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棍寡妇齐抗战 正文 <四十三>"小鬼子,爷爷我来了!"

武者2009 收藏 11 497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111.html


众人都感到很奇怪,还是狗子眼尖,他伸脖子望了一会,叫道:“那不是顺子他娘吗?”

大家也跟着叫:“对,就是。”她来这里干什么?二愣子和王玫瑰对望一眼,都是一脸迷惑。莫非她家出事了?顺子的伤已经好了,还能出啥事?个个都把心提到了嗓子眼。

这时顺子娘已蹒跚着爬了上来,大山媳妇老远就喊:“三婶子,出啥事了你这么急?”

顺子娘扬头看着众人气喘吁吁道:“不好了,我家顺子不见了啊。”声音中有些哭气。

众人一听这才长出一口气,纷纷道:吓俺一跳,俺还以为村里出啥大事了呢。

二愣子笑道:“婶子,顺子不会出事的,也许他去哪里耍去了。你放心,不用天黑他保准回来。”说着又转头问众人:大家伙来这里后谁看到有人出山口了?众人纷纷摇头说没见有人出村。

顺子娘听了心里似乎多少有了些安慰,她从褂子兜里掏出一张皱巴巴的草纸(烧纸)边缕边递给二愣子,说:“大侄子,顺子还在炕上留了张纸,我不知道写的啥,我看他这些天老是有心事啊。”

二愣子一怔,赶紧把那张纸接过来,王玫瑰也凑上来,字是用毛笔写的,她边看别念道:“爹娘,我不想活了。。。”刚读到这里,众人啊的一声,纷纷围了上来。

王玫瑰又急急念道:“其实我去年就应该跟鬼子拼死,但我为了娶媳妇没敢去,村里人说我怕死不是个爷们。二愣子他们不搭理我。我知道他们是瞧不起我。那天我媳妇被鬼子杀了,我的头也被狗日的打伤,现在我要去给我媳妇报仇,跟那些狗日的拼命,咱王家山里人自古就没有个孬种,我要让村里人看看,我顺子也是个爷们,我不怕死。

儿子:顺子绝笔。”

顺子娘刚听完,一腚蹲在地上嚎啕大哭起来,边哭边扯着长腔喊儿子。女人们赶紧上前安慰她,说不要紧,俺去把他追回来。二愣子意识到顺子这么鲁莽要出事,吆喝一声狗子,两人飞奔下山,一气跑到西山沟拖出两匹洋马,加鞭向山外蹿去。

两人一路猛追,耳朵只听见呼呼的风声闪过,20多里跑下来,竟还没发现顺子的影子,再往前就是王戈庄驻地了,狗子一把拽住马缰绳,大洋马前蹄悬空扬头嘶吼一声停了下来,他转头问二愣子:“二哥,追进去看看?”

二愣子骑在马上放眼望了望不远处的乡驻地,皱皱眉叹了口气道:“咱骑马怎么进?给鬼子当靶子吗?顺子也许从别的路走的,咱俩分头往回走找找看看,他步行不可能走的这么快啊。”

狗子一听有道理,就说:“哥,我抄北道找,你从南路找。二愣子点点头,两人分开,各自打马而去。”

然而,二愣子估计错了,天刚放亮顺子就走了。趁娘牵着牛去南河边吃露草的空当,他从柜子里摸出在山道上拣到的四颗手雷,出了门,悄悄走出山口向王戈庄奔去。他不想让村里人看见,因为他们看他的那种目光他受不了,那眼神里分明透视出鄙视和讥讽。他以前是真的怕死,那是因为有个还未过门的俊媳妇让他挂记着,他还没尝过当男人的滋味,更想跟媳妇以后恩恩爱爱的过日子,生儿育女孝顺老人。但当那天他被鬼子打伤昏迷,新娘子黄阿英不甘凌辱投井而亡后,他的身心被彻底击垮了。在养伤的那些日子里,他想了很多,媳妇黄阿英俊俏的身影时时在他脑海里闪现。这使他更加痛苦自责,草他娘,我算个什么爷们啊,连个女人都不如,媳妇都能为了自己的尊严而视死如归,我王顺子他妈的好歹也是个站着尿的汉子啊,若不为自己的媳妇报了这血仇,我他妈就是个连畜生都不如的东西。

他想过伤好后要跟二愣子他们一起跟鬼子血拼,但他又觉的没脸去跟他们说,即使硬着头皮去问,二愣子他们也不会鸟他的,毕竟他以前对村人撒过谎,逃过一死,后来又拒绝了二愣子的联合。

既然不能联手村人,那就自己去跟鬼子单条,做一回真爷们也不妄白活了这一生。注意打定。这才发生了顺子娘上山口哭喊儿子的一幕。二愣子他们骑马追的时候,他已进了王戈庄驻地。

