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情感驿站)丁香姑娘[蓝剑军团]

准芯 收藏 23 1771


[原创](情感驿站)丁香姑娘[蓝剑军团]

丁香姑娘




初春,小镇的风总是和煦地刮着。伴着霏霏细雨,柳枝在雨燕的穿梭中不停轻摆,不时滴淌着晶莹的水珠,在本已经涟漪粼粼的湖水中平添几分活力。古瑟的青石桥边有一座墨顶红廊的避雨亭。雕廊画柱,古朴雅致。在门廊处这样镌刻着一副对联:春去秋来丰年早,夏末冬深歇农家,横匾分明是:四季烟雨。

镇子玲珑别致,一色的青黑瓦檐,一水的粉墙褐棂。寂静中偶闻几声鸡犬相悦之音,最妙的是丁香家幽幽传出的古筝音律,令本已经陶醉的心扉越发松软。这已经是本地农人在劳作之余最好的去乏解困的妙药了。音律感染之处,人人驻足静听,久久不愿离去。

丁香姑娘因为家院中有棵硕大的丁香树而得名。丁香家世居本地,祖上中过举子,父亲是远近闻名的古筝乐师。除了抚琴著谱,还可调音鉴古。于此丁香一家是此地唯一书香门第。

丁香适龄豆蔻,已初长成人。因母亲去世早,独与父亲相依为伴。每日除了功课,便是随父亲习古筝练书法,闲时还与父亲对弈几盘围棋。家中有个偌大的书房别院,室内檀香萦绕,四壁皆是红榉书架,满布各色古籍临帖,而此处也是丁香每日练琴习字之地。窗外便是那棵丁香树,郁郁葱葱,随风盈动,任雨婆娑。在对面是几厢闲置的客室,自母亲去后便无人问津。

一日,父亲领来一少年,只说是故人之子,觅一处僻静之地用功考学。因所托难却,便应了这差事。少年略大于丁香,名字中有个“雨”字,丁香就唤他“雨哥”。雨的到来于是便彻底打破了这本静如止水的家庭的生活。丁香的心里也似一颗小石子落入宁静的湖水一般泛起圈圈涟漪。毕竟这些年来,家中从未有陌生人讨扰,何况是年纪相仿的雨。

[原创](情感驿站)丁香姑娘[蓝剑军团]


雨是个爱笑的男孩,豁达而又热情。初见丁香倒也意外,仿佛惊遇天人,只觉得异常的纯净可爱,如泉见砥。肌肤如雪,唇红齿白,明眸善睐中忽闪着稚雅和矜持。感觉很近又很远,好似“爱莲说”中:可远观不可亵玩焉!虽然衣着朴实无华,仍遮掩不住令人钦慕却不愿亵渎的颜色。面对第一次见面丁香含羞的低首回应,不禁多看了几眼。丁香居然不敢与之对视。

[原创](情感驿站)丁香姑娘[蓝剑军团]


雨住进了书房对面的厢房。门窗正对着那棵丁香树,正对着书房的木雕窗棂。

起初的几日,丁香除了在门外唤雨吃饭外几乎不敢越雷池一步。而雨也除此之外足不出户,就连门窗也紧闭不开。每夜深沉依旧窗灯闪烁。直到一日午饭方解开他们因陌生而尴尬的局面。他们第一次因茶道而展开了对话。饭后,丁香总是会沏上一壶绿茶给父亲以去饭食的油腻。不知道为何雨没有马上离去,也新奇的端过一杯品茗。

好茶!是雨前春茶吧?宜兴紫砂的茶具也古朴的很。茶壶是一南瓜状的器物,杯儿也以南瓜成型。雨品后感叹,对于茶道颇有些了解,源于学业的方向有些渊源。那壶上分明还镌刻着铭文:井底能生浪,壶中别有天。

丁香父亲笑而不答。丁香一边低首沏茶布道,一边低语:雨哥真有些见识!只是这还未到采茶的季节,何来雨前之说。壶倒是对了,叫“瓜熟蒂落”,现在这样的品相已经找不到了。

[原创](情感驿站)丁香姑娘[蓝剑军团]


声音虽低若虫鸣,可是却尽收耳内。听出是揶揄,雨不禁脸红,半天不语。

丁香依旧说道:雨哥不知为何衣衫上满布油渍,色彩斑斓,极是难洗!不知道以前是如何去掉的?

