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645.html


李斌带领的骑兵队一路向着哈尔滨的方向疾驰,后面紧追不舍的日军坦克和装甲车不仅没有追上他们,反而一路都有坦克抛锚。

鬼子追击了一天一夜,距离义勇军的距离反而是越来越远,很快,李斌他们就把日军的装甲部队远远的抛到后面。

到了七月八日凌晨三时,身穿鬼子军装的义勇军骑兵来到哈尔滨机场外大约三公里外的一片树林中。

李斌下令:“所有单位暂停前进!”

所有的部队停止前进,藏身在树林中,等待李斌的命令。

李斌跳下战马,从背包中取出夜视仪,他仔细观察远处的哈尔滨机场。从屏幕中,只见此时的哈尔滨机场戒备森严,五步一哨十步一岗,几乎是被拱卫得滴水不漏。

见此情形,李斌禁不住在心里暗暗骂了一句:“狗日的!看样子,鬼子早就已经做好了准备!”

不过,没有什么能给难得住李斌的,在他的骑兵队中,带着一批缴获的迫击炮,那些迫击炮是不久前袭击日军辎重队的时候得到的。

在骑兵战士中,本来就有一批懂得使用迫击炮的炮手,因为李斌的骑兵团和日军的骑兵联队编制十分相似,原本就拥有一个有迫击炮和机枪的机炮连,是跟随骑兵一起行动的,平时重武器放在马背上,一旦需要时就从马背上卸下,向目标发起攻击。

这次需要渡河作战,李斌出发的时候并没有携带迫击炮和重机枪。但是在袭击了日军辎重队之后,这些武器都有了。

“我们必须趁着天黑,鬼子的飞机无法起飞的有利条件,用迫击炮轰击鬼子的飞机!都听我的命令!准备对哈尔滨机场进行强攻!”李斌对靳虎下达了命令。

说完,他又用夜视仪仔细观察哈尔滨机场内的部署情况,经过对敌人岗哨和火力点部署的情况,以及日军军营的数量进行计算,他估计了一下,在哈尔滨机场内,预计有一个大队的鬼子在守卫这个机场。

战士们从卡车上面卸下迫击炮,架设在地面。

炮手们纷纷搬下炮弹箱,打开箱子,从里面取出炮弹。

李斌来到炮手们的面前,他对那些炮手们说:“你们看着机场内的鬼子飞机群,一会儿给我开炮专门打鬼子的飞机!”

经过一个小时左右的准备,在凌晨四点的时候,李斌下达了“攻击开始!”的命令。

炮手们把复仇的炮弹从炮口装入迫击炮的炮膛中,炮弹轻轻滑落进炮膛内。“咣咣咣”炮弹从炮口腾起,飞上天空,带着尖锐的哨声向哈尔滨机场停机坪上那些整整齐齐停放的机群狠狠砸落而去。

炮弹准确落在机群中间,停机坪上猛然腾起一团一团猩红色橘黄色的火球,爆炸声接连响起。

“敌袭!敌袭!”机场内的鬼子守备大队顿时乱成一团。

一时间,凄厉的警报声响彻整个哈尔滨机场的天空,机场内所有的鬼子纷纷冲出,他们爬上机枪塔,冲入碉堡中。

一片喧哗声打碎了宁静的哈尔滨郊外的凌晨,鬼子机场内各个机枪塔和火力点中,猛然吐出一道道猩红色的火舌,那些鬼子此时还不知道炮弹是从什么地方射来,他们向着四面八方胡乱开枪射击。

爆炸声惊动了机场内的鬼子,顿时人的

高爆炮弹撕开飞机脆弱的蒙皮,撕开油箱,航空汽油从破损的油箱中流出,流到机场的停机坪上。

就在这个时候,李斌对炮手们下令:“换用白磷燃烧弹!”

炮手们从炮弹箱中取出涂有红色圈的白磷燃烧弹,把炮弹装填入炮膛中。

白磷燃烧弹,是日本人用来杀害中国军民的一种恶毒的武器!可是现在,李斌把这些缴获的白磷燃烧弹全部如数还给了这些日本人!

炮弹带着刺耳的尖啸声,狠狠的向着日军机场停机坪上那些破碎的机群上空砸落下去。不一会儿,第一枚炮弹落地炸开,地面腾起一团白亮的火球。

“轰”一声巨响,白磷燃烧弹腾起大火,点燃从被打碎的飞机油箱中流出的航空汽油,这个是真正的火上加油!

顿时,停机坪上马上就变成一片翻腾的火海,大火燃烧成一片,高温的热浪伴随着强大的冲击波到处肆虐,迅速扑向那些停机坪上还没有被点燃的飞机。

大火在风的吹动之下迅速蔓延,猛扑向一架架停在停机坪上的鬼子飞机,把它们接二连三的点燃。

突然,一排炮弹呼啸着落在油库中炸开,高爆炮弹撕开油罐的外壁,燃油从油罐中喷涌般涌出。

紧接着,白磷燃烧弹落在油库区中炸开。

“轰”一声巨响,航空汽油迅速发生剧烈的燃爆,所有的油罐接连变成一团又一团白亮的大火球,熊熊烈火直冲入高空,破碎的油罐壁随着滚烫的热浪四处横飞,航空汽油被点燃,变成一片流动的火海。

机场内的爆炸声此起彼伏,那些鬼子地勤人员和飞行员纷纷小鸟一样飞上天空,随之落进火海中被烧成焦炭。

到了此时,机场内的守备大队才根据炮声传来的方向,判断出李斌的义勇军所在的方向,日军机场守备大队大队长黑羽少佐拔出指挥刀向着东北方向一指,一声令下:“支那人在那边!”

