漂亮婆婆做20年小三最后换来孤家寡人的下场

bk617 收藏 3 3645
导读:婆婆跟了那男人20多年,最后换来孤家寡人的下场,而这就是她心中的所谓“爱情”。 文/本刊记者 陈菲林 婆婆当过小三? 蒋笛是在结婚半年后,才听说了婆婆的风流韵事。 “你还不知道啊小蒋,你婆婆当年……啧啧……”一条巷子坐的都是老邻居,那口气,那神情,后来蒋笛每一次回想都牙根发紧。 结婚半年,丈夫陈骁带她回婆家吃饭的次数扳着指头都数得出来,她还埋怨过陈骁不懂事,让人以为娶了媳妇忘了娘。陈骁每次都东拉西扯敷衍了事,如今,想想婆婆的往事,蒋笛心里默默打了个哆嗦。 晚上吃过饭,她还

婆婆跟了那男人20多年,最后换来孤家寡人的下场,而这就是她心中的所谓“爱情”。


文/本刊记者 陈菲林


婆婆当过小三?


蒋笛是在结婚半年后,才听说了婆婆的风流韵事。


“你还不知道啊小蒋,你婆婆当年……啧啧……”一条巷子坐的都是老邻居,那口气,那神情,后来蒋笛每一次回想都牙根发紧。


结婚半年,丈夫陈骁带她回婆家吃饭的次数扳着指头都数得出来,她还埋怨过陈骁不懂事,让人以为娶了媳妇忘了娘。陈骁每次都东拉西扯敷衍了事,如今,想想婆婆的往事,蒋笛心里默默打了个哆嗦。


晚上吃过饭,她还是忍不住问了丈夫,本在沙发上柔情蜜语搂着她的手臂一下僵了。蒋笛心里一沉:“以前你怎么不告诉我。”


陈骁不说话,抬起手拿了遥控器“叭叭叭”换台,电视里正在转播F1赛车,轮胎摩擦地面的声音刺得人神经抽紧。过了一会儿,陈骁突然开口:“你妈要当过小三,你有脸跟我说吗?”


蒋笛火了:“你这人怎么说话呢。”


“比这更难听的话我都听过。”陈骁说完扔下遥控器,进了卫生间,“呯”地一声把门关得响亮。


蒋笛坐在沙发上发呆。传言被证实了,这一刻连她也觉得无颜见人。


她所知道的是婆婆30岁就守了寡,把一对儿女拉扯大。儿子婚后她还坚持一个人住,让人佩服。


可再见到婆婆,蒋笛渐渐看出门道来了:眉毛是修过的,嘴唇是文过唇线的,穿着民族风味的宽裤腿,黑毛衣,绣花大披肩……几家的婆婆能打扮得如此“入时”?她想到了婆婆那个著名的“朋友”:本市官运亨通的某局长。据说,陈骁的爸车祸去世后,他们保持了20年的不正当关系。当然,那个男人最后还是没把婆婆娶进门,他至今是另一个女人的合法丈夫。而婆婆,成为一个令人同情不起来的悲情角色。


八卦都是在天上飞,指不定哪天就砸下头来。这件事闹得邻里皆知的时候陈骁才七岁,二十多年后,竟然又传进了蒋笛的耳朵里。中国人的面子观念让她顿觉抬不起头来,一方面,她恨那些搬弄是非的老邻居,心里却又禁不住冒出一股寒意:我到底嫁进了一个怎样的家庭?




据说是爱情


屏幕上一部叫《蜗居》的大热电视剧看得蒋笛哭笑不得。里面小三和高官的关系,居然被定义成了爱情……有次回婆家,看到婆婆也在看这部剧,蒋笛不由心生冷笑,您倒是“惺惺惜惺惺”。


不是她刻薄,结婚3年,她实在有太多的闷气。她爱陈骁,也接受他的家庭,可事到如今才明白这个家庭让她如此心惊胆跳。


小姑子又的事了,妹夫怒不可遏,一番打闹后小姑子又回了娘家。这已经是第四次了。蒋笛忍不住在饭桌上跟丈夫抱怨了两句,陈骁马上站起来,抱着胳膊说:“那又怎样?”蒋笛默默地收拾碗筷。跟陈骁的沟通越来越困难,小三,情人,的事……统统是他的敏感字。


