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残忍的话莫过于是对不起

将军最初也是新兵 收藏 4 810

…这个世界上最残忍的一句话就是对不起,它代表着失败和绝望铺天盖地席卷而来,可很多人还是很俗套的说没关系,没关系,只要妳过得好,什么都没有关系……



———题记 文 / 寒。阡墨



在蓝调酒吧 VIP包厢里,各路妖 孽纵横,我窝在沙发的小角落里闭目养神,对噪杂的人群视无若暏。我个双重性格的人,清冷的时候我会突然冒出很多话,热闹的时候却只想安静,西凉常说我是个异 类,我听到后却嗤之以鼻……



死 党豆豆端着酒杯走了过来,冲着我的脸喷酒气,还满足地打个酒嗝,她挨着我坐下,翘起兰花指喊道,墨墨……好墨墨……你唱首歌给我听好不?嗯? 我吓得差点跌下沙发,半抬眼皮斜睨她,喂……你神经病啊?对我这种五音不全,普通话又普通得没天理的人提这种弱智的要求,你不觉得你真该被送去青山医院了吗? 豆豆笑嘻嘻地又黏上来撒娇,你就来一首嘛,让他们那些没文化的乡霸见识一下你拉风姐的得瑟范儿。 那时的我已有微微醉意,被豆豆这样煽 情的奉承,本来低沉的心情一下子就被点燃了,跳起来去点唱机前点了一首许嵩的《飞蛾》 ,并拉风地拿起茶几上的麦克风说,你们这帮呆鹅,现在请听我唱飞蛾。大家——快撒花,撒花。 豆豆有些类似抽风地倚在她男友身边狂甩她那两根细胳膊高呼道,墨墨,拉风姐,安可,安可……我很配合地露出自认为很偶像的笑,对她狂抛媚 眼。



最后事实证明了,我们两个都是大大的骗子,许嵩悲情万丈的歌曲被我唱成了双截棍。一群狐 朋狗 友立马哄堂大笑,还有几个狂吹口哨,其中就数一个穿白色耐克衫的男生笑得最嚣张,他边笑边拍手道,你唱的哪是小V,分明是周杰伦嘛!哈哈……



那是我第一次见到夏枫,他幸灾乐祸的样子让我有种想掐死他的冲动。我很不屑地将麦克风丢给其他人,大刺刺地走到他跟前,大有一拼到底的姿势,站定,低下头压迫性的说,喂,小痞三,你见过周杰伦有我那么苗条吗?他有我拉风吗?最最最重要的是周杰伦是女的么? 我说完就一把夺过他手中的红酒,一饮而尽,然后很鄙视的看他。 他惊讶地张了张嘴,然后爆笑出声,说,小墨墨,不如咱来合唱首《坏孩子》吧。夏枫这个小墨墨的称呼真让我处于抓狂的状态,可那群呆头鹅已经开始起哄了,豆豆最为癫狂,高声叫好。夏枫的歌声确实很棒,相比之下我真的该回家面壁哭长城了。



那一晚,是夏枫送我回了家,风迎面肆意的吹,轻轻柔柔,以至于我整夜的梦都是甜蜜的味道。



几天后,我旁敲侧击的在豆豆那里得到了夏枫的电话号码。豆豆坏坏地笑着,你该不会看上夏枫那厮了吧? 我毫不掩饰地撇撇嘴说,是,我就看上他了。 豆豆收敛了笑容一本正经地说,墨墨,你喜欢谁都行,就是不能喜欢他,他有女朋友了,而且还是很有气质的女生。 额,我瞪大了眼没再说话。



一个多月后,我又在一次朋友聚会中见到了夏枫,这一次不同的是,他身边还有个气质美女挽着他的手臂,两个人看起来很登对,那女子穿着职业装,化着精致的妆容,白领小资的模样,待人接物也是彬彬有礼,站在帅气的夏枫旁边,简直是完美得无可挑剔。夏枫给我们介绍了他的女朋友——西奈,她巧笑嫣然,温和的和大家打招呼,相比之下,大刺刺个性的我就像个山野村姑,这样的我又怎么配得上洁白干净的夏枫呢……



