《新帝国主义在中国》一书中讲述了4家跨国公司是如何实施在中国的转基因作物战略的。他披露:


一些跨国公司贿赂中国的一些官员,偷偷摸摸地推广转基因作物。中国的大豆和棉花产业链早已被跨国公司所控制,玉米正在步前者的后路。跨国公司正在阴谋控制中国的农业,以图让中国重蹈巴西农业覆辙,来攫取超级利润……


类似的阴谋论遭到方舟子的强烈反对,他认为:“从地缘政治上讲,主要是以‘乌有之乡’为代表的‘文革’极左派在极力反对(推广转基因主粮),他们一直对美国有成见,认为美国不怀好意,在中国推广转基因是美国的一个阴谋,美国要通过转基因使中国断子绝孙,而政府又不顾人民的死活。这完全是胡说。”


西方一些学者也并不赞同郎咸平的观点,奈杰尔·哈尔福德认为:中国有自己的生物技术产业,所以批准转基因水稻的决定应该不是跨国公司在背后操纵的。


美国国际贸易和可持续发展中心高级研究员、明尼苏达大学法学院博士格雷戈里·谢弗也持相同观点:“中国政府决定批准一种在自己国内发明的转基因大米,这在全球正在进行的转基因争论中是一个非常重大的事件。我个人不认为这个决定是受跨国公司的推动。除了美国和欧洲之外,中国是第一个发明自己的转基因品种的国家。”


但格雷戈里·谢弗同时向时代周报记者强调:“中国如果决定继续追求这方面的发展,还需较长时间来赢取他国市场的承认。这个过程将会有重大的全球性意义,因为它将是历史上第一次有一个在欧美之外发展的转基因品种在欧美寻求认可。这将可能影响整个欧美的转基因政治。”

6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