陈骁对他的母亲和妹妹有种矛盾的态度。多数时候他敌视她们,然而但凡蒋笛有一句不中听,他就会立刻暴跳如雷,他甚至有一次维护婆婆说,“别说得那么难听,有些婚外恋也是因为爱情。”


理由是,除了半年前和情人“分手”婆婆得的那套房子,她其实没有接受那个男人更多的财产。


话语间他眼神游移,蒋笛听得差点吐血。没被钱包围就不叫“小三”?那她的珠宝首饰,名牌服饰,以及从前游北京,逛香港,上西藏,下海南……大概都源于“公务出差”了?原来这就是这个看似稳重的男人的是非观!


环境的潜移默化真是可怕,什么大是大非一扯到爱情就成了功过难以评说。谁能担保,陈骁今后就不会遭遇一个“爱情”?


这么一联想,蒋笛的心顿时冰凉。她觉得她的价值观跟这个家庭完全相悖,小姑子性格阴晴不定,惯性的事,难道不是受了婆婆的影响?


有时候她也想,婆婆跟那个男人,也许真有爱情,爱到婆婆可以为了他放弃一切。陈骁16岁之前婆婆几乎没有抚养过他,自己一年有半年时间跟着那男人天南海北地逛。中国人最重视的名誉道德脸面……她都不要了,只为了自己的爱情。


“20年,多少夫妻都维系不来,这对年过半白的野鸳鸯却跟喝了鸡血似地斗志昂扬。”有老邻居不无讽刺地说。




终生的残疾


蒋笛对于婆婆的厌恶在她生下女儿的产后忧郁期内,到达了顶峰。尽管此时婆婆的小三身份已成过去。也许今后,婆婆的晚年还需要她和陈骁照顾。


但她气的就是这个。


整个月子期间,都是她自己的妈妈千里迢迢从老家过来照料,婆婆倒是做派新潮地疗情伤,一个人去西安散心去了。不过蒋笛也无所谓,她委实不想见陈骁的家人,尤其是那个过去“不干不净”的婆婆。自己的女儿不带一点尘埃地来到这个世界,最好离婆婆越远越好——这种人,这种人!一想到自己的后半生要搭上婆婆的晚年,她简直想找人大吵一架。


陈骁沉默。这个男人多数时候都不爱说话,可蒋笛现在不确定他的沉默下隐藏着些什么样的情绪。不满?或是悲伤?她懒得去想,只是看着女儿嫣红的小脸发呆,想她的血液里会遗传些什么,是婆婆的自私还是小姑子的放荡?人怎么可能真的抛弃过去,缺失的家教决定了小姑子的现在,几十年错误的人生观和遗传价值——那是终身的残疾。


她胡思乱想得最厉害的时候,婆婆回来了。真是两袖清风潇洒无比的婆婆,孙女出生到现在,她只来看过这么一次,提着花篮和精装水果,像个彬彬有礼的客人。


蒋笛看她把自己的女儿抱在怀里逗乐,突然怒向胆边生,一把把女儿夺了回去。拉扯中婴儿哇哇大哭,陈骁冲上来,混乱中给了蒋笛一巴掌。蒋笛捂住脸:“我不想我女儿以后也给人当小三。”


陈骁惊得呆住。倒是婆婆好修养,一言不发关上门去。这么多年风言风语,她好像已经修炼得金刚不坏。


蒋笛崩溃了,“陈骁我们离婚吧,我真的忍受不了,我不想我们的女儿以后走在街上被人指指戳戳,被小朋友孤立,我也不想因为攻击你的母亲而变得恶毒。”


陈骁沉默了很久,才说:“如果和我结婚让你感很委屈,我道歉。但暂时,我没有离婚的想法。”


