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历史上,有一个几乎被人遗忘的组织——铁血锄奸团。汉奸卖国贼听到这个名字,无不闻风丧胆。而锄奸团团长,就是号称“民国第一杀手”的斧头帮帮主王亚樵。


蒋介石一提这个人,假牙就发酸;戴笠若是听说这个人露面了,第一个反应就是检查门窗是否关好;汪精卫体内的子弹就是王亚樵派去的杀手射中的;连上海滩的“大佬”黄金荣、杜月笙遇上王亚樵,也得绕着道儿走……


国民党军统少将沈醉之女沈美娟,曾采访过多次参与王亚樵暗杀活动的华克之先生,并从父亲那里得知了戴笠早年与王亚樵的交往以及最后反目成仇、王亚樵终被戴笠诱杀的详细经过。沈美娟女士曾撰写、出版了纪实文学《职业杀手—王亚樵》一书。近期,应环球人物杂志之邀,她特将其中最传奇的内幕,展现给读者。


在上世纪二三十年代的上海滩,王亚樵是赫赫有名的“斧头帮”帮会头领,拥有数千门徒。因为他出身贫寒,一向同情劳苦大众,并且具有强烈的爱国激情,所以常以改造社会为己任,以革命者自居。遗憾的是,他满脑子都充满了个人英雄主义、无政府主义和江湖义气。为了寻找出路,为了朋友义气,他常常不惜用暴力和暗杀的手段去对抗社会、对抗权贵。


在上海“砍”出一片天


王亚樵1887年出生于安徽合肥。辛亥革命爆发后,年轻气盛的王亚樵在安徽都督、老同盟会员柏文蔚的勉励下,雄心勃勃地在乡间组织过地方武装;后又加入“中国社会党”,在上海接触到“无政府主义”研究小组,并和其中的几个激进分子组织了“安那其学会暗杀小组”;他还随柏文蔚加入了“中华革命党”,参加过“二次讨袁”运动……


种种尝试失败后,穷困潦倒的王亚樵在上海滩游荡,在柏文蔚的支持下,接管了上海“安徽同乡会馆”,生活才算安定下来。这期间,王亚樵深深体会到上海劳工的辛酸,决定成立 “安徽旅沪劳工会”。王亚樵专门买来100多把斧头,组成“斧头队”,为饱受欺压盘剥的劳工撑腰出气。只要哪个工会会员被资本家或地痞流氓欺负了,他的“斧头队”就一拥而去,摆出一副拼命的架势,或砍或杀,异常凶猛。他们高喊:“光脚的不怕穿鞋的”,普通人都避而远之,连上海青帮大亨黄金荣、杜月笙也惧其几分。


王亚樵的“斧头队”在上海“砍”出了一片天地,拜在他之下的门徒越来越多,王亚樵也因此一跃成为“上海劳工总会”的总头目,会员达十几万,门徒增加到数千人。


1923年11月,王亚樵受皖系军阀卢永祥之子卢小川之托,暗杀了盘踞在上海的直系亲信——上海警察厅厅长徐国梁,因此受到了卢永祥的赏识。卢永祥除赠给他重金外,还委任他为浙江别纵队司令,把湖州地区划给他做据点,让他招兵买马,练兵备战。


王亚樵欣喜若狂,立即把总工会丢给几个手下管理,自己带着其他部众到了湖州。后来成为军统特务头子的戴笠,当时正在江山县自任保安乡自卫团团总,被王亚樵招了进来,任命为纵队长。而后来成为“西北王”的胡宗南,以及投奔了冯玉祥的方振武、余亚农等人也加入了别动队,成为纵队长。他们与王亚樵交往甚密,结拜成了把兄弟。


蒋介石看中


1925年,卢永祥兵败,通电下野。王亚樵部只好作鸟兽散。戴笠、胡宗南等各自回乡后不久,便报考了黄埔军校。王亚樵则返回上海。当时他们谁也没想到,几个拜把兄弟日后却成了不共戴天的生死对头。


