硝烟散尽 天之错 第20章

hawk735 收藏 4 6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1878.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1878.html[/size][/URL] [内容简介] [URL=http://book.tiexue.net/Content_743887.html][size=14][color=#FF0000][本章节内容为VIP内容,VIP会员请点击链接阅读][/color][/size][/URL]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1878.html


“这么快就要走啦?”老邢有些失落,身边老哥几位也是同样表情。

“师父,军令如山。”

“要是再有一两个月,你就能学到怎么在军中安身立命……”老贺长吁短叹,“……实在不希望你步上我们的后尘……”

“行了,你们别再婆婆妈妈。军人!就应该保家卫国、血溅沙场。不然,老百姓养你干什么?”扫一眼众人,老邢拉过陈沂生:“孩子,你去吧。对于军人来说,最好的学校不是课堂,而是在战场。无论什么时候,记住师父的话:不管对手是谁,在咱中国军人面前就只有一种选择——那就是叫他没有勇气再碰枪!”

“是!师父。”

老邢打开红木箱,取出个小包递给陈沂生,语重心长地说道:“这是师父早年的作战日记,我当年全部的作战心得都在这里,你拿回去好好看一看。”

“师父,这……”

“别再婆婆妈妈!这东西师父用不着,也许它会对你有帮助。”

“师父……”

“以后要好好学习文化,只能看懂小人书的士兵,成不了将军。”老邢面沉似水,认真地嘱咐道。

“千万别丢咱中国人的脸!”老严也插了一句。

徒弟要上战场了,虽说大家都舍不得,但没有一个人对此说不,纷纷拿出珍藏多年的宝贝送给陈沂生。老贺拍拍爱徒的肩膀,眼圈红了:“再有两个月你就可以出师了,可是……唉!上战场前,你一定要抓紧时间温习,明白没有?”

陈沂生点点头,望着满脸愁怅的师父们,他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是紧紧握住众人的手,眼泪“噼哩啪啦”掉个不停。

随后众人开怀畅饮,个个豪气冲天。几个老头仿佛又回到那硝烟弥漫的抗日战场,一碗接一碗大口喝着白酒,然后撩开衣服敲着碗边,大声吟唱军歌。歌词比冗长,老陈只记住了四句“新一军军歌”。这顿酒喝得痛快,最后全都躺下了,陈沂生一直睡到后半夜方才爬起。他把院子认真打扫一番,瞧瞧还在酣睡的几位师父,心里有种说不出的依依不舍。他不想惊动几位老人,拾起筷子在地上写道:邢师父、贺师父、严师父、丁师父,我走了,你们多保重。

随后找来被子,为几位还在昏睡中的老兵悄悄盖上。当走到邢师父身边时,老邢突然翻个身,口中喃喃说道:“孩子,你要记住:最后一颗子弹留给自己……”

陈沂生愕然……


在回去的路上,陈沂生特意绕个弯儿,来到赵静家的将军楼前。高大的围墙掩住院中的一切,既显得神秘莫测,又仿佛高不可攀。陈沂生曾多次提醒自己不要再来这里,可他哪一回也没做到。默默望着那扇紧闭的门,不断以借口来掩饰自己的情不自禁:“我要上战场了,不知道还能不能回来。就算见不到你,只要能在这儿多站一会儿,那也满足了……”望着、瞧着、看着,几次想要转身离去,可又欲罢不能。不知不觉中,他在门前赫然徘徊了整整一个上午。

“咦?陈沂生,你在这儿干嘛?”身后有个女人高声喊道。

“赵静?”老陈心中大喜,转身一瞧,随即便涌出一阵深深的失落……“啊!江护士?你……你怎么也在这儿?”

上下打量着陈沂生,又瞧瞧不远处的将军楼,江素云狐疑地问道:“你在等赵静?”

“是……啊!啊!不是……不是……”陈沂生窘得面皮发紫。

笑眯眯地看着他,江素云没说话。陈沂生抓耳挠腮,却又不知该如何解释。他觉得江素云的目光象把带刺的钩子,不停剜动着他的自尊心。

“白天,赵静一般不会在家,”江素云笑了,“当然,她也不会去医院。不知道……你找她有事儿吗?”

“啊!这个……我是来教她打枪……啊!不!不!我就要走了,临走前我想看看她……不对!不对!我想谢谢她……”如果有地缝,陈沂生真想一头钻进去。

江素云没说话,抱着药箱又看看将军楼,眨着眼睛想了想:“你可以去北湖找她,那里有个书摊……”

“她不在书摊,已经一个多月没去了。”陈沂生接过话,显得很沮丧。

“噢……你比我还了解她?”

“不是!不是!”老陈赶紧摆手,“我哪能跟您比……”

江素云莞尔一笑,又瞧瞧陈沂生,突然一本正经地问道:“你说你要走了,去哪儿啊?”

