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12月17日《法制日报》报道,尽管并不是第一个被曝光兴建“官员别墅群”的城市,但2008年,河南信阳市因出现“史上最牛的中部地区处级官员别墅群”,以及“史上最牛的副厅级官员别墅群”,而一度陷入舆论漩涡。仅事隔一年后,其下辖的罗山县又被曝光多个政府部门违反国家规定带头兴建别墅,致使该县大肆兴建别墅成风。更令人深思的是,整个信阳市没有廉租房建设,却大量建造别墅,这本身也说明问题。


这是一幅多么悲哀的情景啊,不少官员们住的是“面积从280平方米至380平方米不等”的别墅,而当地那些低收入人群,由于没有廉租房建设,他们可能是几代同堂“蜗居”在狭小的平房里,而没有机会改善住房条件,“蜗居”与别墅,为何会如此天壤之别?



廉租房作为中国特色的住房保障体制的关键环节,最大的作用是满足低收入人群的住房需求和拉低房价。有专家曾指出,廉租房与房价呈反比关系:廉租房的供给每增加5%,就会迫使房价下降3%~4%。在廉租房下降之后,最大的受益者是市民群众。可是,有数据显示,截至2006年底,全国657个城市中,仍有145个城市未建立廉租房制度。建设部提供的一组数据也并不令人乐观——2006年全国房地产开发完成投资19382亿元,其中廉租房建设投资总额只有23.4亿元。


恰恰相反的是,从2003年开始,国家就已叫停别墅类的房地产开发;2004年,国家又进一步明确禁止为别墅类的房地产开发供地;2006年不仅把别墅类建筑列入禁止供地目录,建设部、监察部、国土资源部三部委还联合下发通知,要求自当年8月14日起,一律停止审批党政机关集资合作建房项目。


“安得别墅几十套,大庇官员俱欢颜”!这真是,该建的不建,不该建的乱建。没有廉租房的信阳为何官员别墅成群?恐怕不是没有土地,一套“280平方米至380平方米不等”的别墅,能建造多少套廉租房?能大庇多少寒士俱欢颜?也恐怕不是财政困难,建廉租房的钱怎么能和别墅成群的投资来相提并论呢?那是什么呢?是他们执政的良知和为官的操守!在他们心目中,他们当官,不是为了为民做主,而是为了让自己和家人住得好、住得气派,自己过上好日子,却把百姓的福祉抛到了九霄云外了。


可是,我们不是有那么多的制度和法律吗?在国家三令五申之下,在信阳继“史上最牛的中部地区处级官员别墅群”,“史上最牛的副厅级官员别墅群”之后,还有那么多的官员胆敢公然大兴土木,可见,相关法律和制度的严肃性和执行力,在当地已经是多么不堪一击!报道称,信阳市纪委专案组在罗山县已经进行了长达一个星期的调查,当记者问何时能够公布调查处理结果时,对方答复“很快”,但却没有给出一个准确的时间表。看来,撼山易,撼官员别墅群,真不是件容易的事!呜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