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警察

2006年我从公安高等专科毕业,在公务员招考中如愿地成为一名人民警察。我以为自己在大学里所学的知识终于可以派上用场了,而且心中也酝酿了一系列的计划。可是工作方案拟订下来,我不禁瞪大了眼睛:我竟然被分配去当巡警。

我的搭档叫明德,一个年龄和我相仿的小伙子,他在部队呆过三年,退伍后考入了公安系统。明德对他所要面对的工作仿佛不大感冒,听着我重重的叹息,他竟安慰我说要听天由命。我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他倒不计较,还请我吃他家乡的牛肉干。


半个月下来,大街小巷到处留下了我的身影,我们俩因为工作的关系而成了好兄弟。我还在不停地抱怨,明德不再发话了,他只是静静地听着。有时我急了,骂他木讷,他也不还口,他会从箱子里拿出他家自酿的葡萄酒,就着牛肉干,一大瓶酒很快就见了底。一次我们巡逻到凌晨2点多钟的时候,大街寥寂得不见人影。我便提议小喝一杯,明德笑着答应了。喝着喝着,我又为人生的不得志感叹一番,明德在一旁静静地听着。不知不觉地,一瓶酒又见了底。喝过酒后,明德歪歪斜斜地开着巡逻车继续巡逻。老话说,人到倒霉时,说话溅出的口水都会砸伤脚拇指。我们不曾想到,深夜3点多钟还会有督察在大街上出现。可想而知,我们不仅被扣发了当月奖金,还行政内记了一个警告处分。我的心情灰暗到了极点,同时又因为连累了明德而多了一份内疚。明德仿佛没事般,只是当我们巡逻的时候,明德便拒绝喝酒了。


那一年除夕夜,我和明德像往常一样骑着巡逻摩托车巡逻。在烈士陵园交叉路口,一位骑三轮车的老人闯红灯又在禁止三轮车行走的路上拉客,于是我们扣留了他的三轮车。车夫大声地抗议,“我才不管他娘的什么鸟规则,我踩三轮车就是为了一口饭吃,我要吃饭才是最大的规则。”这句话,于情于理都说得过去,而且又带有血性,和明德小声嘀咕一阵后,我们便决定将三轮车归还给老人。在老人骑着三轮车离去的那一刻,我们清晰地听见老人自个儿说,“幸好今天遇上了好警察!”


我和明德对视而笑,我们可是第一次被冠名“好警察”呢。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