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属结构 中国卷-第一篇 合金狂潮 第七章节 毁灭之夜(二)

月亮下的船 收藏 15 216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189.html


战场上那蔚为壮观的一幕呈现在眼前的时候,我怎么也不敢想象这样的战争中会有多少人瞬间便是丢失掉了他们的生命。算起来从阿拉斯加的那次事故开始,人类和机械之间的战争已经进行了一年七个月零十一天了,这五百九十多个日日夜夜中,人类军队付出的伤亡代价是极为高昂的,就算是作为次要作战面的中国战场,在这近六百天的日子内,也有数十万人因为战火而丢失了生命。由此可以想象,西伯利亚、北美这两大主战场会是怎样的残酷。

“冲啊,骏马~”就在机械化登陆艇即将靠近水际滩头的时候,鼠标突然高呼起了这句口号来。哑然失笑中,我忽然想起hi-ho silver这个口号来自于《孤胆奇侠》这部经典的西部片中主人公对自己座骑‘银色’的召唤。只要主人公一声召唤,‘银色’就标志性的前蹄腾空来个站立,然后撒开蹄子载着主人去奔向远方。妈的,还真是应景,我暗笑而啐骂到。

左右两侧的通用登陆艇已经快是接近沙滩了,全副武装的机动步兵们躬身持枪,就等着跳板吊门打开的瞬间冲上岛去。负责掩护的武装直升机匆匆飞掠过我们的头顶,它们将负责给予空中火力支援。此时这些空中骑兵们倾泻下去的航空火箭弹雨已然将通往岛内的道路两侧那片丛林给点燃成了一片火海,看样子进展还算是顺利。

“冲啊~”黑压压一片的机动步兵们呐喊着从打开舱门的登陆艇中冲出,踏踩着滩头的水花直冲上岸滩。-嗵嗵嗵-登陆艇上架设着的30毫米机炮开始猛烈扫射起来,咻咻横飞的曳光弹从抢滩登陆的机动步兵们的头顶上划掠而过,直钻入那片林丛。通过光电扫描眼的倍距放大,我能够看到闪动着的白色荧光中黑糊糊一片的树木被那炙热的灼亮给切断,给撕碎。燃烧的大火使得夜视模式变得一片茫然,白花花的一片看上去极为不舒服。

连岛的地理位置毕竟特殊,海岛南面的中部有渡口,其东为东连岛,掩映在山坞翠色中的一片片房屋便是住宅区,而渡口以西为西连岛,有渔村数座,环山高下,重叠而居。那西南支岭,突出海中,形如扳罾渔网,故而名曰‘罾架嘴’,其西二里有幽坞一片,再往前则为庙前湾,这里岗峦回复,风平浪静,平时便是渔船聚泊、待潮避风的理想所在,加之又有简易码头,应该来说这里是登陆上岸的最佳场所。但出于本次作战的任务性质,为了达到奇袭的突然性,我们并没有选择这里上岸,而是将岛东临海的苏马湾海滨浴场以南方向的一片滩头作为我们上岸的登陆场。

“该我们上了~”在鼠标的提醒下,我立即做好了上陆作战的准备。就在机械化登陆艇打开跳板吊门的同时,我一把拉下HMDS广角双目头盔瞄准/显示系统上的偏光显示护目镜。RS上所获得的FOV宽视场非制冷红外阵列/微光传感器的图像是由位于机身各处固定式多光谱传感器生成,它们在拼接和融合后投影到操纵手头盔偏光显示护目镜上显示出的外部世界图像上,而这些拼接的图像每一个都是宽视场,并与相临的宽视场图像交叠,最终在头盔目镜上合成外部世界的全景图像。而头部跟踪器又可以测量到操控手头盔的注视方向,并使相关部分的图像出现在显示目镜上。也正是由于HMDS可以将显示屏幕上的数据和其他信息投影到头盔显示目镜上,与操控手的视场叠加,所以作战的时候,操控手既可以看到目标,又可以看到瞄准光标和有关武器发射的数据,并最终由头部跟踪器测得操控手头部的位置和转动角速度,继而计算出目标的相对方位角、俯仰角和角速度等参数,实施瞄准。当我拉下偏光显示护目镜的同时,也就意味着从这一刻开始,无论我的头部转至任何方位,都可以在瞄准目标的同时,看到显示器上显示的字符和图型。

“前进~”就在鼠标驾驶着RS开始迈出第一步的时候,我也打开了RS的感触式操控系统。从这一刻起,我的肢体作出的任何一举一动都会被这台RS-90所模仿,甚至是我的指关节的任何一个弯曲动作。

踩踏着跳板吊门,一个跃起,几十吨的机甲居然毫不费力的便是跃上沙滩,只不过我在跳起的同时能够感觉到那艘LCM被重力给压挤出一声痛苦的‘呻吟’。

“铁拳4,铁拳5、铁拳8注意组成队形。”按照标准作战条例,我们将组成菱形进攻队形,而除了一个排级规模的机动步兵在我们的前面担负侦察任务外,其余两个半连建制的机动步兵都将分别处于在我们这四台RS的左右两翼。

