冲锋 正文 第十三章 贼窝 (六)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126.html


徐磊听到那个发现他踪迹的土匪说话的时候,慢慢的匍匐移动,他当然希望是那人眼睛看花,再看时不见了身影,就放过去了。但显然,那人没看花,十分自信草丛中有人。“这一回,恐怕真的要丧命于此了。”他一声长叹。但是祸躲不过,总比干等人收拾强,就算临死,也要拉几个垫背的吧。


他此时反倒冷静起来,干净利索的取枪,拉枪栓,扣扳机,射击。


干!干掉多少是多少!


当先一个土匪冲的勇猛,“啊,啊……”的大呼着,配上他的冲杀,向徐磊杀来。但第一个冲的往往是第一个死的。没错,子弹从他腿上穿入,埋在肉中。这个土匪冲速太快,脚下收势不住。右腿吃痛,单膝一弯,翻了下去,在地上滚了几滚,脑袋撞在一块凸起的岩石上,登时撞破头颅,脑浆迸裂!


但土匪们却并没有因此停住,依然是无畏无惧的杀来。他们开始聪明的朝草堆开枪猛扫,企图用火力压制住。“砰砰砰,砰砰砰!”土匪一个劲地点射着,压的徐磊抬不起头来。


子弹在草丛中飞溅,就像打洞的地鼠,飞快的穿梭。


“不好打了。”在火力的压制下,徐磊只能偶尔的抬头,还枪射击一下,大部分时间,只得窝在草丛中。根本难以抬头,孤身一人,面对一伙土匪,这就像困兽之斗,明知不行,还不认输。


幸好,徐磊和冲下来的土匪还有一大段距离,否则的话,子弹很可能击中他。但尽管如此,敌人和他的距离,却是飞快的在拉近。眨眼之间,就快冲到跟前。“没办法,只有逃了!”徐磊懊恼的说了一句。再不逃,就真的没命了。但怎么逃,却是个大问题。


他知道其实恐怕逃也难逃,自己的情况又不是不清楚,右臂麻木,射击完全靠一股意志支撑着。严重消耗的体力,跑跟走差不了多少。但逃不掉也要逃,不逃则是完全没命。这是战略性撤退,并不是懦弱。在这种情况下,他丝毫没有垂头丧气,依旧很自信。一个铁血的军人,意志坚韧的士兵,在任何不利的情况下,都不会气馁,对自己的信心产生动摇。


“军人的天职是什么”!


“服从,在任何情况下,坚决完成任务,不违背上级指示”!


“军人的品质是什么”!


“顽强,坚韧,在任何情况下,不背叛党,不背叛军队。”


“徐磊,你给我记住,我们四连的战士,不管在什么情况下,都要记住自己是四连的士兵,不要给部队丢脸皮,无论我们四连在这次战斗任务中是否还能存在,只要有人活着,就要坚强的活下去,好好的杀鬼子,把侵略者赶出中国去,你明白了么。”


“明白!”


徐磊脑海中浮现出和连长、指导员在一起时的情景,军人的天职是什么,服从命令,听从指挥。连长孙迪伟既然有这个命令,那就要无条件的服从,坚持活下去,好好打鬼子,给四连的弟兄报仇。

什么是军人,军人的定义是什么,说简单了,军人是为保护家园,保护自己的一家老小,妻儿父母。说深了,就是保卫国家。


无论在哪个国家,如果有人说,服兵役的目的是赚钱,那这个士兵就滚吧。要知道,当兵拿的军饷很少,他们吃的是国家的钱,是老百姓养活他们的。所以,没有老百姓,也没有军人,因为军人是保护老百姓的,他们也是人民,只是被选出来,来执行这个任务的。


这就像雇佣关系,群众雇军人来保护,军人则收保护费,保护国家。


“服从!服从!无条件的服从!”徐磊默念着,握紧了拳头。在部队,不管上级说的有理没理,你也不能当面顶嘴,但事后却可以提意见。这就是军人的纪律,既严格,又民主。


土匪的冲势就像一阵滔天而来的波涛,滚滚翻涌。“对不起,连长,我恐怕不能听从你的指挥了,四连的弟兄们,我来了,兄弟我陪你们来了!”徐磊忽的举起三八式步枪,就像架起冲锋枪一样,但却是一枪一枪的射击着。


他的眼眶溢出了泪水,是血与水的交融!


“小土匪,汉奸走狗们,你们统统去死吧。”徐磊这一下来的突然,冲下来的土匪不禁愣了半晌。就在这愣神的功夫,又有几个土匪倒下。“杀!杀了这个小八路,替死去的弟兄报仇。”土匪们回过神来,却见己方兄弟又死了几个,不禁大怒。鸟铳、驳壳枪中,子弹飞射而出。


飞如流星的子弹在徐磊的头上飞过,险先擦到头皮。突然,“砰”的一声闷响,一枚子弹

击中了他的右胸。紧接着,又有几枚子弹击中了他的左腿、肩胛。


但徐磊仍旧不倒,坚撑着。突然间他狂笑起来:“小土匪们,爷爷一人杀你们这么多人,知足啦。”话一说完,再也支撑不住,身体一仰,向后倒了下去。十颗子弹,整整十颗子弹,射入了他身体的各个部位。“这是人么,乖乖的,成神啦。”一干土匪看他中了十几枪后,还站立不死,目瞪口呆。但尽管如此,他们还是誓杀徐磊不罢休。


徐磊倒了下去,光明正大的倒了下去。要死也要死在你们面前,老子不带任何遗憾。


这一刻,他不带一丝眷恋,一丝痛苦。


“大当家的,这小子死了。”一个土匪一个脚步抄上前,伸手一探徐磊的鼻息,确认死去,转身对魏兆峰说道。“撤吧,对了,把小八路的尸体用麻袋装好,扔到山下的溪涧了,免得污了这座山头。”魏兆峰心中还是怕徐磊死后化作野鬼孤魂来缠他,赶紧吩咐道。


“大当家的,知道嘞,弟兄们走,去拿个麻袋,把这具尸体装好,给扔到山下溪涧。”人群中,当即走出一个小土匪,急匆匆地跑向寨子里拿麻袋去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