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是党给的,党想要就都拿去吧!

“幸福是党给的,党想要就都拿去吧!”这是一位耕地被占的61岁老党员,被逼无奈两眼满含泪水说出的一句话。


/来自***社区 */

这是一个2010发生在内贫困县内蒙古阿荣旗(著名豪车女检察长在任时所在县)的真实故事:


/来自***社区 */

刘加龙,现年61岁,1969年入伍,1973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74年复员回乡务农,现居住在内蒙古阿荣旗亚东镇四合村,生活非常困难,和老伴儿借助在同村村民的一间房屋,患心脏病和动脉硬化已有10年,生活来源主要靠唯有的7亩耕地。


2009年四合水库修复后,当地政府在未发布任何公告、四合村村民不知情的情况下,以超低价承包给阿荣旗政协主席郭英丈夫李方敏(原阿荣旗公安局警察),李方敏承包水库后,在村民不知情的情况下将水库界桩埋入水库周围村民的耕地中,以此划定他的承包面积,并私自在划进水库的已播种的110余亩耕地上重新破地撒上草籽,不幸的是刘大爷仅有的7亩地也被划进了3亩多。刘大爷在查看耕地的时候发现被毁了3亩多土地,很是气愤,拿了大豆种子又重新播种了一遍,等到秋收的时候,这3亩土地因耽误的生长时间只收成了往年的三分之一,但刘大爷心里还是很高兴,至少没让这3亩土地成为荒地,为国家节约了一点耕地。


从播种到收割,一直相安无事。但是,让他万万没想到的是,在2010年春节就要到来的一天亚东镇派出所将正在家里休息的刘大爷强行带到亚东镇派出所,所长李元对刘大爷说:“知道我为什么抓你来吗?你毁了李方敏撒了草籽的土地,影响了他的收成,我们是为你们调解的。”刘大爷辩解说:“那块地是我的,什么时候变成他的了,我还没找他呢,是他毁了我的地,你们不能不讲道理吧?再说你们就是调解也不能强行把我押来吧?调解也要双方都到场吧?为什么只把我一个押到这来。”“少废话,小刘(刘大爷同村村民,派出所协警)带他去拍照画押。”李元命令。刘大爷被小刘和另一个民警带到一个房间,“把上衣脱光,拍照”另一个民警对刘大爷喊。刘大爷很是害怕的说:“我犯了哪条国法,你们又是拍照又是画押。”小刘对刘大爷说:“刘大哥,你就认了吧,赔他点钱不就了事了吗?我们也是没办法,我们得罪得起你,得罪不起县政协主席呀!”“我凭什么赔他,是他占了我的地,还要我赔他,你们还有良心吗?”刘大爷吼道。拍照画押后,李元所长又说道:“老刘,你知道自己错了吗?毁了人家点地,赔点钱不就完了吗?我还会找你麻烦吗?人要学聪明点,你一个老党员觉悟怎么那么低呀。”老刘气愤的说道:“你们要弄清楚,是他毁了我的地,我为什么要赔他,你们总得给我一个理由吧?你们这些党的败类。”这句话激怒了李元,李元上前一步,用拳头连捶了刘大爷的胸口几下说:“你不赔我们就拘留你15天,小刘再给他拍照画押,他要还是顽固不化,就拘留他。”就这样,刘大爷又被折磨了一番后,所长李元接着说:你今天不交1000元钱,今晚就在这呆着,没钱借钱也要交了,才能放你走,要不明天就拘留你。”刘大爷患有心脏病和动脉硬化,哪里经得起这番折腾,要是在这里留一晚上,还比得丢了老命啊!马上就过年了,要是被拘留,这个年家里还怎么过啊!被逼无奈,刘大爷让别人帮忙借了1000元交了,才被释放回家。(之后,同村被占地的部分村民都先后经历此番调解,最后都只有交钱了事。并被告之:以后你们被占得土地都不能耕种了。)


刘大爷回家后,气的卧炕三天不能起来。等到稍有好转后,他就召集被占地村民和一些同村的好朋友到他借住的房屋里一起想办法,商量要回这110余亩耕地。刘大爷对大家说了事情的经过后,乡亲们都十分愤怒,顿时房间里炸开了锅。


最为愤怒的老杨先发话:老刘,不要怕明年接这种,他要是不让种我们就豁出我们这把老骨头跟他拼了。


老何:派出所不是说调解吗?调解也要双方都到场?怎么不弄清楚事实,就罚款啊?


