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中国拆弹部队:血的教训带来不逊美国的经验


揭秘中国拆弹部队:血的教训带来不逊美国的经验

组织报废弹药销毁


中广网北京3月9日消息,“我们国家也有很多支精锐的‘拆弹部队’,而且我们拆弹的设备和水平与美国的‘拆弹部队’不相上下!”,在解放军代表团驻地——京西宾馆,记者和军队代表陈林一见面,快人快语的他就向记者介绍说。


陈林,现任兰州军区报废武器弹药销毁站副站长,高级工程师,大校军衔。今年51岁,1978年入伍,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从事弹药销毁工作,由他主持的弹药销毁科研项目曾荣获军队科技进步二等奖,他本人则被解放军总装备部聘为弹药销毁专家组成员。


有人曾经说,从事拆弹工作就像是在“火山口”上作业。陈林代表常年从事如此高风险的任务,他有着哪些鲜为人知的经历?他所在的中国“拆弹部队”又是一种什么样的情况?记者走进了京西宾馆他所在的房间,对他进行了采访。


一次惊险的“拆弹”经历


作为报废销毁弹药的专职部队,这些年我们拆过不少炸弹。这些炸弹有的是在公共场所发现的不明爆炸物,有的是施工过程中挖出来的、战争年代遗留下来的炮弹,有的是清理仓库时发现的废旧炮弹。


2004年冬季的一天,那天特别冷,我们突然接到部队驻地公安局的一个紧急电话,让我们协助他们拆一个“炸药包”。


炸药包是在一条高速公路的桥上发现的,装在一个旅行包里。当地一位农民以为里面是什么好东西,就把旅行包捡回家了。结果,回到家,打开一看,里面全是一些雷管,还有好多电线乱七八糟地连在一起。他觉得不对劲儿,就赶紧向公安局报案。公安局的同志到现场一看,也不知道应该怎么处理,于是,就给我们打电话求救。


揭秘中国拆弹部队:血的教训带来不逊美国的经验

军队人大代表、兰州军区报废武器弹药销毁站副站长陈林 中广军事记者吕锡成摄影


我们到了那位农民家里一看,也觉得有些棘手。小小的旅行包里,整整装了13个雷管,有好几条线互相连着,线路非常复杂。雷管里面装的是施工爆破用的硝铵炸药。还有5节电池,并且两个电极路都装好了。稍不注意,就会引爆。而一旦爆炸,威力会非常大,后果不堪设想。


看到这种情况,我当时心里也很紧张。我和一起去的战友们简单地碰了个头,商量了一个“拆弹”方案。首先指挥无关人员撤离现场,然后,穿上专业的防护服,小心翼翼地先把雷管连线拆除掉,用水把炸药稀释掉。把这些工作做完以后,再给雷管短路,最后把短路的那些雷管拉回到我们销毁站,用烧毁炉烧毁掉。


说起来,这个过程并不是很复杂,但是,在整个过程中,我们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上,非常紧张。也许是搞这个炸药炮的人,没有经过专业的培训,雷管的连接线弄得非常乱,我们仅仅是判断电线的正负极就特别困难。


所以,我们拆雷管的时候,不能一个手抓一个极地那样拆。因为这么一拆,很容易引起回路的静电,引爆它。不过,经过我和战友们认真仔细地工作,最后总算是安全顺利地完成了这次“拆弹”任务。


事后,我们想,这次多亏是找到我们专业拆弹的部队,如果说,那位农民兄弟不管不顾自己去拆,或者是公安局的同志自己拆,人体产生的静电是完全可以起爆这些电雷管的。五六公斤的炸药包一旦引爆,对那个家庭来讲绝对是灭顶之灾。处理完这个爆炸物以后,那位农民兄弟和公安局的同志非常激动,连连称赞说,还是你们专业的“拆弹部队”水平高!


每次“拆弹”我们也是非常紧张


我干了20多年的拆弹工作,按道理说,不会像一开始从事这项工作那样害怕了。但是,说实话,每次去拆弹,我们还是头皮发麻,紧张得很。


揭秘中国拆弹部队:血的教训带来不逊美国的经验

弹药销毁现场


为什么呢?这主要是因为我们每次拆弹,每个弹药的情况都不一样。每个弹药到我们手里之前,比如说,出厂、储存、保管、运输等等,在这些环节中,它有很多东西是不可知的,你不知道弹药它到底经历了什么,特别是近几年销毁从训练场上撤下来的弹。




