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将:军事科技要看重国家安全 而不仅是经济效益(图)

胖大头 收藏 6 614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少将称我国军事科技勿仅靠模仿要占领产业高端

在后金融危机时代,如何抓住战略机遇期增强国防科技自主创新能力,提升国防现代化水平,同时也为国家经济转型起引领作用。军队代表、国防科技大学校长张育林少将在接受中广军事记者采访时表示,我国国防科技就是要加大自主创新、原始创新能力,要在关键领域占领技术顶端,做到不受制于人,也能更好地为国家经济建设服务。

少将:军事科技要看重国家安全 而不仅是经济效益(图)

国防科学技术大学校长张育林代表进行大会发言,就提高国防科技自主创新能力提出5点建议。

少将:军事科技要看重国家安全 而不仅是经济效益(图)

为纪念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成立60周年而举行的海上阅兵国产战略导弹核潜艇首次公开亮相。

在后金融危机时代,如何抓住战略机遇期增强国防科技自主创新能力,提升国防现代化水平,同时也为国家经济转型起引领作用。军队代表、国防科技大学校长张育林少将在接受中广军事记者采访时表示,我国国防科技就是要加大自主创新、原始创新能力,要在关键领域占领技术顶端,做到不受制于人,也能更好地为国家经济建设服务。

只有自主创新,国防科技才不受制于人

记者:我们听了您在解放军代表团大会发言,您谈到了国防科技自主创新,这也是近几年我们做一个非常重点的战略工程,包括以后也是一个重点的方向。请您谈一下国防自主创新为什么要坚持这样一个原则?

张育林代表:自主创新实际上在国防科技领域里边,一直都在坚持这样一个原则。因为中国的国防科技从解放初期创立到现在,特别是像现在取得这些成就。比如两弹一星、载人航天等等这样巨大的成就,这里边无不贯彻自主创新的原则。当然现在我们讲自主创新还有更大的意义,就是国家经济社会要又好又快地发展,特别是后金融危机时代,整个国家都要走自主创新的道路。

所以改变经济发展模式、发展方式这里边一个核心问题就是自主创新能力,提升产业结构、改变产业结构,这也要靠自主创新能力。那么国防科技在当前来讲的话,发展就要跟国家经济社会发展密切相关,我们整个经济发展到了这个程度,国家的科技的基础已经有了比较雄厚的基础。

尽管我们国防科技发展一直都是坚持这样自主创新的道路,是因为真正的尖端国防技术我们买不来,人家也不会给。就是你能买的来,也是受制于人,也不安全。那么我们在过去60年里边,实际都是依靠自己自力更生、自主创新。当前根据国家经济社会发展,强调自主创新。就有更进一步新的意义。

记者:你刚才说有国防科研有基础了,这种需求就更强烈了,为什么这样说呢?

张育林代表:就是说国防科技只有这样一条路,整个国家经济社会发展也到了这个水平了,要独立自主发展我们武器装备,要建设我们国家安全体系,国防体系,这个只能靠我们自己,那么自主创新就成为大家的强烈愿望,应该说是党和政府确定了这样明确的战略。但是真正要能够做到自主创新,这个确实还是需要付出我们的艰苦的努力、要扎扎实实工作。

现在进入信息化时代了,我们整个社会都在加速信息化,国防和军队建设也要信息化。信息技术是高度军民融合的技术,而且民用信息技术的发展,一点不比国防和军队领域里边差,发展速度也很快。但是国防和军队建设信息化,如果没有自主创新能力,那么我们信息化就是不安全的、不可靠的,受制于人,所以我们讲自主创新重要性。

自主创新要从原始创新抓起

真正要自主创新,我想从国防科技这个领域来讲,还是要重视原始创新,所谓自主创新核心内容就是原始创新。原始创新基础就是基础研究。我们由于历史上的原因,我们在科学技术发展应该说在近代以来相对世界先进水平来讲是落后了,而且整个国家我们虽然经过建国六十年来建设和发展,特别是改革开放三十年以后,飞速的发展。但总体讲我们科学技术这样一个基础还是比较薄弱的,这个集中体现在基础研究相对比较滞后。另外一些核心的涉及到国防科技创新的核心关键技术,就是平常大家说瓶颈问题。比如说先进材料、先进制造、先进动力技术等等这些方面基础还是比较薄弱的,这也限制我们原始创新的能力。所以现在讲自主创新我想从科技的角度、从国防科技角度要下大力气在几个方面:

