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所经历的困难时期(转贴)

00865 收藏 1 1198
导读:我所经历的困难时期 [ 挖河工 ] 于2010-03-11 10:02:06 上帖 [ 发短信 ] [ 表状 ] 六十年大庆前夕,党中央仅就新中国前后各三十年经济建设方面的成就,做出了评价,这个评价客观、公正,基本正确。其进步意义在于,彻底否定了“崩溃边缘”说。 共产党、毛泽东带领全国人民,艰苦卓绝,浴血奋战,在多年战乱的废墟上,建立了新中国。满目疮痍中,开始了工业化。三十年的奋斗,建立了比较完整的工业体系和国民经济体系,成绩斐然,了不得。 前三十年是后三十年的基础,后三十

我所经历的困难时期

[ 挖河工 ] 于2010-03-11 10:02:06 上帖 [ 发短信 ] [ 表状 ]



六十年大庆前夕,党中央仅就新中国前后各三十年经济建设方面的成就,做出了评价,这个评价客观、公正,基本正确。其进步意义在于,彻底否定了“崩溃边缘”说。


共产党、毛泽东带领全国人民,艰苦卓绝,浴血奋战,在多年战乱的废墟上,建立了新中国。满目疮痍中,开始了工业化。三十年的奋斗,建立了比较完整的工业体系和国民经济体系,成绩斐然,了不得。


前三十年是后三十年的基础,后三十年是前三十年的继续。改革开放,经济发展,举世瞩目,不得了。


经济建设成就看得见,摸得到,只要是心怀公正,不带偏见的过来人,都能做出公论。


当然,作为万物之灵的人,有思想、有感受,不带偏见只是相对的。试想,一个地主和一个贫农,对于实行土改、平分土地,感受能一样吗?业主、资本家同工人,对于工商业社会主义改造的感受同样有区别。让地主、老财、业主、资本家同工人、贫下中农具有同样的感受岂不是强加于人?有点难为他们了。一个政党,一个政权,不可能做到人人满意,万民顺心。即使神话故事里的观世音、如来佛,也做不到,那些个妖魔鬼怪也会咒骂他们的,只要能做到51%的人拥护,就可以说占了多数;60%的人拥护,就算合格;如果得到95%的人拥护,那就了不起;毛泽东历来着眼95%,并试图经过努力,争取到98%。


毛泽东说过:“党外有党,党内有派。党内无派,千奇百怪。”他是英明的,因为他始终坚持保护大多数。


坦率地说,本人就属于大多数,解放前是贫下中农;如今属于低收入。


闲来无事喜欢上网,常看到论坛里对前三十年的功过是非争论不休。“大跃进饿死几千万”、“阶级斗争一抓就穷”云云。像毛泽东说过的“党内无派,千奇百怪”,党内如此,党外也一样。有争论,很正常。


时间长了,渐渐发现这些争论有个规律,肯定派常常用切身经历来说事;反对派很少谈经历。青年人同老年人不一样,青年慕虚荣,老年爱怀旧。然而,很少有上年纪的反对派说:想当年,我家是大地主、大资本家,雇有长工、工人若干,何等豪华,何等荣耀! 是共产党,毛泽东让我们倾家荡产了!即使喜欢夸耀的的下一代,对解放前曾有过的豪华和气派也讳莫如深,很少提及,看起来,他们知道,自己是少数派。


战火纷飞的年代,本人年纪尚小,记忆不清;困难时期,辍学务农,感受深切。说忍饥挨饿,倒是实情,要说死人千万,则有些离谱。当时十五、六岁,正是长身体的时候,饭量大的很,繁重的体力劳动,常常觉得吃不饱肚子。


共产风的确盛行了一阵子,两个生产队合在一起,三、四百口人吃大食堂。五九年秋天,农业丰收,红薯成山,几百口人,每家一个饭桌,摆成一片,说说笑笑,嘻嘻哈哈,煞是好玩。大炼钢铁,动员人们找出所有铁器,为大炼钢铁做贡献。我把家的门锁、门吊儿、破锅等都拿了出来,做了贡献。苏联电影上集体农庄机械化耕作的情景,让人们对共产主义充满了憧憬,以为共产主义真的就要实现了,年轻人更是兴奋不已。当时的粮食、棉花、红薯等,多的没地儿放,在地里一堆几十天,没人要,分给大家,没人去领,真正的路不拾遗,夜不闭户。


短暂的兴奋维持了没多久,却造成很大的浪费,整窖的红薯烂掉了,如今想起来,自己也有责任。几个半大小子,负责往红薯窖里装红薯,整车的红薯用三齿镐往下扒,第二年全烂了。


盲目的热情很快得到纠正,大食堂改成小食堂,当年冬天,各自又回到自己的家。


真正的困难是六零年春天。麦收前青黄不接,吃了上顿没下顿,红薯蔓、玉米芯、榆树皮、榆树叶、柳树叶、几乎吃光了,从天气转暖青草出芽开始,天天吃野菜,“醋醋柳”、“面条棵”、“百花菜”、“老鸹筋”“马生菜”{毛泽东叫做马齿笕}、线菜等各种野菜的做法都是在那个年代学会的。那样的生活让我们这一代人记忆犹新,更让现在的年轻人不可思议。我们村算个中等规模村,当时人口1500,营养不良很普遍,却没有真正饿死人。那时的生活,虽苦没觉苦,虽累没觉累,原因是上下同吃苦,干群同受累。那才叫共度难关,公克时艰呢!


如今看来,造成浪费的原因很多,主要是,全党全国,从上到下,普遍存在着急躁情绪、盲目性,斗争多年胜利了,恨不能一天建成共产主义,这些情绪,经历过太多大兵团作战和根据地大生产运动的干部有,历经苦难且对共产主义充满憧憬和幻想的人民群众也有。只有站在历史的角度看问题才算是唯物主义者。用现在的眼光或以偏见看问题,则势必得出错误的结论。


一介平民,对高层内幕不甚了了,谁是谁非姑且不论,像打仗一样,胜败乃兵家常事,一次失败,本不值得大惊小怪,到了政治家那里,事件就变成了子弹,在毛泽东身后,子弹又变成了毒气弹。可是,到了老百姓那里,每每回忆那段历史,总是笑声一片,更好像经历过一场规模宏大的狂欢节。因为用现在的眼光看来,实在是滑稽好笑。倒不是这些人麻木不仁,而是在我们目光所及的范围内,的确是没看到像一些人描述的那么悲惨。


据上一代人讲,因为灾荒或瘟疫大量死人,在解放前司空见惯,每逢歉年,糠菜半年粮,绝不是新鲜事。辛亥革命后,先有袁世凯,后有吴佩孚冯国璋段祺瑞,群雄割据,军阀混战,四分五裂,国将不国。日寇入侵,烧杀掠抢,无处不戴孝,处处是狼烟,山河破碎,黎民倒悬。那时的人们,有苦无处诉,有怨不敢怨。一不敢怨吴佩孚冯国璋,二不敢怨日本人,三不敢怨蒋介石,只好听天由命,忍气吞声。


毛泽东、共产党领导人民闹翻身,求解放,斗倒大地主,打倒资本家,为了巩固政权,得罪大右派,开罪走资派,文革结束后,多年的怨气统统喷发,一股脑喷向毛泽东,细细想来,均在情理之中。好在得罪了极少数,保护了大多数。


大多数人民群众永远和毛主席心连心。


2010.3.11

9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