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比丰田道歉与三聚氰胺性格,已经给足了中国人面子

China——-1984 收藏 1 498
近期热点 换一换

丰田道歉,有人暗自赞叹——给足了中国面子,这是中国消费者的胜利。也有人不满足不领情,批评丰田实行双重标准,对美国人和欧洲人是一个高标准,对中国人是次级标准。


在由某些网站和汽车评比机构发起的测评活动中,给出了一个可怕的结论:七八成中国公民决定不再信任丰田,对其品牌说不。


似乎为了呼应中国人的民族情绪,日本一位年轻时论家声称丰田神话破灭,中国人采取了防御性对策,纷纷从丰田事件中汲取教训,日本应向中国学习云云。


这是标准的中国式反应。我们总是在无望的时候颓丧,在有希望的时候倨傲,最后失去别人的尊重,将自己置于怨妇的境地。最终,我们不能从每一个事件中得到真正的收益与进步。


丰田总裁道歉,是我们期望的,得到之后,却有聪明的学者和评论家穷追猛打,鸡蛋里挑骨头,非要做出歧视与不平等的深度解读,从正常里看到异常,从诚恳里看到敷衍。“我不相信!”他们擅长操弄这句朦胧诗的著名语句赚取眼球。


在我看来,迟来的丰田章男的道歉,是真挚的,他有点木呆的神态表明,他已经被事态击中了,巨大的羞耻感颠覆了应有的风度,他代表一家七十年的汽车家族鞠躬道歉,其中的分量不言而喻,也是某些愤青难以理解的——他们当然也不屑于去理解一个外人。在他心里,丰田这个品牌不仅仅代表利润,而是荣誉的象征,是一个大于自己生命的活的东西。我们听惯了官员的道歉,目睹了道歉之后的复出高升,我们习惯了企业家泪水与鼻涕的道歉,忍受了道歉之后民族企业的故技重施。我们以为这也是一场公关游戏,但我们注定错了。


我愿意相信道歉之后的许诺。因为有它有双重保障:一是完善的政府监督体系,二是对自己生命品牌负责的意志。丰田不是一个靠概念炒作起家的企业,它有足够的智慧和能力处理自己的问题。这起巨大的召回事件,将促使它回到自己的经营原则上:安全第一,利润第二。


我们难以根除的分别心,扭曲着自己的心态。靠不住的情感左右着我们对事情的判断,亲疏之分胜于是非之别。对预设的自己人,我们网开一面,对外人猛追穷寇,绝不通融。这种极端性格,把我们和世界隔离开来。


其实,中国人对自己相当了解,已经有很多人发出近似忏悔的声音:“我们每个人都有罪”。我想从切身体验里谈谈这个问题。


捏完脚,拿起店家送的袜子,我端详塑料包装外面的不粘胶纸片,那上面印着“精品纯棉”,我当然知道那是一句谎话。这是一句必须的谎话,为定做者要求生产商标示的字句。这样的袜子从生产之日起,就是一个必须被扔掉的东西。凡是送的东西,一定具有如下特征:标价虚高,数字吉利;怎么看都是疑似产品,有其形,无其实。


这里面隐含一个微妙的游戏规则,假戏真做。第一次拿到那样的袜子,我心理充满鄙夷。真有人愿意穿这么一双华而不实的玩意儿吗?询问的结果令人惊讶,朋友们都轻松面对这一双袜子:穿两天就扔掉罢,谁都知道它不是好袜子。我后来竟然穿成了习惯,尽管各种部位都会有小洞,还是舍不得扔掉,好像那是自己花钱买来的一部分服务。如果某一天服务员没有给袜子,我心里竟然会有隐隐的失落感。


城市随处可见的马路不干胶广告,似乎也有此种功用。总有清洁者等坏人作恶,然后煞有介事铲除之。如果那天没有了,全副武装的他们会颇感寂寞的。这种共生关系,广泛存在于我们的日常生活之中。


三聚氰胺,本用于化工领域,在高温下会分解某种毒素,对人是有害的。但有人发现了它的另一种特性,可用于蛋白质检测——添加三聚氰胺会使食品的蛋白质测试含量偏高,从而使劣质食品通过食品检验机构的测试。有人估算在植物蛋白粉和饲料中使测试蛋白质含量增加一个百分点,用三聚氰胺的花费只有真实蛋白原料的1/5。更伟大的是,三聚氰胺作为一种白色结晶粉末,没有什么气味和味道,掺杂后不易被发现。


这样的发现,很快被人智慧地运用到奶品上。于是,中国的奶品行业暗地里采用了此种技术,并在不长的时间里创造了奇迹。一个无用的科技发现,最终成了牛奶产业的核武器。如果不是有那么多婴幼儿出现症状,这个公开的秘密会一直保密下去,直到更严重的后果将其揭穿。


每个行业都有自己的秘密,大家守口如瓶,暗地里只要自己的亲属友朋不受伤害就行了。每个人似乎都知道自己的机关,但从不示人。即使有良心未泯的人自曝黑幕,也阻拦不了黑幕化,大家似乎也不愿意知道更多的黑幕,担心浇灭生存下去的勇气。除了少数珍惜生命的人,耗尽财力寻找安全可靠的食物和用品外,人们生活在危机四伏防不胜防的人造灾难之中。


如同各种资格证书,只要需要,就有生产者,我帮助你过关,你付我费用。至于后果,一概不在本人考虑之列。无道德,就是放弃了道德责任,不做道德判断,一切以利润与需要为准则。这样一来,创新层出不穷,迎合需要的行业百花盛开,每个人都各取所需,打通自己的人生事业之关节,留给社会的却是无穷尽的灾难。我们都是成功的销售员,但不相信自己的产品,在行业之外,又都是受害者。循环往复,吞噬每一个生命的玩意儿,侵入生活的基本领域,阳光,空气,水,粮食,蔬菜,车辆,电器。无穷尽的揭黑耸动,在逐渐展开的现实面前,在冷笑着的生活面前,不免滑稽而黯然失色。央视每周质量报告的夭折,王海式打假英雄的隐匿等待都已经说明,虚假具有极其强大的生命力以及摆平寻求真相势力的能力。揭黑反腐成为生意,才是中国现实的写照。


三聚氰胺这种混合体,是我们这个数字化达标时代的幽灵,当一切都似乎可以量化之际,真就彻底消失了。三聚氰胺,它不是一个化工品,它根植于我们的基因,塑造着我们的性格。在需要达标过关的地方,就有它的踪影。它已经成为竞争的共生物和解药。


它还是一个象征,人人都会为生存做一点点坏事。人们都是无辜的,不得已的。它寄生在心灵和身体里,随时可以发作。


马克思好像说过,好多事情第一次以悲剧出现,再次出现就是闹剧了。从容复出的三聚氰胺以及坦然复出的官员,可谓最恰切的注脚。


如果能从腐烂的生活里获得好处,我们宁愿这个社会更烂一些。我腐败我快活——权力拥有者做出示范。更多的人仅仅希望权力共沾,只要比那些缺乏腐败机会的人快乐就行。我也能腐败我就快乐。剩余的人,我腐败不了但我有使坏的快乐。因此,才有了铺天盖地的三聚氰胺毒素。


每一个事件都有一批受害者。但三聚氰胺孩子是他们的孩子,我们每天在祈祷,别让不幸降临到自己头上就行。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