一是要真正重视基础研究。今年两会总理报告里明确提出要前瞻性部署,如纳米、生物、量子、调控、气侯变化、空天海洋等这些领域的基础研究。我感觉这个看的非常准,只有我们基础领域把基础研究抓上去,就能真正做到知识创新,这样我们才能为技术创新打下很好的基础。

另外,我感觉有了这些基础学科发展以后,我们平时所说瓶颈问题,解决也要给予高度重视。因为这些瓶颈问题解决不好,那基础研究能力就受限制。像基础研究所需要这些仪器设备,自我研发能力就很受限制。另一个就是在理论上可能取得一些成果,最后还要把这些理论变成技术,甚至要变成现实的生产力。在国防科技领域要变成部队的武器装备,最后还是要靠这些基础问题解决了,东西才能做出来,才能物化。所以我想基础研究就是要解决好薄弱环节。

我们科技发展水平的限制,是在一些很基础性事情上,还有差距。现在大家都重系统、重设计,你比如说上大学,我可能愿意学最尖端的、最先进的,虽然去搞设计,但是我们不愿意搞工艺、搞材料。我们发展国防科技、发展武器装备也是这样,我们可能对搞一个新的飞机、搞一个新的大型舰船、搞一个新的武器系统, 我们可能往往从组织管理角度上也好、包括社会上大家关心重视程度也好,大家可能更重视这个东西。

但是这些东西确确实实重要,但是更重要是如果有自主创新,在这方面自主创新,我们需要在基础理论、基本的方法,在我们元器件、原材料包括工艺这些上边下工夫。所以我想既要重视系统,更要重视基础。所以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方面。

加强国防科技集成创新,抢占科技发展制高点

同时,一定要瞄着科学技术前沿领域,抓住一些战略性、前瞻性、前沿性方向,就是我们通常所说占领国防科技、包括科学技术发展的战略制高点。温总理在报告中讲的新材料、新能源、高端制造、网络技术、信息网络等等这样一些战略产业,里边涉及大量的关键技术,如果你关键技术、核心技术不掌握自己手里,你很难占领战略产业,即使在战略产业里边可能也有一定的市场规模、一定的市场份额,也做了不少事情。比如说像信息产业,是一个很典型的例子。核心技术不在手里,我们有些产品你可能用的是别人的专利,所以你很难说在发展新型战略产业里边能有大的作为,所以说我们原始创新要特别注意,瞄准这些新型的战略产业、这些前瞻性、战略性、前沿性方向上边。要瞄准占领制高点去突破关键技术,这个我想也是属于原始创新非常重要的内容。

总体来讲我想我们说自主创新,恐怕要更多强调原始创新,最后要变成现实的生产力、变成武器装备,要发展武器装备还是要强调集成创新。因为众某种意义上讲自主创新还是属于书面上的,或者理论上,要把它变成实际、变成现实的生产力、战斗力、变成现实的武器装备,你肯定还是要加强集成创新。而且事实上证明,我们一些元器件、原材料在国际上还是能够取得这样东西,包括你从国外取得也好,还是我们自主发展,就是我们突破一些关键技术也好。如果说还是去模仿别人的发展道路,模仿别人的武器装备,照猫画虎这样去做,这个应该说对国防科技领域来讲,对部队战斗力的提高、对我们国防实力的提高应该说意义就没有那么大。

记者:您刚才谈到前几年我们走的是用一个后发优势,就是我们前边有西方一些发达国家在技术上做了一些储备,我们还可以利用他们一些技术的东西,享受后发优势。比如他们花十年做技术研究,我们可以通过两年消化、转化转变为我们成果。但是现在你谈到中国要占领科技的制高点,后发优势应该说我们以后享受越来越少,那么这种情况跟前几十年是不是发生变化呢?

张育林代表:因为你完全利用别人的这些创新成果,完全跟踪模式,那么这个实际上从经济社会发展来看,我们已经有很多经验,因为如果完全这样模式,你只能是制造大国、甚至是加工的大国。从这个意义上,就是说我们这种发展模式就要变,你不能再去仅仅跟踪、模仿。而是要占领一个领域、一个产业的高端。那么,国防科技应该更是这样,因为大家都知道,到现在为止实际上我们在国防科技领域里边,尽管我们可能也有开发的愿望,也有需求的愿望,但是实际上人家不给你。在基础科学这一些关键技术方面,从两弹一星也好,后来载人航天、到现在的发展始终还是走着一个以自我、自主创新这样一个道路。而且非常有意思就是在国防科技领域里边,只要人家在什么地方卡我们、限制我们,我们什么事情发展反而越快、越独立自主。这说明我们不仅仅有这个自主创新的愿望,而且我们实际上能够做到自主创新。

国防自主创新将加快带动国家经济转型

记者:谈到国防自主创新,在和平时期是一个投入,其实国防创新这一块,它除了投入其实也是产出的,而且世界上、包括我们国内很多尖端的产业、包括尖端的技术都是通过军用先创新以后,包括卫星、电脑、网络然后再运用到民用上来的,就是国防创新这一块其实是能不能带动我们中国整个高科技产业发展呢?