老马:老何,你笨啊!他们哪里是调解啊,摆明了就是替李方敏要钱的,钱你们交了,就证明你们把土地让给他了。真是没天理了,他占地,反而向我们要钱。


老李:就是水量在大,也上不到界桩那里啊!要是水到了界桩那里,水库边上那几家人家不是要被淹没了,政府怎么也不考察一下怎么随意立界桩啊?


老姜:埋界桩时,根本没有通过政府,是李方敏雇人按他的要求埋的,并撒上草籽的。


老何:他在我们村村民不知情的情况下以超低价承包水库不要紧,难道还要把我们的耕地占一些去,然后他在搞一些副业啊?他想的也太美了吧?还让不让我们这些人活啊?


老胡:要是那样,他可真是太会做买卖了,便宜租了水库不说,还要占耕地。听说:“他在音河水库已经利用承包水库的名义强占了几百亩耕地,还要到我们这里强占,就是政府再有后台,也不能肆无忌惮吧!


老赵:就是国家征地,不也要先发个公告吗?国家不是的规定“先补偿后占用,禁止先占后补吗?”难道他就可以随便强占耕地啊?我就不信了。


老吴:对呀,土地法不是还规定:“土地的所有权和使用权存在争议时,由个人协商解决,协商不成,由政府出面调解,怎么能由派出所强制办理呢?再者说,土地法还规定:“土地争议解决之前,任何一方不能改变土地利用现状。”他怎么就能破坏我们的耕地撒草籽啊?难道他的权利还能大过国家法律啊?


老钱:国家法律又怎样?法律到我们这里有些还不是变成了口号,你没听过那句好吗?“国家口号在响亮,到了地方就够呛。贪污腐败不治理,人民永远空欢喜。”


老马:好了,大家还是先说说我们现在该怎么办吧?老刘现在就靠他的7亩地生活呢?本来村里曾主动给他办低保,但是他作为一名老党员,就是太深信党的领导、党的政策了,都困难成这样了,非要把低保让给别人,他可真是高风亮节。可是现在连地都没了,大家还是想想我们怎么才能把地要回来吧?


老何:要不我们被占耕地的联合起来告他吧?


老李:你告他?他老婆是政协主席呀,听镇上的人说,在呼伦贝尔盟,你就别想告赢人家。


老杨:我就不信了,这告不了他,我们到省里告他。


老钱:你们也太天真了,我们这里山高皇帝远的,谁会来我们这里管你这事儿啊?就是来了你相信会起到作用吗?你看我们县的那个女检察长,倒是上面来人查了,你看现把人家怎样了?


老姜:哎!党不是说要让人民走向幸福吗?对于农民来说,幸福只有靠国家给我们的土地创造,地都没了,还谈个屁的幸福。告也告不过人家,看来我们只有认命了。要不就找李方敏帮忙办个低保,地就给他了算了。


一直没说话的老刘两眼满含泪水说:行了,大家都别说了,低保我也不要了,土地我也不要了,“幸福是党给的,党想要就都拿去吧!”


老刘这句话说完后,房间里立即安静了起来,大家都沉默了。我也陷入了沉思!最终,大家也没能想出可行的解决办法。


直到现在我的心也久久不能平静,难道真的就是村民讨论的那样,生活在最底层的农民真的无处说理了吗?难道他们只有任人宰割吗?


您若是个正义之人,就请您轻轻的敲几下键盘将此贴顶起!为这些无奈的农民想想办法。


您若是有社会责任感的媒体,就请你帮帮这些生活在社会最底层的农民吧!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