从那之后,我便很少再见到夏枫,几乎没再见过,我以为终我的一生不会再见到他,孰不知,我们竟然在凌晨的街头又相遇了。12月25日凌晨,圣诞节,我低头从酒吧里出来,在门口撞到了一个人,刚抬头想道歉就看到一张熟悉的脸。“是妳?!”我们几乎异口同声说道。



“今天是我的生日,我们却因为一点小事吵架了,我正想进酒吧喝两杯。没想到……没想到竟然碰见你。” 我们并排坐在休闲广场的台阶上, 夏枫将手中的易拉罐捏扁朝前面的小道上的垃圾桶丢去,易拉罐在半空划出一个弧度后却落在草丛里。我把玩手中的易拉罐,沉默了一下又习惯性地望着漆黑的夜空,说,“夏枫,两个人在一起是需要时间去磨合的。” 夏枫很无奈的笑了笑,开启另一瓶易拉罐,说,“祝我生日快乐吧! ” “嗯,生日快乐!” 两个啤酒罐碰撞在一起,就像两颗心。



很久之后,我依稀记得有两个傻孩子坐在广场上喝着啤酒,唱着跑调的《玫瑰花的葬礼》依稀记得曾有个柔软的吻落在我的脸颊上,他说,谢谢你。那一刻,我竟以为夏枫对我动心了。如果我再成熟懂事一点,或许会明白那一记吻只是感激的含意和爱情无关,就像当初两个人勾肩搭背的在包厢内唱《坏孩子》一样。



坐在小吃店里,豆豆对正在努力将烤鱼分 尸的我逼 供,墨墨,你真的喜欢上天夏枫那厮了? 我点了点头,嗯了一声。我那个天呐!!你简直是疯了。豆豆轻拍着她的额头鬼叫了起来,我吃着东西不去理会她张牙舞爪的样子,是啊,我疯了,为爱而疯。



自广场那一次偶遇后,我没想到夏枫会主动找我。我们沿着石大路漫无目的地走,他说起了他和西奈的事,相遇,相恋,到现在两个人的争吵。我们走到十路口,红灯亮起,我们停了下来。他说,小墨墨,谢谢你陪我走了那么久。我转过头轻拍他的肩头说,没事的,什么都会好的,两个人在一起是需要时间去磨合的。



夏枫抬头看红绿灯跳动的数字说,小墨墨,上次生日 我们一起喝酒的事,西奈知道后很生气,这一次拌嘴是因为你。 我惊讶得张了张嘴却说不出什么。



虽然我们只是朋友,但我不想西奈再误会,不想和她再有任何冲 突。你说两个人在一起是需要时间磨合的,我只希望我和西奈能好好相处,即使要我放弃一些什么东西,我也愿意。你是个懂事的孩子,你能明白我所做的是为了什么,所以我们以后就不必再联系了。 那一刻,我看着夏枫的嘴一张一合,我终于知道了他找我出来的原因,终于明白了他和我讲那么多事的目的,全都是为了和我讲——我们以后就不必再联系了。悲伤席卷而来,我麻木的点了点头说,没关系,只要你过得好。



夏枫笑了,轻轻地说,小墨墨,对不起!但是……还是要谢谢你。 说完他掉头离开了,我看着他从我的视线里一点一点的消失,终于在红灯又亮起的时候蹲下来抱着自己。夏枫,你知道吗?…这个世界最残忍的一句话就是对不起,它带着失败和绝望铺天盖地将我掩埋,可我还是很俗套地说没关系,没关系,只要你过得好。



…这个世界很大也很小,可是要找一个自己真心喜欢的人却很难,不是他娶,就是她嫁,或就是他(她)身边已经有人,无论再怎么相爱,终究是迟来的春 天。最残忍的一句话莫过于是对不起,可很多人却仍然很俗套地说没关系,没关系,只要你过得好……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我们足球都赢啦,这里岂能服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