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省房租美少女和准姐夫蜗居一室受辱。。。。

bk617 收藏 4 15996
导读:姐姐离婚了,带着4岁的外甥女搬回了娘家住。外甥女很乖,从小就是跟着姥姥长大的,我们一家人都特别喜欢她,所以姐提出离婚时,条件是可以什么都不要,但女儿的抚养权必须归她,而且孩子从此与父亲脱离关系,绝不允许以任何理由任何形式探望,以免打扰孩子成长的新环境。 自打离婚后,姐表面上看起来反而更轻松了许多,也许这些年来她的婚姻实在太压抑了,恐怕确实有苦难言。她性格本来就挺内向,不善言词,肯定是长期独自一惯生闷气憋坏了,有好长一段时日看她没精打采的样子,面黄肌瘦。娘家人都疼她原以为是病了,直到偷着离婚后,才知道事

姐姐离婚了,带着4岁的外甥女搬回了娘家住。外甥女很乖,从小就是跟着姥姥长大的,我们一家人都特别喜欢她,所以姐提出离婚时,条件是可以什么都不要,但女儿的抚养权必须归她,而且孩子从此与父亲脱离关系,绝不允许以任何理由任何形式探望,以免打扰孩子成长的新环境。


自打离婚后,姐表面上看起来反而更轻松了许多,也许这些年来她的婚姻实在太压抑了,恐怕确实有苦难言。她性格本来就挺内向,不善言词,肯定是长期独自一惯生闷气憋坏了,有好长一段时日看她没精打采的样子,面黄肌瘦。娘家人都疼她原以为是病了,直到偷着离婚后,才知道事情的来龙去脉,她真是在忍气吞声,最终可能是几乎无法再挽救那个负心汉时,才被逼走上了这一步。我知道她决心用最无奈的方式解脱折磨,一定是死了心的,男人唯有让一个女人彻底放弃了幻想之后,才能显现出自由之后那种伪装着极其洒脱的逍遥。


前些天,姐姐把前姐夫的丑事都一五一十的给我讲了,她需要向一个忠实的听众倾诉,需要让一个人读懂她心中的苦恼,姐还说只有我能理解她的心声。她不愿意将所受的委曲让别人知道,那是自己亲历的耻辱,也是她的无能的表现。她更不愿让父母知道,那样做会让二老增添不必要的烦躁,甚至于会大倒胃口。姐的性格就是这样子,从小什么事情都是一人扛着,与其说我是她的亲妹,不如说是她知心朋友,我最清楚姐的难处。


恋爱三年,结婚五年,姐其实嫁了一个道貌岸然的小人,他绝对是个伪君子,他表里不一,活脱脱一只披着羊皮的色狼,可以说他骗了我们一家子的信任与爱戴,他骗了姐最纯最真的感情。还有一个只有他知我知天知地知的秘密,这个坏男人曾强奸过我,18岁那年她无耻的霸占了我的初夜。当年我暗暗发誓,只要他不说出来,我也会烂在肚子里一辈子,为的就是让姐能守望着幸福。谁知他贪得无厌,一错再错,最终走上了不归路,玩女人成瘾。事到如今,他毁灭了姐忠贞的感情堡垒,我若再要说出那件事情之后,还有意义吗?还有颜面?她肯定会责骂我,骂我傻瓜,骂我天真。我真无法预测还会节外生枝多少事情,算了吧,那怕好多次话到嘴边,还是强忍着咽了下去,我一定会守口如瓶,不光是为了姐的尊严,自私一点儿坦白说是为了自己。


高中毕业后,我成绩太差,并无心复读,爹妈似乎看不到希望,也不再动员我继续努力了,他们的想法可能跟我是女孩子有关,反正迟早会嫁出去,有高中文化够用了,当然主要决定权还在于我,而我也已失去了信心,随后便水到渠成的步入了社会。高中期间,我肯定自己是一个好学生,成绩不好并不是因为没用功,一直跟不上课可能与初中的基础太差有关,说白了脑子也确实笨了些。


在家没呆几日,姐便拉拢我外出打工,她比我大三岁,幼师毕业后便留在本市一家幼儿园任教,工作都已经满三年了,她做事情很认真地,学校领导对她相当认可,在那里也算是站住了脚。之前聊天她曾向院长提起过我,还夸我学习挺操心,也非常喜欢孩子。没想到结果高考我名落孙山,离大学门槛又相距甚远。听说我不想再复读的消息后,姐试探着问过我愿不愿意当孩子王。我知道她是想让我出去见见世面,在就业条件如此很不景气的今天,又有什么事好做呢?况且我一没大学文凭,二没社会阅历,书呆子气还很浓,能找到一份工作养活自己就很不容易了。


