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军的长城抗战:血战南天门 五昼夜伤亡5千人[图]zt

砺兵2009 收藏 113 59559
导读:[img]http://pic.itiexue.net/pics/2010_3_11_98485_10798485.jpg[/img] [img]http://pic.itiexue.net/pics/2010_3_11_98486_10798486.jpg[/img] 25师迫击炮阵地 [img]http://pic.itiexue.net/pics/2010_3_11_98487_10798487.jpg[/img] 南天门中国守军 一、前言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25师迫击炮阵地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南天门中国守军


一、前言


1933年春,古老的长城正经受着一场前所未有的劫难。这次从北方呼啸而来的不再是骁勇善战但武器简陋的游牧骑兵,而是无论是装备素质都远胜防御者的现代化军队。从辽西一带侵入热河的日本关东军各部以迅猛的进攻击破了热河境内的中国军队,仅仅十几天时间就占领了热河首府承德。得手的日军各部迅即向处于热河、河北交界的长城一线南进,企图占领长城各主要关口,藉此封闭热河、河北交通,保证其对热河的完全占领,处于可攻可守的主动地位。但是,对于防守的中国军队来说,丢失长城各关口却意味着华北广大地区从此将无险可守,时刻处于敌人的威胁之下。为此,中国方面急忙抽调了各处兵力赶来参战,参战的包括中央军、东北军、西北军、晋军等各派系的军队,从察哈尔到滦东,一时间长城各主要关口战火弥漫。


而在这些关口中,古北口位于热河首府承德到北平的大道,位置最为重要,因而也成为双方攻守的焦点所在。投入此地的日军是第8师团主力,师团指挥部也一直处于该线。而中国军队也将实力最强的中央军各师投到这里,由此注定了古北口成为整个长城抗战中最为惨烈的战场。3月13日凌晨,应援的中央军主力赶到离古北口仅8里的南天门,然而就在12个小时前,古北口守军25师已经全面崩溃,进展神速的日军已经抢占了古北口。棋输一着失却天险的中国军队只能在古北口关下布阵迎敌,所幸日军本来就是打算封闭长城关口,并无深入关内的计划,因此第8师团16旅团在夺取古北口后立即转入了防御。中国军队总算在敌军眼皮子底下站住了脚,其后中央军后援部队源源而至,南天门一带一时重兵密集。但是中国军队也并没有立即发起反攻,而是抓紧时间构筑工事。双方在古北口-南天门一带紧张对峙引而不发的状态一直延续了近一个月。


二、战场地理


说到这个南天门,其实之前一直名声不彰。这里原来是清朝皇帝去承德避暑山庄古御道上的一处山口,皇帝“巡幸热河,息饮于此”,算是个皇上路上累了小息的地方。康熙四十三年,在大臣学士们的奏请下,在此修筑南天门,就是在两山之间修一个高高窄窄的关口,不过两边没有城墙,以山为墙。旁边还供奉真武,关帝,二郎神君的道观和观音寺等。南天门距古北口4公里,当时被称为“前拱神京,后临古北口,崇山逻列,峻岭迢遥,地虽无雁门之险,景亦若有剑阁之形”。从这段描述也可以看出,与古北口相比,南天门确实谈不上有多险要,不过天险既失,赶来的中国军队也只能在这里构筑防线了。


而对于日军来说,如果要从古北口沿平古大道去北平,那么首先就要经过南天门。潮河从古北口流入关内,蜿蜒向东南流去。南天门及平古大道就在潮河右岸。南天门北近潮河,两山夹峙着这个小山口,山口东边是372高地,日军报告上也将之称为富士型山。此高地右邻就是转弯南下的潮河了。而在山口西边则是425高地,再西就是421.3高地,日军将这一片山地称为骆驼山。再往西走,山势迅速拔高,这里就是著名的八道楼子。之所以取这个名字,是因为长城从此蜿蜒而过,雄踞此处山脊,险峻异常,在此处原本就有8个碉楼,也就是长城上的望台,八道楼子就是因此而得名。这些高地就构成了南天门防御地带的第一线。而在这些阵地后面,分布着稻黄庄、大新开岭、涌泉庄等居民点,地势要平坦许多。此处山峦重叠,大多标高300米以上,左依八道楼子等处长城天险,右借潮河为屏障,正面较小,但是地形复杂,隐蔽死角较多,便于敌军接近,并不算非常理想的阵地。而潮河左岸直抵司马台也是山峦不断,不过由于并非交通要衢,所以重要性就要小不少,也一直没成为双方的关注重点。