这一天是农历五月二十三,鸠山派的那三百日军最精锐师团也在那天进驻王戈庄。田中为了欢迎强军的到来,早在前一天就指示乡长马大全组织人员列队迎接造气氛。经过马大全和喽罗们的连夜忙活,一支五花八门的队伍就举着小旗子早早站在了了宪兵队门口。欢迎队伍有一百多人,都是些汉奸二流子之类的东西。个个鬼头蛤蟆眼。活似阎王殿里的小鬼。马大全还试图弄一些小孩来装装门面,他吩咐手下拿着糖果满街哄孩子,可这些小家伙们拿了糖果就跑,喽罗们也不能硬去抓啊,那样显的太没素质了。毕竟是欢迎队伍,若硬拽着帮孩子来,到时鬼子往大门口一列队,他们嚎嗓大哭就麻烦了。

找不来就不找吧,这时一直跟在马大全身后的胡油仁问道:“马乡长,怎么欢迎队伍都是清一色男爷们啊,让皇军一看就知道咱是什么身份,不和谐啊,队伍里应该老婆孩子都有,这样才能衬托出日中亲善的氛围来。”

马大全无奈的两手一摊:“连孩子都不来,去那找娘们啊。大人比孩子更精明,早跑远躲起来了。”

胡油仁嘿嘿嘻道:“请你家我嫂子来助场啊,我发现嫂子人缘很好,她的麻友不少,都让她们过来。”

草,你小子是真糊涂还是装棒槌,马大全心里不乐意了,他想起了鬼子第一次到王戈庄见到他老婆就拖进屋日的情景。

胡油仁见他脸色立时变了,才相信人们的传说是真的。

正在这时,一汉奸骑着车子急速奔过来大声喊道:“大日本皇军的车队已经进了乡驻地,大家快欢迎。”

一时间锣鼓喧天喇叭乱嚎,人群骚动起来,马大全赶紧撒丫子蹿进大院报告了正在等待的田中,两人急急奔出来准备迎接。

恰巧此时顺子也大汗淋漓的来到了宪兵队大门口,远远站在街角犹豫着是否现在就进还是等人群散了再冲进去。一个喽罗发现了他,指着顺子高兴的向马大全请示:“报告长官,那边还有个人,把他拖来凑数吧?”

马大全抬头一望,靠,这小子来的正是时候,忙喊道:快去拖来,给他面旗子跟着吆喝。

两个喽罗得令,飞一般奔过去抓住顺子架着他就朝这里拖,顺子还没明白怎么回事两只胳膊就被控制住了,他大骇,以为自己的行动被鬼子识破了。随即拼命挣扎,但他毕竟是大伤初愈,身体还没完全恢复过来,再说那俩汉奸张的人高马大,哪容他反抗?连拖带拉就把他拽进了人群,同时手里也被揣了个旗子。顺子这才明白是让他欢迎什么大官,心里非常激动,摸摸腰里的手雷,暗叫:草,这下好了,弄个大的垫背,过瘾。

随着三声礼花弹在空中炸响,被称为日军“最精锐”的师团--大阪第四师团一部300人坐着汽车雄赳赳气昂昂的开进了宪兵队所在的大街。只见前面两辆偏三轮摩托开道,车斗上各架着一挺外把子机枪。窝在车斗里的鬼子,手把板机目不斜视。始终处于临战状态。后面六辆卡车上站满了全副武装腰杆笔直的日本兵,伴着轰鸣的汽车声,杀气腾腾威风凛凛的一路驶过来。

欢迎队伍高举旗子,嘶声高吼:“欢迎欢迎,热烈欢迎!皇军万岁!”。。。。。。

马大全一见这气势,不由的暗暗赞叹:精锐师团就是牛比啊!看人家那装备,看那军容,靠,不服不行。这回够王家山里的那帮寡妇喝一壶的了。

田中望着这阵势也乐了,对着车队伸出了大拇指:精锐师团,大大的厉害,我的前途大大的。

车队驶到宪兵队大门口,嘎然而止,田中疾步跑过去,车上也跳下一个鬼子军官,双方互相敬礼哈腰。

这时站在欢迎人群里的顺子见时机一到,他扔掉旗子,从腰里摸出一颗手雷拉弦朝那俩鬼子官就摔了过去,只听轰的一声巨响,弹片纷飞肢体乱舞,鬼子汉奸们始料不及,人群哗的一下炸开了锅,狂喊声一片。

顺子飞身扑到一辆汽车前面,瞬间扯掉绑在腰上的手雷弦线,怒吼一声:“小鬼子们,爷爷我来了!!!”

随着惊天动地一声爆裂,站在车上的几十个鬼子还没明白怎么回事便抱着破碎的车体飞向了半空。

一个年轻的生命就此烟消云散。顺子,王家山里一个被人视为贪生怕死的汉子,已自己的壮举,证明了他的人生价值。祝愿他在另一个世界里同他的新娘黄阿英携手漫步天堂吧。

(题外话:这是一个真实的人物,同期采访录音:俺庄那个顺子,当时村里人都瞧不起他,谁也没想到他能做出那样的事啊,村里人后来听说了,都哭了,顺子的爹娘47年先后走了,虽然没了后人,但全村人都来了,披麻带孝为老人送葬。俺们就是他俩的儿女啊。)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女白领玩的军事游戏:输了要扒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