难怪雨洗漱后放在一边的脏衣裤不翼而飞,原来被丁香拿了去。雨更是尴尬万分!

丁香无理。父亲咳嗽一声对雨微笑:自小惯坏了,没有轻重!

雨作羞涩状:不怪丁香,是我莽撞了。衣服上是油画颜料,平素邋遢惯了也没有计较太多。只是我的衣服自己洗就好。让妹妹洗就太过了。

哦!生气了?丁香唐突哥哥莫怪才好。雨再待解释,丁香已经转身离去,留下一串笑声。

雨的父亲与丁香的父亲本就是大学同窗,虽不是一个专业,却兴趣相投成为挚友,多年来一直交好甚深。于此,雨继承父业专攻西洋油画,准备应考国美。丁香父亲主修民乐,在此道颇有建树。对于丁香的期望也颇高。

此次雨到丁香家一来图个清静,避世用功,二来是为了当年二人父辈的一个赌局:看谁的教育更优秀!其实父辈们更希望他们的情谊能够在丁香和雨之间传承下去,只是看二人是否有这个机缘。当然,这些机巧二位晚辈并不知情,毕竟为时尚早。

一切事物只要有了开始,便会很自然地展开并发展下去。这是自然地规律,也是人之常情。

傍晚,当丁香独自一人在书房专心地弹着古筝时,忽然看见窗台外静静地站着一个人。是雨,正陶醉于高山流水之间,戛然而止,又如梦境方醒。他一脸歉意,知道影响了琴者的心绪。

进来听吧,站在那儿怪吓人的。丁香仍继续她的古筝弹奏,平静如水。

一曲终,雨呆坐在藤椅上,手里的茶水不经意的流在了衣服上。

丁香笑笑:傻了!有这么好听吗?

音美,曲美,人也美!所以神出了窍!雨还在那意境中,话语也乱了。

油嘴滑舌!父亲可一直夸你真纯才俊。原来是个浪子!丁香不禁掩口偷笑。

丁香见话语又定住了雨,心中后悔,嫣然道:听父亲说哥哥的油画颇得伯父的真传,还得过奖,不知道可以教教我吗?

雨正愁无语回复刚刚的尴尬,此话正中下怀:不知道丁香妹妹可学过书画?学画基础是要的。

随父亲学过些国画,临过些魏碑,老宋,小楷也写过的。丁香不经意拨了一个鸣音,不绝于耳。

难怪我爸说你父亲是鬼才!果然霸道!雨见丁香脸上泛起愠色,忙解释道:不是歹话,纯粹的赞扬褒奖。你父亲在大学时号称琴,棋,书,画四绝,是少有的才子。琴且不说,一手徽宗瘦金体令人叫绝,棋艺尚可,画钟情于国画山水,倒是一般。

为何?丁香第一次听到对父亲棋艺画技的批评,居然还是这青皮小子。

这是我爸说的。那时你父亲在学校时独步天下。后来我爸向你父亲挑战,鏖战三天,下了九盘,每盘总赢你父亲一目半,不多也不少。你爸倒潇洒:服了,连赢多少都能控制,可见不是一个级别的水品。从此他两成为挚友。至于画呢,我也不清楚,反正爸是这样说的。

哦!伯父所言一定是有道理的。还有啥?丁香兴趣大增,希望多听一些父亲的往事。

你父亲不光才艺超凡,样貌也潇洒倜傥。读书时,那些女同学趋之若鹜,对你父亲钦慕爱恋者把门槛都踏烂了。雨掩口窃笑:我爸只叹既生瑜何生亮!