“我……我要上前线……”

“噢?”骤然一愣,江素云抿着嘴唇没说话,弄得陈沂生也直纳闷:这有什么好奇怪的?过了许久,江素云叹口气,悠悠说道:“其实……你最该看望的,应该是李护士长……”

“为啥?”一时间,老陈的脑筋有点转不过弯儿。

“要不是李大姐托赵静把病志送给赵军长,恐怕现在,你还关在大牢里!”说罢,江素云狠狠瞪他一眼,转身要走。

“江护士!您等等!”陈沂生急了,上前一把拽住江素云,扯得她差点没摔个筋斗。

“你要干嘛?”

“啊!对不起……对不起……”陈沂生连连道歉,见她余怒未消,忙伸手掏出巧克力递过去。

“你也吃巧克力?”接过来,江素云似笑非笑地看着他,脸色异常古怪。慢慢剥开箔纸含进嘴里,怒气渐渐消失得无影无踪,可没过多久,狐疑又再次悄然而起:“怎么这巧克力……和赵静常吃的是一种口味?”

“江护士,李护士长……今天上班吗?”

“上班,你去胸外病房找她,准在。”

“哦……”又向将军楼瞟过一眼,陈沂生凄然一笑,目光渐渐迷离,许久也未说出一句话。

李雪梅这几天很忙,刚刚护理完一批重伤员,正准备吃午饭,老陈便掐着点儿进来了。

“小陈,你有事儿吗?”雪梅放下筷子。

“李大姐,我是来谢谢你的,要不是你帮忙,我就……”

“说这些干什么?”李雪梅微微一笑,随手搬把椅子给他:“你先坐着。”转身提起水壶准备给他倒水。

“您不用忙,我不渴。这次来,我是想谢谢您。”

“小陈,你不用谢我,”将杯子放在陈沂生面前,李雪梅说道,“其实我也没帮上你什么,要不是赵静把材料呈给赵军长,我也是爱莫能助。”

“不管咋说,我也要谢谢你。”陈沂生起身立正,给李雪梅敬个军礼,弄得雪梅慌忙拉住他连声劝道:“行了!行了!你心意我领了,快别这样,给别人瞧见不好。”

“李大姐,您的大恩大德我永世不忘。我快要上战场了,如果能活着回来,我一定带个最好的礼物给你。”

“哦?你打算给我带什么?”雪梅笑着问道。

“一等军功章!”

“还是你自己留着吧,奖给战斗英雄的军功章,我一个护士要它做什么?”

“哦!那……那就是敌人指挥官的军刀!”陈沂生郑重地说道。

“好,咱可一言为定。”雪梅点头答应。突然她好像想起什么,忙问:“这批上前线的人员里……果真有你吗?”

“是啊!有什么问题吗?”

“噢……没什么,我只是随便问一问。”李雪梅喝口水,眉头紧拧没再说什么。在陈沂生眼里,李大姐是那种看得见摸不着的女人,别看她表面和蔼,可和蔼的目光背后,却有着叫人猜不透的心思。


“赵静!赵静!你猜我昨天遇到谁啦?”江素云拉着赵静走进宿舍,两个人亲热得好似一家人。

笑眯眯躺坐到床上,赵静拿出个桃子嗅了嗅:“不会是遇见鬼了吧?”

“哎呀!我和你说正经的!”江素云一撇嘴,故做生气。

“好好!你说吧,我听着。”对于江素云所谓的“正经事”,赵大小姐根本不以为然,在她看来,江素云就像一个不经事的小学生,有事没事总要炫耀自己得过小红花。

“告诉你,”一把抢过桃子,江素云神秘兮兮地说道,“我碰见陈沂生了……”

“哦?那个农村兵?这有什么好奇怪的?”赵静撇撇嘴。

“本来没什么好奇怪,可他偏偏出现在你家门前,你说这不奇怪吗?”江素云眨着眼睛,仔细观察赵静的反应。

脸色渐渐凝重起来,赵大小姐默不作声了。

“你怎么没反应?”轻轻咬着指甲,江素云感到很失望。

冷静地看着她,赵静不露声色地反问:“你想要什么反应?”

“你不觉得……他好像对你那个?”

“江素云同志!”赵静“霍”地站起来身,“我一直拿你当作好朋友,也希望你能尊重我这朋友。拜托,请你能不能管住自己,不要象七姑八婆那样,总传播些隔墙话儿行不行?”

一见赵静生气,江素云吐吐舌头,赶紧道歉:“喂!你真生气啦?别这么大火气嘛!好好,我不问还不行吗?”说着,拉过赵静悄悄坐下,轻轻一瞥她那噘起的小嘴。

不满地扬着头,赵静的小刷子甩来甩去。

过了好一会儿,江素云小心翼翼又道:“我说的是真的……”

“哎呀!你烦不烦?”赵静紧紧捂住耳朵,双足一阵乱踢。

“好好!我不说了还不行?”江素云无奈,只好就此打住话题。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