三、中国军队态势


此时在南天门摩拳擦掌准备作战的是中央军17军的部队。这个军本身就是为参加长城抗战而刚组建起来的。下辖2个师,2师和25师。后来赶到战场的83师也拨由该军指挥。军长徐庭瑶保定三期步科出身,25年起就一直在蒋介石嫡系第1军任职,属于蒋的基干力量。32年出任第4师师长时又因围剿鄂豫皖红军颇受赏识。不过等徐庭瑶赶到南天门时,他手里的两个拳头却已经废了一个,即先头部队25师。


25师是3月10日赶到古北口,由于战况不利,25师副师长杜聿明11日就下令在南天门设立预备阵地,留兵一连驻守。3月12日,25师被日军击溃后,各部队沿平古大道一路蜂拥而至南天门,此时25师部队建制已经完全混乱,师旅团长多人死伤,各级长官已经失去对部队控制,一些溃兵甚至一直逃到了后方的石匣镇。幸而日军在达成既定目标后即转入防御,否则25师也根本没法依靠这个仓卒设立的预备阵地抵挡日军。鉴于25师两天战斗伤亡四千人,基本上失去战斗力。3月13日,17军军长徐庭瑶命令该师退到密云整理,由刚刚赶到的第2师接手南天门防务。


而第2师在当时的中央军中,历史相对比较久。该部是在北伐结束后各集团军编遣时以第九军第三、第十四师及第十七军第二师与第九军教导团等合编而成。顾祝同出任第2师首任师长。1930年又收编高桂滋-部,并在皖北招募新兵,扩充了3个团,该师在第二军编成内参加了中原大战。31年上官云相、楼景樾、汤恩伯相继出任师长,32年6月由曾任该师旅长的黄杰继任师长。当时下辖两旅五团(一个补充团)。该部参加过讨唐、桂、冯的中原大战,也曾多次与红四方面军交手,在七里坪与徐向前部拼杀甚烈,属于中央军中的嫡系劲旅。而特别需要提到的是,该师兵员是长城抗战各军中兵员最足的,总计在17000人左右。不过在装备上该师不如东北军的骨干部队,2师的步兵营仍然是一个营三个步兵连加一个重机枪连的传统编制,轻机枪是战前才临时领取的。所属第4旅旅长为郑洞国,第6旅旅长为罗奇。33年初,该部原驻潼关一带,防范陕南红军及担任护路。2月下旬接令后向洛阳集中,3月5日先头部队坐火车赶到通县,3月13日凌晨3点由郑洞国率先头第4旅开始接替25师南天门一线防务。


另一个赶来南天门增援的则是83师。这个83师其渊源是老45师卫立煌系统的,31年5月45师改称10师,之后又以10师独立旅及52师1个旅加炮兵营和特务、工兵、辎重各1个连编成83师。黄埔一期生蒋伏生任首任师长,旅长为梁华盛、陈时骥。12月陈时骥他调,陈铁任旅长。1932年12月刘戡继任师长。该师成立后就与红军在鄂豫皖一带多次交战,在对鄂豫皖第四次围剿中,该师在卫立煌纵队编成内作战,翻山越岭率先攻取四方面军根据地中心金家寨,凭借此功,蒋介石将金家寨改名为立煌县。1933年3月12日左右该师陆续由蚌埠、郑州、洛阳等地向北平、保定集结。3月26日奉命赶到密云。4月5日才进入一线阵地。83师组建虽晚,装备却很好,据时任494团3营营长的赵平〈广东番禺人,黄埔4期政治科〉回忆,全师都是德式装备,有自动步枪。全师13000人左右。


除了步兵,中央军还派来了两个炮兵团,孔庆桂的独立炮兵第4团(1500人,装备野炮)和张广厚的独立炮兵第7团(1200人),另外还有一个王若卿的重迫击炮营。此外,还有李家鼐的骑兵第1旅部2000人也赶来南天门。东北军的110师、107师619团、黄显声骑兵第2师也曾一度在南天门参与对峙。


