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大力士”为啥都怕“小白脸”?

近卫军1986 收藏 0 2469
导读: 中国历史上出现过不少“大力士” ,但他们总是不能成为“无敌”的天下第一猛将,一些粉面桃花的“小白脸”,往往会成为他们的克星。 小时候听刘兰芳讲《岳飞传》,最神采飞扬的一段是“岳云锤震金蝉子”,金蝉子是金兵统帅金兀术儿子,虎背熊腰天生神力,而这个“大力士”最怕的人,竟是粉面桃花的岳云。“小白脸”模样的岳云,愣是靠迂回战术把“神力金蝉子”活活震死! 影响了几代人的《三国演义》连环画,也把三国第一武艺高强的吕布画成了粉面桃花的“小白脸”,在这个“小白脸”的方天画戟下,挑落了多少力拔山兮的虎将,

中国历史上出现过不少“大力士” ,但他们总是不能成为“无敌”的天下第一猛将,一些粉面桃花的“小白脸”,往往会成为他们的克星。


小时候听刘兰芳讲《岳飞传》,最神采飞扬的一段是“岳云锤震金蝉子”,金蝉子是金兵统帅金兀术儿子,虎背熊腰天生神力,而这个“大力士”最怕的人,竟是粉面桃花的岳云。“小白脸”模样的岳云,愣是靠迂回战术把“神力金蝉子”活活震死!


影响了几代人的《三国演义》连环画,也把三国第一武艺高强的吕布画成了粉面桃花的“小白脸”,在这个“小白脸”的方天画戟下,挑落了多少力拔山兮的虎将,就连那豹头环眼的猛张飞,也不是他的对手。


能够将石鼎捧起来当盆用的黑旋风李逵,最怵的人除了头人宋江,就是粉面桃花的浪子燕青。燕青的“相扑”四两拨千斤,只会使蛮力的李逵被他摔惨了。


隋唐的罗成更是“小白脸”的杰出代表人物。《隋唐演义》作者把罗成描述为俊俏小伙,且十分勇猛、狂傲——

“头戴亮银白虎盔,身披素银甲,外罩素罗袍,面如敷粉,也就在十六七岁光景。”

——这样的描写打造出白马素衣,玉树临风,冷面寒枪的美少年形象。在这个“美少年”枪下,“绿大脑袋”单雄信栽了,“混世魔王”程咬金也害怕他……任何大力士都远非他的对手而只会被他所克。


中国的听客们往往对这样的情节如醉如痴、津津乐道。比起霸王硬上弓、大力士之间的硬碰硬,他们更愿意听到说书人讲,粉面桃花的吕布和燕青比豹头环眼的张飞和李逵的武艺更高,羽扇纶巾的诸葛亮收服了勇猛强悍的孟获。


“小白脸”专克“大力士”,这是中国历史的一条独特风景线,内中成因,是中国阴柔哲学的作用与彰显。


中国最具影响力的传统哲学无外乎儒、道两家。儒家所提倡的温良敦厚,“厚”在后面支持着“柔”,所以柔而不弱、内力十足。

道家主张以柔弱胜刚强,将“阴柔”的思想表达得更彻底。衍生于道家哲学的太极拳,将“以静制动,以柔克刚”演化为一门武术,太极之理,由无极至太极,由无相而生有相,由静而生动,每个招式都分阴阳(即虚、实、柔、刚、静、动等),太极拳表现的是“天下武术阴柔最高”的哲理。


“阴柔哲学”渗透到传统华夏人的日常心理之中,形成不崇尚力量却推崇迂回较劲的世风。读书人表现出柔和、儒雅的风度,一般百姓也含蓄、婉转地做面子。即使在相互角力的时候,人们也不直接发力,而是暗中迂回地使力气,与此对应,阴谋也出神入化。


当然不能否认阴柔包含智慧成分,但阴谋亦含其中。智慧与阴谋的区别,在于品质的不同。而阴柔与阴谋的区别,在于阴谋偏坏、偏重功利意味,“阴柔”则比阴谋稍好一点,有时用于正义一方,具有审美意味。阴与柔,二者有时相互矛盾,但是也有交叉重叠的时候。它们的区分,主要看用于什么目的,它们的配合,则主要在手段的把握上。阴柔的效果,实则是在“柔”背后——终归是“阴”的发挥决定它的总体功效与价值。




在表达“阴柔”的功夫上,进行总体的考量,中国男人常常比女子机会更多,偏向女子状的“小白脸”表现能力往往也更胜性别特征明显的大老爷们一筹。




古代中国,用“阴柔”哲学抵消了外族的一次次武力胜利,同化了原始的阳刚。于是乎,不管是内战还是外战,“阴柔术”被推崇备至。“大力士”不算厉害,最厉害的是那些专擅以柔克刚的“小白脸”。这就是中国历史上的“大力士”为啥都怕“小白脸”的哲学理由。




然而,十九世纪,中国的阴柔与西方的力量交手,却是全面失败,不仅武力完败,而且以往的哲学优势也不复存在。无敌的阴柔哲学遇到了它的克星:肌肉与大脑同样发达的西方哲学。他们是大块头,但更有大智慧,他们用的不是蛮力,中国阴柔柔中带刚,他们则刚中带柔,软硬实力俱强。


故此,十九世纪以降,阴柔哲学在与“外面的世界”对决中基本失灵。“小白脸”专克“大力士”的风景线,也永久留在了传统的尘封中。

4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