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名曹操“后人”在复旦大学做完DNA鉴定(图)

jiwuy 收藏 3 3473
导读: [img]http://pic.itiexue.net/pics/2010_3_11_98921_10798921.jpg[/img] 曹祖义讲述辽宁曹氏变迁 [img]http://pic.itiexue.net/pics/2010_3_11_98922_10798922.jpg[/img] 曹氏部分族谱   随着河南省安阳县安丰乡西高穴村西高穴墓经考古学者挖掘认定为曹操高陵墓,一时间,有关陵墓的真伪引起社会广大关注。复旦大学现代人类学教育部重点实验室一则征集令更引起了世人关注,该实验


100名曹操“后人”在复旦大学做完DNA鉴定(图)

曹祖义讲述辽宁曹氏变迁


100名曹操“后人”在复旦大学做完DNA鉴定(图)

曹氏部分族谱


随着河南省安阳县安丰乡西高穴村西高穴墓经考古学者挖掘认定为曹操高陵墓,一时间,有关陵墓的真伪引起社会广大关注。复旦大学现代人类学教育部重点实验室一则征集令更引起了世人关注,该实验室准备用现代曹姓男子DNA验证墓中男性遗骨身份到底是不是曹操,从而也验证出该墓到底是不是曹操的陵墓。


在最初的报名者中,一份来自辽宁的样本因有详细族谱佐证,引起实验室高度重视。3月8日,远赴上海捐献DNA归来的自称曹操七十代孙的曹祖义,在家乡辽宁省东港市接受了本报独家专访。


辽宁男子 自称曹操后代


历史上关于曹操墓众说纷纭,1000多年来,曹操墓到底在哪里,谜团重重。去年年底,河南省安阳县安丰乡西高穴村南一座古墓引起了全世界的关注。


河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对墓葬进行抢救性发掘,除了发现大量的重要随葬品外,还发现人的头骨、肢骨等部分遗骨。专家初步鉴定为一男两女,其中,墓主人为男性,年龄在60岁左右。


根据墓葬形制、结构及随葬品时代特征,并结合文献记载,河南省文物局和国家文物局判定该墓的墓主人就是魏武王曹操,大墓即文献中记载的高陵。


去年12月27日上午,有关方面正式公布发现曹操高陵墓。虽然河南省文物局等部门运用多种方式证明该墓就是曹操墓,但质疑声却一直不断。


今年1月22日,复旦大学现代人类学教育部重点实验室发布一则征集令,面向全国征集曹姓男性DNA,准备用DNA技术来破解曹操墓的真伪。一时间,引起曹姓男性的普遍关注,许多人打来电话表示愿意滴血验证。


该征集令,也吸引了千里之外辽宁的曹祖义的极大关注。


曹祖义,今年59岁,系辽宁省东港市人,是中国红学研究学会成员,自称是曹操七十代孙。3月8日,在东港初见曹祖义,其刚刚从上海检测DNA归来,其浓黑粗长的眉毛显得格外抢眼。曹祖义告诉记者,自己是在东港市大孤山镇出生,4岁时才随父亲曹天富搬至东港市区居住。


曹祖义说,在网上看到曹操墓被发现后,心里也十分激动,“因为我们都是曹髦的后代,曹髦是曹操的曾孙,所以曹操应该说就是我们的高祖。现在在东港市大孤山、岫岩等地方,都有我们曹姓族人,仅东港市就有三四千人,各地加起来能有上万人。”


族谱证实 系曹操七十代孙


关于自己是“曹操七十代孙”的说法,曹祖义显得十分自信。曹祖义说,他有两点可以证明其家族确实是曹操的后代。


第一:家族口口相传。“我小时候,父亲就常告诉我,我们是曹髦的后代。当时,我也不知道曹髦是谁?还以为这个人叫"草帽",当时想这个人怎么会起这个名?”曹髦是曹操的曾孙,曹丕孙子,曹霖的儿子,三国魏国皇帝(公元254—260年在位),字彦士,初封高贵乡公。


第二:根据现有的家谱可以证实。曹祖义拿出了岫岩曹氏族谱影印件,“我们原有许多族谱,后来不是丢失了,就是在文革时期被烧毁,只有这份族谱被人藏在房顶棚里才得以完好保存下来,现珍藏在岫岩曹氏后人手中。一般人是不能看的,因为我一直都研究曹姓,所以他们才让我复印。”