四、日本军队态势


而在日军方面,自从3月13日日军16旅团攻取古北口后,该部随即转入防御,位于其后的铃木第4旅团未及投入古北口战斗,遂派出以31联队主力为基干的早川支队向长城另一关口罗文峪进军,古北口一线战事进入对峙状态后,日军还从该地抽调野炮第8联队第1大队等部返回承德待命。至3月21日,集结在古北口的日军为川原第16旅团主力及配属部队,包括31联队的一个大队,野炮第8联队第2大队、骑兵第8联队,1个战车小队,山炮第3、9中队(欠1个小队),临时重炮中队。承德地区留置1个大队。到4月上旬,该地兵力进一步减少,骑兵第8联队、17联队第2、第3大队等部均被抽走使用于其他方面,当地基干兵力为约4-5个步兵大队及约两个炮兵大队了。但第8师团的攻击欲望并未因兵力减少而降低,只是碍于既定计划,一时也不敢抗命进攻。正好此时,日军积极在华北进行谋略工作,天津特务机关告知关东军,可以鼓动北方各派系军队组织反蒋活动,瓦解各部团结抗战的局面,但需要关东军从外面如南天门方向施加压力,前湖南督军张敬尧等人就可以趁机发难。于是4月18日,关东军参谋长以关参112号电告知第8师团,要求第8师团威胁南天门方向中国军队。第8师团得令后如获至宝,不顾现有兵力并不充裕的现状,下令立即准备对南天门的攻势。


五、 双方部署


在双方对峙这一阵,双方部署变动频频。3月13日,残破不堪的25师逶迤南去,接防的第2师开始布置防线。此时,尚留于此地的东北军110师何立中部及107师619团被配置在战线右翼,从灼香、头道沟延伸到司马台直到汤河东方高地。左翼则由骑兵第2师担任半城子、白马关一线防御。第2师居中,占领汤河、南天门、八道楼子阵地。4月上旬,滦东战事吃紧,担任右翼防御的110师及619团被何应钦调去赴援,改以83师接防。并将战线缩短至曹路口、新城、司马台一线。而在2师的防御正面,原先以郑洞国第4旅担任一线守备,至4月5日,4旅与6旅换防。由6旅担任潮河到八道楼子第一线防御,补充团则至于潮河左岸北台,右接83师等部。第4旅则后撤到大小新开岭一带休整并构筑工事。由于下雨,道路泥泞,两部直到4月5日下午5点方才开始交防。罗奇以12团为右翼,占领右起黄土梁(372高地),越南天门,左至425高地左侧鞍部,以11团(1营欠2、3连及机枪连)从该地继续向左延伸至八道楼子一线,与左翼师属骑兵连、别动大队相接。旅部与11团1营主力驻大新开岭。同日,在2师右翼,83师也接防完毕。经过整补的25师也到达石匣镇以南担任军预备队。由于离古北口失守将近一月,2师利用这个战斗间歇大力构筑阵地,为便于炮兵运动还抢筑了道路。2师防御正面5公里,中段以421高地为据点,以抵抗巢为核心作纵深配备。


而日军的部署则以平古大道为界,17联队担任左翼,担负大道东侧至将军楼一带长城线的防御,兵力较强的32联队则位于右翼,担负大道西侧直达八道楼子对面的卧虎山一带防御。炮兵阵地则设置在河西镇北及古北口北关一带。但在18日准备进攻时,第8师团调整了部署,将17联队大部也调到潮河右岸,右接32联队。自西向东,也就是从日军最右翼算起,首先是32联队第2大队(欠6、7中队,加强机枪中队),面对八道楼子西侧,过来则是32联队第大队,面对八道楼子正面。再过来则是32联队第1大队。过骆驼山则是17联队的作战区域,17联队第1大队及第2大队(欠10、11中队,配属31联队第10中队)隔潮河面对南天门正面阵地。再往东,潮河左岸17联队机枪中队驻守黄瓜峪高地担任守备,32联队的第6中队等部编成关门守备队,防御将军楼等处长城一线。32联队第7中队配属于古北口市街内。师团指挥部及旅团指挥部均开设在潮河关东北侧的361.1高地。从那里南望,就是南天门了。