张育林代表:这个你说的非常好,实际上不光中国是这样,全世界都这样。我们说国防科技,其实并没有军用、民用严格区分,只是说你把它用来服务于国家安全就是国防科技,你要把它服务于经济社会那他就是民用科技。事实上这个国防科技始终是科学技术一些战略领域,而且都处于科学技术前沿领域,国防科技对整个科学技术带动作用是非常明显的,而且国防科技它的本身发展成果往往能够极大的促进经济社会的发展。

如大家现在用的互联网,你说互联网它现在是国防科技吗?它肯定是民用科技,而且是广泛使用的民用科技。而且对整个经济社会的发展、对人民的生活方式都可能产生某种影响。但大家知道互联网最初是由美国国防部支持发展起来一个网络技术,是美国国防部作为国防科技来支持研究,最后成型以后把它应用到民用领域。我们现在用的很多一些生活用品、很多产业里边的一些产品它的源头都可以追溯到国防科技里边。比如说上个世纪几次大的经济危机,特别是美国应对经济危机很重要的手段,不管是二三十年代经济大箫条、还是后来的石油危机,实际上都是通过国防科技的发展,来整个促进经济的发展,走出危机提高他的产业能力。

记者:他是走方向转移的路子?

张育林代表:对,因为产业要战略转移,他往哪里转移,肯定往高端方向转移,要需求产业发展的新的推动力,这个推动力往往在国防科技领域,因为新技术往往在国防科技领域。新技术一开始成本太高,你完全按照市场经济或者经济效益观点去衡量,他可能得不到这样的发展,就没有人投入。但是国防科技往往要解决国家安全的一些现实的问题,那么国家安全重大的问题,你要靠很高水平的科技手段去解决,这个时候你只能强调国家安全。

看重的是国家安全,不是讲它的经济效益。这个时候这就是往往为什么一些尖端的技术,往往首先是在国防科技领域发展的。那么作为我们国家来讲,我感觉国防科技本身就是包括军队和国防建设,武器装备的发展,它本身不能说它是一个消耗,纯粹的消耗。我们真正要建立强大的国防,也需要这个国家经济社会的发展成果来支撑,没有经济社会、没有富国的基础你实际上强军也做不到。所以这个是很伟大的思想。那么在这样大的战略原则下,我想实际上我们对。

在富国和强军统一战略下,我们再来看国防,具体来看国防和军队建设,包括国防科技。很多人可能以为国防科技、武器装备的发展、军队建设它就是一个消耗,就是国家的消耗,甚至人们认为可能是负担。实际上我感觉不能这么去看,首先这个国防和军队建设,武器装备的发展、国防科技的发展,它本身就有具有非常巨大对经济发展的拉动作用,它也是一种内需。

记者:能不能给我们举几个例子?

张育林代表:我们知道导航现在已经是与人民生产、生活密切相关的一个领域,现在你看大家哪怕出去旅游,都会带上GPS,在城市里开车都会用GPS导航。所以它卫星导航系统既是一个国家重要的战略性基础设施,对国防和军队建设有重大意义。但实际上对经济发展、对人民生活也有非常重大的意义。就光导航的用户机来讲,它就是非常大的产业,而且由此延伸出像汽车的导航、物流管理、交通运输一些管理控制等等这方面,是非常大的产业。所以它本身就是能够为经济发展做出贡献。

还比如我们现在新材料的发展,实际上往往最尖端的一些材料,一开始都是在国防领域投资,你比如说碳纤维,像我们国防科大在发展国内发展碳化硅纤维像这样的材料,陶瓷机的复合材料、金属机的复合材料就是先进的复合材料,一开始都是为了武器装备的发展而发展出来的。但是很快就能够在国民和经济建设里边,在人民生活里边发挥它的很重要的作用。

