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本是一个学习优秀的农家女,叫高兰,只因家里经济拮据,高考得高分也未能圆大学梦。我不甘心就这样找对象结婚生子,在农村碌碌一生,想出去大城市打工闯一闯。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我没有什么资本,但幸好家乡清秀的山水,赐给了我不服输的性格和一副标致的脸庞。于是,靠着农家人的勤快和俊俏的面孔,经远房亲戚介绍,我去上海做家庭保姆,照看小孩。

2009年2月份,我第一次来到了上海,高耸的座座大厦让我晕头转向,根本辨不清东西南北。在亲戚的帮助下,我来到了我要工作的那个家庭。家里只有女主人休假在带孩子,看到请的保姆来了,女主人很温柔地给我说带孩子的注意事项


,这个不能让孩子吃,那个不能让孩子碰,我都细细地记在心里。和男主人第一次见面是在晚上休息之前,他高高的个子、精神的短发,一句“你好”便是我们的第一次交谈。

第二天女主人就去上班了,带孩子、做晚饭,都成为我的分内之事。可越是想做好,就越出乱子,做晚饭的时候,不小心将锅打翻在脚上,刚做好的汤流满地。此时女主人正好开门进来,当面即是一顿斥责。我难过且无地自容,这是我的


错,可心里也很委屈。男主人进门了,我好怕再受数落,他不但没生气,还细心问我烫到没有?要不要紧?虽然是简单的关心,却让我这个初到上海的外来妹十分感动。

日子悄悄地流逝着,我天天重复着一样的事情:照看孩子、做晚饭、打扫房间卫生。由于上次的事情,我和女主人的关系一直不怎么亲密,反倒是更喜欢问男主人一些事情。后来我知道,女主人叫王玲,他叫郝扬帆,在一家商贸公司做业


务经理,经常因工作忙到很晚才回来。本来王玲对他老加班就不怎么满意,自从有了孩子以后,王玲对他的态度就更不好了,这让郝扬帆甚是不快。于是,我和他熟悉之后,他就偶尔就找我聊天、谈心。渐渐的,我对他的印象越来越好了


,而且我也发现他也在悄悄喜欢我。每次出差或搞活动,他都会带礼物回来,有王玲的一份,就会有我的一份。而且有时候,还会给我买衣服,把我打扮得更像个城市女孩。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2010年春节前,他把我送到回老家的火车上,虽然没说几句话,但我看得出他眼中的不舍。放好行李,他拿出一个精致的盒子,说是送给我的新年礼物。在他下车的一瞬间,他大胆地吻了我。当火车开出站好远,我还懵在刚才的情景之


中,说不好是兴奋还是害怕!



刚一开车,便收到一条他的信息:“兰,从你要离开的那一刻我便发现,我对你的感情不仅仅是朋友那么简单,我喜欢你。我知道我有家庭,但是我无法控制我自己,就像刚才我吻了你。。。”我呆在那里,不知道怎么回复。突然又来一条


:“我会想你~年后早点回来!”

我一直没有回复任何信息,不确定自己是不敢回复,还是知道该怎么回复。到家后,也总是心神不定,走在以前常玩的小河边,思考着到底该怎么办,该如何选择。



看着河边数十年不变的鹅卵石,我突然明白人需要改变,哪怕走的是一条不归路。于是我拿起放在鹅卵石上的手机,回家收拾东西,并给他发了信息“我马上回去,接我!”

也许有人会给我戴“小三”的帽子,可那又怎样?如果是你,你会在乎吗?



本文内容于 2010-3-11 15:55:49 被闪烁的红星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