蒋笛含在眼里的泪水,在陈骁沉重的话里,滚下了脸颊。


那天晚上陈骁坐在床沿跟她说了很多话,结婚几年来他都没这么坦诚过。“我妈30岁就开始守寡,年纪轻轻,模样周正。那么多人追,大家都以为她会很快再婚,谁知道跟一个有妇之夫缠在了一起……”陈骁叹口气。


他10岁那年夏天,那个男人的正室带着一票亲戚来他家打砸抢骂。正巧他放学回家,看到自己的妈妈被几个女人揪着头发,一口一个“不要脸”“狐狸精”,而妹妹在一干人脚边失声大哭。


整整一条街的居民都搬个小板凳坐在巷子里边看边笑,没有一个人上前劝阻。世态如此炎凉。他说,他10岁就知道。


“7岁起就有人在背后骂我,用很难听很恶毒的字眼,我因为这个经常跟人打架。妹妹还被人怀疑过血缘,”像是想到了什么,陈骁对蒋笛补充说:“我妹妹从小就性格古怪,但我觉得这不能完全怪她。她没有朋友,又缺乏管教,我又不知道怎么跟妹妹沟通,只好放任不管。”


那时候他们兄妹俩最想要的东西是隐身衣,可以穿着它不被人发现地回家。


他还说,说爱情。爱上蒋笛这样的外地女孩,是以为以后的生活可以跟过去完全无关。“但你还是知道了。”他惊讶,屈辱,慌张,不知所措。陈骁说着说着红了眼眶,“不管怎么样,她始终是我母亲,给了我生命。”虽然也给了他洗不掉的耻辱感。


蒋笛觉得她从没跟丈夫这么贴近过,这种时刻所有安慰的话都苍白,她不知道该说什么,只能轻轻拥抱他。




婆婆的保护伞


进入了2010年,婆婆也有了新变化,她搬家了。


离开了老居民楼,也暂时离开了那些指指点点。蒋笛在一个阳光明媚的午后跟丈夫去了那套不言而喻的新房探望。


新家什么都是新的,没有一点烟火气,就算厨房也没有一杯热茶斟得出。陈骁开始沉默地抽烟,婆婆则坐在沙发上打毛线,头发乌黑衣裳考究,还是那么气定神闲。


蒋笛再次审视婆婆,发现她确实跟她的同龄人不同,30岁之后就没有再工作,游遍五湖四海,也算得上养尊处优潇洒快意。作为一个女人,被一个男人宠爱了20年,她真是值了。但蒋笛其实想问她,你到底有没有爱过自己的这双儿女,在没在乎过他们的感受?一个女人的角色,除了情人,还有妻子、媳妇、母亲,甚至祖母——人活在世上,仅仅是为了自己而活吗?


蒋笛差点就要洋洋洒洒脱口而出,丈夫抽的烟飘过来,她呛了一口。


不管怎么说,那个男人是无辜的。她望了一眼闷头不语的陈骁。


婆婆毕竟老了。再精致昂贵的化妆品也掩饰不住她满脸的皱纹和憔悴的肌肤,她问蒋笛想喝点什么,身体一动不动,像一只被风干了的水果。跟了那男人20多年后,最后却是孤家寡人的下场,陈骁说,他甚至不知道母亲具体在哪一天和那个男人摊的牌、分的手。只知道有段时间母亲突然消失了,电话中说“在旅行”。没有人问她去哪,跟什么人,婆婆也没言语。大家都习惯了她的坚强自我和特立独行。她似乎从不求助,即使是面对她亲生的一双儿女。


蒋笛这才明白,婆婆是怎样的人,不知婆婆的孤傲和冷漠,她被羞辱后的唾面自干,是否出于一种无奈的自我保护——她看透了爱情,看透了婚姻,甚至看透了男人,这个世界对于她来说已经没有问号,她活着,却永远没有了好奇心。


“就喝点开水吧,”蒋笛说,走进厨房拿了壶子自己烧。她生出一股同情,也生出愧意,还是对这个曾经做过小三的婆婆。


书上总说一个人成长的阴影是终生残疾,它的康复不需要科学而要靠奇迹——但此刻蒋笛只想给这个家更多的时间。她愿意和他们一起等。


4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