此时的日本人,已经学会了高射炮放平使用。机场内的日军高射炮迅速向树林中泼洒去一阵阵弹雨,炮弹呼啸着向树林飞去。

事实上,鬼子的反应还是非常迅速的,从炮击开始一直到炮击结束,李斌仅仅用了短短的三分钟。

看到天空中出现的一团团火球,李斌焦急的一声大喊:“快撤退!”

炮手们纷纷抬起迫击炮,向后面跑去。

然而,人的两条腿又如何跑得过炮弹?呼啸的高射炮炮弹落在树林中,来不及跑开的义勇军战士纷纷被恶毒的烈焰无情的吞噬,横飞的弹片连人带迫击炮一起撕成两截。

一颗炮弹呼啸而来,李斌边上的一名战士大喊一声:“师长小心!”

他一把就把李斌推开几米之外,炮弹落在这名战士身后大约五米之处炸开,“轰”火光一闪,箭簇般飞来的弹片无情地吞噬了这名战士。

与此同时,鬼子的高射机枪也向树林中泼洒去一阵阵暴雨般的弹雨,日军的步兵在高射炮和高射机枪的掩护之下,挺着上好刺刀的步枪,向着树林中猛扑而去。

“狗日的!快撤退!”李斌焦急的大喊了一声。

看到还有炮手抬着迫击炮,他猛然大喊道:“丢掉迫击炮!快撤退!”

说完,他冲到树林后面,解开他战马的缰绳。

炮手们听到李斌的命令,纷纷丢弃了迫击炮,向树林后面狂奔而去。

有高射炮炮弹刚巧落在卡车上爆炸,一辆卡车立即被一团大火笼罩,顿时汽车粉身碎骨,车上来不及下车的五名义勇军战士牺牲。

李斌心里十分清楚,虽然机场的日军人数不是很多,但是他们拥有高射炮和高射机枪,而且现在鬼子从自己这里学会了放平高射炮和高射机枪使用,凭借自己的这点兵力,是根本无法同机场守备大队打的,只能是退到敌人高射炮和高射机枪的射程之外,才能回头再来消灭鬼子的步兵。

战士们跳上战马,迅速撤离鬼子的高射炮和高射机枪的射程。

在黑暗中,鬼子的高射炮和高射机枪也只能按照他们判断的方向射击,一旦义勇军战士退出一段距离,敌人就无法再对李斌他们进行射击,毕竟在黑暗中,什么都看不见,敌人白白浪费了一批炮弹和子弹。

炮弹还可以凭借方位角杀伤对手,而子弹胡乱射击,几乎连一点效果都是没有的。而撤出一段距离之后,黑暗中鬼子更不清楚对手的方向,连炮弹都无法再对对手造成伤害。

身后的哈尔滨机场,已经被大火所笼罩,熊熊烈焰直冲入高空,把整个黑暗的夜空映射成一片通红,如同晚霞一样。

其实,李斌炸毁了那些鬼子飞机之后,他已经完成了预期的目的,没有必要再和日军机场守备大队进行纠缠。

战士们撤离到安全的位置,李斌此时下令道:“我们没有必要同鬼子的机场守备大队进行纠缠!撤退!”

说完,他带着骑兵战士们,迅速消失在夜幕之中。

这次的袭击行动,从炮击开始一直到炮击结束,仅仅只有短短的三分钟,在这三分钟之内,一共摧毁鬼子各种飞机四十八架,并摧毁航站大楼、燃油库和弹药库,使得哈尔滨机场的鬼子航空兵遭到极其惨重的损失。

等到鬼子反应过来,机场守备大队和哈尔滨城内的大批鬼子纷纷倾巢出动的时候,李斌早就带着义勇军战士连夜赶路,远离了哈尔滨。

哈尔滨机场遭到袭击,使得武藤信义异常恼火,他大发雷霆:“八嘎!该死的支那人!居然袭击了我们的机场!我们机场守备大队是干嘛的!”

他恼怒的看了一眼旁边的土肥原贤二:“土肥原君,你的情报机构都是饭桶?居然一点都没有察觉支那人的动向?”

土肥原贤二回答说:“尊敬的武藤将军阁下!其实,我们早就已经估计到,支那人可能会对哈尔滨机场发动进攻!我们也加强了戒备!可是,他们居然无耻的使用我们帝国的武器,对我们的机场发动无耻的袭击!”

“这是你们情报部门的失职!”武藤信义咆哮起来,“包括你和板垣君在内,你们要承担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