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炒家突然转向 疯狂叫喊要做空中国!

美国经济触底之后,"做空"欧元和中国成为国际资本新近觊觎的目标。2月8日,美国对冲基金巨头SAC资本邀请诸多对冲基金巨头参加了一场"做空欧元" 的晚宴,随后因希腊债务危机而受冲击的欧元被大幅沽空。而美国卖空大师查诺斯(James Chanos)数周前就抛出"千个杜拜、做空中国"的言论,如何“做空中国”已经成为一些国际金融猎手的重要课题。



21世纪经济报道发表评论文章表示,国际资本做空中国的理由,一是中国房价存在巨大的泡沫;其次是中国城镇化将带来的增长潜力没有想象的那么大,因为中国真实城镇化程度已经很高;其三,中国信贷扩张导致的流动性泛滥超过世界任何一个国家,而中国的资金效率正在大幅降低。



由于中国货币与资本市场的封闭性,境外对冲基金无法对中国进行直接的做空操作,因此,目前"做空中国"主要有两个间接的途径:第一,即“查诺斯方式”,他认为如果中国房地产泡沫最终破裂,会对巴西、澳洲和加拿大的一些资源性公司产生巨大影响,因此,他做空的目标是与中国需求有关的矿业股。第二,或者称为“索罗斯路径”,即以索罗斯、高盛为代表的资本认为人民币必将较大幅度的升值,因此,他们下注境外人民币资产,如在美国、香港上市的中国公司,与其他汹涌的热钱一起做多,然后反手做空。此外,中国国债信用违约掉期(CDS)、与中国有关的指数与期货产品等也是资本市场影响力有限的做空工具。



文章分析,由“中国奇迹”迅速转向“做空中国”,有其一定的逻辑。本世纪初以来,刚刚经过深刻改革的中国加入WTO后,大量国际产业资本涌入、出口旺盛、持续的城市改造与地产开发以及由这些力量引起上游重工业的需求和投资,至今基本上消耗了他们各自的拉动空间,这个过程创造了“中国奇迹”,但也出现了比较明显的产能和基础设施过剩,经济失衡的结果。自2007年后,中国主要是靠房地产投资与信贷投放维持8%的经济增幅,而这种投入不可长久持续。在发生外部危机的背景下,消耗大量信贷维持增长的做法必然会带来硬着陆的风险,这是“做空中国”的判断基础。



当然,虽有投机热情和流动性支持,还需要时间才能完成泡沫的宿命,而时间掌握在政府手里。在中国封闭的资本市场,泡沫的形成与破灭首先来自政策驱动的力量,而非缺乏监管由市场造成的结果,宏观调控影响着各个微观行业与宏观经济的走势。一方面,正因为泡沫由政策制造,所以不敢捅破泡沫来惩罚自己,尤其是力量强大的地方政府不愿看到地产业疲软并承受由此带来的痛苦。这样的靖绥政策只会为泡沫的形成提供足够的时间。另一方面,对冲基金可以主动做空欧元,但无法“攻击中国”,只能等待中国自己出错创造机会。“做空中国”的首先是中国自己,其次才是海外资本利用中国的错误发动攻击。



文章认为,及时的小心翼翼且坚定不移的引导经济软着陆,而不是继续依靠信贷和地产维持GDP增长目标,为泡沫的扩大提供时间,才能化解硬着陆风险与海外做空者的袭击。只有中国先主动“做空自己”,降低增长目标,将政策着力于深刻的改革而不是短期的刺激与抑制,推进转型并承受痛苦,才会化解“做空”的风险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