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浪汉书店内解高数题 经理称其已连续来5个月

醉扶风去 收藏 0 345
导读:[img]http://pic.itiexue.net/pics/2010_3_11_98369_10798369.jpg[/img] 流浪汉书店内解高数题。 [img]http://pic.itiexue.net/pics/2010_3_11_98386_10798386.jpg[/img] 边看边做笔记。 [img]http://pic.itiexue.net/pics/2010_3_11_98406_10798406.jpg[/img] 就住在楼道内。   昨日11时17分

流浪汉书店内解高数题 经理称其已连续来5个月

流浪汉书店内解高数题。


流浪汉书店内解高数题 经理称其已连续来5个月

边看边做笔记。


流浪汉书店内解高数题 经理称其已连续来5个月

就住在楼道内。



昨日11时17分许,长春工程学院孙亚辉同学打电话向本报反映:


我在西康路上的同仁书店买书,看见一个流浪汉在书店里看书。我看见他在数学区很认真地看一本书,还拿着笔在纸上写着什么,我就很好奇,走过去看了下。结果,我看到他在看《经济数学》,而且在解题,字迹非常工整,有的题连我都解不出来……太让人吃惊了!


绝对比“犀利哥”还牛,看看人家爱学习的劲头,真是自愧不如!


记者对男子跟踪采访发现,他是一名流浪汉。据书店刘经理介绍,流浪汉已经在书店学习了近5个月,每天风雨无阻。


爆料:流浪汉解高数题


孙同学介绍,他看见过这名流浪汉出现在桂林路附近。他捡废纸壳、饮料瓶卖钱,还捡别人吃剩的东西吃。昨天,孙同学想去书店买资料,他走到大学教育的书架前,意外地见到了流浪汉。


“他打开一本《经济数学》,还从大衣兜里掏出了一张白纸、一支圆珠笔,把书上的习题仔细地抄在白纸上进行演算。”孙同学查询后发现,这本书竟然是高等职业教育“十一五”精品课程规划教材,上面都是函数、微积分、数列矩阵的习题。


他在看《黑客防线》


11时30分许,记者在同仁书店科技区一电脑丛书书架前,见到了孙同学说的男子,他的装扮不时引来其他读者好奇的目光。


男子头发凌乱,留着长长的山羊胡,看上去有30多岁。长长的头发好像很久没有洗过,脸上、脖子和手上都是皴,指甲有一厘米长,里面黑黑的。身上的军大衣磨得锃亮,右脚穿着棉鞋,左脚穿着旅游鞋,裤脚用鞋带扎着。远远的,就能闻到他身上有股难闻的气味。


此时,他正伏在书架上,专心致志地做记录,记者走到他身边,他都没有察觉。令记者惊讶的是,流浪汉正在看的是一本名叫《黑客防线》的电脑书,他记录的是书上的程序。


流浪汉自称高中毕业


“我们能聊两句吗?”记者小声问这名男子。


“可以,但我没有什么可说的。”看到记者,他抬起头紧张地说。


“你喜欢电脑编程?”


“还行吧,挺有意思的。”他点点头。


“你有电脑吗?常上网?”


“我还没有电脑,也不上网,只是出于好奇看一看。”他有些不好意思,小声说。


“听说你会做高数题?”


“我是高中毕业,还有些印象,再说家里还有些书。”


他今年24岁,长春人


男子介绍,他名字叫张义,今年只有24岁,长春人。高中毕业后曾参加过高考,在农安、德惠等地的高中复读过两年,但都没考上。他喜欢看科技、数学、计算机等理论性较强的书,偶尔也看看小说。随后,张义说要回家吃午饭,快步离开了书店。


张义告诉记者,他家就住在桂林路附近,家里还有父亲和母亲,他们都是退休工人。但他却沿着同志街向工农广场走去,并在工农大路甩掉了记者。


“他很守规矩,也不闹事”


