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让英雄落魄,志愿军二等功臣杨庆连病危!

luojiyou 收藏 3 904
导读: [img]http://pic2.itiexue.net/pics/2010_3_11_99039_10799039.jpg[/img] [img]http://pic.itiexue.net/pics/2010_3_11_99040_10799040.jpg[/img] [img]http://pic.itiexue.net/pics/2010_3_11_99041_10799041.jpg[/img] [img]http://pic.itiexue.net/pics/2010_3_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别让英雄落魄,志愿军二等功臣杨庆连病危!


别让英雄落魄,志愿军二等功臣杨庆连病危!


别让英雄落魄,志愿军二等功臣杨庆连病危!


别让英雄落魄,志愿军二等功臣杨庆连病危!


别让英雄落魄,志愿军二等功臣杨庆连病危!


现在在浙江富阳市人民医院急诊室抢救。老人家得的是中风,星期一晚上突然在家中摔倒,去过杭州省医院,要开刀。年纪大了,有危险......结果又转到富阳市人民医院急诊室。老人家是抗美援朝时期的功臣,曾经作为英模代表,受到金日成首相和朱德总司令的亲切接见。

他的家里,生活情况一般,全靠老杨的工资生活。因回迁,还欠亲戚4万元。爱人没收入来源(曾经在骨伤科医院地段扫地做小工,每月400元)儿子是哑巴,每天傍晚一直与他的哑巴对象(有8年了)在超市门口卖仙人球。

庆连同志祖籍宁波江东,然从小生活在富阳赤松,为地主放牛。1948年10月参加华中南第四野战军,通讯兵。

据证件记载,老人在国内参加过下列战役:

1948年11月辽西战役;1948年12月天津战役;1949年3月渡江战役;1949年4月汉堡战役;

1949年10月广西南宁剿匪。

获得奖励:

1949年4月和1950年6月得艰苦奋斗奖章两枚;

1949年10月得战斗奖章一枚;

1950年下半年在广西立大功一次;

1952年在广东立小功两次。

1952年12月入朝参战,任通讯班长。参加过金城反击战,荣获二级战士荣誉勋章等。在有次带领两名山东籍新战士接线时,面对20多架美国飞机的轰炸,他一手一个,把新战士按在地上,由于心脏着地,从此落下心脏病,时常有心慌的感觉。双脚后来感觉湿乎乎,才晓得中了弹片,腰部也中了弹片,医生说,幸亏有棉衣挡了一把,不然就完蛋了。老人在回忆当年牺牲的战友时,热泪盈眶。他直到1958年才回国。期间,参加部队的防空洞建设和帮助朝鲜老百姓建房。复员前,部队领导曾给假杨庆连,希望能寻找到宁波老家的亲人,无获,故复员后仍返富阳居住。

1954年6月在朝鲜参加54军的庆功大会上,国内慰问团记者采访了他。老杨回忆,当年和后来还有许多寄给他的朝鲜人民的慰问信,看不懂。搬了好几次家,现在都找不到了。

老杨说,当时国家很困难,我把自己的所有津贴交给了所属炮兵5师1团的白常浦政委(当时是连长),刚好师文化科的同志在场,于是抓拍了。后来寄给我作留念。

照片背后的文字:杨庆连同志:你高度的爱国主义和国际主义精神是我们学习的好榜样,愿你在新的年代里创造新的光荣。这张照片送给你作纪念。

这是根据老杨的回忆写的部分片段:

一九五三年三月的一个晚上我们进入了朝鲜一九五二年年初,部队接到命令,集体转为志愿军,准备赴朝参战。当年三月,部队驻扎在辽宁的安东,整顿学习,作出国前的准备。这期间,我参与了好几百公里的架线任务,全由通讯连包下。一九五三年三月的一个晚上,部队乘火车出国。之所以选在晚上,是由于当时我军还没有制空权。美军利用其空中优势,每天出动大量的飞机,轰炸我军的生命补给线——桥梁、铁路、公路。多时每天出动达上千架次,因此,在战争初期,我军损失相当严重,平均每月损毁的汽车四百多辆、火车十多列,铁路、公路和桥梁经常是白天炸毁晚上抢修。后来,我们也摸索出了一套对付的办法,如在明桥附近建多座水下桥,就是隐于水面一尺,敌机不易发现,汽车则利用空袭间隙过桥。火车过临时木架铁路桥时,由于车头重,不能过,就采取“顶牛过江”的办法,就是火车头顶着车厢过桥,再由桥对岸的车头接走。在两千一百多公里的运输线上的山头和道口,投入近万人的防空哨兵,日夜监视敌机活动,一遇天边像苍蝇样的黑点或亮点出现,就立即对空鸣枪报警,其他沿途哨位也得警鸣枪,这样可以赢得五到十分钟的躲避时间。这种方法,很像古代的烽火台报警。那晚,遇到敌机轰炸,火车开得很慢,我们经常是开开停停,人员下来上去。当司机听到防空哨兵的报警枪声后,火车头立即与车厢断开,然后开着大灯加快速度往前开,以吸引敌机,待开出几里后,又突然灭灯往后倒着开,再与车厢挂上往前开。一百多里的路磨蹭了一晚上。白天,为躲避敌机轰炸,部队隐蔽在附近山脚的松树林里。敌机似乎意识到有部队,便出动许多飞机,从上午七点多一直轰炸到下午四点。部队也有伤亡。从安东到朝鲜是一块小平原,沿途到处是被炸毁的房屋,每颗树上弹痕累累。当地的老百姓为躲避战乱,在附近挖坑道,顶棚上盖草,再复上泥土,吃住都在里面。有条件的到山边炒点米当干粮。老百姓好可怜,在家里的都是些老头、老太太和小孩。为避免敌机轰炸,干农活都是在夜里,女多男少。我们在出国前,都学过几句朝鲜语,比如:阿爸,叫阿查尼;阿妈,叫阿玛尼。在朝鲜的大部分庙宇里都能看到中国的文字,其供奉的菩萨也和中国一样,可见两国的交流渊源流长。朝鲜的三八线以北是个多山的地区,金矿铜矿十分丰富,其金子开采量曾位居世界第一,所以,一些被废弃的矿洞,后来倒成了志愿军指挥部的最佳场所。呵呵,这倒使我想起一个笑话,当初我们抓获了一批美军俘虏,他们什么都愿意上缴,就是不肯交出从老百姓那儿搜刮来的黄铜碗,并且每个俘虏都有。志愿军感到很奇怪,后来查其原因才晓得,美军曾对赴朝参战的士兵说过,朝鲜是个产金大国,连老百姓吃饭的碗也是金子做的。在朝鲜,我还听说,起初的战地医院和文工团人员均不配武器,遭小股敌人的偷袭,吃了大亏,尤其是女同志,被强行送往台湾。毛主席得知消息后,立即指示所有志愿军非战斗人员都配发武器,并要求尽快学会使用。敌机伴着那俯冲时发出的怪叫声,一架接着一架轮番轰炸。身边的新兵起毛,我一手一个,迅速将他们按倒在地上金城反击战是我志愿军在朝鲜的最后一次战役,我十分荣幸,赶上了这次战役。我志愿军自一九五0年十月十九日入朝参战以来,已经历了四次战役。而金城反击战无论在规模和装备方面都超过前四次。一共投入兵力百万,武器装备也得到了苏联的支持,由苏联帮助组建的空军初具规模,拥有飞机两千余架。常规武器也得到改善,大炮通过前几次战役的缴获和国内支援也得以改善,尤其是苏联提供的车载卡秋莎多管火箭炮,能在一分钟发射三十五发,炮击三分钟后就立即转移,以防敌方报复,其火力的密集性和机动性,在前次战役已得到充分验证。有个笑话,美军打着谈判的名义,要求了解这一神秘武器,他们最后得出结论是多个炮管连在一起的炮,于是也去仿造,但总不得要领。为了打好金城反击战,我们准备了一个半月,挖地道、山洞,先把大炮安置在山洞里隐蔽。