细软的海沙踩踏上去发出阵阵的沙沙声,即便是几十吨的RS也不会发出太大的声响,在登陆上岸时发出的一众嘈杂之后,这片海滩倏然的又安静下来,除了还在燃烧的树木在发出噼哩叭啦的爆裂声还有机动步兵的枪械磕碰声。刚刚还爆炸声连连,喊声震天的战场骤然的变得平静了许多,就像是一曲激昂的交响乐被然而止样。

挥舞着红色荧光棒的士兵们不断的屈张着自己的臂弯,指挥着那些装有线膛炮的轮式机动车辆从登陆艇中驶出,这是我们最为强劲的火力了。这些105毫米机动火炮系统是对付Machine最好的直瞄射击火力。似乎一切都在按照我们的预定计划在发展,虽然中间有着那么一小段不和谐的音符。

我转过头来看了看两侧的机动步兵们,他们此时正拉开着散兵线,小心翼翼的警戒着,包裹着他们身躯的动力装甲除了可以给他们带来足够的防护之外,而且还增加了武器弹药的携带量,并使得士兵们即便是长距离跋涉行军也不会感到疲惫。此时这些机动步兵们荷枪而行着,警惕的注视着前方,生怕那燃烧着的丛林中冒出可怕的‘终结者’来。可我知道在这片被武装直升机群给轰炸成了火海样的丛林中是根本不可能有机械的,因为铝热剂燃烧弹产生的高温是足够烧熔那些机械的了。

“扫描没发现可疑,可以继续前进。”担负侦察任务的机动排发来了安全通报,这等于是告诉我们部队可以继续前进了。

“部队前进~”作为混成战斗群指挥员的鼠标下达了部队继续前进的命令。以四台RS-90型‘勇敢’步行机甲为中心,向两翼各拉开三百米宽度的两道波队开始向前推进。

就在两辆MGS-35型8×8轮式机动火炮系统越过推进线,开始从两翼向前的时候,我隐约感觉到了一丝味道不对,但却又说不出哪里不对味。

“注意两翼的位置,注意两翼掩护。”通讯频道里一阵嘈杂的呼叫,各级指挥官的命令也不断传出:“注意拉开距离,前面的动作快点。”

“铁拳部队,这里是大鹏中队,我们现在开始接替掩护。”一阵沙沙的电流声之后,又传来了个陌生的男声。

大鹏中队,唔,想起来了,是陆航9团第3战攻中队的呼叫编号,我在从上海来苏北战场的途中,路过徐州机场时见到过这支数日前才从江宁机场转场来的部队。为了支持加强苏北地区的防御作战力量,军委从陆航9团的编制内抽调了第3战攻中队以及呼号‘大鸟中队’的第5侦攻中队派往徐州机场。按说空军第3战斗航空团也该在徐州机场,随时可以支援这边吧!我暗想到。

就在我仰头看着十架AAH-32型‘鱼鹰’战斗攻击直升机从夜空中划过的时候,感应式扫描系统突然捕捉到数枚光点骤然从远处升起。

是T-10型‘羚羊’自走防空系统发射的导弹。长期工作在技术部门的我自己很是清楚那是什么。除了‘羚羊’之外,机械没有什么可以发射防空导弹的‘收割者’。这种脱胎于美国陆军UIADS无人综合防空系统的怪物其实就是一种由六管加特林速射机枪和四联装防空导弹组成的无人操控弹炮综合系统,加之由于履带式作战平台可以给其提供极强的机动能力,所以可以说这种该死的‘收割者’完全就是人类空中飞行器最为可怕的威胁之一。而此时这种‘收割者’突然发难,似乎并不是一种偶然。

四枚短程热源寻的导弹如同火球样的直扑而上,直接便是将前面的两架‘鱼鹰’给炸成了夜空中绽放的礼花。还有一架‘鱼鹰’在做紧急闪避的时候被纷舞在天空中的机体残片给砸坏了尾部涵道后桨,整架飞机就如同没尾的孔雀样在夜空中张皇失措般的还首四顾。“我们就要坠落,我们就要坠落,再次重复,大鹏3正在坠落。”通讯频道内求救的呼叫充满着绝望。

看着那打着旋儿直坠而下,最终消失在山那边的AAH-32,我觉得这简直就是一场悲剧。

“我们失去了大鹏9号、大鹏8号、大鹏3号,重复,这里是大鹏中队,我们遭到攻击,失去了3、8、9号机。”如同被猎枪给惊飞的鸟群样四散开的大鹏中队拼命的呼叫着。

而就在所有人的目光都被空中那遭到攻击的‘大鹏’们给吸引过去的时候,谁也没有注意到这片刚刚还很安全的沙滩此时正微微地发生着变化。


5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