同仁书店科技区的管理员郭女士介绍,科技区的书张义几乎要看遍了。他的字写得特别漂亮,书店很多同事都看过。


同仁书店的刘经理介绍,每天9点钟前张义就会到书店读书,关门才走,已经近5个月时间,风雨无阻。


“最近两天张义好像对电脑和英语非常感兴趣,前几天拿着英语专业八级的书籍在仔细阅读。”刘经理说。


刘经理说,开始时看到他衣冠不整,怕影响顾客,不让他进来。可他每次都很有礼貌地离开,第二天又会来,“有几次把他放进来,发现他只是一个人在看书,也不打扰其他顾客,我们就不管了。”而且,张义很注意卫生,每天中午都会买个盒饭在书店里吃,吃完了就把饭盒扔到垃圾桶里,然后回来继续看书。


“他很守规矩,也不闹事。”郭女士说,张义看完书都会工整地放回去。但他每次看书,顾客都会跟他保持一定距离。


他每天蜗居楼道内


据刘经理透露,张义家离书店很远,他开车上班时,在亚泰大街和武威路附近的南岭小街看到过他很多次。亚泰大街旁的商家也表示,对照片上的人很熟,但谁也不知道他的住处。


正在这时,记者突然看见张义拎着一个塑料兜,出现在亚泰大街和武威路交会处一家药店门前,不久,又消失在中泰市场里……记者随后询问给中泰市场大楼烧锅炉的刘师傅。刘师傅看到张义的照片,立即认出了他。


刘师傅介绍,张义是个流浪汉,从去年11月份住在三楼楼道里,每晚都会向他借一把凳子休息。曾经有住户因为他留宿在楼道里,向110报了警,但张义被带走后,没过几天又回来了。后来,住户只能默认他的存在。


3楼住户蔡桂琴介绍,楼内一些住户看到张义可怜,有时会给他点衣服和食物。可晚上他经常在楼内大小便,让住户非常头疼。一些住户反映,张义每天早出晚归,年轻女性晚上都不敢出门。


对话


现在不是很好吗?


记者在3楼楼梯拐角见到了张义。他从塑料兜里拿出一条旧棉裤和一双旧旅游鞋。见到记者,他显出惊讶的神情:“能等一会儿吗?”


记者:这衣服是哪来的?


张义:附近大妈给的(头也不抬地穿鞋,但鞋有些挤脚。他把鞋带解了下来,才终于穿上)。


记者:你就住在这儿吗?


张义:就住这儿(说着,从大衣兜里掏出半截儿香烟,狠狠抽了两口,烟头就熄灭了)。


记者:你中午吃饭了吗?我可以请你,咱俩聊聊。


张义:吃饭?哦,吃饭……是的我吃过了。


记者:吃穿怎么解决啊?


张义:很多人都会帮我,他们会给我一点。


记者:你在哪个中学毕业?


张义:一个普通中学,不值得提。


记者:你现在还能做高数,当时学习不错吧?


张义:学习成绩一般,我只是对理论知识、数学感兴趣。


记者:你怎么不回家?


张义:一个人习惯了,现在不是很好吗?


记者:我可以帮你给家人打电话。


张义:不用了。


记者:春节刚过,父母肯定很想你。


张义:他们总吵架,我不愿回去。


记者:春节商家放假,你咋过的?


张义:我吃得很少,挺挺就过去了。


记者:你有文化,为啥不找个工作?


张义:高中毕业时候去面试过几个,但都不适合我。


记者:这样的生活你想过一辈子吗?要不要我们帮找个工作什么的?


张义:现在挺好的,习惯了。


此后,张义说要上厕所,迅速从另一通道跑下楼。在东南湖大路与临河街交会处,张义再次消失在人群中……


本报记者 李德庆 实习记者 周小宇


链接


犀利哥


源自蜂鸟网上传的一组照片。2010年2月23日,因天涯论坛一篇帖子——《秒杀宇内究极华丽第一极品路人帅哥!帅到刺瞎你的狗眼!求亲们人肉详细资料》而迅速走红。


有结果称,犀利哥实为宁波街头一名乞丐。在媒体和网友的推动下,犀利哥的母亲和弟弟在宁波精神病院与犀利哥相认,随后带他回家。


雪碧哥


犀利哥红遍网络,台湾和日本网友也为之疯狂,由此引发的“乞丐风潮”不断蔓延。


有好事网友又在论坛爆料,湖北潜江街头又现一位比犀利哥更潮的“雪碧哥”。此帖一出,并没有引发之前的轰动效应,但仍然引各大论坛转载。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连女白领都喜欢玩的军事游戏,进入试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