我炮营四个连的炮兵均分布在山的周围,四周是纵横交错的交通沟,头上均覆盖伪装。山头上是团炮兵指挥部。领导在战前作了动员:此次战役关系谈判进展,意义重大,只许胜利,不能失败。大家要勇敢,要轻伤不下火线。每个战士都要表决心。有天,领导分给我的任务是架两公里的线路。出发前,排长对我说:“小杨,任务很艰巨,要努力克服。”“请排长放心,保证完成任务。”我说。我带了两名山东籍新兵在沿途架线,上午十点许,有敌十多架轰炸机朝阵地飞来。敌机伴着那俯冲时发出的怪叫声,一架接着一架轮番轰炸。身边的新兵起毛,我一手一个,迅速将他们按倒在地上,“嗖”的一声,一块油条长的弹片掀掉了我的伪装草帽后,斜插在眼前,我一抓,手马上起泡。两三分钟后,我们又换了个地方。由于按倒新兵时我的胸脯着地,心脏受到炮弹冲击波的刺激,从此落下了心慌的毛病。那天,我的左腿还被弹片擦伤,在卫生所包扎时,护士说我命大,原来在左腰部一块弹片被棉袄挡住。交通沟是平时和战时人员往来频繁的地方,我们的各种阵地线路也是沿交通沟一侧着地铺设的。雨天,各单位的线路被踩得分不清颜色,万一在战时,几路线被炸断了又是夜里,接线可麻烦了,弄不好就会延误战机。如果我另外再铺设一条备用线,临战时就不会手忙脚乱了。我把这一想法向参谋作了报告,他夸我想得周到。我估算过大约有两公里的线路。我要求配一个新兵。那天是七月十三日总攻前夕。晚六点,趁着夜幕降临前,我俩背着电话线,在树林里架线。时有敌侦察机掠过头顶。我们在一片开阔地隐蔽观察。那是一片杂草丛生、到处是炮弹水坑又没有遮拦的地方,我距山脚团部指挥所的接线处有五百余米。必须绕道而行。我看好了要走的线路。在伸手不见五指的夜里,风夹着细雨,我俩全靠美军的照明弹引路。我与新兵说:“跟着我,线别弄丢了,飞机来了别怕,要死一块死……”。新兵才十七八岁,刚入伍,没经验。美军隔七八分钟发一颗照明弹,空中的停留时间有四五分钟。终于把线架到了山脚边了,正准备接从山上已铺设下来的团指挥部的线头时,美军又放了照明弹,同时扔了两颗小型炸弹,把山上的线炸掉了头两百米。我赶紧把线接了上去,在黑暗里摸索,幸亏又有照明弹,我看到了接头。当我捏到线头时,手一阵发麻,我晓得有信号来了。我迅速用电话机连线,总机值班员说:“杨庆连,电话接得好,总攻马上就要开始了,你要维护好这条线路。”晚九时总攻开始,金城地域风雨雷电大作。我军先动用了一千门大炮,沿二十五公里正面,一齐猛射,只半小时,敌军阵地立时浓烟滚滚,烈焰腾空,山摇地动,敌人鬼哭狼嚎,发疯般冒着弹雨向后溃逃。炮击未停,各路志愿军阵中,忽又响起激昂的军号声。一处吹响,百处响应,嘀嘀哒哒,震荡山谷。步兵皆冲出战壕,平端刺刀,高声叫杀,借着远处一闪一闪的炮弹光,潮水般冲向敌阵。七月二十四日战役结束。金城反击大捷,敌人彻底破灭了企图用武力来争取更多土地的幻想,觉得再这样打下去实在无益,又加上美国国内的反战呼声越来越高,内外矛盾激烈,终于又重新回到了谈判桌上。七月二十七日,朝鲜战争的交战各方,在板门店签署了停战协定,结束长达三年的朝鲜战争。协定当晚十点生效。这天晚上的十点差一刻,在军事分界线上,枪炮声大作,地动山摇。两军阵地上空,照明弹、曳光弹,赤橙黄绿各色信号弹,乱飞乱舞,天地皆泛红绿色彩光,是两军各以枪炮,对空猛射,欢呼停战。晚十点正,枪炮声停止。金城千家万户立刻灯火通明,军民纷纷涌上街头,相拥欢呼胜利。我和战友们饱含热泪,一夜狂欢。

在后来的军级庆功大会上,我被授予二等功臣称号,并获朝鲜二级战士荣誉勋章。朝鲜小姑娘为我献鲜花、挂红领巾,那个幸福啊像电流那样立刻通遍全身。

15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