胡说!不许你诋毁我父亲。丁香大怒,拿起茶碗就要往雨身上掷。

求饶!我求饶还不行。都是我爸说的,再说那时也没有我呢!不过说心里话,叔叔是英俊,生的女儿也如此不凡。

贫嘴!丁香莞尔一笑:不说这些了,帮我看看画吧,父亲一直说我画技不长进。说罢从书桌抽屉内拿出几张画稿。

工笔重彩!你父亲不是钟情于米芾画风吗?如何教你这个?

那种学不来,意境太深,说实话我也不喜欢。我更喜欢这类周正色艳的味道。

线勾的不够流畅连贯,颜色渲染不均匀,有沉积。造型尚可,稍欠得体。雨如是说。

父亲也是这样考评,可是光知道错漏却不知道改法。丁香一脸臣服,两眼透着希翼。

勾线必须用“红豆”一类的细豪笔,悬腕在宣纸上勤练。画出的墨线要过尺而直,头尖腹匀。不能颤抖,不可接续,这才小成。工笔高手可以悬笔求变,又要行云流水,还不可以破坏工笔的周正。

丁香出神入迷,五体投地。眼神出离的异样。

国画颜色的渲染需要耐心且细致。每片树叶花瓣都要从浅入深的层层着色,毛笔以“白云”为宜。必须等尚未干透时进行附加,重彩位置一般都要十遍以上。看得出你急于求成了。

丁香不置可否,忽闪着眼眸:我明白为何伯父说我父亲画技一般了!

为何?雨不解。

因为他不会似你这般贫嘴!说罢忙跑到一边大笑,雨却看着这花枝乱颤的丫头呆了。

伯父的棋艺高超,你会吗?我们对弈一局吧。丁香拿出一副围棋。紫檀的棋盘,棋子更是晶莹剔透。

上好的云子!雨赞叹。

丁香丫头,你下不过小雨的。他现在有段位在身,只怕为父也要甘拜下风的。不知道何时丁香的父亲走进了书房。

没意思!一点也不好玩。丁香撅着小嘴悻悻的走了,身后传来父亲爽朗的笑声。



春雨依旧在下着,连绵不绝。雨和丁香从初识的羞涩慢慢的变成无话不谈的好友,那感觉真的似兄妹一样。在雨住的房间,那里几乎变成了雨的油画工作室。丁香在那里见识了雨画技的高超,面对挂满墙壁的油画作品,丁香的内心对雨的佩服逐渐转化成钦慕。一种异样的感觉油然而生。

于是乎整个小镇的四周,不论是湖畔,雨亭,石桥,甚至是几里外的那棵千年古榕树下都出现过他们背着画板写生,嬉戏的身影。傍晚,小雨一定要倾听完丁香的古筝弹奏之后才会回到画室创作。丁香则会义务给小雨作写生模特。其实两人都希望有一张最美的油画头像在这间画室里诞生。因为。。。没有因为,也没有所以。这只是必然。在这情窦初开,爱意懵懂时他们有了灵犀的默契。

一日中午,丁香到不远处的街市采买用品。不知道为何遇到一个纠缠不清的半傻无赖。那家伙口齿不清,流着涎水,弓着个驼背,一身恶臭,狰狞着向丁香追来。丁香惊恐万分,几乎动弹不得。路人恐避之不及,都不敢管此事。就在那无赖拉扯着丁香准备往肩上扛的时候,雨出现在眼前。雨一脸铁青,拿起一条扁担对准无赖的双腿就是一下,无赖一下子萎顿在地上,发出令人悚然的哀号。雨不解气,又是一顿狠踹。无赖就地滚爬,嚎叫声令人发指。

丁香拉住了雨:算了,一个傻子,不要计较太多。我没事!说罢泪如泉涌,一张小脸煞白微颤。雨一言不发,一把将丁香揽入怀中。此时雨杀了那无赖的心都有,看着无辜的丁香,心痛不已。