六、战斗进程


1、别动队夜袭


其实自从开始对峙以来,两军最初都比较沉默。中国军队派遣侦哨深入日军前线后方的事情时有发生,毕竟日军兵力不足,渗进去捞一把的小接触自然较多,但都是浅尝辄止。然而到了4月中旬,原本缓和的南天门战线却开始紧张起来。此时由于中国军队在滦东战场处境非常被动,4月11日,北平军分会代委员长何应钦下达命令,要求古北口方向的17军“酌派一旅以下部队由古北口两侧向敌袭击以行牵制”。17军军长徐庭瑶接令后,迅速做出部署。要求2师、83师各组织一支别动队,于4月11日晚20时后向古北口之敌侧后袭击。第2师别动队从左侧出八道楼子北出长城,经陈家营子绕攻古北口敌后背,83师别动队则由右侧出长城小口,在花楼子沟偏桥间遵定道路闭塞点,以一部破击滦平大道并放出警戒,另一部袭击巴克什营,威胁古北口敌侧后。在敌后枪声响起时,各师正面部队均需同时向敌出击。

2师接受命令后由补充团3营加强别动大队组成别动队〈大队长禹治〉出击,而以第6旅在战线左右两翼各出两个连作为正面攻击策应部队。4月12日,各部队遵令行动,2师别动队出长城后于22时40分进抵赵家营盘,但遭到该处日军顽强抵抗,攻了五六个小时攻不动,被迫于13日凌晨4点后撤。反倒是正面出击的部队略有进展,11团1营2个连从左翼渡潮河攻击潮河关,12团3营2个连由右翼北甸子出击黄瓜峪,四个连于22点同时出击,略有进展,与敌周旋一夜后方退回原防。而83师别动队由493团团副魏巍带队,也一度攻至古北口北关,并对承德--古北口大道进行了破坏。


此次进攻虽然对日军杀伤不大,但一周后日军就在该处发起进攻,所以不少国军将领都猜测是本次大规模夜袭引起了日军报复,但其实4月18日午后4点日本关东军参谋长向第8师团发来关参112号电,在该命令中指出为配合反蒋谋略,要求师团采取有力措施消除来自古北口南方的威胁。8师团本来就有很强的攻击欲望,随即准备以现有的4个多大队加强2个野炮大队,实施攻击。师团随即命令川原侃指挥16旅团主力及野炮第8联队主力及临时重炮中队、工兵第8大队主力担任进攻任务,要求20日夜间袭击第2师八道楼子阵地的三个碉堡,21日向南天门东西一线发起攻势,作攻击新开岭第4旅阵地的准备。同时命令31联队岛村第3大队主力进兵兴隆县,准备向黄崖关推进。坪岛少佐组织16旅团及31联队的其余部队以及山炮队、机枪中队迅速向古北口靠拢。飞行第一中队负责空中支持。


2、八道楼子争夺战


4月19日夜,天降大雪,道路泥泞,这给日军的机动造成很大困扰。原定的夜间攻击因此也难以进行。旅团指挥部遂改变决心,要求20日夜,担任对八道楼子攻击的32联队相原少佐指挥的第3大队在河西镇以西2公里的高地,即八道楼子对面展开,完成攻击准备。21日晨5点30分,天色微明,日军炮兵开始炮击,9点30分,第一线步兵开始冲出出发阵地,向第一个碉楼冲去。32联队第3大队从正面主攻,第2大队一部则绕行龙潭沟西北攻击八道楼子西侧。防守八道楼子阵地的是11团1营,第一个承受冲击的是第1连。1营急忙派遣营附李官印率2连增援1连阵地。同时早在16日,徐庭瑶已命令将炮4团2营配属给6旅,加上配属给11团的山炮连,中国军队的火力也不弱,另外中国军队还在阵地签敷设了地雷,担任正面攻击的32联队第9中队霉运不断,中队还冲进了雷区,连中队长齐藤大尉在内被地雷炸死炸伤不少,日军士气大沮。


