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塑辉煌 正文 迷失丛林

找回的自我 收藏 12 163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030.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030.html[/size][/URL] 第三天,黄铮睁开了眼睛,这里是什么地方怎么这么安静,发现自己躺在河滩上,怀里的袁灵玉象个孩子一样昏睡着,身边的小河静静地流淌着,远处树林里偶尔传来几声鸟的鸣叫。 浑身酸痛的黄铮又闭上眼睛想起了在空中的最后一幕。 “RTWO,调整方向往那个山沟方向降落。” “是,主人”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030.html


第三天,黄铮睁开了眼睛,这里是什么地方怎么这么安静,发现自己躺在河滩上,怀里的袁灵玉象个孩子一样昏睡着,身边的小河静静地流淌着,远处树林里偶尔传来几声鸟的鸣叫。

浑身酸痛的黄铮又闭上眼睛想起了在空中的最后一幕。

“RTWO,调整方向往那个山沟方向降落。”

“是,主人”

在堕落到地面前一刹那,两人飘进了一个很深的山沟,重重地摔进山沟里的河中失去了知觉。RTWO在水膨胀变成了漂浮物,裹着两人向下游漂流了两天。

“RTWO,这是什么地方?”渐渐清醒的黄铮用意念问,“RTWO,RTWO”,不管黄铮怎样呼唤 RTWO始终没应答。

RTWO其实是以黄铮身上的生物电流作为能量的,深度昏迷的黄铮长时间不能为它提供能量,在空中又消耗了大量有储备能量,漂到一个河滩后RTWO就收缩到黄铮手腕上,进入休眠状态。

来到这个时空,黄铮一直把RTWO当作最亲密无间的朋友和知识、力量的源泉,突然间没有了熟悉的脑电波的交流,黄铮有些六神无主了,没了RTWO,在这个时空的黄铮也不知怎样续写自己的神话。

怀里的袁灵玉渐渐恢复了知觉,开始小声哭泣。女人是水做的,过度的惊吓让她忘记了流泪,没有亲人的她早已把黄铮当作唯一的依靠,现在才是在男人怀里哭泣的时候。

女孩的泪让黄铮重新鼓起勇气,安慰了袁灵玉后,开始检查身边的东西:武装带上火31式手枪一把、子弹20发,多用途格斗刀一把,还有就是袁灵玉身上的降落伞和一把梳子。

野外生存,必须先利用好身边的东西,黄铮把降落伞伞绳结成一条长绳,割下些伞布给俩人扎上绑腿。剩下一大块伞布四个角上结上伞绳,既可作吊床,也可用来搭帐篷。砍了两棵小树做了两根拐杖,扶着袁灵玉出发了。

“司令,我们往哪里走?”

“往河的上游走,我们是从那漂下来的,往上走可以找到我们的人,你别叫我司令了,要叫就成光杆司令了。”

“那我叫你哥行吗?”在袁灵玉心中早把黄铮当成了亲人。

“行,小玉”

“哥,我好饿”

第四天,事发地不远的临时指挥部帐篷里,耿梅和丁正义听云南特种旅旅长汤大勇的汇报。

“我旅对事发地周围进行了地毯式搜索,找到了这把狙击枪和这个降落伞,降落伞背带断口平整,显然是利刃割断的,据我们分析司令他们可能落入了附近山谷的河中漂向下游,我旅一部和洪军长的部队已经往下游去了。”

“伞带是割断的,你肯定吗?”丁正义问汤大勇。

“肯定,而且断口在前胸,应该是自已割的。还有那条河水流湍急,落差很大,人落下去生还……”

“住嘴,马上加派部队往各个方向扩大搜索范围。”丁正义打断了汤大勇的话,他看到耿梅已跌坐在椅子上了。

耿梅的报务员给她送来一封电报,是耿立志发来的:总司令部接通辽东北独立师赵强电报,‘日本关东军出兵通辽,与我师一部激战,望指示’。

黄铮在军事上是绝对的独断专行,司令部的参谋是摆设,耿立志对军事也是一窍不通,所以发给耿梅,让她和军中资格最老的丁正义商议。

丁正义考虑许久,对耿梅说:“大嫂,法国、英国和我军战事一触即发,我们不可能在两头开战,我看还是按黄司令原部署,让赵强独立师撤入大兴安岭山区,你看如何?“

“好吧”心乱如麻的耿梅已无心考虑其它事。

第五天,黄铮和袁灵玉走了两天了,越往上游山越陡峭,面前的一个大瀑布拦住了去路。

“小玉,你在这里休息一下,我去看看地形,再找点吃的。”一路上俩人只找到一些野果和打了几只水鸟,早饿透了。

这次黄铮运气不错,带回来两只野鸡。

“它们在乱搞男女关系,给我抓了个现行,子弹都省下了。”黄铮有说有笑地把鸡在河水中退去毛洗干净,找了些干柴,开了一枪生起了火烤了起来。吃了野鸡肉,二个人精神都好多了。

“哥,我们再往哪里走?”

“从这边丛林里绕过这个山崖就可以到上游了”其实黄铮自己也不知道还要走多少路,能不能找到自己的人,一路上尽量有说有笑来鼓励袁灵玉,内心中也有一丝绝望,没有盐份的摄入,俩人支撑不了多久。

“小玉,现在阳光多好,我们休息一会儿,在河里洗个澡,再把衣服洗洗,你在这里,我到拐弯那里,谁也看不见谁。”

这一带天气炎热,俩人衣服都有点发酸了。黄铮用伞布结袁灵玉铺了个休息处,再拉了根绳子用来晒衣服,就到拐弯处的河里洗澡。袁灵玉等黄铮下水了,把他衣服抱去洗干净晒上,再洗自己的衣服和身体。黄铮洗完了澡没衣服穿,光着身子躺在一块平石上晒太阳,一会儿就迷迷糊糊、昏昏欲睡。

啊!袁灵玉一声惊叫把黄铮惊醒,黄铮拔出身边武装带上的手枪飞奔过去,袁灵玉一下跳到了他怀里。

“老鼠精,老鼠精,它要吃我。”

是一只硕大的山鼠,个头和小猪差不多,这里人迹罕至,居然不怕人,出身在上海的袁灵玉那见过这么大的老鼠。

黄铮一枪击毙了山鼠:“那是山鼠,不是老鼠精,别怕。”

俩人同时发现自己和对方都一丝不挂,黄铮惊呆了,袁灵玉整个身体象块洁白无暇的软玉,在阳光下闪着晶莹的光芒,娇小但不显瘦弱,前胸挺拔但不显夸张,连那片绿荫也是若隐若现,全身都诠释着东方女性独有的美丽。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