别告诉我爸,他会担心的!雨,我们回家吧?我不想呆在这里。丁香小鸟依人般的依靠着雨的肩膀,雨搂住她肩膀的手令她感到无比的安全和踏实。他们就这样依伴着回到那别院。

自从那件事发生后,雨从不让丁香一个人出门。即便是上学也一定是接送到门口。可是雨的考期终于到了。在临别之际,雨将丁香的画像用画框装裱好悬挂在丁香的卧房。丁香也将一幅工笔鸳鸯也用卷轴装裱好送给了雨。他们约定考同一所大学,并且每天必须写一封信,折一颗幸运星。以寄托彼此的挂念和相思!当雨搭乘的车开动时,丁香哭着追出了好远好远。仿佛雨带走了她的全部。

[原创](情感驿站)丁香姑娘[蓝剑军团]




一切都如所愿,雨顺利的通过了考试,成绩优异。每天都能收到丁香的信函和那一颗幸运星。同时雨也会如约的寄出自己的思念和祝福。幸福就如春天般的令人陶醉!

一日,雨正准备行装要去看望丁香时,雨的父亲却带来了令他崩溃欲裂的噩耗。

丁香死了,尸体就漂泊在门前的湖里。查实是那个无赖又一次疯狂地追逐丁香,丁香从石桥上跳入了湖里。等捞上来已经断气了,手里还捏着将要寄给雨的信和幸运星。无赖因为有精神病史而免于起诉。而丁香的父亲在将后事办好之后踏上了上告之路,从此再也没有人见过。那座别院也再没有古筝之律悠扬的传出了。小镇如死一般寂静。

雨如行尸走肉一般自闭了整整三天三夜,米水未进。他将丁香寄给她的所有信件,幸运星一并自己所有的照片一起烧在了一起。他希望丁香能够收到,照片能让丁香永远不要忘记他。

第四日,雨就像人间蒸发一样消失了。

[原创](情感驿站)丁香姑娘[蓝剑军团]




数日后,那个无赖的尸体被人在湖里发现,没有任何痕迹。查实是酒后失足跌进湖里淹死的。镇里的人都说是报应,老天在惩罚他。一切在微微骚动之后又恢复了平静。唯一不同的是挂在丁香卧房的那副画像不知道何时不见了。


雨还在一直下,只是夏末的雨滂沱而热烈。那棵丁香树依然翠绿挺拔,只是丁香花已经灿烂的开了。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35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热门评论

22楼准芯

 以下是引用EricLi 在第21楼的发言:
好文章!

很艺术!


很有兴趣楼主是做什么的?

谢战友褒奖!

老实说很喜欢你写的东西,只是每每看过心都会很纠结,或许现实就是这样的残酷,或许美好的结局很虚幻,但总是希冀能看到好的结局....

悲剧总能让人久久无法忘怀...

20楼准芯

 以下是引用韩天妮 在第19楼的发言:
我常有意无意的让自己迷失在一部好电影,或一本好书里,

随着故事情节的变化,感受着主人公的喜怒哀乐!

但是这一短篇小说,却也把我带回了我的初恋时光。

害羞的坐在他的单车后座,偶尔把脸贴在他的后背上,那种幸福感觉

终身难忘。

初恋没有太久,他就牺牲在越南战场上了。

我也很想抓到那个杀害我男朋友的无赖,把他推进河里淹死。

雨做到了,我却做不到。

虽然是悲剧,但我喜欢那结局:

雨报了仇,带走了丁香的画像,也许隐居度过一生。

好故事啊!


悲情的的爱情结局总唤起对记忆的幽幽隐痛!

或许,一切只是为了回忆那太多的铭心刻骨,

或许,只为了慰藉那本已经愈合的伤口。

无奈于现实中的故事,

用心去刻画,

一个并不遥远的传说!

我们一起祈祷:

原有情人终成眷属!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记得看过这篇文章,很感人的,很有艺术造诣。

再来支持一下!

21楼EricLi

好文章!

很艺术!


很有兴趣楼主是做什么的?

2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