喋血缅北 正文二 第十五章 抓捕凌峻峰(1)

信周 收藏 0 19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34.html


守候在吉普车旁的苏冲听到山顶上阵阵激励的枪声,着急的不得了,猜测到上面肯定是发生了意外,最后提着枪就攀上山坡,刚好遇到往下来的三个人。

当看到只有东方焜他们三个时,苏冲的心里就凉了半截,急忙问阿强,“天虎哥他们呢?怎么没有跟你们一起下来?”

阿强闷声闷气地说:“他们根本就没在总督府,昨天就被人弄走了。”

“怎么会这样?”苏冲惊讶地问。

东方焜朝俩人挥挥手,轻声说:“好了,先回去再说。”

四个人闷声不响地驾车回到驻地,慈梦薇也是一夜没睡,一直在那间办公室里等他们回来,听到发动机的声音,急忙跑了出来。

此时天色已经亮了,看到东方焜他们灰头灰脸地从吉普车里下来,一脸沮丧的表情,慈梦薇就猜测到他们失手了,她急忙抓住东方焜的胳膊,焦急地问:“发生什么事了?怎么没有把天娇他们救出来?”

东方焜摇了摇头,默默地走进办公室。其他人都跟在后面一起走进来,然后一屁股坐在椅子上,一副黯然失色的神态。

“你们怎么了,失败了可以再想办法,一个个没精打采的不像男人。”慈梦薇生气地说。

梦薇的话一下子刺激了阿强,他忽然说:“事情怎么会这么巧,咱们晚上想去救人,他们白天就把人弄走了,会不会有人给他们通风报信?”

阿强说完,有意无意地瞥了慈梦薇一眼,阿强的眼神自然没有逃过梦薇的眼睛,她知道阿强的这些话是说给自己听的,不过在这种情况下不能解释,否则越说话越乱,梦薇赌气坐到了一边。

大家心里都明白阿强的话是说给谁听的,天虎他们没救出来,苏冲的心里最着急,听阿强这么说,苏冲也把矛头对准了慈梦薇,“慈小姐,你跟天虎大哥他们是在一起的,怎么就你一个人能出来?”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我怎么知道他们为什么要把我带出来?”梦薇生气地反问。

“好了,现在还不是内斗的时候。”东方焜急忙制止了他们的争吵,他侧脸望着霍雄飞说:“霍大哥,你多安排几个熟悉本地情况的兄弟出去调查一下,看看能否了解到人质被弄到什么地方了,然后咱们再想办法。”

“好吧,我现在就去办。”说完霍雄飞起身走出办公室。

阿强似乎还没把憋在心里的话吐干净,他看着东方焜又说:“少爷,我看后面无论做什么都要小心了,从昆明出来这一路上接二连三发生的事情不能不让人怀疑,不是死人就是中埋伏,一直就没有消停过,发生这么多事情,不会都是意外吧?”

东方焜什么话也没说,也起身向办公室外走去,梦薇见状急忙跟在他身后一起走出办公室。

看着俩人的背影,苏冲自言自语地说:“哎,英雄难过美人关啊,阿强老弟的担心不是没有道理。”

难得一个能理解自己的人,阿强马上说:“女人真的是祸水,少爷上次寻找宝藏的时候,一直有个叫岩丽的漂亮女人跟着他,没想到这个女人竟然是个日本婆娘,差一点把我们都害死,我担心少爷又要犯老毛病。”

“老弟的话说得虽然有点重,但是这个女人的确有让人怀疑的地方,我们是应该多加小心,你应该多提醒东方公子。”

“嗯,我知道了。”

东方焜从办公室出来后,身不由己地绕过院子中间的房屋,朝后面的墓地走来。

慈梦薇紧赶了几步追上东方焜,轻声问:“东方大哥,你不会也怀疑我吧?”

东方焜没有停下脚步,边走边说:“目前这种情况每个人都有嫌疑,要等调查出事情的真相后才能确定谁没有问题。”

“想不到你跟他们一样黑白不分,是非不明……”

没等慈梦薇把话说完,东方焜就打断了她,“请让我单独待一会,我需要理顺一下思路。”

说完,东方焜扔下慈梦薇,独自一个人走进了冷清的墓地中。

墓地在人们的心目中往往是很神圣,而且充满敬畏的地方。走进墓地东方焜感觉自己仿佛能与来自另外一个世界的人交流。

东方焜不相信这个世界上有鬼神,但是他却坚信有另外一个世界,中国的奇书《易经》对此阐述的很明了,任何事物都是阴阳对立的,有我们这个世界的存在就一定会有另外一个的世界,如同树叶有正面,就有反面,有手心就有手背一样。只是两个平行的世界如同两条并行的铁轨,永远不会交叉在一起。

墓地的清净让东方焜很快冷静下来,宁静的环境中很容易使人凝神静气,思维也灵活了很多,一个念头逐渐在东方焜的脑海中清晰起来。

忽然,东方焜看到霍雄飞快步朝自己这边走来,手里拿着白纸一样的东西,步履匆匆,一看就知道有事,他也赶紧迎上去。

“霍大哥,有什么事情?”

