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兄弟连 正文 第十三章 战车(上)

投石手 收藏 0 93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180.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180.html[/size][/URL] 战地环境,情况瞬息万变。二营还没达到预定地点、甚至连地形环境、敌人兵力分布都还没完全掌握就接到了团部下达的火速驰援一营的命令。周向阳只能命令部队急速前进,一边指示报务员与一营取得联系,了解战况。原来一营攻打县城外围据点的战斗已经打响,且遇到了极大阻力。敌人在发现我军作战意图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180.html



战地环境,情况瞬息万变。二营还没达到预定地点、甚至连地形环境、敌人兵力分布都还没完全掌握就接到了团部下达的火速驰援一营的命令。周向阳只能命令部队急速前进,一边指示报务员与一营取得联系,了解战况。原来一营攻打县城外围据点的战斗已经打响,且遇到了极大阻力。敌人在发现我军作战意图后对原先的固有兵力部署做了调整,此前根据情报显示是一个加强连的敌人呈倍数增加,且依托地形,额外安置了明暗火力点。在一营久攻不下的情况下,敌人还组织了两次反扑,被英勇的一营战士击溃。

此时,两公里外的县城方向火光冲天,兄弟部队攻打县城的战斗正酣。

二营指挥员不断命令部队排除一切阻力,全速前进,战士们愣是冒着随时可能触雷的风险钻出山谷,逼近前沿阵地。行进中,敌人朝我军纵深射击的炮弹不时在二营战士们周围炸开,火光乍现又骤然消失,气浪滚滚,泥土与碎屑毫无规则的在半空中飞舞。不知何时,绵密的夜雨也停了,黑如锅底的天空不经意的打开了一线天窗,露出半边月亮,将被雨水浸泡过的原野山岗镀上了一层暗青色的金属边,恰似一幅洒了荧光粉的水墨油画。借着月光,敌人盘踞的两座山头出现在战士们眼前。靠近县城方向的一侧,一山如秤砣似的耸立在一片旷野中。主峰高三百米,敌人囤积了大量兵员,并修建了炮台,俯视我军在公路上的主力部队。此高地是一营的主攻方向,是目前迫切需要拿下来的,进攻县城的部队不时受到山顶敌人炮火的骚扰。该高地右侧,还有另一座南北走向的石头山,高度不如前者,但地形复杂。两山相距不过数百米,互成犄角。眼看离右侧山下渐进,前方枪声大作,滚烫的子弹将裂空而至。

显然,前方有我军战士正与敌交战。

“同志们,杀呀!”

在指挥员的怒喊声中,二营全体朝交火地点突飞猛进。战争是一个怪胎,在铸造生与死的同时,也让参战军人产生了生死与共的热情和献身精神,同时也铸造冷漠、残酷、凄凉和野性。军人们在战场上没有什么更多的选择,要么杀人,要么被人杀,说起来似乎显得野蛮残忍,但这是战争中永恒不变的真理。

从掩护炮营至驰援一营,一路走来,种种惨烈在二营全体人员脑海中种下了刻骨的仇恨,以至营指挥员在此激烈时刻的命令,竟仅仅是一个“杀”字。


“大生,你等我一下!”

刘荣一边跑一边喊,强行军后加上这一段不计后果的狂奔,使他的体力透支已达极致,每一脚踏下去,总觉得自己的平衡能力出了问题,摇摇晃晃的,似乎随时会摔倒。但徐大声好像有使不完的劲,背着火箭筒兔子一般在荒草掩盖的地面腾跳,跟他一组的火箭筒副射手叶继先张开大口喘气也没法跟上他的脚步,被远远甩在身后。徐大生一个人突进,一旦遇敌,后果难料,刘荣只得出声叫住他。

此时,五连有一部分战士已经到达一营某排修建的防御阵地,能开枪的全部开了火。

“哈哈,同志们,我们的援兵来了!”

苦守阵地的一营战士欣喜万分,有人情不自禁的大叫起来。

敌人的子弹穿裂草木迎面射来,如有响尾蛇在暗处游动,令人不寒而栗。刘荣跑着跑着,脚下一软,扑倒在地,还没爬起,紧跟着有两人紧贴在他身边卧倒。徐大生和叶继先几乎是异口同声的问道:“伤在哪?”

“没事,绊倒的。”刘荣说。

“急死老子,你就不会选个好点的时间绊跤?”徐大声骂道,两只眼睛在月光下看来粼粼有光。

“你以为我想?”刘荣反诘,“我说,你扛的是火箭筒,不是机枪,跑那么快干嘛?”

“不跑?不跑等着吃子弹?”徐大生说,“你掩护我们进战壕,自己当心点。”

徐大生再不废话,看了叶继先一眼,开始数数,从三至一,数到一的时候,双手朝地上一使力,猫腰朝三米外的战壕跑去。叶继先的动作没他漂亮,是滚动式前进,但同样有效。刘荣不敢逗留,半蹲着朝前方打了几发子弹,便迫不及待的趴回地面,像条狼狈的壁虎,双手双腿一起用力,前进两米后一滚,翻身入了战壕。人还没站起,他就被枪声震得双耳失聪,脑子也瞬间懵了,转首一看,一挺轻机枪几乎是靠着他耳根在突突。

“快,加深战壕!”那名机枪手冲刘荣吼。

战斗太紧,隶属一营的这个排工事没修好就遇到了敌人,只能边打边修,战壕挖得很不规范,就是个小土沟,二营的部分人马一到,顿时将沟填满了。刘荣只看见他嘴巴在动,说的什么,没听见,但他反应很快,见这么狭小的区域无法容纳更多人,立刻从背上取出铁锹干了起来。徐大生和叶继先也不例外,但人太集中,工具无法展开,便用手刨。三个人在战壕中干得热火朝天,很快将周围拓展出一块能自由活动的区域。

不知何时,激烈异常的轻机枪哑火了。

徐大生急忙朝射击位看去,只见那名射手侧着耳朵在听什么,忙问:“怎么了?”

“好像有发动机的声音,现在又听不到了。”

徐大生将铁镐一扔,抱起了地上的火箭筒。此时,刘荣还在卖力挥舞铁锹,估计要恢复听力还得有一阵。徐大生让叶继先去拿掉刘荣手中的工具,他自己则露出小半头朝战壕外打探。阵地前一片漆黑,只有零星的枪声从对面响起,敌人的这次进攻被击退。十多米处大概是一个水洼,有反光,漂浮着几具模糊的黑影,应该是敌人尸体。阵地前沿不会无缘无故出现发动机声音,只可能是装甲车或坦克,可徐大生竖着耳朵也没听见轻机枪射手所说的异声,直到紧捏扳机的手指出现僵硬症状,这才长舒口气,顺着战壕壁坐了下来。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