你比如我们有一个新材料国防科技重点实验室,根据国家新能源的发展要搞风电。风力发电机的叶片几十米那么大,非常巨大,它要非常轻。必须采用复合材料、新型材料。非常牢固、而且结构巨大,本身又很轻否则能量都被它消耗掉了。那么我们就与湖南省风电产业组织一个产业联盟,风力发电大型的叶片从设计、到材料的提供、到制造成型我们都可以提供技术。在这方面取得很好的成绩。这就是一个也是很典型的例子。

实际上超级计算机它是信息技术里边高端的产品,高端技术。去年国防科大就研制成功天河一号千万次的计算机,那么这个计算机应该说是我们国家目前还是世界上美国和中国只有两个国家,能够研制千万亿次超级计算机。千万亿次超级计算机研制成功,使我们国家在战略高技术领域所取得重大成果,这也是我们国家在信息技术领域里边,取得一个重大的成果。这里边像自主的芯片、自主的CPU芯片的发展,像这里边自主操作技术、自主的网络技术等等都有很长足的发展。计算机目前装在滨海新区国家超级计算机中心,它就是直接为滨海新区的一些信息产业、航空航天、包括生物制药等等服务,凡是需要大型计算的都可以提供支撑能力。我们可以预见,像这样一个超级计算机在天津滨海新区落户,肯定使滨海新区不仅信息的支持能力得到很大的提升,而且会有利于促进它的自主创新能力的提高。

用“两弹一星”精神提升国防科技自主创新

记者:其实我们对于军队国防创新大家都比较关注,特别是部队官兵还有广大军事爱好者,他们想了解国防科技自主创新从思想意识或者从政策方面、战略规划上我们还要有什么重点突破了?

张育林代表:自主创新我始终认为,要自主创新首先要有那个勇气,所以我们在整个全社会也好,还是我们国防科技领域,我们一定要牢固树立勇于攀登世界科技高峰信心和勇气,这个我感觉恐怕是一个重要的基础和前提。如果很多事情我们首先就没有这样勇气和信心,我们就很难做到自主创新,为什么这样说呢?你比如像两弹一星那个成就,那个时候我们国家经济是什么样实力,刚刚建国百废待兴这个科技当时是什么实力?旧中国经济社会长期落后、科技基本上是空白,但是在党和政府正确领导下,我们在建国初期那样基础之上,我们都能够瞄着当时属于科技领域最尖端的这个方向最高峰,原子弹、氢弹、导弹、卫星你说哪个不是科技的最高峰。

记者:我国经济有一定基础了,也有资金支持我们科学家和科技工作者静下心做研究。在这个后金融危机时代,我们是不是应该把握时机,把国防科技创新赶上去呢?

张育林代表:现在应该说好多了。因为我们整个从党和政府更加重视这个方面,整个科教兴国战略,我想恐怕更重要一点,就是要实施科教兴国战略,这里边更重要一点,恐怕还是要推出军事基础科学,基础科学发展了我们教育水平才能提高,科技才能发展。

那么这里边关键是我们现在不能急功近利,不能急于求成,或者说不能有浮躁的心理,现在我们做什么事往往想一下子,在经济社会里边想一下子能拿出一个什么东西,就想转化产业化,能够去占领市场。在国防科技里边可能一下子拿出什么东西,就能够马上克敌制胜。但是要拿出这样东西,是必须建立非常扎实的基础之上。所以我们一定在这个方面思想观念上,我感觉不仅要重系统、更要重基础,不仅要重视拿到现实管用的东西,还要更加重视夯实发展的基础。

金融危机它不仅对世界经济有一个冲击,对我们国家来讲,也提供了重大的战略机遇。当然怎么抓住这个机遇,党和政府已经做出很重要的战略部署,就是加快转变经济发展方式,这个加快转变。为什么在这个时候提转变了?我理解那就是要抓住这个机遇,就是整个经济发展要向自主创新的方向发展,那么对国防科技来讲,整个国家我感觉经济发展方式的转变,加快转变方式要走自主创新的道路,那么国防科技大背景下这当然也是重要的机遇,因为整个经济社会发展更多依靠自主创新,那么这会国防科技自主创新打下一个非常好的基础。因为我们国防科技的发展与整个经济社会的发展,是密不可分的,很多发展计划本来就是融合发展。那么我们应该确确实实抓住这个机遇,就是在国防科技领域里边更多走自主创新的道路,既为经济社会发展方式的转变提供推动,同时为国防科技占领新的战略制高点做出贡献。 (本文来源:中国广播网

8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