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新社刊文说,现在东、西方,如果可以的话再加上北、南方都将祝愿中国有更多的社会主义,可以取得更多的成绩


看来,对于这一事件最令人的惊奇倒是世界各主流和权威媒体同时进行报道——首先是欧盟和美国。这可不是希腊悲惨的命运、不是伊拉克选举和索马里局势,也不是乌克兰总统换届选举,而是一年一度的中国全国人民代表大会。


五、六年前你能想象得到伦敦《金融时报》头版头条刊登中国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的新闻吗,而且不是一天,是连续几天。他们同时还在报道中国全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这是执政党与其它政治党派和组织进行的会议。这给人的感觉是,如果你现在不是一个汉语学家,你的未来总会有那么一点点阴影。因为世界的命运正在由北京决定。


当然,情况也没有那么宏大,这里要讲些具体事情。此次全国人大会议主要是制定中国从危机走向平稳的战略过渡政策,就像世界任何国家和政府做的那样。但中国的角色很特别,因为只有中国在困难的2009年GDP保持了8.8%的增长,当年世界整体下滑了2.2%。能将世界从危机拉回正轨的,除了中国没有别人。


很明显,中国经济危机时是通过加大马力来挽救的,也就是贷款。那以后呢?很清楚,拥有2.4万亿美元储备的北京将继续保持这些美元的价值和稳定。就这一问题,即使是“两会”上某个小人物的讲话世界各国媒体都会刊登和讨论一番。


还有一个严肃话题要开始讨论,这就是政治——关于中国社会和国家的本质、模式。中国人总是非常善于模仿并保护已有模式,同时从根本上改变它们的内容。现在的代表大会从形式上说很“苏联”,但经过30年改革的中国社会主义比俄罗斯走得要远。曾几何时,无知的宣传者做着无知的解读,中国——社会主义国家,如何如何。现在,事情严重了,发生经济危机了,宣传员们少了,认真的分析多了。对于中国体系美国已开始优雅地称为“北京共识”。


比如,《华盛顿邮报》差点使用半个版面来描绘“两会”代表给薄熙来的热烈掌声。薄熙来曾任职于商务部长,现在重庆工作。薄熙来因抓捕了3300个黑帮人物,其中包括当地公安局负责人,而享有声望。这就是掌声的来源。这里似乎有了鲍里斯.叶利钦的味道。分析家认为这是一个不稳定的信号。因为当社会紧张度增加,反腐败斗士就会受群众欢迎。现在北京代表给薄熙来鼓掌,说明中国还有改变的机会。


现在中国领导人已公开批评目前的“混乱增长”状况,这种模式吞噬着不可再生资源。温家宝总理也在此次会议上表示要认真解决收入合理分配的问题。有意思的是,这个“红色”政策反倒引来不少海外投资者和观察家的赞赏,因为这可以增加中产阶级的购买力,也就意味着中国可以继续拯救世界。


现在东、西方,如果可以的话再加上北、南方都将祝愿中国有更多的社会主义,可以取得更多的成绩。虽然现在它还没能实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