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想国 第四卷 亚欧大陆 第一百零一章 国会的听证会

乌马罗夫同志 收藏 0 8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22.html


次日清晨,也就是公元4892年5月11日早上八点整,尼克斯上尉准时地按响了我的门铃,把我从昏昏沉沉的睡眠中叫醒了。我是在恍惚状态下穿上衣服走出去的——虽然在这之前,我也曾经有过不下三位数的连夜执行飞行任务,甚至是整晚卷入战斗的经历,不过却从来不曾像这么疲倦过。这大概是昨晚参加了那次密谋后,留下的心理作用吧。

按照苏紫云和其他代表讨论出来的详细日程安排,今天我和戴维斯的任务就是陪着奥菲莉亚和另一个名叫强尼.勃朗宁的救国阵线成员去国会里参加一场关于亚欧社会共和国问题的听证会——当然,我们早已统一了口径,只会把想要让那些蠢货知道的东西告诉他们,至于他们相不相信,那是无关紧要的。

“嗨,李笑云同志,精神不好吗?”在楼下的停车场里,我看到了正坐在轿车后座上的奥菲莉亚,她身边坐着一个留着八字胡、戴着银丝眼镜的矮个子男人,应该就是那个强尼.勃朗宁了。这人是BUB航运公司大西洋航运总经理,也是国会议员之一。他自称是奥菲莉亚的“政治助手”,不过我总觉得,这家伙更像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小老板。现在,奥菲莉亚看上去精神相当不错,根本看不出她昨晚忙活了大半个晚上。

“我精神哪里好的了啊?”我一边漫不经心地回答,一边朝后看了一眼,戴维斯也下来了,而且同样是一副神智恍惚的样子,“反正你们这儿,公司就是政府,那个什么破烂国会就是个橡皮图章,有什么意思?”

奥菲莉亚打开车门,让我坐了进去:“嗯,话是这么说,但是也不是说这个听证会就没有意义可言。”她递给我一叠报纸,“实际上,国会议员大半都是公司的头头脑脑们,你这次的任务就是要让他们相信,海的那边没有什么可怕的,能说动这些家伙去和亚欧社会共和国开战那是再好不过了。当然,做到这一点基本上不可能,哦,对了,看看这些报纸。”

我摊开手里的一堆厚厚的、质量低劣的纸张,发现这一共有十多种报纸,全是今天出版的——从BUB公司的《自由民主报》到各类街头小报,很显然是救国阵线的人专门搜集来的。我和戴维斯的大名赫然出现在了所有报纸的头版头条的黑字标题上(这再一次说明了理想国社会的精神世界不是一般的空虚无聊),标题林林总总,五花八门,大部分是诸如“叛逃少校带回恐怖病毒”“警报!亚欧大陆传染病即将席卷美洲”之类的(多谢在机场时奥菲莉亚想出来的馊主意,哼哼),还有“国防军间谍驾机回国,疑为双面间谍”(这个倒是蒙对了一点)“惊!亚欧大陆飞机‘空袭’首都”之类的。最为离奇的是,一份名为《世界观察家》的小报上居然登出题为“惊天黑幕,BUB公司在亚欧大陆实验生物武器,参与人员染病逃亡”的社论。总而言之,那天我们为了尽快离开机场而逃避了那帮记者,反而让他们有了相当宽广的胡言乱语的空间。

“怎么,你拿这些玩意给我看,是什么意思?”我颇为不解地问奥菲莉亚。确实,像她这样做事充满目的性的人,不至于就是为了用这些文章恶心我,就让人满大街地收集这些小报。

“她还能有什么意思?”坐在一边的勃朗宁议员道,“事实上,这只是让你知道,在伟大的理想国,人们的想象力有多么贫乏——在这一点上,报社编辑和国会议员,也就是BUB公司的头头们是差不多的。记住,待会你在陈述的时候,一定要说得尽量接近他们想象的最好情况,这就是我们要做的,懂吗?”