霍雄飞把手里的纸张递个东方焜,“你先看看这个。”

东方焜接过来一看,原来是一份传单,上面的内容竟然是写给自己的,大致内容是让东方焜准备好藏宝图和短剑,三天后的中午十二点,到江边的跑马堤交换所有人质,到时候如果不出现,每隔两个小时枪毙一个人质。

东方焜一边看一边问霍雄飞,“这东西是从哪里得到的?”

“满街都是,整个密支那的街道到处都有,安排出去打探情况的兄弟看到后拿回来的。”

听霍雄飞这么说,东方焜脸上露出了一丝微笑,霍雄飞不解地问:“东方,你怎么不着急反而笑了起来?是不是有主意了?”

“这件事情与我刚才想到的一个办法有些巧合的地方。”

“哦,你刚才想到什么好主意了?”

东方焜指着手中的传单说:“第一,对方用这种形式散发传单,说明他们还不了解和掌握我们的情况,也不知道我们藏在什么地方,所以只能采取这种方式来让我们得到消息。第二,从字里行间我能看出这些文字是出自于我的那个校友凌峻峰之手……”

“是不是阿强说的那个汉奸?”

东方焜点点头接着说:“不错,是他,刚才我还在考虑他,我正在琢磨着如何把凌峻峰抓住,他了解对方的所有内情……”

没等东方焜说完,霍雄飞就生气地说:“妈的,我最恨汉奸了,抓住这个小子老子凌迟了他。”

“霍大哥,除了这些传单,派出去的兄弟们还发现什么线索没有?”

“还没有,他们刚出去不久就发现了传单,所以都着急回来汇报,现在又都出去了,既是有情况也要到下午或是晚上。”

东方焜沉思了一下忽然问:“密支那有没有赌场?”

霍雄飞一愣,他不知道东方焜是什么意思?难道少爷想要赌博?这个时候不可能有这种心思,他用疑惑的眼神望着东方焜,含糊地点点头。

从霍雄飞的表情里,东方焜猜出他误解了自己,于是笑着说:“我不是想去赌博,刚才提到抓捕凌峻峰,我是想去赌场抓他。”

“你怎么知道能在赌场抓到这个家伙?是不是他常去赌博?”

“我们是校友,曾经在一起交往了两年,他有个特别的嗜好,就是喜欢赌博,两天不进赌场他就难受,所以赌场守候着应该能抓住他。”

“密支那有好几个赌场,就是不知道他会去哪个赌场?”霍雄飞摸着头为难地说。

“按照凌峻峰目前的情况分析,他应该去比较高档一点的场合,我们就去最好的那家赌场找他,应该就没有问题。”

“这个好办,距离那个缘聚旅馆不远处就是本地最大的一家赌场,不过……”霍雄飞停顿了一下,指着东方焜手里的传单问:“这件事如何处理?”

东方焜笑了笑说:“三天时间足够了,等抓住凌峻峰就能了解到人质被关押的情况,再想办法营救他们,如果不行到时候再想办法也不迟。”

说着话俩人来到前院,东方焜对霍雄飞说:“去把阿强叫来,咱们现在就去赌场看看。”

随后三个人开车去了赌场,上午赌场里基本没人,转了一圈后,把赌场内的环境了解清楚,然后离开了。

下午五点,吃过第二餐后,东方焜他们又来到上午看过的那家赌场,为了防止凌峻峰漏网,霍雄飞安排几个兄弟去其它两个小赌场守候着。

三个人一直等到晚上八点多钟,凌峻峰终于出现了,一辆越野吉普车停在赌场门口,从车里下来三个人,走在最前面的一个人就是凌峻峰,下车后直奔赌场里面。

东方焜、霍雄飞和阿强三个人就坐在不远处的吉普车里,见到凌峻峰下车后,东方焜急忙对霍雄飞说:“霍大哥,前面那个人就是凌峻峰,你去盯紧他。”

凌峻峰不认识霍雄飞,所以他去不会引起注意。霍雄飞迅速从车里跳下来,把叼在嘴里的烟头吐出来,快步跑了过去。

过了十多分钟后,霍雄飞从赌场里回来了,他坐到驾驶位上,先点上一支烟,吸了一口后才回头对东方焜说:“目标上了二楼的贵宾室,他进的是左边第二个门口,跟在他身边的两个人是保镖,这两个人在走廊顶头的休息室,贵宾室外面有人把守不能随便进入,所以里面的情况不清楚。”

东方焜考虑了几个秒钟后说:“等会上二楼后,迅速解决走廊里的警卫,霍大哥负责对付休息室里的保镖,我和阿强冲进贵宾室。不管里面是什么情况,我负责把凌峻峰弄出来,阿强负责对付其他人,听明白了没有?”

“知道了。”俩人默契地答应了一声。

随后三个人从吉普车里出来,径直朝赌场走去,白天他们来赌场里巡视过了,所以轻车熟路,进赌场后直奔楼梯过来。

东方焜一边上楼梯一边从后腰拔出手枪,阿强和霍雄飞也都把家伙握在手里,阿强用衣襟遮挡住手里的二十响,而霍雄飞则是把汤姆森冲锋枪藏在腋下用衣服盖住,俩人紧紧跟着东方焜身后。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