我给你举一个例子。2007年的时候,某地在清查弹药时,清查出来280多发炮弹。这些炮弹出厂的时间都不一样,从50年代一直到80年代的都有。品种也各种各样,有迫击炮弹无后坐力炮弹,高射炮弹。还有一种弹是前苏联生产的弹,上面全是俄文字母。这些炮弹在部队的一个仓库里放了很多年。好多都过了使用期限,一些弹体上的标志都没有了。


当时,上级命令我们去处理销毁这批炮弹。到了现场,我们经过清点发现,这批废旧炮弹一共是288发,其中有很多是空体的。最后,特别巧的是,正好有一半,也就是144发需要拆解销毁。


整个拆解销毁过程总体还比较顺利,有些教练弹,经过仔细查看,确认里边没有什么爆炸物,我们就把它分开运回去了。其他的炮弹,我们把它分类,做了炸毁。最让我们头疼的是那些射击未爆弹,就是发射出去以后没有爆炸的那些弹。因为我们很难判定它是真弹,还是假弹。炸开了的还好说一些,如果是假的,裂开以后,里边就没有炸药了。但是有些弹,整个都锈死了,引信也都摔成半截了。这个就让我们特别提心吊胆。


当时,有一发未爆的120破甲弹,经过几次搬动,没有一点动静。这到底真弹还是假弹呢?我在现场,冒着很大的风险拆了一个,我想看看它到底是真引信还是假引信,最后拆开一看,还是真引信,是真的,但是最后也没有搞清楚是什么原因没有引爆。


我们的拆弹设备和水平处于世界前列


我们国家经历了几十年的和平时期,上世纪六七十年代,我们“备战备荒”,储备了太多的弹药。所以销毁弹药的量,与其它国家相比,相对要大一些,别的国家任务量好像没有我们这么大。有一些国家和地区,自己销毁不了,经常是把自己的弹送到国外去,让外国人帮助销毁

我们国家大规模拆弹,也就是开始弹药销毁报废是从上世纪80年代中期。那个时候因为这项工作刚刚起步,任务比较重,为了赶速度,许多程序不是那么规范,使用的拆弹机具基本上属于第一代,比较笨重,好多环节都是人工作业,最主要的是不知道隔离的重要性,没有实现人机隔离。再加上当时经验不足,所以出现了一些伤亡事故。尤其不应该的是,同样性质的事故在全军出现过多次。


近年来,尤其是进入新世纪以后,我们在拆弹方面的水平还是提高得比较快。现在我们拆弹时,使用的是第二代机具,自动化程度大大提高了。针对不同的弹药,有不同的作业线,有不同的专业机具。


比如说,要拆解大的炮弹,比如说后装炮弹、火箭弹,有大型的机具。要拆解小的,比如说子弹、手榴弹,用小的机具。现在我们的拆解部队大都有七八条生产线。目前,我们已经开始着手研制第三代的报废机具。可以这样讲,现在我们专业拆弹部队的设备、机械,在国际上应该算走在前面了。


尤其值得指出的是,现在,我们拆毁危险炮弹时,尤其是那些带引信、弹力引信的炮弹时,已经实现了人机完全隔离。我们工作站所在的那个大院子,本身就是能抗击爆炸的,院子里面又建了很多专门的抗爆室。这些房间都是钢筋混凝土的墙,非常坚固。


每个抗爆室的后面还有一个很大的卸爆空间,非常空旷,完全可以消化炮弹爆炸的冲击波。拆解人员在抗爆室作业时,有一个窗口,从窗口把炮弹输送进去以后,我们就通过监视器看着里边的操作情况。如果里边发生意外,我们这边就可以停机。


而且每次销毁弹药都是限量,每一次只销毁一发弹,这一发炮弹拆了或者爆炸以后,只有一发弹的爆炸威力,不会有太大影响。各个方向的承受能力都是计算过的,绝对安全。现在,绝不允许工作人员面对面拆弹,这就从根本上保证人员的安全了。


当然,前些年,在运输和报废销毁弹药的过程中,我国也发生过一些事故。对此,我们拆弹部队多次进行过警示教育。


前些天,我还专门看了一下美国拍的电影《拆弹部队》,希望能借鉴他们的一些经验做法。虽然,我们从事的拆弹工作和他们不太一样,他们是在危机四伏的伊拉克战场上,而我们是在和平宁静的中国,但是,拆弹工作都一样充满了风险,拆弹部队都需要一种严谨细致的科学精神和勇敢无畏的献身精神。



现在,我和战友们的安全意识空前提高。目前,在我们拆弹部队,报废销毁的流程制定得特别详细,在销毁现场设置了很多摄像装置,每完成一次任务,都要进行严格讲评。近几年来,我们每年都要完成上千吨弹药的销毁任务,从来没有发生过一次安全事故。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