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亡之邀 第二卷 第九章 神秘之旅(3)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164.html


就在我双手抱头坐在松软的座椅上,等待车祸发生的时候,好像一下子陷入了昏睡中,紧接着就失去了知觉。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感觉到一只小手在轻轻地摇晃自己,一个童声在耳边呼唤我,“罗叔叔,醒一醒,你是不是做噩梦了?”

我睁开紧闭的双眼,轻轻地舒了一口气,心里有种怪怪的感觉,令人恐怖的车祸瞬间怎么没有发生?我朝四周巡视了一下,只见颖颖瞪着大眼睛好奇地望着我,我摇摇头,好像还没有从迷糊中清醒过来……

心里暗暗纳闷,怎么没有听到大巴冲入沟里的撞击声,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我惊奇地向前面望去,只见大巴车依然在平稳地向前行驶,不过车速似乎慢了很多。透过前挡风玻璃,清楚地看到街道两旁明亮的路灯,以及沿街建筑,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用力眨了眨眼睛,最后确信自己看到的都是真实的场景。

我缓缓地靠在座椅靠背上,神情有些痴呆,努力地思考着,竭力找出一个合理的解释来。当认知与实际发生冲突时,感觉真的非常痛苦,我不知道自己是在梦中还是在幻觉中……

也许是看到我一动不动,而且一脸的怪异表情,颖颖担心地问:“罗叔叔,你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啊?”

我被颖颖从沉思中重新唤醒,侧脸看着这个很会关心人的小姑娘,轻声说:“颖颖,刚才叔叔是不是喊叫了?”

颖颖点点头,“嗯,叔叔一定是做恶梦了。”

“谢谢你把叔叔叫醒。”

“我也做梦了,我梦见了妈妈,听到叔叔的喊声就醒了。”

“对不起,是叔叔不好把颖颖吵醒了。”

“罗叔叔,大人也经常做梦吗?”颖颖仰着脸很认真地问。

“嗯,叔叔最近经常做梦……”我幽幽地说,同时用迷茫地眼神看着前面,此刻我真的希望自己是在做梦。


车厢内依然保持着平静,我很奇怪为什么车里的乘客没有一个人注意到刚才发生了什么。但是转念一想我也不知道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我努力地回忆自己抱头趴下时的情景,似乎什么都想不起来了,只感觉头脑沉沉的,有些头昏脑胀的感觉。

我抬眼望望车外,大巴车已经驶入了城镇中,街道两边的一切都是那么的熟悉,跟自己平常看到的街景没有任何的区别,婚纱影楼、希努尔男装专卖店、鲜花专卖店、兰州拉面,有大幅的周杰伦广告画,所有的一切同青岛的郊区看不出有什么不一样。


难道这里就是神秘的龟岛镇?我疑惑不解地想。就在这时,大巴车缓缓地拐进了一个大门,随后调头停在了一栋四层楼的后面。

车停稳后,自动车门悄无声息地打开了,司机依然头也不回地说:“到达目的地了,都下车吧。”

司机的声音中不带有一丝情感,仿佛是从机器里发出的,让人怀疑司机是不是一个真实的人,我准备起身下车,忽然注意到中控台上的电子时钟显示3:50,我感觉仅仅是几分钟的时间,怎么会过去了两个多小时,莫非我沉睡了两个钟头?

满心疑虑地起身走下车,我巡视了一圈周围的情景,院子非常大,三面都是楼房,一面是临街的花墙,这家宾馆的规模真的不小,四层以上的接待楼就有七八栋,最前面好像还有会议厅。我抬头看了看天空中的星星,辨别一下方向,刚才进入的大门口向西,从我所在的位置能够看到院子中间有好几排东西走向的楼房,东面是一栋三层向西的建筑,每栋楼房之间都有漂亮的花园,造型各异的草坪灯把花园点缀的非常漂亮。

就在这时,我的目光忽然被大门对面楼顶上,用LED组成的“狩犷宾馆”四个红色的字吸引住了,从网络上搜索到的新兴街857号就是这里,给我的快递件也是从这家宾馆发出的。就在这一刹那间,我感觉自己仿佛陷入了虚幻世界之中,分辨不出眼前的景象是真实的还是幻觉……


车上的乘客也都纷纷下来,我留心观察着每个人,有男有女,而且年龄不一,手里都拿着带着大小包的行李,猛一看像是一个从香港回来的购物旅行团。我开始怀疑这些人来这里的目的,肯定不是跟我一样受到“死亡邀请”,否则怎么会有心思带这么多东西。我注意到只有那个小女孩和自己一样两手空空什么也没携带。

这时,从南面过来两个女人,身上穿着很正式的职业套裙,胸口上还戴着工牌,不过光线不好看不见工牌是着什么。这两个女人看样子像是酒店的工作人员,走近后大声招呼从车里下来的人。

“带好各自的东西跟我们走,大家行动快一点。”

另外一个人挥舞着胳膊大声说:“动作快点,动作快点……”两个人的声音冷漠,态度生硬,给人的感觉不像是酒店的服务人员,那有用这种口气对上帝说话的服务员。

我注意到大门口的自动铁栅门又关闭了,留心看了一下,院子西侧的花墙上安装有红外线报警装置。我的脑海中浮现出二战时犹太人被关进集中营的场景,感觉自己也在经历相同的命运……

颖颖一路小跑紧跟在我身后,所有的乘客中只有我俩空着双手什么东西都没带,也许在颖颖的心里感觉跟我很相近,来的路上我们俩又坐在一起,所以一声不响地跟在我身后。

刚才我的精力都放在观察周围的情况上了,没有注意到小颖颖,听到身后急促的脚步声,知道是小姑娘跟着自己,于是放慢脚步向颖颖伸出手,颖颖想都没想就把自己的小手放在了我的手里。她也许本能地感觉到这只大手能给自己带来安全,我拉着颖颖的小手与其他人一起朝前面像会议厅的建筑走去。

众人被带进了一间狭长的会议室里,里面有二十几排座椅,每排只有八个真皮软座,会议室的一端有个一米高的长方形台子,上面站着一个白人,这个人也穿着长袍,与司机不同的是头上没有罩着帽子,露出一头银灰色的卷发,看样子有五十多岁。

看到台上的人,我第一感觉这个人就是在自己家出现的那个神秘人,虽然那天晚上没有看到神秘人的庐山真容,但是凭借直觉,我几乎可以断定就是这个人。而且这个人的模样与我写出的那个人非常相似。

在这个人的长袍上同样有白色圆形的LOGO标志,为了看清他胸前的LOGO图案,我特意走到第一排坐下来,然后仔细地辨认了一下,中间部位是一对太极阴阳鱼,周围是按逆时针方向旋转的火焰造型,火焰的外围是五只展翅的神鸟,整个图形同我接收到的电子邮件上的LOGO完全一致。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