在上海,王亚樵重操旧业,继续干起了“得人钱财,与人消灾”的行当。他率人暗杀了上海轮船招商局总办赵铁桥,还有与柏文蔚作对的安徽建设厅厅长张秋白,并和杜月笙的门徒争夺江轮。王亚樵这种天不怕、地不怕的胆识,深得柏文蔚等国民党内部西南派人士的赏识,因此被邀加入西南派在上海成立的秘密反蒋组织。此后,王亚樵还曾带领门徒多次策划暗杀蒋介石宋子文,均因戒备森严,未能得手。


1932年“一·二八”事件后,得知日军驻上海的指挥官白川大将,将于4月29日在上海日租界的虹口公园,为日本天皇诞辰举行盛大“庆功”会,国人无不气愤。十九路军总指挥陈铭枢更是气得拍桌子大骂。他亲自跑到上海,让王亚樵破坏此次大会。因为日军规定,此次大会只准日本人和朝鲜人参加,中国人不得入内。王亚樵便联络了原“安那其学会”成员中流亡上海的朝鲜独立党党人安昌浩等三人,请他们携定时炸弹混人会场。


4月29日那天,安昌浩等人把定时炸弹装在暖水瓶里,带入会场,放在了讲台桌下,迅速离去。两分钟后,炸弹爆炸,日本驻华公使重光葵被炸飞了一条腿;白川重伤后死在了医院;其他十几名日本文武官员都受了不同程度的创伤。喜讯传来,人心大快,南京政府官员也深受鼓舞。蒋介石对此事极为关注。他立即派刚刚担任特务处头子的戴笠去了解内情。戴笠很快就了解到:此事系王亚樵所为。蒋介石觉得王亚樵干了政府官员所不能干的事,开始对他刮目相看。


蒋介石急于把王亚樵控制在自己手中,于是先后派戴笠、胡宗南等人去拉拢、收买王亚樵。王亚樵担心自己曾多次暗杀蒋、宋之事被查明,便断然拒绝了。蒋介石、戴笠认为他不识抬举,非常气愤。不久,王亚樵的几个门徒被捕,供出了他曾策划暗杀蒋、宋未果之事。蒋介石怒不可遏,立即命令戴笠缉拿王亚樵。王亚樵不得不在家人和门徒的掩护下,化装成搬运工,混上了开往香港的货轮,逃离了戴笠的追捕。


1935年,王亚樵和部分门徒云集香港,在胡汉民等人的支持下,继续酝酿暗杀蒋介石以及汪精卫等政府首脑人物的计划。王亚樵认为,可以在南京设立一个通讯社,以记者的身份去调查蒋介石等人的行踪。他派得意门徒华克之负责,带领孙凤鸣、张玉华等人前往南京租房,申办“晨光通讯社”。


同年10月,得知国民党将于11月1日在南京中央党部礼堂召开国民党四届六中全会。他们认为这是刺杀蒋介石、汪精卫的大好时机。孙凤鸣主动要求承担此次刺杀任务。华克之即让张玉华以“晨光通讯社”的名义去申请六中全会的记者出入证,他自己负责善后工作。11月1日,孙凤鸣以记者身份进入了中央党部大院,只见汪精卫率中央委员们在礼堂大门口合影留念,可是却不见他要刺杀的主要对象——蒋介石。


原来,中委们开完会走出礼堂,准备合影留念时,蒋介石见记者蜂拥而上,不悦地退回了礼堂。汪精卫曾返回礼堂去催请,蒋介石谎称身体不适,汪精卫只好返回,率中委们合影。


孙凤鸣见蒋介石没有露面,中委们合影后开始走动,就毫不犹豫地举枪射向汪精卫。汪精卫连中三枪倒地;孙凤鸣也被卫士开枪击倒在地,当晚便死在了医院。事发后,蒋介石非常气愤,把戴笠叫去大骂一顿,命他三天内查出线索。戴笠几经周折,终于抓到了张玉华。在特务们的严刑拷打下,张玉华供出了王亚樵、华克之等人,而且说出此次刺杀的对象主要是蒋介石。蒋介石气急败坏,命戴笠速速缉拿王亚樵。