曹祖义说,“史料记录,曹霸,唐玄宗时期著名画家,能文善画,系曹魏高贵乡公曹髦后人,因一幅作品,有影射唐朝之嫌,被削职免官,流亡至四川省成都,靠为人绘画肖像谋生。后来杜甫几经寻访,见曹霸后创作《丹青赠引曹将军霸》及《观曹将军画马图》二诗。从曹霸流落四川这点来看,与我们曹氏族谱所记载的"原籍四川小云南"为同族,也能证实我们系曹髦的后代。”


另外,嘉平六年(公元254年),曹髦不甘心做司马氏的傀儡,率宿卫数百攻司马昭,为昭所杀,时年二十岁。我们后代为纪念曹髦,立下了家族范字规则:每二十代为一个周期,规定出二十个范字的谱联,范完后,再范下个周期的二十代范字。根据族谱,“从曹髦算起,我是曹姓范世第四周期第六代"祖"字辈,即曹髦第六十六代孙。而曹髦是曹操的曾孙,因此,我是曹操的第七十代孙。”


飞赴上海 DNA检测


复旦大学的征集令发出后,熟知曹祖义身世的一位身在上海的红学研究者替曹祖义报了名。曹祖义在将自家族谱以电子邮件方式传给复旦大学现代人类学教育部重点实验室后,得到对方高度重视。


曹祖义说,“我验DNA就是想协助复旦大学,贡献自己一份力量,希望他们能通过科学技术看看这个墓到底是不是我们高祖的墓,也好帮我们找到我们高祖的墓,我们也好去祭拜。”


今年3月2日,曹祖义乘坐飞机飞抵上海。当日13时30分,在好友的帮助下,曹祖义来到了复旦大学现代人类学教育部重点实验室。曹祖义说,“当时,严实博士接待了我们,还认真地询问我们曹家迁徙史,然后详细填写了一份登记表。”


在这份登记表中,曹祖义说,除了填写个人的详细信息外,还着重填写了曹家迁徙史等内容。在填写完这些内容后,曹祖义随严实来到实验室提取血液。曹祖义说,“一共就抽取了3毫升血液,不过却抽了两回血。”


“第一回是严实博士抽的,抽的是左胳膊,结果因为针头没扎进血管里没抽成。严实博士找来一名护士又从右胳膊上抽取的。”从填表到抽取血液,前后不到十分钟,曹祖义说,“没想到会这么简单,一会儿就完事了。”


曹氏DNA 检测还差900人


李辉副教授透露,目前全国及海外共保留了完整的曹氏家谱285份,其中的多份家谱可以追溯到宋朝以前。通过对家谱的研究,课题组将重点关注两大区域:一是曹操政权的发源地也是当时曹氏分布较密集的区域,包括古代沛郡周围,即目前江苏北部、安徽的一部分、河南到山东交界的这些地区。二是长江流域的浙江、江苏、湖南等地,根据族谱,这些地区是曹氏的迁徙地。


自从1月22日征集令发出后,目前,已有100多名曹姓男性主动来实验室接受DNA验证。李辉说,“仅这些还不足以验证曹操的身份。要想验证曹操的身份,原计划提取800多人曹姓男性DNA,现在我们确定了30多位有家谱的曹氏后人,在每个家谱所在的地区我们会找50份左右的DNA进行验证,因此采集人数将增至1000多人。”


DNA验证 还需河南点头


面对复旦大学的高调征集曹姓男性DNA举动,河南省文物部门曾多次表明,自己并没有委托任何单位进行DNA技术进行验证。对此,李辉副教授表示,“我们确实没有和他们合作”。


李辉透露,复旦大学之所以在全国发出征集令,就是因为当时有关专家声称无法用DNA技术来验证曹操,“我们才挺身而出的,我们就是想证明,我们有这个能力。”


一面是热情高涨,一面是冷若冰霜,复旦大学能否与河南省文物部门联姻?李辉副教授表示,“可能性不大,我们希望把曹操的DNA搞清楚,但现在他们已经认为曹操墓是真的,已经不需要再进行验证了。由于某种原因,河南省文物部门是不愿进行的,万一验出来不是曹操,其就骑虎难下了。其实还有一种情况,因为当时曹操出土时骨骼没有躺在墓穴内,如果实验结果出来后证明这具骨骼不是曹操的,也不能明确这个墓就不是真正的曹操墓。”


既然河南省文物部门如此冷漠,那么复旦大学为何一意孤行?李辉说,这并不会影响他们的科研进程,他们通过征集到的曹姓男性DNA,可以从中找到各地区曹姓之间的关联和迁徙史。“这也是我科研的一个重要方向

14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