姐向院长推荐了我,院长看面子让我通过实习一段时间了解情况后再定论。后来,我真的被姐说动了心,便去了她那里。说实话,我那有姐那点儿出息,毕竟姐就学着幼师专业,又工作几年,早成了一个孩子们心中最敬仰的好老师,好姐姐了。而我确实笨手笨脚既不会唱歌又不会跳舞,只能做了生活老师,主要任务就是照看孩子们睡觉,吃饭,上厕所。别瞧姐平日里少言寡语,一副沉静相,可面对学生时她能真正的快乐起来,我猜测她一定是喜欢这份工作,喜欢孩子们,要不然她的性格缺陷又怎能适合做幼儿教师呢?姐长相比我漂亮,也挺会着装,而我虽说比她个头高了些,却是个大傻冒,姐在工作中灵活的像条在水中游玩的鱼。可在交际中她却又显现出少有木纳,姐的性格真是怪怪的,可她自己也说不清。


姐给家里说自己在学校宿舍里住宿,父母从没去看过她,具体也不知情。我去了那里后才知道,她根本没在学校住,而是一直和男友在外面租了房同居着。姐一年前好像给我提起过他,说有一初中同学家境挺好,中专毕业后便去了市建工作,原来她说的那个男孩儿就是后来的姐夫,她即使说起过,我也会很快忘掉,那会儿真没心思理她的风花雪月。其实姐提起他的那个时候,两个人已经同居了,姐可能是心里忐忑不安,极想同我说说,结果却吃了闭门羹。


第一眼看到他给人的感觉很绅士,很儒雅,小伙子确实帅呆了,他和姐很般配地,姐就是一朵花。最可贵的就是二个人都不善言词,我们三人在一起时,很多时候静悄悄的,他玩电脑,姐看光盘,我看电视,不知道他俩压根就是这样,还是我真的成了电灯泡。姐说,他就是这样子的一个人。他确实是这样子,结婚后一如既往。现在想来,姐的反常的性情是否与他的沉默有关呢?我始终感觉他改变了姐,把姐变成了一个神经病。


我是生活老师,工作日必须在学校里吃住,每逢双休幼儿园关了门又不得不和姐、还有她的男友住在一起。起初很尴尬,后来也习惯了。房子里一室一厅一卫的结构,约30多平米。姐当着我的面毫不避讳的和男友睡在卧室,我通常就是在客厅的沙发上。姐有言在先,我们三人在一起的事情绝不能让父母知道。


在我工作了的第二个月时,姐有了早孕反应,一天呕吐好多次,开始我以为她病了,后来她才说可能是有了孩子,和他一起去医院检查后果真如此,当天就买回了打胎药服下了,我很害怕,可姐说没事的,已经打过二次孩子了,这是第三次,三天后就会有血团流出,姐那几天向院长请了假,又多休息了几日。因为工作原因我也只能是在休息的那两天照顾她,那次正巧遇到了她打完孩子的那一刻,姐下身留了很多血,我亲自给她倒掉的,看起来很恶心,可更心疼姐的身体。那两天他睡沙发,我和姐睡床。


那年腊月二十六,姐如愿以偿的嫁给了他。我知道姐很乐意,很幸福,可并不知道一个月前正当她在娘家忙着准备嫁妆时,我却在出租屋里发生着一件痛心疾首的事情。他蹂躏了我的身体。还是一个周末,我还是照旧准备回到那里睡沙发,姐不在家,姐打电话说他也回了老家。那一夜,我放心的睡在了床上,一丝不挂。没想到,半夜,11点,他像幽灵一样打开了房门,而我根本来不及穿上内衣内裤,只好倦缩在被窝里,紧紧的。他没开灯,他一定知道我会在家的,开门时我还喊了他,他还好心让我睡,自已可能依在沙发上,我已经彻底地心清了,刚才的睡意早已不知去向。过了足有半个小时,我听见他倒了一杯茶,慢慢的喝着,而我在里卧却是大气也不刚出。


很不幸,我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他丧失人性极度无耻的光溜溜爬到了我的床上,我想要大喊大叫,可在他的恐吓中还是含着泪龌龊的牺牲了自己珍贵的初夜。他说我们的事已经说不清了,只有偷偷的顺从了他才能保证姐的婚事。那一夜,他如狼似虎的霸占了我五次。第二天早上,天刚亮我便乘车跑回了家,爹妈对我的突然到来很是吃惊,姐也问我出了什么事,我强笑着说没有,就是想看看家里准备好了没。家里人都忙,没有谁能察觉出我脸色的苍白和疲惫。


我很快恢复了平静,可能也是看到了姐的快乐。好不容易熬完了那个学期,本来已经适应了这份工作,可是我却再没有心思继续留在那个伤心的地方,过完年说什么也不去了。姐还照常在那里上班,刚结婚前一年他们还是住在那间出租屋里。后来他买了房子,再后来姐便不幸福了。


姐说,他常常趁她不在家带一些野女人过夜。姐还说,他有很多情人。姐的话,我一句也听不进去,但我相信都是真的,我心底最明白他坏透了。


姐肯定管不了他,姐生了几百遍气,姐吵了无数次架,只是她从来都是掖着藏着,她那里知道“纸包不住火”,她不服气“狗改不了吃屎,狼改不了上山”的事实。


其实我也错了,错的很可笑,很可怜,可一切究竟错在哪里我却又不知道,难道说人生“难得糊涂”?不!还是清醒的活着比较好,可清与浊谁又能分得开呢?


4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