王亚樵初到香港时,胡汉民曾请香港总督关照他,说他是反蒋人士,不是刑事犯。刺汪案件发生后,大批特务涌到了香港。香港情报处立即告知王亚樵,让他谨慎行事,所以特务们在香港多日,也未能找到王亚樵的行踪。戴笠情急之下,亲自带人赴港。因为走得匆忙,他随身携带的两支手枪没有办理入港携带证,所以一下飞机,就被香港情报处在旅馆里拘禁了3天,直到南京政府把公文送来,才得以释放。


戴笠受此侮辱,羞愤交加,发誓要干掉王亚樵。此时,一个叫陈亦川的特务混到了王亚樵身边,成为他的门徒。陈亦川先是打听到王亚樵妻子的胞弟在香港开了个“茂源绸布庄”,他便常常化了装在绸布庄附近转悠。一天,王亚樵等人去绸布庄阁楼上开会,陈亦川立即报告香港警察局,谎称一伙匪徒在绸布庄聚会,要求协助拘捕。当警察们冲进绸布庄时,王亚樵听见楼下掌柜大喊:“站住!站住!你们要干什么?”便立即飞身越窗跳到了阁楼外面的房顶上。警察破门而入,将他的亲信余立奎等人逮捕。


戴笠得知后,立即赶到香港,指控余立奎等人曾是上海斧头帮人,专门做暗杀绑票的勾当,要求以刑事罪引渡。当时中英双方正在大谈“中英友善”,英国政府便电令香港总督将余立奎引渡,并协助逮捕、引渡王亚樵。王亚樵万般无奈,只好带部分亲信避往西南派人士李济深的老家——广西梧州。


余立奎被捕后,他的夫人余婉君常去探监。余婉君年轻貌美,又酷爱跳舞。陈亦川暗地跟踪她,还给她送礼、送钱,企图打听王亚樵的去处。余婉君一直很尊重王亚樵,怎么都不肯说。这时,远在南京的戴笠设计了一出“戏”,他让特务混进监狱,与余立奎关在一起,故意造谣说余婉君和王亚樵有染。


看余立奎正在气头上,陈亦川便“热心”劝说余婉君去探监,余立奎一见她就破口大骂“不要脸”,还给了她一记耳光,把她踢了出来。余婉君委屈地伏地大哭,躲在暗处的陈亦川立即上前相劝。另一位特务更是装好人:“余先生对你有误会。他听人说,你在外面与王亚樵关系暧昧,所以很生气!”一旁的警官说:“你看,你要是说出王亚樵的地址,抓住他,你丈夫就没事了,你不也就证明了你的清白?”……


余婉君知道特务们是想套出她的口供,便连连摇头说不知道王亚樵的地址。陈亦川陪她回家后又一再劝她说:“蒋介石是爱惜人才的,绝不会杀他。抓到他后,开导开导他,日后还会重用他。”


头脑简单的余婉君半信半疑地问:“他们真的不会杀他?”


陈亦川装着十分认真的样子说:“这谁还骗你?我在军统里认识的朋友不少,他们都这么说。”


余婉君信以为真,说出了王亚樵在梧州。陈亦川立即和十几个特务,带着余婉君去了梧州。


余婉君通过李济深找到了王亚樵。她抱着孩子向王亚樵哭诉:“立奎被判了死刑。我们母子在香港生活不下去了。望您容我们母子住在这里,也好有个依靠。”


王亚樵见状,立即答应,并马上派人给她租了房子。余婉君说,过几天,她打算让用人张妈去南京看望丈夫。王亚樵毫不怀疑地说:“到时候我写个条子,让她设法转交给立奎。”


1936年10月20日,李济深请王亚樵及其亲信吃晚饭。余婉君找到李家对王亚樵说:“张妈(用人)明天就去南京”。夜幕刚刚降临,王亚樵等告辞回家,走到半路上,他突然想起要让余婉君带字条,便独自去了余家。不料刚一进门,躲在门后的特务立即往他脸上撒了把石灰,一拥而上,想活捉王亚樵。可王亚樵绝非等闲之辈,他臂力过人,眼睛被迷住了,但手脚还是不停地挥舞,与特务搏斗起来。特务不是他的对手,慌忙掏抢,王亚樵被当场毙命。这个曾经威震上海的“暗杀大王”,就这样死在了军统特务的枪口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