眼看形势不妙。第3大队大队长相田少佐自己带头发起了冲击。而对面的1营也毫不示弱,不断向日军发起反冲击,但在日军的火力杀伤下死伤惨重,2营营长聂新〈广东博罗人,黄埔潮州分校1期〉急率6连赶来增援,但填进去没多久,聂新就阵亡了,而1营营副李官印及1连王道远连长、6连唐启才连长也负了重伤。日军好不容易于11点30分拿下了第一个碉楼,随即向第二、第三碉楼发展战果,但中国军队并不退缩,往往是日军一个冲锋杀进去,立马又被中国军队的反冲击打了出来,相田少佐自己也在激战中左肩中弹,但相比之下,中国军队的伤亡更加严重。打到中午,日军方才控制了3个碉楼。11团团长邓士富急忙派团附吴超征〈浙江永嘉人,黄埔3期步科〉代理2营营长,再度率4连前去增援,暂时稳定了战局。但双方并没有沉默太久,考虑到八道楼子山势高峻,足以瞰制古北口、南天门,此地不守,则2师左翼阵地将受敌瞰制及侧射,因此师长黄杰派4旅7团1营及补充团3营赶来增援。命令6旅必须于黄昏前恢复阵地,于下午1点限令6旅黄昏后夺回八道楼子失守阵地,并以7团3营从敌右侧发起策应反击,炮兵全力支持。邓团长接令后,亲率5连及7团1营赶往驰援,双方的战斗在午后三点达到了高潮,两军战线胶着,拼死相斗,恶战到下午4点多,中国军队参战各部伤亡过半,被迫中止进攻。黄昏后,邓团长再度率2营2个连及7团1营发起猛攻,7团3营也再度从侧翼进攻,然而部队伤亡惨重被迫于午夜停止了反攻。代理2营长吴超征及5连连长李宗法〈湖南宜章人,驻豫军官团1期〉阵亡,一天下来,第2师就伤亡1500多人。为策应第6旅,晚上8点半,徐庭瑶军长下令将第4旅8团及7团1营调至大新开岭阵地。


而在战线东侧,日军左翼联队以一个中队(第2中队)对炮石口南方471高地等处的83师发起了牵制性攻击。师团旅团指挥所均开设在潮河关东北360高地就近指挥。下午3点,坪岛少佐指挥的增援部队赶到了古北口。31联队7中队在古北口担任预备队并担任攻击部队左侧背的掩护。这一天激战下来,日军报告,在八道楼子正面攻击的32联队,茨木中尉以下21名战死,战伤34名。而左翼17联队战死1名,战伤5名。工兵第8大队也有5人战伤。共计全天战死23名,战伤41名。


22日,日军继续展开进攻,上午11点,在炮火掩护下,日军向八道楼子其余几个碉楼发起进攻。同时在上午5点还以一部兵力从中国军队侧翼实施迂回。上午11点多,中国军队接连丢失了八道楼子最后的几座碉楼,防线后撤到了界牌峪、上堡子东端高地。但11团左翼阵地在下午击退了日军的攻击。到下午四点,战事趋缓。鉴于兵力损失巨大,2师将补充团主力移动到下河庄一带归第6旅指挥。下午1点日军主攻部队与迂回部队汇合。而左翼17联队则继续进攻,并夺取了潮河西南岸高地一角。日军炮兵继续保持在原阵地上,主要对其右翼,即八道楼子方向实施火力支持。日军飞行中队也积极支援了其右翼的进攻。不过上午10点,中队长藤田大尉的座机被中国军队击中,迫降于古北口潮河河滩。鉴于中国军队阵地坚固,防守又意外的顽强,师团认为以现有兵力难以全线突破,为此下令向古北口方面调集增援部队。这一天,32联队战死8名,战伤35名,总计43名。


3、郝家台、骆驼山拉锯战


23日,战斗进入第三天,日军攻击依然集中在其右翼,日军首先向南天门正面阵地展开猛攻,中国军队伤亡500多人,终将敌军击退,而日军迂回部队则自左翼首先击退龙潭沟骑兵连,进占小桃园及田庄子一带,向笔架山急进。黄杰急忙将4旅8团调往该地,8团团长何大熙以一部在笔架山阻击,自己亲率一营及迫击炮连反击,夺回了郝家台、上甸子阵地。8团3营也击退迂回之敌,夺回了小桃园。到黄昏8团还组织部队轻装,单以大刀手榴弹突袭,又夺取了两个阵地,交由别働大队〈大队长禹治〉防守。直到上午10点,双方还在郝家台、上甸子北方高地激烈战斗。而左翼日军攻势也开始凶猛起来,22日夜10点半,新井少佐指挥的大队越过潮河攻击,但是当面中国军队阵地坚固,不少都是加盖机枪工事,还设置了侧射火力,日军的攻击非常艰难。日军继续派来了32联队第1中队增援,并加强了炮火支援,飞行中队也赶来支援,一线战斗分外激烈,中国军队不断组织反击,双方还发生了肉搏战。终于攻取了潮河西南岸高地的一部分。因为兵力缺乏,日军将留置在承德的17联队第9中队及31联队第10中队等部也用汽车运抵古北口,归坪岛少佐指挥。这些部队预定用于第二天对南天门北方600米高地的攻击。在这一天激战中,17联队战死2人,战伤9人,32联队战死11人,战伤18人,工兵8联队战伤1人,总计战死13人,战伤28人。在古北口战斗中率先突入山城的池上少尉战死于郝家台一带。