“他们想象的最好情况?”我有些不太明白,不过还是不打算问了。我把头靠在座椅背上,昏昏沉沉地睡了过去——本姑娘昨晚才睡了四个小时,现在真的好困哦。


理想国的国会大厦又叫“山巅之城”,相当名副其实地坐落在绿区的最高点——岬角山上。这个石质山头像是一个三角形箭头一样伸入海港内,比附近的街道海拔高出了二三十米。

虽然这地方名义上是美洲的最高立法机构,但是与一公里外的BUB公司总部所在地——自由大厦相比,场面上还是差了很大很大一截。“山巅之城”其实是个外形相当拙劣、类似于亚洲城市里那些门面装点成欧洲城堡形像的西餐馆。只不过,这座建筑更有立体感而已。大厦完全由石头砌成,当然,这只是外面看上去的结果,实际上,那只是刷了白灰的砖墙而已,大厦顶部边缘被故意做成垛墙的样子,上面还煞有介事地搭了几座塔楼——总而言之,这是一座不伦不类的玩意,大概可以算是建筑史上的拙劣作品之一。

虽说这大厦建得实在没什么品位,但是山上停车场里停着的高档车倒是不少——当然,还有数倍于此的留下来照顾车辆的仆役和保镖,以及国会的警卫人员。勃朗宁看到这阵势,有些惊奇地道:“咦,今天居然来了至少一半的人?除了新年之外,我还从没见过亲自到会的议员超过半数呢。”

“大概都是因为好奇的缘故吧,当然,要是我昨天没有骗记者们说李笑云和戴维斯携带了亚欧大陆的神秘病毒,恐怕来的议员还不止这个数——国会里大部分人的脑筋不比住在内区的无产阶级们灵活多少,”奥菲莉亚见到我惊讶的表情,又解释道,“呵呵,我知道,在你生活的时代,议会里没有半数的人是不能投票的。不过在伟大的理想国,你不到国会来也能投票——别人帮你投赞成票。一般来说,国会的议案都是公司内定好的,在这里不过走走过场,往往一千名议员只来三五十人,然后替其他人签到。噢,对了,知道待会该怎么说话吗?”

我不耐烦地点点头:“知道,说混蛋们想要听的东西。”


按照规定,理想国的国会每天九点整准时开会,先由议长——一个体重不下两百公斤的大肉球似的家伙——宣布到会人数达到法定要求,可以开会(当然,今天是极少数真正超过法定人数的日子),然后,这家伙会宣读《宪法》的第二条,也就是规定了所谓“国会的神圣职责”的冗长的一段,接着再报出当天的所有议题——我们的听证会被安排在了两个小时之后。

接下来的两个小时是异常无聊的两小时,我们不得不坐在旁听席上,看着这帮人演戏一样全票通过一个又一个议案——大多是和公司有关的。绝大多数人对此根本没有兴趣,一个个趴在桌子上打呼噜,或是一页一页地翻阅着无聊杂志。只要议案被读完一遍,基本上没有什么人会提出异议,然后就是通过。当然,我还注意到,大多数人在投票的时候还是睡着的,议长也懒得看有多少人举手,他只是埋着头随意地说一声:“哦,九百九十八票支持,通过。”或是“九百九十七票支持,通过。”于是议案就民主地合法地生效了。

在这么演了两小时独角戏后,我算是明白为什么国会里往往没有人来了——这种戏委实没有什么观赏性。昏昏欲睡的氛围就像传染病一样四处蔓延,当然也波及了我和戴维斯。结果,等到轮到我们登台发言、讲述自己的经历(当然,与我们真实经历有点出入)的时候,我感到脑袋里似乎填满了沉重的沙袋,把我的思路都给堵死了,说了后半句甚至就忘了前半句,脑袋里昏昏沉沉,只知道大概已经说出了该说的东西。

“我以宪法的名义起誓,”在估摸着已经讲完后,按照程序就应该起誓和接受质询了,我也直到这时才来了点精神,“我刚才的每一句发言全部是我认为真实的,如有蓄意欺骗,愿意承担相应法律责任。”当然,这个起誓起得毫无意义,反正这鬼地方的宪法和擦屁股的草纸没什么两样,“以宪法名义”就等于是没有发誓。

“现在开始质询。”肉球一般的议长嘴里蹦出了这几个字,然后就溜到一边去了,把我和戴维斯留在台上,像是两个倒霉的被告。我眨眨眼睛,打起精神,希望听听下面的朋友们有什么惊人之语。

不曾想,他们头一句话果然语出惊人。议长刚刚宣布开始质询,就有人说话了(天,这貌似是今天头一次有议员开口说话):“我认为,李笑云少校的言论纯属无稽之谈,因为她对亚欧大陆的描述明显是虚假的、不切实际的。我甚至怀疑她是否去过亚欧大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