24日,5时,日军17联队首先在南天门正面发起进攻,421.3高地是核心阵地,双方激烈交火,该处由11团3营驻守,激战中部队伤亡重大,7连陈瑞云连长、9连黄鼎连长负重伤。补充团1、2连急忙增援方将敌军击退。鉴于11团3营伤亡大,黄杰将7团3营也拨归6旅指挥。而在界牌峪一带,32联队一部日军迂回到侧翼攻击,补充团第6连损失惨重,连长熊宗培〈湖北沔阳人,黄埔7期步科〉阵亡,经8团2营反击方将其击退。待机的坪岛少佐部队于下午3点15分突然对南天门北600米的高地发起进攻并攻取之。在坪岛实施突击时,得到了炮兵和飞行队的全力支持。在这一连串激战中,11团3营伤亡殆尽。黄杰被迫将7团一部加入改线,团主力集结于大新开岭随时应援。12团及补充团伤亡400多人。而日军右翼队最左翼的第1中队在郝家台东北方高地从下午3点起到6点接连遭到中国军队反击,双方交战激烈。15时,划归2师指挥的83师497团及25师145团均赶到大新开岭及摇亭地区。黄杰以497团占领大新开岭预备阵地,而以145团替下笔架山的8团。当日,日军参谋乘飞机对中国军队后方侦察,结果久保木中尉搭乘的飞机冷却机中弹,又在潮河河滩迫降,机体损坏严重。此时在冷口方面协同作战的17联队第2大队及山炮1个中队奉命向古北口归建。入夜,罗奇命令7团换下11团担任南天门主阵地防守,11团就近整理,以备策应。22时两部交防完毕。在这一天的战斗中,日军31联队战死1人,战伤4人,17联队战死8人,战伤14人,32联队战死3人,战伤6人,工8联队战死1人。总计战死13人,战伤24人。


25日,日军倾全力猛攻南天门正面,炮兵向前转移阵地,炮火强度为开战来仅见。但中国军队的抗击却是异常顽强,日军在全线都受到强大阻力,一线部队纷纷要求逐点进攻,丧失了全线进攻的锐气。14点,徐庭瑶下令,由25师(附第4师炮兵营)接替83师防御曹路口至潮河的绵长阵地。83师(附重迫击炮营)于当日夜全面与第2师换防。2师撤下来以后在金扇子一带整理,以1个团在北庄归25师指挥,以1个团在墙子路向兴隆方向警戒。炮4团等部分布在大小新开岭、石匣及黑沟沿,分别由83师及25师指挥。83师接防后,以249旅497团附补充团1营担任南天门正面防御,以247旅防守下会北端经笔架山与骑兵2旅相邻。这一天,31联队战伤1人,17联队战死1人,战伤5人,32联队战死2人,战伤8人。野炮第8联队战伤1人。共计战死3人,战伤15人。


26日,日军16旅团长川原侃决定改变攻击方针,放弃以往全线猛攻的做法,而是以攻击筑垒地区的手段,逐点逐次实施重点攻击。17联队第1大队在强大的炮兵和航空火力支持(飞行中队全部7架飞架)下,依靠烟雾弹掩护,于早上6点在南天门正面发起突击,在骆驼山等地区500米长地段上一举突破。421核心高地就此失守。这次进攻得到其右翼的32联队第1大队坚实的火力侧射支持。师团决心最大限度集中兵力实施突击,为此命令从冷口方面归还建制的17联队东矢第2大队拨归16旅团指挥(上午8点用汽车输送到达),岛村大队一部在黄崖关一带向石匣进军,威胁中国军队的右侧背。命令还在凌源、朝阳、三十家子等地担任警备的部队在早川大佐指挥下集中,并向古北口增援。混成14旅团一部向承德集结。这一天,日军17联队战死1人,战伤13人,32联队战伤2人,共计战死1人,战伤15人。



本文内容于 2010-3-11 10:19:03 被砺兵2009编辑

127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1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